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人的战争生活

  战争打了两年,普京和俄罗斯并没有像预想中的那样,指点江山挥斥方遒。反而这个国家和他的人民陷入了战争的泥潭,望不到边际。

  战争开始后,笑子们经常嘲讽世界——还以为打到莫斯科呢,结果这一幕已经发生,只四个枪手就在莫斯科腹地大开杀戒,且俄罗斯事发前还获得过安全提醒。

  接下来,俄罗斯的做法不是对伤害他的人,从台前到幕后全部赶尽杀绝,而是想方设法赖到乌克兰的头上。

  有见及此,这还是那个人们印象中曾经拥有KGB的情报大国,还是那个曾经威震四海的军事大国。

  把一个悲剧当成宣传工具,俄罗斯政府给人展示的就是个草台班子,其实并不在乎人民的死活。

  而俄罗斯人,却在不久之前仍然选择了普京。

  当年德国人也选择了一个为他们带来灭顶之灾的领导人,人们常说,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但俄罗斯人真的愿意这么选?他们如何面对战争的走向?他们的生活又是怎样的?

俄罗斯人的战争生活

  俄罗斯有两个世界,莫斯科圣彼得堡两京和破败的边疆区

  01

  俄罗斯人的苦日子

  近两百年以来,俄罗斯人除非活不到40岁,否则他或她毫无例外地都会遭遇一场战争。

  拿破仑战争、克里米亚战争、巴尔干战争、日俄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阿富汗战争、两次车臣战争以及如今的俄乌战争。

  所以作为俄罗斯人必须随时做好心理准备,接受与战争一起过日子。战斗的民族到底是荣耀还是嘲讽,只有俄罗斯人自己知道。

  但无论如何,战争中的生活,仍然是他们不得不面对的一锅五味杂陈的红菜汤。

  去年年底,俄罗斯人在冬天里体验了一把物价上涨的愁云惨雾。

  根据俄罗斯联邦国家统计局(Rosstat)的数据,11月份鸡蛋价格同比上涨40.29%。价格上涨导致鸡蛋短缺的笑话在俄罗斯的TikTok上疯传。

  俄罗斯多地的百姓,需要在早上7点就前往农贸市场,冒着零下十几度的严寒,排队购买平价鸡蛋。

  国家杜马经济委员会主席弗拉基米尔·古捷涅夫的说法就很有喜剧效果,他说:“分析表明,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公民的生活质量得到了提高,他们总体上增加了肉类产品、作为膳食产品的鸡肉和鸡蛋的消费。” 鸡蛋短缺是因为你们吃多了。

  12月,在每年一度的,普京与媒体及公众的年终问答会上,养老金领取者伊琳娜·阿科波娃坐在厨房的桌子旁,通过视频连线向总统发起了牢骚。

  她抱怨鸡蛋、鸡胸肉和鸡翅的价格都飞涨。

  “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罗维奇,可怜那些养老金领取者吧!我们的养老金没有数百万美元。解决这个问题吧——我们没有人可以求助,”她说。“我非常感谢你,我指望你能帮忙。”

  弗拉基米尔被迫就此向阿科波娃女士道歉,并且表示会想办法压制上涨了40%的鸡蛋价格。

  然而,普京道歉后,食品价格继续上涨。

俄罗斯人的战争生活

  如今家庭主妇对于鸡蛋也是斟酌再三

  俄罗斯经济部也试图压制鸡蛋价格进一步上涨,他们采取了内外两手抓,对内俄罗斯联邦反垄断局对Shiryaev的家禽养殖场以及其他三个当地生产商提起诉讼,指控其10月份鸡蛋价格大幅上涨。

  俄罗斯很多问题不是一颗子弹解决不了的,前地区杜马代表根纳季·希里亚耶夫——沃罗涅日地区家禽养殖场的老板,在回家路上遭遇不明身份的人枪击,枪手对他的SUV打了两枪,还好,没打中。

  随后,这位险些吃了枪子的鸡场老板,被联邦反垄断局发起诉讼。

  抓投机倒把相当于曹操借粮官脑袋一用,但决定鸡蛋价格的因素来自鸡饲料和抗生素成本上涨,而这些原料需要进口。涨价是无奈的选择,毕竟鸡场老板不可能为了人民自掏腰包不是?

