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失踪6年,江西前首富,惊现美国大麻案

2018年,江西前首富彭小峰,在坑了银行230多亿元,卷走数千名投资人巨款后,神秘失踪。

警方随后对他发起通缉令,但一直未能归案。

六年后,就在大家都快要忘记时,这个昔日光伏大佬,突然现身美国,卷入了一桩非法种植大麻案。

失踪6年,江西前首富,惊现美国大麻案

2020年8月,美国新墨西哥州法明顿市。

有人在一家汽车旅馆附近,闻到一股刺鼻的气味,随后报警。当地警方立刻对该旅馆展开搜寻,结果当场发现:

有很多工人,在这里加工大麻,总量多达900公斤!

这原本是一桩普通的大麻案。但有好事媒体,顺藤摸瓜,最后发现,这案子背后竟藏着一位大佬:

在逃的江西前首富彭小峰。

只不过,此刻,他的身份不再是中国新能源首富,而是美国SPI Energy公司负责人。

警方在调查中发现,一个叫迪内·贝纳利的美国商人,负责经营这些大麻生意。截至案件侦破时,其业务已经扩展至:

20多个农场、1100个温室大棚,占地400亩,雇佣了2000多名工人。

失踪6年,江西前首富,惊现美国大麻案

当地警方立刻对该旅馆展开搜寻

失踪6年,江西前首富,惊现美国大麻案

贝纳利的美洲原住民农业公司,于2019年接受了一家名叫CBD Group公司的资助,也可以看成是委托生产,因为双方签署了协议。

而CBD Group,是彭小峰旗下SPI Energy的子公司。

事情如果止于此,也没啥好奇怪的,毕竟大麻在美国很多州是合法的。但很快,就有15名工人站出来指控:

他们像囚犯一样被虐待,每天工作14个小时,有摄像头和保安人员的监视,其中一些人还携带武器。

据当地人描述,他们曾看到工人睡在田野和沟渠里,“整夜都在颤抖”。

失踪6年,江西前首富,惊现美国大麻案

资料图:江西前首富彭小峰

失踪6年,江西前首富,惊现美国大麻案

更令人震惊的是,这些工人很多是非法移民,有不少来自中国,他们被许诺12000美元/月的高薪,满怀欣喜来到这里,谁知却进了魔窟。

当地检方据此,对涉案人员提起了诉讼。被告名单中,彭小峰赫然在列。

尽管彭小峰本人极力否认自己参与其中,但他对大麻的兴趣,早就不是什么秘密。

早在2019年,大麻合法化浪潮席卷全美时,彭小峰旗下的SPI Energy就高调宣布:进入大麻市场,并与美洲原住民农业公司签署了合作协议。

“我们渴望进入大麻市场,并很高兴与纳瓦霍民族合作。”彭小峰说。

受此消息提振,SPI Energy股价飙升。

纳瓦霍,是印第安原住民的保留地。春风得意的彭小峰或许不知道,纳瓦霍是不允许种植大麻的。

更意外的是,他竟然因此卷入了非法移民和虐待工人案。

但熟悉彭小峰的人,应该不会意外,因为他的人生,总是充满意外。

失踪6年,江西前首富,惊现美国大麻案

“让太阳为我们打工。”

2008年的春寒料峭中,33岁的彭小峰,站在尘土飞扬的工地上,畅想着他的光伏帝国。

这里是一个叫马洪镇的地方,距离江西新余市仅有几公里。彭的脚下,原来有两座丘陵,但15天后,这里将被:

夷为平地!

对于这种速度,新余的干部并不陌生。

三年前,还在苏州做劳保生意的彭小峰,因为一场车祸,结识了时任新余市长汪德和。两人经过半个小时密谈,一致决定:

进军光伏产业,干一番大事!

具体来讲,新余提供土地、电价优惠政策,以及2亿元配套资金,彭小峰则负责项目落地。

此后短短两年多时间,彭小峰就把赛维LDK干到亚洲第一,成功登陆美国纽交所。

失踪6年,江西前首富,惊现美国大麻案

上市后的彭小峰,坐拥400亿元身价,成为江西新首富。

但和国内其他光伏大佬一样,彼时的彭小峰,转身一看,虽然下游光伏组件势如破竹,上游硅料却被海外巨头垄断,价格不断飙升。

天生强势、嗅觉敏锐的他,当即决定,要在马洪镇建地球上最大的多晶硅工厂:

投资120亿元,规划产能1.5万吨!

这个数字有多夸张?

