跳至正文

光伏圈“最美二代”接班,掌舵千亿商业帝国

这些“白富美”们,继承父辈的江山,掌控数千亿乃至未来上万亿的光伏资本,坐拥泼天的财富。可即便她们拥有海归背景、履历丰富、身兼数职,但作为女性继承家业,仍难逃“花瓶”质疑?

千亿营收俱乐部又多一员,光伏圈二代千金躺赢了?

日前,天合光能发布业绩快报,2023年,公司营收狂飙到了1135.10亿元,比2022年增长了33.46%。从业内已公布数据看,这也成为了继通威股份、隆基绿能之后,第三家营收破千亿的光伏巨头。

而回看过去30余年,光伏市场风云激荡、大浪淘沙,活下来的光伏巨头,往往财富水涨船高,成为富豪榜上的常客。如今,他们的下一代,也纷纷踏入了光伏修罗场。

这些“白富美”们,不仅继承父辈的江山,掌控数千亿乃至未来上万亿的光伏资本,还坐拥泼天的财富。

可即便她们拥有海归背景、履历丰富、身兼数职,但作为继承家业的富二代,也似乎难逃“花瓶”质疑?

1./ 90后气质美女成一把手,学霸父亲铺路、老将辅佐 /

你敢相信吗?眼前这个90后气质美女,不是明星也不是网红,而是一家光伏公司的“一把手”,名叫高海纯。

同时,作为天合光能创始人的千金,她又被叫做“天合小公主”。

目前,天合光能正分拆子公司“天合富家”上市,高海纯任天合富家董事长。如果分拆上市成功,她将成为中国光伏上市公司中最年轻的掌舵者之一。

但不少人质疑,她才30岁出头,怎么看都像个“花瓶”,能担此重任吗?

光伏圈“最美二代”接班,掌舵千亿商业帝国

高海纯

别小瞧高海纯,她可是一枚海归精英。

高海纯出生于1993年,高中时被父亲送到美国读书,后来进入常青藤院校之一美国布朗大学,就读于经济社会学系,国外求学之路长达8年。

在高一那会,她就创立了环保协会,积极参与沙漠治理和土壤改善,她创建的棵林(Co-Link)青少年环保协会,目前已在中国、美国和德国发展了8个分社团。

高海纯毕业后就回国,加入了天合光能。几年前,谈到她是否会接班,她父亲高纪凡表示:

这一行太苦了!她想做什么看她兴趣吧。如果感兴趣,我当然希望她加入这个行业。

创业这30多年来,高纪凡的确经历了不少磨难。

“创一代”高纪凡原本也是个学霸,20岁就从南京大学化学系本科毕业,后来又去了吉林大学,攻读物理化学专业硕士学位。

1993年,高纪凡硕士毕业,他放弃了去伯克利读博的机会,回到常州老家准备创业。你想想,上世纪90年代就能出国读博,这可不是等闲之辈啊!

当年回到常州后,高纪凡先在一个公司短暂工作了几个月,然后南下广东顺德,成为了一家清洗剂厂的副厂长。1992年,他带着在广东赚到的第一桶金回到常州,创办了武进协和精细化工厂。

3年后,高纪凡又偶然发现氟碳铝板幕墙的商机,斥资600万元从日本引进生产线,接连拿下了华彬国际大厦、南京国税大楼等项目工程。

1997年,高纪凡只身闯入新能源赛道,做起了光伏生意,在深耕了近10年后,天合光能在2006年登陆纽交所,成为常州市首家在美国纽交所上市的民企。

光伏圈“最美二代”接班,掌舵千亿商业帝国

示意图

2008年金融危机来袭,让光伏产业遭受重创。高纪凡回忆说,当时的订单几乎全部停止、取消,应收账款几乎归零。但他坚信,这只是短期影响,他保持与客户的良好关系,一年后成功扭转了局势。

刚过了一阵安稳日子,美国和欧洲又开始对中国光伏企业征收高额关税,2012年中国光伏企业倒闭超过100家。那时候,天合光能也陷入了亏损,高纪凡说:

每天由于库存产生的损失是150万元,睡一觉,150万就没了!