  另一边,俄罗斯准备在2024年上半年对从“友好国家”进口的12亿枚鸡蛋免征关税。

  鸡蛋只是物价上涨的一个缩影,“如果我们以百分比计算,那么(价格)可能上涨了25%。这是肉类、主食——乳制品、水果、蔬菜、香肠。我丈夫没有香肠就活不下去!有时我只是对价格飙升感到惊讶,”莫斯科一家超市的购物者罗克珊娜·格尔特科娃说。

  俄罗斯人还快吃不起卷心菜(上涨74%),橙子(上涨72%),黄瓜(上涨47%),香蕉(42%)……

  物价上涨的原因是显而易见的,因为战争,国家大量印钞,因为制裁进口短缺,运输、生产各个环节成本都在增长,甚至包括员工工资,俄罗斯目前正因为大量男人上前线导致用工短缺。

  除了吃,俄罗斯人还面临着冬天供暖问题,这也是个大问题。

俄罗斯人的战争生活

  前FOX主持人卡尔森说莫斯科超市商品很丰富

  02

  过不去的冬天

  当时间跨入2024年,俄罗斯各地的居民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冬季供暖中断的影响。

  在首都莫斯科以南约 30 公里的波多利斯克小镇,附近一家私人弹药厂的供热总管发生爆炸,至少149000名居民(近一半人口)陷入寒冷之中。这次是因为设备老化,赖不了乌克兰。

  当地居民尤里告诉《莫斯科时报》:“这完全是一种耻辱。没有暖气,也没有热水。我们必须睡在睡袋里。”

  波多利斯克当局开设了临时供暖中心并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气温降至-20摄氏度的莫斯科地区,以及远东滨海边疆区、莫斯科和圣彼得堡、奔萨、南部沃罗涅日和伏尔加格勒地区等,今年冬天都受到了供暖中断的影响。

  在特维尔地区,一群居民拍摄了向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发出的呼吁,称他们在新扎维多夫斯基村“冻僵了”。

  视频中的一名妇女说:“我们简直快要被冻死了。”她补充说,自9月份以来,他们一直在向地方当局发送请求,因为他们的房屋与一个锅炉房相连,据报道该锅炉房电力不足。

  “这是对距莫斯科100公里的居民的某种酷刑和灭绝,”女人愤怒地控诉。

俄罗斯人的战争生活

  有组织骂娘的俄罗斯大妈们

  地方当局将供暖问题归因于该镇由克里莫夫斯克特种弹药厂拥有的锅炉厂供暖,该厂是一家私营弹药厂,也是该国最大的武器弹药筒生产企业之一。

  “该设施处于严格的安全条件下,这限制了我们监督冬季准备工作的能力,”莫斯科地区副州长叶夫根尼·赫罗穆申表示。

  负责调查重大犯罪的俄罗斯调查委员会的调查人员称,波多利斯克副市长被指控滥用职权,为工厂锅炉房颁发了合格证书。

  据Astra Telegram频道援引不明消息来源报道,在邻近的特维尔地区,当局对居民取暖费中超过8400万卢布(合938,993 美元)的洗钱行为立案刑事立案。

