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交通厅长,可真是个肥缺

昨天刷视频,猛然看到某省交通厅原厅长、副厅长同日落马的消息,当时以为是中原某省交通厅又出事了,定睛细看原来问题出在海南。

4月2日,海南省交通运输厅原厅长董宪曾、副厅长姚建勇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带走调查,其中董宪曾早已经于2017年光荣退休,时隔7年仍未逃出升天,足见藏的很深,摊上的事很大。

提起交通厅长腐败,最典型的莫过于河南省交通厅,从1997年到2012年,16年间共有4名厅长出事,用接二连三都无法形容。

交通厅长,可真是个肥缺

海南省交通厅亦非清净之地,2017年2月,厅长董宪曾退休,由副厅长刘保锋接任党组书记并明确正厅级,5个月后昌江县委书记林东“空降”接任交通厅长。

2020年3月,林东退休,9月刘保锋卸任副厅长,11月林东、刘保锋同日被查。

谁能料到,时隔4年,比林东退休还早的董宪曾又翻车脱轨。

董宪曾是天津人,早年在天津本地工作,后来去了海南,一路仕途坦荡,2008年9月从琼中县委书记任上提升提升交通厅长,足足干了9年时间。

上世纪90年代初,海南撤区建省,对各类人才需求比较多,像董宪曾这种跨省而来的干部并不少,包括海南省高院原副院长张家慧,1992年她与丈夫刘远生拎着行李从重庆双双奔赴海南。

刚去海南时,张家慧、刘远生日子过的十分寒酸,但经过20多年打拼,张家慧成为省高院的副院长,刘远生则下海做生意,与妻子里应外合攒下200亿的家产。

自古有言,千里做官为稻粱。张家慧夫妇、董宪曾不远千里去海南打拼,他们所欲何为呢?

不排除有那种至为纯粹、至为高尚、不食人间烟火的圣人,但是我们更相信每个普通的肉身都会很本能地活在现实的世俗之中。

无论从政还是从商,都是谋生的职业,都是获得功名财富的手段,都要求合乎天理国法,并不存在高低贵贱之分,更不指望靠道德自律就可以觉悟觉醒。

但现实中却有舍本逐末、南辕北辙之势,把道貌岸然看的过重,对人性的幽暗则视而不见。

最近不少地方轰轰烈烈开大会,把干部配偶召集过来进行廉政教育培训,这种事谁也不敢说没效果,但具体效果有多大,也值得打个问号。

交通厅长,可真是个肥缺

有网友评论说,召集数十成百的干部配偶开会,场馆费、差旅费、住宿费、伙食费、耗材费需要开支多少啊?这些钱由谁来支付?把这些精力用来干别的不香吗?

对于以升官发财为宗旨的成年人来说,任何苦口婆心、旁敲侧击、隔靴搔痒的教育培训都是徒劳的。

像张家慧、刘远生夫妇,一门心思就是为了捞钱,对他们讲主义、讲情怀、讲法纪有用吗?

更恶劣的是,审理张家慧的时候,其亲属还在法庭外对举报人进行殴打,可谓嚣张至极。

仁慈就是放纵,廉洁乃最基本的职业道德,没必要像对待幼儿园小朋友那样成天哄着教着,甚至把配偶家属也拉过来耳提面命地进行教育。

按规则办事,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作为成年人这个要求真不高。

溺子如杀子,坏孩子都是惯出来的。

对于明知故犯、厚颜无耻的贪婪之徒,有什么好客气的。

即时新闻: 交通厅长,可真是个肥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