彼时,整个中国多晶硅产能也不足2000吨。

然而,这时候,意外发生了。2008年10月,全球金融危机爆发,硅料价格雪崩。彭小峰精准踩在了多晶硅价格的历史最高点上。

失踪6年,江西前首富,惊现美国大麻案

此后的剧情,没有任何悬念。马洪硅料厂自2009年投产,几乎就没有盈利过,直到2012年被迫停产。

巅峰跌落的彭小峰,留下230亿元银行烂账,远走高飞。

2014年,他创办P2P式的绿能宝,试图东山再起。对外宣称,要在投资者和光伏发电企业之间,建立一个高效的互联网融资租赁平台。

事实证明,这不过是一场骗局。

四年后的2018年,数千名投资者被意外告知,绿能宝涉嫌非法集资,他们眼中的英雄彭小峰,则携巨款神秘失踪。

然而,远遁异国他乡的彭小峰,并没有停止折腾。

不久后,人们就发现,他现身美国,担任SPI Energy公司负责人,重操光伏旧业。

美国人对这个曾在中国留下劣迹的商人,似乎并不计较,反而将他当成座上宾。毕竟,他能给当地带去投资和就业。

于是,从加州到南卡罗莱纳州……彭小峰的足迹遍及全美,SPI Energy也一跃成为美国第二大光伏组件制造商。

失踪6年,江西前首富,惊现美国大麻案

SPI Energy对美国的意义,远不止一个组件厂。

受到中国光伏产业的冲击,美国自2016年以后,就再也没生产过硅片。要知道,美国可是光伏产业的鼻祖。

为了重振昔日雄风,拜登政府在2022年颁布的《通胀削减法案》中,为光伏产业提供了巨额的税收减免。

寻“味”而上的彭小峰,当即宣布:

进军硅片领域,并计划在2023年底交付首批产品,2024年产能增加到3吉瓦。

此时的彭小峰,或许又想起了马洪硅料厂,一雪前耻的机会,似乎近在眼前。然而,这一次他又打错了算盘。

在控制了全球九成以上硅片产能的中国面前,无论SPI Energy还是美国光伏产业,都胜算渺茫。

就在彭小峰掷下豪言不久,比他动手更早的CubicPV公司宣布,停止在美国生产太阳能硅片的计划。

这个消息,对试图重振美国光伏产业的拜登政府,是个不小的打击。

受行业大环境影响,SPI Energy一直挣扎在盈亏平衡线上。而彭小峰,还没走出行业阴影,又一头撞上非法种植大麻案。

失踪6年,江西前首富,惊现美国大麻案

自从1997年,带着炒外汇赚来的2万块钱,到苏州创业以来,二十几年间,彭小峰的人生充满了意外。

这些意外,与其说是时势和运气,不如说是他亲手导演的。

天资聪颖的彭小峰,从小就好赌,而且有着猎豹一般的嗅觉和速度。

初中毕业时,他以全县第一的成绩,出人意料的没有上重点高中,而是选择了一所名不见经传的外贸职业中专。

中专毕业后,他被分到吉安市外贸局工作。彼时,正值中国启动外汇制度改革,人民币兑美元大跌,彭小峰抓住机会,大赚2万元。

拿着这笔钱,他闯荡苏州,创办了一家叫柳新实业的外贸公司,做劳保用品生意。

这个时候,他灵光的脑袋,开始高速运转。

2002年,欧洲国家修改交通法规,将反光背心列为汽车随车标准配备。彭小峰紧急调整产线,生产反光背心。

结果,还没等别人动手,他就火速占领了欧洲3成以上市场。

光伏产业,更是将彭小峰闪电般的嗅觉和速度,展现得淋漓尽致。

2003年的某一天,在欧洲出差的彭小峰,从客户那里得知,欧洲正在积极发展光伏等可再生能源。

回国后,他立刻对光伏产业进行调研,最终决定,将外贸生意交给家人打理,自己则All in光伏产业。

失踪6年,江西前首富,惊现美国大麻案

此后的彭小峰,像猎豹一样,全然沉浸在自己对猎物的计算和冲刺中。这一方面,使得他总是比别人领先一步。

但同时,也导致了他的迷失。

刚进入光伏产业,彭小峰就斥资几千万,一口气买下GT-SOLAR近七成硅片生产设备,并在一年内将赛维LDK产能提升至200兆瓦,几乎占到当时全国多晶硅产能的80%。

等到马洪硅料厂时,他又想一口气,干成全球最大的单体多晶硅工厂。

同一时期,他的对手,很多都在收缩。

晶澳创始人靳保芳,到东南沿海走了一圈,发现很多小作坊都在拉硅棒,回来后马上宣布减产。

天合光能的高纪凡,被美国承建商展示的中国光伏项目大跃进数据,吓得连续三晚失眠,最后找领导表态:“这个事我不干了。”

结果就是,在行业疯狂时,及时刹车的晶澳和天合光能,时至今日,依旧是光伏产业的常青树。不知道踩刹车的彭小峰,则从首富跌落人间。

逃到美国的彭小峰,对于自己的失败,似乎并无反省,依旧我行我素:

眼看美国试图重振光伏产业,马上杀入硅片领域;随着大麻合法化席卷全美,又匆匆杀进了大麻行业。

甚至,在电动车浪潮涌动之际,他还搞起了电动车。

结果,这些投资,没有悬念,大都碰到了意外。大麻生意被人一纸诉状,电动车生意也不得不折价出售。

彭小峰说,自己从小的梦想是当个物理学家,这也是他从事光伏产业的动力。在广义相对论发表100周年之际,他还发微博,纪念心中的偶像爱因斯坦。

物理学是一门尊重客观规律的学科,但一路狂奔的彭小峰,似乎从来不相信客观规律。

生性好赌的他,曾以自己疯狂的进击,给很多地方带去福音,被很多人视为天使。

2011年高峰时,赛维LDK一度成为新余市财政贡献第一大户。然而,天使善变,转眼便成魔鬼。

关键时刻,押注彭小峰的时任新余市长汪德和,此后仕途受阻。

那些在赛维LDK破产,以及绿能宝非法集资案中,资金受损的供应商和投资者,至今仍在暗自疗伤。

微博和贴吧上,不时有人喊出:还钱,还我血汗钱!

即时新闻: 失踪6年,江西前首富,惊现美国大麻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