  调查人员称,当地取水口和锅炉房的负责人挪用了这笔款项供个人使用。

  在圣彼得堡, 城市街道和人行道上大面积的冰覆盖是人们长期抱怨的一个原因,多年来许多人因滑倒和跌倒事故而被送进医院。

  在西伯利亚哈卡斯共和国,由于基础设施过时的明显问题,上个月有两个村庄断电。

  针对供暖故障,普京又双叒叕亲自要求,紧急情况部长亚历山大·库伦科夫为受影响的居民提供热力和电力。

  这次停电似乎是几十年来基础设施摇摇欲坠的体现,这与普遍存在的腐败和管理不善有关。

俄罗斯人的战争生活

  俄罗斯供暖出现问题的地区

  据亲克里姆林宫的报纸《消息报》报道,到2022年,俄罗斯市政基础设施的整体老化率将超过70% 。

  住房、公用事业和公共服务是俄罗斯人冬季面临的常见问题。但在俄罗斯的冬天,停止供暖供电是要死人的。

  俄罗斯人的生活,总是离不开普京,任何地方出现问题,老百姓都会找到他,然后这位还人民一个强大的俄罗斯的普京,会亲自打电话要求手下解决问题。

  但问题来了,为什么总要普京亲自出面解决鸡蛋供应,或者一条村子的供暖问题呢?

  03

  俄乌边境的生活

  与俄罗斯别尔哥罗德的居民相比,其他地区的俄罗斯人还是幸运的。

  克里姆林宫试图在国内保持表面上的正常状态,但最近乌克兰对别尔哥罗德的袭击让许多俄罗斯人离战争更近。

  在去年最后一天,据俄罗斯当局宣称,乌克兰对别尔哥罗德市中心的袭击,给这座城市带来的破坏影响了35万人,此处距乌克兰边境仅40公里。这场袭击夺去了25人的生命,其中包括5名儿童,并造成100多人受伤。

  当越来越多的炮弹落在边境这方的土地时,俄罗斯人越来越感受到战争的滋味,最近几周,别尔哥罗德的人们正忙着与他们的孩子告别。

  地区当局上周表示,在一系列跨境炮击和无人机袭击造成十多名平民死亡后,9000名未成年人将被转移到其他地区。

  市政府官员鼓励居民在窗户上贴上胶带,以防止窗户在袭击期间破碎,这是乌克兰各地的普遍做法。

  奥廖尔州州长安德烈·克利奇科夫表示,该地区“燃料和能源设施”遭到袭击,造成三名平民受伤。

  数千人从别尔哥罗德地区的谢贝基诺和其他边境村庄撤离。

俄罗斯人的战争生活

  正在离开家园的少年儿童

  俄罗斯志愿军、“俄罗斯自由军团”自去年夏天以来,把漫长的俄罗斯边境当成了公共厕所,想来就来,想去就去。

  俄罗斯自由军团、俄罗斯志愿军和西伯利亚营敦促别尔哥罗德和库尔斯克地区的平民撤离,称他们准备对这两个地区的俄罗斯“军事阵地”发动袭击。

  莫斯科当局对这种游击战完全束手无策,两国的边境是开放的,没有防线,游击队进来搅和一番,然后在俄军大部队到来之前就跑了,奈之何?

  最近一段时间,俄罗斯的电报博主们都在风传俄罗斯计划对哈尔科夫发动攻势,似乎这是他们应对边境战火的方式,在网络上进攻。

  只是,俄罗斯哪里还能掏出最少几万人,几千台装备呢?

  未来,可能越来越多的生活在腹地的俄罗斯人,也能感受到边境地区同胞们遭遇的恐惧感。

  昨天,乌克兰使用无人机攻击了位于鞑靼斯坦的阿拉布加经济特区内的企业,袭击导致7人受伤。

  据悉,空袭发生了两次,一次针对生产无人机工厂,一次打击炼油厂,由于都是单机行动,这种袭击带来的损失不可能太大。

  但它带来一个信号,此地距离乌克兰最近距离1000公里,也就是说只要乌克兰有足够的武器,那么在这个半径范围之内任何俄罗斯人都不是安全的,他们随时会遭遇无人机的空袭。

