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9家中共央企高管人事频繁异动 释何信号?

央企高管人事调整在持续,4月1日,国资委官网发布消息,9家中央企业14名领导人员职务任免。其中,涉及主要领导调整的有3家。

分别是莫鼎革任中国化学工程集团董事长,楼齐良任中国铁路通信信号集团董事长;赵炳祥任中国医药集团党委副书记、董事,提名为集团总经理人选。

上述人事调整,是今年以来央企主要领导密集调整的缩影。据中国新闻周刊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至少已有31家央企调整了董事长或总经理。

在31家央企中,除中国中信集团、中国建设银行外,29家属于国资委管理。国务院国资委官网去年11月公布的央企名录显示,国资委管理的央企现有97家。

这就意味着,今年以来,国资委管理的97家央企中,接近三成对董事长或总经理进行了调整。

近半数跨公司任职

从领域看,今年以来,电力、石油等能源类与航天类央企主要领导调整数量最多,两者合计至少13家。

具体而言,电力方面,国家电网公司总经理张智刚、中国东方电气集团副总经理张彦军,分别升任各自公司(集团)董事长、总经理。

与上述二人在公司、集团内部升任不同,中国大唐集团总经理刘明胜,跨公司任国家电力投资集团董事长;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纪检监察组组长钱朝阳,跨公司任中国南方电网公司总经理。

石油方面,有两人亦是在本集团升任,其中,国家石油天然气管网集团副总经理何仲文任该集团总经理,中国海洋石油集团副总经理周心怀任该集团总经理。

航天类央企多是跨公司任职。比如,中国航空器材集团董事长徐思伟跨公司,任中国国新控股董事长;中国商用飞机副董事长、总经理周新民,跨公司任中国航空工业集团董事长;重庆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陈鸣波,由政转企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董事长。

其中,陈鸣波早年担任过上海空间电源研究所所长,上海航天电源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后来由企转政长期在上海市工作,担任过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2022年,陈鸣波由上海到重庆工作,后来担任了重庆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时隔多年如今回到航天领域工作。

中国新闻周刊通过梳理相关材料发现,今年以来上任的央企新任主要领导,近半数是跨公司任职。

值得注意的是,在跨公司调整中,同领域跨公司任职是一个主要特点。比如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副总经理周治平,出任东风汽车集团总经理。

周治平堪称汽车行业“老兵”,曾任重庆长安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中国长安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总裁。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中国人力资源研究会测评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白智立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同领域交流任职,重视的是领导干部专业化。他说,央企行业性、专业性比较强,分工复杂,不同领域差距比较大,同领域交流任职可以促进央企领导干部专业性的发挥。

对于跨公司任职,白智立认为,有益于央企领导干部更加熟悉本领域整体情况,促成同领域不同企业合作和资源整合,最大限度发挥企业管理者的管理能力,提高处理问题的水平。

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央企同领域跨公司人事交流是常态,如此调整,一方面,可以提高领导干部的管理水平,也能历练领导干部处理复杂局面的能力。另一方面,也可以优化企业政治生态,防止出现“小圈子、小山头”。

另外,从年龄看,上述调整的央企主要领导中,“70后”至少有7人,最年轻的是现任中国中信集团副董事长、总经理张文武。张文武生于1973年3月。

今年3月中旬,中国工商银行副行长张文武任中国中信集团党委副书记,月底时获任中信集团副董事长、总经理。

据此前媒体报道,去年12月,正部级中央金融企业中国中信集团换帅,中信集团总经理奚国华任中信集团党委书记。

为何密集调整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除了前述央企董事长或总经理调整外,至少还有 10余家央企调整了副总经理、总会计师等公司领导岗位。

多位受访专家认为,从调整人数以及涉及央企的数量看,今年以来央企主要领导调整规模“堪称密集”。

中国企业联合会特约高级研究员刘兴国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央企领导任职时间,平均来说是三年左右。从人数规模看,刘兴国认为,今年以来央企主要领导调整规模堪称密集,“历年同期调整,比此次规模大的并不多”。

对于央企主要领导密集调整的原因,刘兴国认为,通常有三种可能:一是制度性更换,也就是领导任期届满后的调整。二是年龄原因调整,也就是因为任职年龄限制,面临到期退休而必须调整。三是临时性调整。往往是由于原任领导违纪违法而被迫进行调整;或者是企业发展遭遇重大困境,需要借助领导人员调整来重新谋划部署新的发展战略战术;抑或是国资委对企业发展有新的谋划,需要提前在企业领导层面做好调整,以推动后续新谋划部署的实施。

“从目前的调整情况看,三种情况可能都存在。但总体上看,前两种情况占绝大多数,也就是说以例行调整为主。”他说。

白智立认为,近年来央企领域反腐力度颇大,相关央企主要领导以及其他高管被查处后,相关部门需要为央企“补充新鲜血液”,这也可能是近期央企高管密集调整的原因之一。

此外,也有熟悉组织部门工作流程的人士对媒体表示,央企负责人的任免通常会以红头文件的形式进行公布。这些文件的签发往往会被集中起来一并通过审批流程,这也是所谓“集中换帅”出现的原因之一。

多位专家还提到,央企是国民经济的支柱,掌握了国民经济的命脉,新的企业领导人对贯彻组织发展经济的意图,也多会有新举措、新方法,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即时新闻: 9家中共央企高管人事频繁异动 释何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