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答马斯克:北约为什么不能解散

报道称,美国投资人戴维·萨克斯3月2日在社交平台X上写道,上世纪90年代,以美国为首的北约“面临生存危机”,因为它不再有可与苏联相提并论的对手。

然而,“它非但没有解散,反而提出了新的使命——扩张”。他补充说:“在一个自我参照的循环中,北约的扩张必须制造敌意来证明自己的合理性。”语气中充满了对北约没有紧随苏联和华约的解散而解散的不满。

马斯克似乎赞同萨克斯的观点。他在社交平台X上写道:“没错。我一直在想,作为北约敌人及其存在理由的华沙条约组织已经解散,但为什么北约却继续存在?”[1]

在科技界有如神一样存在的马斯克,难道他的观点也会错吗?答案是肯定的,马斯克确实错了。这再一次证明了“术业有专攻”这句话的正确性。

马斯克是科技界的大神,但在政治理论上他的认知水平完全就是门外汉的级别。他经常在俄乌战争上发表有利于侵略者的言论,比如马斯克说,克里米亚、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应该被承认为俄罗斯领土”、“俄乌冲突必须结束”、“普京不可能被打败”等等。[2]正是这种政治上的无知,使得马斯克在俄乌战争中对乌克兰的支持表现得三心二意,2022年6月在乌克兰反攻的关键时刻,马斯克突然关闭了乌克兰的星链卫星信号,给乌克兰的军队造成了不小的损失,这将成为马斯克终身的污点。

答马斯克:北约为什么不能解散

最近又有传闻说,乌克兰向美国指控马斯克的Space X公司向俄罗斯提供了星链卫星服务,美国已着手调查。但愿这只不过是空穴来风。[3]

由于缺乏政治理论的基本素养,历史上许多著名的科学家和工业家都选择了错误的立场,成了专制主义的帮凶。比如在希特勒时期,威利·梅塞施密特,德国著名飞机设计师和航空工业企业家;库尔特·谭克,德国著名航空科学家;汉斯·冯·奥海恩,德国物理学家,喷气发动机的两位发明人之一;沃尔特·希尔是德国火箭专家;康拉德·楚泽,被称为德国数字计算机之父;费迪南德·保时捷,保时捷汽车和大众汽车的创始人,这些科学家和工业家,都为希特勒的侵略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成为了希特勒侵略事业的帮凶。

中国也一样,在国民党败退台湾之际,由于是政治上的幼稚,大量的中国科学家、工业家、文学家选择了留在大陆,甚至从民主国家返回中国大陆,最后都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了生命、自由和财产的代价。

如果不是摄于美国的法律,我相信马斯克也会非常乐意把自己的名字列入上述名单之中。

现在来回答马斯克的问题。布鲁金斯研究所在2016年6月的文章《冷战后北约的目的》[4]中指出,北约的目的有三个:一是集体防御联盟,二是集体安全联盟,三是集体利益联盟。虽然苏联和华约已经解体,但世界上来自专制国家的威胁并没有完全消失,所以保持集体防御联盟的必要性仍然存在。正如英国前首相玛格丽特·撒切尔当时所说:“你不会仅仅因为过去 12 个月里你所在街道上的入室盗窃案减少就取消你的家庭保险!”

有人也许会问:“如果世界上所有专制国家都变成民主国家以后,北约就应该解散了吧?”从集体防御联盟和集体利益联盟的角度看,那个时候北约是可以解散了,但是从集体安全的角度看,它仍然不应该解散。众所周知,人类社会从专制走向民主、从敌对走向共和,早已显明了是不可抗拒的历史规律。美国联邦制的成功实践,证明了人类联合的可能性。不过这种联合的持久性是有条件的,这就是:一、成员国必须是民主的,二、军队必须统一,三、联邦中央政府的立法机关必须确立少数服从多数的表决机制。

在美国的联邦制建立之前,人类为了统一也付出过艰苦的努力,不过都是不持久的,因而也是不成功的。古代帝国可以很大,比如马其顿帝国、罗马帝国、奥斯曼帝国、阿拉伯帝国、俄罗斯帝国等,而共和国很小,比如古希腊城邦以及威尼斯共和国等。不过古代的帝国是建立在等级制度上,而当代的政治联合则是在民主的基础上。