  到了2024年,战争再也不是乌克兰人的独享,越来越多的俄罗斯人会看到天空中无人机飞进他们的生活。

俄罗斯人的战争生活

  被炸毁的别尔哥罗德民房

  04

  “平行进口”——商品走私

  熊叔曾写过文章,讲述受到制裁的俄罗斯经济现状,俄罗斯的经济并没垮,那是因为转入战时经济,以军工为龙头的产业带动整个经济发展,甚至还让俄罗斯经济处于过热状态。

  俄罗斯2024年预算将把该国GDP的6%分配给军事支出,现代历史上首次超过社会支出。其中大部分资金将成为俄罗斯公司的利润。

  根据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统计数据,与战争直接相关的产业蓬勃发展。交通运输产量较2022年增长66.7%,计算机和电子产品增长42.6%,导航设备增长72.4%。

  一切围绕战争服务,不是动员的动员经济,正越来越影响百姓的生活。

  国际制裁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影响还不小,进口商品受到限制。因此俄罗斯人想办法通过某些渠道走私,从zara服装,到汽车,甚至还有Apple Vision Pro。

  当西班牙服装巨头 Zara 因乌克兰入侵而关闭其在俄罗斯的门店时,来自西伯利亚的房地产投资者戈尔布诺夫提出了一个简单的解决方案:自己进口。

  戈尔布诺夫说:“开始销售Zara 的想法来自我的妻子,她希望能进口服装。”他开设一家名为Panika(恐慌)的商店,专门经营Zara和Zara Home产品。

俄罗斯人的战争生活

  莫斯科已经关闭的ZARA门店

  戈尔布诺夫在哈萨克斯坦找到了一位经营Zara服装的卖家,然后以150至200万卢布(约合2.3万英镑)的价格进口了一批服装。每件加价仅为200-300卢布(约合3英镑)。

  “这都是官方的平行进口,”因为俄罗斯允许任何人转售在国外购买的产品。

  美西方公司开战后离开了俄罗斯,以抗议战争,为了避免在俄罗斯获利从而遭受潜在强烈抵制。

  俄罗斯的回应是公布了一长串来自外国汽车制造商、科技公司和消费品牌的商品清单,这些商品属于所谓的平行进口机制,该机制允许俄罗斯公司从境外的任何公司购买商品,而无需获得商标所有者的批准。

  俄罗斯打开灰色进口的闸门,以保持商店货架充足。

  莫斯科“汽车经销商大学”汽车经纪公司的老板阿拉拉特·马尔多扬,在战争开始后,仍然从国外进口豪华汽车。

  他说,这些产品是从迪拜、印度或南美订购的,然后通过亚美尼亚等国家或从伊朗的安扎利港口运往俄罗斯。

  他还说,最好避开波罗的海国家或格鲁吉亚等“不友好”国家。

  “对西方汽车的需求是存在的,而且还非常巨大,我不会称之为平行进口——真正的进口已经完全停止,所以这是唯一剩下的。”

  他说,客户直接组织进口梅赛德斯、宝马和路虎揽胜等汽车。“对豪华车的需求特别大,价格超过10万美元的汽车,”他说。“我们现在的汽车售价比以前贵了20%左右。”

  国际金融研究所的统计数据发现,2022年3月至2023年10月期间,德国对吉尔吉斯斯坦的汽车及零部件出口增长了5500%。

  研究人员认为认为这些数字并不是吉尔吉斯经济蓬勃发展的标志,而是莫斯科有能力规避和避免国际制裁的标志。

俄罗斯人的战争生活

  商品走私进入俄罗斯的路线图

  除了汽车,还有电子产品,苹果的产品除了在最初阶段有一定的短缺,随后的日子里,这都不是事,连最新的Apple Vision Pro上市时间也不会晚多少,只不过价格是75万卢布,8200美元,比国外贵得多。

  来自吉尔吉斯斯坦的努尔贝克从事倒卖苹果生意,把平行进口的商品在Telegram上出售。

  iPhone和MacBook是他的主要商品,这些都是在比什凯克购买的,然后通过快递或邮寄方式发送到莫斯科。

  “我认识在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其他后苏联国家这样做的朋友。我从销售中抽取大约5%的佣金,所以我赚了很多钱。这比从事建筑工作或出租车司机要好。”