即便是这样的艰难时刻,高纪凡也没有放弃,还是坚持挺了过来。2014年,天合光能成为全球光伏组件出口量第一。2020年6月,已从纽交所退市的天合光能,成功挂牌科创板,市值一度达到1013亿元。

天合光能走上正轨以后,高纪凡也开始琢磨着,该安排女儿接班了。

2021年6月,上海SNEC展会期间,高海纯以天合光能战略投资部副总的身份惊艳亮相,分享了光伏产业的相关观点。同年10月,高海纯升为天合光能执行总裁。这意味着,28岁的“天合小公主”进入了“天合系”核心管理层。

这时大家才发现,高海纯已在天合光能旗下20多家公司担任职务,包括天合星元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江苏天合储能有限公司等。

2023年,天合光能公告,筹划子公司“天合富家”分拆上市,高海纯任天合富家董事长。而从天合富家的董事会配置来看,众多天合光能老将护航。

天合光能的财务负责人吴森、副总经理丁华章等人,都是在“天合系”工作多年的老将,他们都熟悉高纪凡做事风格。显然,高纪凡这是将女儿“扶上马后再送一程”。

在资本方面,高纪凡也为女儿铺好了路。从2021年底到2023年5月,天合富家开展了4轮战略融资,筹集了28亿元,估值达到200亿,战投方包括天合光能的重要股东兴银资本。

目前来看,天合光能的业绩也很能打。最新业绩快报显示,2023年,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1135.10亿元,较上年增长33.46%;归母净利润55.61亿元,更是较上年增长51.12%。

有了老爸的护航,“天合小公主”的接班之路,走得那是顺风顺水。

如今,除了接班自家公司,高海纯还频繁出现在国际舞台上,她参与社会环境问题的讨论,发表女性观点,为女性发声。

2./ “富二代”千金留学回国接班,曾带领公司上市 /

不同于“天合小公主”,河北“富二代”苗青,法国留学、毕业回国后,从副董一路做到董事长,她在公司经历了不少风浪。

苗青是英利集团的千金,她的父亲苗连生,在2007年度胡润富豪排行榜上,曾经拥有140亿美元的资产,是河北第一富豪。

光伏圈“最美二代”接班,掌舵千亿商业帝国

苗青

早在1987年,苗连生就踩准风口,成立“英利化妆品经销部”,靠着手中的化妆品代理权,尤其是负责羽西这个品牌,成了保定的大富豪,一年的销售额就能达到2亿元。

可苗连生却并不满足,接下来的几年,他卖过绿色蔬菜、倒腾过弱碱性电解水,办过KTV……但都没什么大的成就。

直到1993年的一天,苗连生偶然看到一则报道,讲太阳能工业的发展方向,使他恍然大悟,并坚信太阳能是一个朝阳行业。之后,他首次尝试引入了一条来自日本的太阳能路灯。

1998年,苗连生又创立了保定英利新能源公司,一出手就搞定了首批多晶硅,直接杀入太阳能光电产业。1999年,他的公司就搞定了国内首个3吉瓦的多晶硅太阳能电池基地,一下子把中国光伏业带上了高速路。

到了2004年,苗连生已经建立起了一个完整的太阳能光伏产业链,还把生意做到了国外,特别是德国市场,需求涨得飞起。

生长在这样的环境里,苗青自然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富二代”。

高中毕业后,苗青就独自赴法国留学,获得摩纳哥商学院工商管理学士学位,之后,她去了赫尔大学学习营销策略。

2003年-2004年,苗青就职于纳斯达克上市公司TOM在线,担任部门经理,主要负责多媒体产品的推新与服务工作。

2005年,苗青结束海外历练,低调回归英利,成为公司投资者和公共关系部总监。在英利集团内部,苗青被称为“小苗总”。

可就在大家都觉得,苗青接班是板上钉钉的时候,苗连生却向外界公开喊话:

“苗青不是接班人,英利不是家族企业!”

