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曝中国疫情凶猛 “像疯了似地”严控医生

近日,中国某医院的主任医生爆料,新冠疫情从未远离,“(病毒)毒性未减弱”,甚至“比以前更猛烈”。而官方像疯了一样严控医生,销毁所有疫情资料;不准检测,不准承认新冠等,威胁谁违抗就关精神病院。

“病毒毒性未减弱” 疫情猛烈 入住量暴增

新冠疫情自2019年底在武汉爆发,中共一直在掩盖真相。近期中国也看不到任何有关疫情的报道。但民间不断爆料,中国疫情并未结束,仍然来势凶猛。

大陆一家医院主任医生刘医生4月4日介绍,“我所在医院,入住量暴增,很多患者进医院后没有床位,都是先借药使用,入院后还药,从来没这么火过。有的医生都累得腰疼,想想啥概念?”

“都是(新冠患者)。”刘医生说,基本都是新冠加后遗症同时来了,大人小孩都有,比如心脏疼、胃肠炎、糖尿病、带状疱疹,新感染的咳嗽、胸痛、嗓子刀片痛。

“候诊室那些患者,不少是心脏疼,感觉胃难受,但实际都是心脏疼。说明他是右心衰竭,右心病毒性心肌炎,好像是胃疼似的,新冠并发症的那种。”

对就诊病患的症状,刘医生说,“有迷糊犯晕的,趴在床上起不来的,一起来就摔跟头,胳膊都骨折了”,“有些膝盖疼痛,直不起腰,一直在走廊呻吟的。”

“还有拉肚子、腹泻、腹痛、呕吐。很多患者就是在屋里呕吐的,拉肚子的,屋里吐一地的,有的晚上就死了。”

刘医生说,“一般是晚上死了,就悄悄地抬走。往出抬人,四个人抬,一人一百块钱。都是半夜往后抬,白天不敢抬,疫情时候就是这样了。”

他说,“症状跟疫情爆发时一样,再加基础病,都是熟套子了。”

对于所谓“病毒毒性减弱了”,刘医生认为,“那是骗人的”,“只能是越来越重,越来越隐秘。”“比以前更猛烈,我个人觉得是这样的。”

曝中国疫情凶猛    “像疯了似地”严控医生

图为2022年12月23日,重庆市第五人民医院大厅的一个封锁区,新冠病毒感染患者躺在病床上。(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至于我们医院,以小孩为主,以妇科为主,小孩死的就更多。”他说。

倒地猝死再现 医生自制中药偷偷给患者

究竟多少人感染?刘医生说,“医院患者一直在增加,比如我们医院,具体多少患者医院也不告诉我。假设我们医院有五十几张床,当然实际比这多,那患者就达到三倍到四倍。”

“有些患者,来了十多天了还没能住院,还没有电脑登记,连床都没有,那患者都要上附近的旅店。听护士说,上那地方去住,然后由医院的人看着,有人住来住去,都不知道是哪个医院的了。”

刘医生表示,“我们这场疫情是属于寒湿疫,就是与寒与湿有关系。怕凉,怕喝凉水,好拉肚子,然后高烧刀片嗓。”

“这个寒湿疫,它是病毒造成,吃那个普通抗病毒药不好使。我们事先就准备了中药,自己都偷着服药,也给患者几粒。然后他们知道了都偷着来问我们要,往你兜里塞钱。”

他说,“我周围感染的人很多,包括我们大夫。有个大夫的妻子(感染了),本来我就跟他说,你不要让你妻子来。他妻子不干,非要到医院来,本来那老太太身体很好,到医院来待两三小时,打了一瓶到两瓶点滴。”

“她回家以后就特别难受,就给丈夫打电话。这位大夫就急眼了,问我说这个怎么整啊,我说这事不好办,你快点拿五粒药,赶紧回家给她吃上,他就赶回家了。”

“当时他妻子正好烙饼,说你先吃个饼,他妻子一回身就倒那了。他赶紧跑过去,再往她嘴里塞药就塞不进去了,就等着往医院拉,最后120车都打不着,没过半小时他妻子就过世了。”

刘医生说,“我认识的还有,昨天还好好的人呢,睡一宿觉,屋里吐了一地,第二天早上一看就走了。”

“听那些患者说,大夫你知啥最火吗,一个是你们医院医生最火,另一个就是那个火化厂,火化葬品,什么寿衣啊纸钱啥的,那玩意儿最火。原来开饭店的都不开了,都变成那个寿衣店了,老忙了……”

“不准承认新冠疫情 否则送精神病院”

中共当局不许透露大陆疫情的真实情况,刘医生表示,“现在管得太严了,太不好整了。要是以前,就不说别的,我可以把那录像传过去,但现在不行,太严了,太狠了。”

刘医生说,对到医院来的病人,“谁都不准做检查,不准给测阳不阳,把免费测阳那个设备全都拿走了,医院里一丁点儿跟疫情有关系的都没有。就是那么硬挺,只能从临床症状判断,这次看得太紧了。”

他说,其它医院情况不知道,“我们医院已经开了几次特别会议,由我们当地卫生局常务副院长、局长亲自讲话,会议要求几点:

“第一不准提疫情;第二点关于疫情资料的事情,一点不许再有;第三,患者如果要问,这个病是不是跟瘟疫有关,就得说‘是吗,有这回事吗,我们没有做测试,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疫情呢。’

“局长还强调,‘不要承认,谁承认谁负责。退休奖金反正是跟你挂钩,实在不行就精神病院见,就是这样。’

“这是全国性的行动。所有资料都不能留,纸制的不能留,电脑也不能留,打疫苗的记录要删除,核酸检测的记录和整个抗疫过程中政府一些出洋相的东西,全部要销毁。”

有知情人2月底透露,中共已要求全国的医疗系统销毁所有的新冠资料。

中共“像疯了似地”严控医生

刘医生是会诊医生、两科主任。他说,疫情非常严重,中共当局严密监控,现在所有医院接触疫情患者的医生,都被监视。

“各科室不能串门,我们会诊大夫不能随便上病房,病房是由一般医生去。”

“别的医院根本不让去。我们就是两个线,一头是医院,一头是家。你到家时,那个政府官员,人大或政协的,就在你家跟前,往车里一坐,你出去走不行,大夫都被看着。”

“你说我想上超市买点东西,那后面都跟着人,都跟两警察和一个政府工作人员,三个人看着你。”

他说,“以前我们能开车,现在车也不能开,骑自行车都管着,电动车更不行,你得走着去走着回来,要不的话,监控不了你不行。就是对我们非常非常的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严。”

“而且每天我们离开办公室之后,他们都会进入医院检查,片言片纸,都不要有关于疫情的一点点痕迹,看得非常紧,像疯了一样。”

他还说,“以前有些会我还主持,现在有些会都不让参加,上班只能在我的办公室和诊室待着,其它地方不让走,就这么严。走廊里有国保警察、政府官员,有巡回的,有穿警服不穿警服的,流动监察,搞得很严。”

大陆医院都这么严吗?刘医生说,“应该每个医院都这么严,不可能单独对一个医院这样。就说上面已经是,怎么说呢,像疯了似的。就连那个国保大队队长都被收拾了,不知原因。不少人都挨整了。”

他说,“开会上级一来,有啥不好事,他不是跟你这么好好说话,而是张嘴骂。所以不正常,像疯了似的,我都不知道是什么事了。”

即时新闻: 曝中国疫情凶猛 “像疯了似地”严控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