  尼基塔在战争开始后开始进口面膜和面霜等韩国化妆品,这些化妆品仍在主要商店出售。

  她通过吉尔吉斯斯坦组织进口,允许产品进入俄罗斯领导的关税同盟,然后用卡车从比什凯克运往莫斯科,这一行程需要六天。

  尼基塔表示,Ozon和Wildberry等俄罗斯电子商务平台,更大规模地创建类似的供应线,并放松对卖家的限制,以尽量满足俄罗斯人对西方商品的需求。

  Telegram 等通讯工具上也出现了家庭手工业,卖家提供进口奢侈品和电子产品的服务,甚至处理复杂的金融交易,例如在俄罗斯和美国之间转移现金,收取5%的佣金。

  美西方对这些走私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他们不涉及支持战争的商品,只是所有这些平行进口大多是附加值高的外国商品,对于普通平民而言,他们并没有太多的获利。

  普京的政策仍然是坚持国内歌舞升平,仿佛战争没有发生,对于俄罗斯有钱人来说,多加5%的佣金甚至加50%的价能使用与世界同步的商品,并非不可接受的。

  05

  普通人对战争的态度

  俄罗斯大体而言处在半开放状态,人们可以偶尔表达一下对战争的不满,但民意大体上还显示出对领导层的支持。

  2024年1月,俄罗斯焦点小组进行的调查显示,85%的人支持总统的行动,77%的人支持俄罗斯武装部队在乌克兰的行动。

  但值得注意的是,这种支持并不统一。因此,最激进的公民人数略高于 20%——这些人主要是在电视上接收新闻的老年男性。

  他们没有被征召入伍的危险,而且他们希望看到俄罗斯军队到达乌克兰和波兰边境。

  平均而言,大约45%的人,包括所谓的“鹰派”核心,可以被归类为无条件支持总统和军队的群体,并认为俄罗斯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强有力的。其中男性和老年人较多。

  剩下的30%可以归类为弱支持群体,这在女性中更为常见。当谈到他们面对战争时,通常规定“人们死了就不好”,“战争总是不好”,但“也许不可能有其他方式”,以及“政府更了解”。

  “小人物”的立场不影响任何事情,自然不会对正在发生的战争负责,这是群众对冲突态度最常见的特征之一。

  既然你无法影响,那么关注正在发生的事情、理解和担忧是没有意义的。心烦意乱只会损害你的健康,这种观点在过去两年的焦点小组中不止一次听到。

  尽管俄罗斯人表面上仍然支持普京,但战争疲劳的最初迹象正在出现。受访者从 “强”支持群体向 “弱”支持群体平稳流动:如果到2022年,第一组的支持率平均超过第二组18个百分点,那么到2023年,这一数字仅高出10个百分点。

俄罗斯人的战争生活

  别尔哥罗德躲避战火的俄罗斯人

  去年下半年,支持和平谈判的受访者人数有所增加,从5月的45%增加到11月的57%。然而,到了年底,这一趋势被打破,到2024年1月,这一数字下降至52%。

  值得一提的是,支持谈判并不意味着愿意向乌克兰让步——今天对此做好准备的人不超过20%;去年全年这一数字保持不变。

  只有相互交换战俘(仅占3%)和立即停火(占20%左右)才得到公众的广泛支持。

  不超过15%的受访者支持将任何领土归还乌克兰或让该国加入北约。普京关于立即结束冲突的假设得到70%受访者的支持,但要归还领土为条件的结束冲突只有34%的人支持。正如受访者所说,“我们不进行领土交易。”