面对外界纷纷扰扰,苗青不为所动,依然专心工作。那时候,英利正在筹谋上市。为了能让英利在纽交所顺利上市,身为总监的苗青,也得夜以继日地埋头工作。

终于在2007年,英利在纳斯达克敲钟上市,成为纽交所上市的第四家光伏企业。那一年,在胡润富豪排行榜上,苗连生以140亿美元的资产,一举成为河北首富。

但好景不长,从2010年起,英利绿色能源连亏8年后,不得不从美股退市。除了欧美相关政策的影响,还因为为了市场占有率牺牲了利润,以及过于激进地扩张多晶硅和下游电站业务。

后来河北保定国资介入,通过重整,将英利分成了两部分:英利集团和英利能源。其中,英利集团由苗连生100%持有,专注于BIPV、解决方案和组件回收等业务;光伏制造业务则归入英利能源,保定市国资委为大股东。

这些年,苗青一直陪伴在父亲身边,成为他事业上不可或缺的帮手。除了工作投入,苗青私下里也平易近人,据说在公司活动中,她曾亲自下厨款待员工。

2022年1月15日,英利集团成立35周年庆典。当日,人们突然发现,苗青的身份已经悄然转变为英利集团董事长。

如今,英利能源的元气也恢复了过来。在2023年全球组件出货排名中,“老牌大厂”英利能源,重回全球前十名。

3./ 光伏界“白富美”接班,颜值爆表、留学是标配 /

事实上,在光伏大佬创业30多年后,光伏界的“千金大小姐”们接连亮相,她们一个个不仅颜值爆表,还都继承了泼天的富贵,成为了家族新一代的掌门人,是光伏圈妥妥的“白富美”。

2023年4月,80后美女刘舒琪,一跃成为通威股份的董事长兼CEO,她不仅是新能源上市公司中最年轻的女性董事长,还顶着“四川首富之女”的头衔,让不少人眼前一亮。

光伏圈“最美二代”接班,掌舵千亿商业帝国

刘舒琪

同年6月,阮洪良的爱女阮泽云,坐上了福莱特总裁的宝座。在《2021胡润女企业家榜》上,阮泽云以345亿元人民币的财富排名第18位。

光伏圈“最美二代”接班,掌舵千亿商业帝国

阮泽云

还有罗立国之女罗燚,头顶“浙江第一女富豪”名号,2021年入选胡润女企业家榜,也是宁波市唯一上榜女企业家。作为合盛硅业的实控人,她还在2023年登上了《福布斯中国杰出商界女性》的第23位。

光伏圈“最美二代”接班,掌舵千亿商业帝国

罗燚

从“光伏千金”们履历来看,留学背景几乎是标配,一毕业就直奔继承家业。

1989年出生的刘舒琪,从英国伦敦女王玛丽大学毕业后,在世界500强企业如雀巢、可口可乐等担任过高管,积累了丰富的管理经验。

2019年12月,刘舒琪就已经在通威集团担任公司监事。历任通威股份第八届董事会董事、总裁助理、光伏商务市场总经理。通威股份2022年上半年财报显示,刘舒琪持有该公司8万股股份。

1987年出生的阮泽云,2009年从英国谢菲尔德大学毕业后,火速加入了父亲的公司福莱特,从总经理助理一路做到总裁。

期间,她还担任了财务负责人的角色,主导引入了可加强核算及精细化管理的ERP系统,并带领公司走向H股,且推动了福莱特在2019年实现A股上市。

罗燚也是一毕业就加入了合盛硅业,从市场部到监事,再到副董事长、公司实控人,一步步成为公司的话事人。

这些光伏二代们凭借国际视野、学识渊博和冲劲,也在尝试带领行业走出困境,找到新路子。

通威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元认为,让女儿早早接班很有必要,他说:“年轻人参与企业发展,公司更有活力,更有未来可期的业绩。就算企业跑偏了,我还能看着,还有机会矫正。”

但她们也难免受到质疑,新生代们看起来就像“花瓶”,没有经历风浪,怎么能应对激烈的市场竞争。

不过,即便不能超越父辈,“光伏千金”们也都一出生就赢麻了,自带光环和资源,让普通人可望不可及。谁让投胎也是一门技术活呢?

即时新闻: 光伏圈“最美二代”接班,掌舵千亿商业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