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纽约助产士给学生打假疫苗 伪造疫苗记录,最后..

今年1月的一个清晨,纽约州萨福克县的一名校医A医生收到了一封邮件,她粗略看了一眼标题,便立刻汗毛倒竖:

“全州警报——鲍德温助产中心伪造了疫苗记录”

打开一看,是纽约卫生部发的通告,说长岛的助产士Jeanette Breen伪造了足足12499份疫苗记录,涉及300所学校的1452名学生。

本该接种的乙肝、水痘、麻风等多种疾病的疫苗,她全换成了“顺势疗法”小药丸。

“顺势疗法”相信,人可以通过服用小剂量的物质来触发免疫反应,从而抵御疾病。如果某种物质能在健康人身上引起罹患某病的症状,那么该物质就可以用来治这种病。

听起来似乎有些类似疫苗的作用机理,但实际上,根据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几乎没有证据表明顺势疗法能有效治疗任何已知疾病。学界也普遍认为它是一种伪科学。

纽约助产士给学生打假疫苗 伪造疫苗记录,最后..

这接受了“顺势疗法”的将近1500人,其中就包括A医生的学生。

A医生立刻给家长打了电话,问她究竟有没有其他医生的接种记录,对方回答“没有”。

A医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当天就决定让孩子休学,而孩子再也没有回来,家长决定让她在家上学。

从公共卫生的角度看,A女士其实并不如何担心,因为仅一名学生不太可能引发大规模疫情。不过她还是很恼火:

“除了被骗之外,我还担心一两个学生,他们患有癌症,正在接受化疗,所以无法接种疫苗,我很震惊,罪魁祸首Jeanette Breen竟然没有被逮捕。”

纽约助产士给学生打假疫苗 伪造疫苗记录,最后..

(Jeanette Breen)

是的,尽管造成了如此大规模的公共卫生事故,但Breen没有被逮捕,而是和州政府达成了和解,仅需赔偿30万美元。

她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这事也在1月上了各大媒体的头条,引发广大群众的关注乃至唾骂。

然而问题依旧存在:Breen究竟是谁?

她是不是骗了那些家长,让他们以为孩子打了真疫苗?

还是说她的客户全是反疫苗群体,双方是自愿交易?

多年来,Breen一直在学习顺势疗法,对常见的医疗惯例不甚在意,甚至是嗤之以鼻,这点从她的履历就能看出来。

1984年,Breen成为了纽约的一名注册助产士,到1988年3月,她获得了在拿骚县温斯洛普大学医院执业的权利。

仅仅一年后,她就和一名医生发生了冲突,她在家里接生了一名新生儿,医生看了婴儿的情况,认为黄疸检测数据不理想,想要复查。

此时Breen建议父母可以等到第二天早上再查,父母还真听了。其实她作为助产士,是没有资格越过医生发表意见的。

纽约助产士给学生打假疫苗 伪造疫苗记录,最后..

(Jeanette Breen)

医生很愤怒,本着对患者负责的态度,向Breen的担保人提出了投诉,随后医院立刻取消了她的执业权。

Breen试图起诉医院和医生本人,但都没有成功。

谁都没想到,离开医院后,Breen的事业反倒一帆风顺。

她在90年代初接生了数百名婴儿,其中每年都有几十名是在家里接生的。

直到2002年,她陷入了一起重大纠纷,一对儿新父母以“医疗事故”为由起诉了Breen,说她未能及时发现医疗紧急状况,应该联系医院。

最后Breen拿出了31.5万美元,与对方达成了庭外和解,因此具体发生了什么外界不得而知,但想来,应该和之前黄疸检测的事差不多。

到2005年,Breen在另一家医院的权限又被停了。这次是因为她用Tupperware保鲜盒,装着孕妇的胎盘,光明正大地走出了医院大门……

在美国,助产士,以及不选择专业医院而是助产士的家庭,普遍有这么一个信条:胎盘不应该作为医疗废物随手丢掉,而是要郑重其事地埋了。

具体到Breen这里,一位新妈妈告诉Breen她没有地方埋葬胎盘,于是Breen主动请缨,要帮她埋。

当时Breen还被《纽约邮报》采访过,她表示,她的花园里已经埋了50~60个胎盘,冰箱里还冻着两三个随时准备埋……

不过医院可不相信她这些说辞,认为她违反了感染物控制协议,干脆利落地暂停了她的执业权。

于是又一次,Breen起诉了医院,也又一次失败。不过这次她算是办了一件好事,因为在这事之后,纽约州开始更深入地考虑修改医疗废物的相关规定。

连败两次后,Breen依旧没有吸取教训,仍在违反常见的医疗条例。

2014年,她第三度犯事,这次是医疗记录不及时,连分娩的知情同意书都没记。

于是助产士委员直接停掉了她在全纽约的职业资格,一停就是两年。

只是这两年刚过去不久,她又又又开始作妖了。

当时纽约爆发流感,纽约大学温斯罗普医院要求所有员工打流感疫苗,其中一位怀孕的员工不愿意,而她刚好是Breen的客户,就请Breen替自己写了一封“疫苗豁免申请”,当然,被医院拒绝了。