  两年来,坚决反对冲突的人比例也保持不变,目前约为20%。另外7-8%的人觉得很难回答有关支持的问题。

  战争在俄罗斯仍然是民族爱国动员,这体现在2022年2月“特别行动”开始后,普京政府的评价和选举前景立即急剧增加,而2014年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和乌东时就是这种情况。大多数俄罗斯人认为冲突的持续是西方强加给俄罗斯的。

  通过这些数字,人们可以感受到俄罗斯人的大体态度,即使扣除一些因为恐惧而口是心非的人,也无法说俄罗斯人实际上是反对战争的。

  但这种高支持率是建立在媒体的大一统口径上的,三分之二的俄罗斯公民,尤其是老年人,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的主要信息来源仍然是电视。

  尽管如今大约有三分之一的俄罗斯人经常观看YouTube视频,但大约10%的人从YouTube 看新闻,并且不超过6%的人相信这些信息。

俄罗斯人的战争生活

  某处供暖中断地区,市政当局临时安排了野战厨房为市民提供帮助

  当然,不同机构进行的调查,也不尽相同。列瓦达中心的一项调查显示,绝大多数(56%)的俄罗斯人支持通过谈判结束战争,但相同的是,人们都认为不要放弃俄罗斯占领的领土。

  同样,Russian Field的一项调查发现,48%的人希望结束“特种军事行动”,只有39%的人希望它继续下去。

  此外,列瓦达调查显示,70%的俄罗斯人支持普京“本周”结束战争的决定,而在俄罗斯实地调查中,74%的人表示他们将支持普京“明天”结束战争,只有18%的人反对。

  新年之前的另一项俄罗斯实地调查询问俄罗斯人对 2024 年的愿望,发现50%的受访者希望“和平”、“平安的天空”或“结束‘特别行动’”。只有6%表达了对“胜利”的渴望。

  但疲劳归疲劳,鸡蛋归鸡蛋,俄罗斯大城市的年轻人仍然想方设法逃避兵役,中年人辛苦挣着加班费,老年人算计着不断缩水的养老金,然后所有人裹紧睡袋等待着冬天的结束。

  熊说:

  俄罗斯普通人给熊叔的感觉是既可怜又可悲,他们一方面被国家的体制绑在了战车上,另一方面又没有努力挣脱。

  但总的来说,熊叔仍然认为在一个无法完全自由说话与思考的地方,一个叛军将领没有受到审判,还要非正常方式被死亡,一个仍然依靠子弹维护鸡蛋价格的地方,还要啥自行车呢?

  俄罗斯人的认知某种程度上是被人为塑造的,在2001年时,民意调查还显示有59%的俄罗斯人支持加入欧盟。

  仅仅20年过去,俄罗斯已经在与他们想加入的组织为敌,那么,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呢?

  不能全怪俄罗斯人,他们能看到的只有普京想让他们看到的空间。但可悲之处就是,普通俄罗斯人只能跟随这辆破车走向终点。

  莫斯科近郊的大婶彼得罗芙娜说:“我们的工厂现在生产以前在国外购买的东西。这很好,”但她话锋一转:“但我为那些被杀的年轻人、为每个人感到悲伤。我们当然不需要与西方发生战争。我们的人民一生中只看到了战争、战争、战争。”

  是的,两百年来每个寿命超过40岁的俄罗斯人都遭遇过至少一场战争,这是一种怎样的诅咒。

  END

  参考资料:

  Russian banks post record profits. Is war helping them?

  In Russia, Clear Signs of War Fatigue

  ОТ МНЕНИЙ — К ПОНИМАНИЮ

  The grey Zara market: how ‘parallel imports’ give comfort to Russian consumers

  Russia Moves 5,000 Children From Belgorod After Kyiv Attacks

  Pro-Kyiv Militias Urge Russians in Border Regions to Evacuate

  ‘Total Disgrace’: Anger, Frustration as Mass Heating Failures Across Russia Leave Thousands in the Cold

  Kyrgyzstan’s trade is booming as Russia masters sanctions circumventi

即时新闻: 俄罗斯人的战争生活


了解 即时新闻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

滚动至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