欧盟和北约是现代民主国家的联合体,但如果联盟的军队不统一,成员国之间的利益纠纷也可能引发武力冲突从而破坏联盟的团结(如2020年的希土海军对峙)。所以,法国总统马克龙呼吁建立一支“真正的欧洲军队”是非常英明的。[5]民主国家的集体安全需要军队的统一,北约的存在正是满足了这样的集体安全需要。

民主国家建立统一的军队有几个明显的好处:

一、统一的军队要比联合的军队战斗力强得多,同时会节约大量的成本。

二、它可以避免民主国家之间发生军事冲突。

三、它可以避免联合体成员国国内政治的干扰,避免发生像美国共和党、民主党之间的斗争影响到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这样的情况。

四、统一的军队将抛开一致同意这样的决策模式而使用三分之二或者四分之三多数决模式,这就可以杜绝欧尔班和埃尔多安这样的利己主义者利用否决权谋取私利的现象,大大提高北约的决策效率。

五、民主国家军队的统一,将有利于自由主义普世价值在全人类的推广。

民主国家实现军队统一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因为民主国家领导人的权力不是来自于军队而是来自于选票,手中有没有军权,对他们来说完全没有影响。相反,独裁国家领导人的权力完全来自于军队,一旦失去军权,他们就会被人民推翻,因此,独裁国家的军队只可能联合,绝不可能统一。民主国家用统一的军队和独裁国家联合的军队作战,一定是碾压式的降维打击。

1989 年柏林墙倒塌、两年后苏联解体时,有人呼吁北约解散,并将其安全责任移交给联合国。[6]这是不切实际的幻想。与欧盟和北约不同,联合国只是利益联合体,虽然有维护和平和保护人权的基本原则,但是其最重要的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却没有统一的民主价值观。联合国的成员国是一个大杂烩,既有民主国家也有专制国家,这些不同政治制度的国家必然因价值观的不同而走向分裂,严重降低联合国的效能。2000年普京执掌俄罗斯政权后,几次修改宪法,使得俄罗斯的政治文明不断倒退,迄今为止,除了虚假选举以外,俄罗斯已经丧失了民主制度的所有元素。这使得俄罗斯与西方国家的价值观完全不同,导致它在南斯拉夫和乌克兰问题上的立场尖锐对立。它可以成为联合国的成员,却不可能被欧盟和北约接纳。

俄罗斯对乌克兰的侵略,恰恰证明了对欧洲各国的集体防御的重要性,尤其是那些人口和资源较少的国家。这也是波罗的海三个小国最支持乌克兰以及紧邻俄罗斯的芬兰和瑞典紧急加入北约的原因。北约第五条规定,一旦确认其任一成员受到攻击,则视为针对全体成员之攻击,其他成员需作出即时反应。 该条款一般被解读为各国部队将自动参战。这就极大的阻止了俄罗斯这种有扩张野心的独裁国家进行武力侵略的决心和能力,从而保障了北约成员国的安全。

答马斯克:北约为什么不能解散

也许由于马斯克门外汉的政治理论素养,他才看不到这么深层次的问题。他反对俄罗斯使用核武器,只是出于对全体人类共同安全的关切,他还应该关切的是建立在人类共同价值观上的政治文明的进步。

——————

注释

[1]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792565467530321374&wfr=spider&for=pc

[2]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792419377806102999&wfr=spider&for=pc

[3]https://www.163.com/dy/article/IQP0CTT10552HO3J.html

[4]《NATO’s Purpose After the Cold War》:https://www.brookings.edu/wp-content/uploads/2016/06/reportch1.pdf

[5]https://www.sohu.com/a/273804671_594189

[6]马克·J.赖斯 《北约新秩序:冷战后的联盟》,https://origins-osu-edu.translate.goog/article/natos-new-order-alliance-after-cold-war?language_content_entity=en&_x_tr_sl=auto&_x_tr_tl=zh-CN&_x_tr_hl=en&_x_tr_pto=wapp

即时新闻: 答马斯克:北约为什么不能解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