事后,该员工根据《妊娠歧视法》提起诉讼,Breen作为证人出庭,她表示,美国疾控中心“是一个政治组织”,“不一定能代表事实信息”。

庭上问她为什么这么想,她回答:“emm,医生并不总是最了解情况的。”

她的客户毫无意外地败诉了。

时间来到2019年年中,纽约州爆发了27年来最大规模的麻疹疫情,病例超过1000例,主要发生在东正教社区。

为此,法律收紧了对疫苗接种的要求,取消了宗教、哲学、个人原因而不愿接种者的豁免权——这部分人并不少,全纽约光是学生就有大约2.6万。

法律的变化意味着,这2.6万人回到学校时必须出示他们的接种证明,或至少打算接种的证明。

当然,这部分人并不想“被迫接种”,于是Breen,大概以为自己是英雄一般地,站了出来。

她开始用一种名为“真正免疫顺势预防计划”的药物治疗她的客户,别看名字起的花哨,实际就是一种号称“安全、有效、无毒”的口服小药丸,民间称这类东西为“nosodes”。

纽约助产士给学生打假疫苗 伪造疫苗记录,最后..

(所谓“顺势疗法”药丸)

一些不相信疫苗的人会去买“nosodes”试图预防疾病。

当然大概是吃不死人的,至于有没有用,早有各种研究表明它无法替代疫苗。

Breen给客户吃下的nosodes,来自于“Cilla Whatcott博士”,此人号称从“自然健康王国大学”读完了“顺势疗法博士学位”。

至于所谓的“自然健康王国大学”,当然是不被美国官方承认的。

该校官网的免责声明也清楚明白地写了,“毕业生没有资格诊断健康状况”,只不过没几个人会认真读免责声明……

反正无论如何,所谓的“Cilla Whatcott博士”还是自号“博士”,并推出了她的“神药”。

今年早些时候,“博士”本人还在IG警告客户“5G可能会将你们服下的药丸停用”。

然后到2月,她的IG就贴出了讣告,宣布“博士”已经因癌症过世。

回到Breen那边。

2020年4月,Breen开始将“疫苗记录”上传到纽约州的免疫信息数据库,这样在官方看来,那些吃下了“神药”的学生,就已经打过疫苗了。

本来这事做得神不知鬼不觉,没想到这会儿Covid-19突然爆发了,疫苗一下成了热门话题。

“疫苗里有微芯片”、“制药公司在酝酿险恶计划”之类说法层出不穷,于是越来越多人开始反疫苗,打不打疫苗突然不再是单纯的医疗问题……

到2021年1月,卫生部成立了调查小组,专门调查疫苗欺诈案。

2022年,该团队查到了长岛护士Julie DeVuono,此人通过伪造疫苗卡非法获利150万美元,当年也上过头条的,不过她就很单纯是为了钱了,跟Breen还不一样。

纽约助产士给学生打假疫苗 伪造疫苗记录,最后..

(当时的报道)

这件大案之后,调查团队开始将视野拓展,不再局限于Covid疫苗,于是到2022年底,他们接到了对Breen的举报。

经过六个月调查,卫生部最终和她达成了和解,此事又在今年1月得到大规模曝光,也就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那么在被罚之后,Breen会不会有什么改变呢?

恐怕是不会的。

Breen今年已经77岁,而从她之前的履历来看,此人的想法早已根深蒂固,不是罚点钱就能改的。

30万美元对她来说大概也不痛不痒——这可是在2002年就能赔人31.5万,随后还能好几次东山再起的家伙。

实际上,在上了全国头条之后,Breen反而成了那些反疫苗人士的“英雄”,有人自发为她发起众筹,短短几天便筹到了17万美元有余,其中几名捐助人写道:

“像您这样将原则置于个人安全和政治宣传之上的人,值得称赞!”

“感谢您拯救了那么多孩子,让他们免受福奇和比尔盖茨优生学针剂的毒害!”

怎么说呢,在美国这片土壤,也算见怪不怪了。

Breen大概真的以为自己在拯救世人,而且是背负着骂名和唾弃,仍要奋不顾身地拯救世人,伟大得像是普罗米修斯。

而且也真的有人,把她盗来的,充其量能称之为火星的东西,当成永世不熄的圣火,奉若珍宝,顶礼以拜之。

这双方充满了奇怪的理解甚至是悲悯。

只是在外人看来,这大概只能叫自我感动吧……

即时新闻: 纽约助产士给学生打假疫苗 伪造疫苗记录,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