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北京越来越担心,谁是下一个

美日峰会达成美日两国升级军事同盟的共识,澳英美三方安全伙伴(AUKUS)考虑邀请日本加入“第二支柱”阵容,让中国非常紧张。观察人士说,日本参与澳英美三方安全伙伴是一种讯号传递的方法。日本应该对于中国公开表示不安而感到很高兴,因为这意味着中国正在关注日本,并且认真对待日本。

军事同盟

美国总统拜登4月10日在白宫欢迎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进行国是访问,双方达成升级军事同盟的共识。

拜登表示,日本与美国和澳大利亚将首次建立一个空中导弹和防御架构网络系统,以应对北京日益增长的威胁。拜登也指出,美国、澳大利亚和英国正考虑邀请日本就澳英美三方安全伙伴(AUKUS)的第二支柱计划展开合作。

此前,美英澳三国国防部长在4月8日发表共同声明,表示澳英美三方安全伙伴今年起将计划扩大“第二支柱”的阵容,并考虑优先纳入日本。

起初,日本拟加入澳英美三方安全伙伴第二支柱的消息被一些人误以为澳英美三方安全伙伴要新增新成员,“AUKUS”变成“JAUKUS”。澳大利亚总理安东尼·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9日在一场记者会上澄清,表示日本是第二支柱理想的合作对象,但澳英美三方安全伙伴尚未计划增加新成员,有意淡化处理。

澳英美三方安全伙伴(AUKUS)是美国、澳大利亚和英国在2021年达成的一项安全合作协议,旨在对抗中国在印太地区不断增强的野心。该协议由两个支柱组成,第一支柱是协助澳大利亚取得部署与建造核动力潜艇的技术与能力;第二支柱是推动联合军事科技合作项目,包括高超音速武器、量子运算、人工智能(AI)与无人机等自主武器、水下能力、电子战、先进网络能力、国防创新和情报共享等8大领域关键技术的协同发展。

行销妙招

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军事分析师彼得·莱顿(Peter Layton)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澳英美三方安全伙伴的两大支柱非常不同,这确实为美国提供了很大的灵活性来吸引其他国家的加入。第二支柱几乎可以是美国在技术合作的类型和性质方面同意的任何内容。因此,日本参与的第二支柱是在某些特定领域的技术合作,但不代表澳英美三方安全伙伴在美英澳以外又多了日本一个新成员。

北京越来越担心,谁是下一个

资料照: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领导人在圣迭戈美国海军洛玛角基地宣布推进“澳英美安全协议”核潜艇方案。(2023年3月13日)

他说:“这个概念有点像是行销妙招,即使跟当初设想得很不一样。我认为美国可能会对许多其他国家都想参与其中而感到惊讶,即使只是在第二个支柱方面以很小的方式参与。”

彼得·莱顿表示,日本的参与将根据具体情况而定,会是在美英澳选定的特定项目里。但即便如此,日本参与澳英美三方安全伙伴仍可为其带来一些外交荣誉。日本可能会很高兴中国为此公开表示不安,因为这意味着中国正在关注日本并认真对待日本。他说:“日本参与AUKUS(澳英美三方安全伙伴)是一种讯号传递的方法。”

中共警惕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毛宁4月8日批评称,AUKUS释放纳入新成员的信号加剧亚太军备竞赛,破坏地区和平稳定,中方对此表示严重关切。毛宁还点名警告道:“日本尤其应当深刻汲取历史教训,在军事安全领域谨言慎行。”

中共《解放军报》4月8日针对日本陆上自卫队近日在西南岛屿冲绳县胜连基地增设第7岸舰导弹联队发文表示:“要警惕日本强化西南岛屿作战力量建设。”

彼得·莱顿表示,他不认为日本参与澳英美三方安全伙伴是在跟中国进行军备竞赛,更多的是作为一种外交举措,旨在拉近与美国的距离,并向中国传递信息。

韩联社9日说,澳英美三方安全伙伴在联合声明中首次提及日本将是该项目的潜在合作对象,也说到2024年将与有力的合作对象国开始协商相关事宜。报道并称,在该声明释放扩员信息之前,已向韩国政府说明有关内容。

分析人士说,这是否意味着澳英美三方安全伙伴的第二支柱也会向韩国招手,引发联想。毕竟,美国副国务卿坎贝尔(Kurt Campbell)日前表示,澳英美三方安全伙伴的第二支柱可能会吸收更多印太伙伴。

向韩国招手?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国家安全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王尊彦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事实上,澳英美三方安全伙伴也已向韩国暗示可以参加第二支柱的可能性。所以,目前日本并不是被考虑成为澳英美三方安全伙伴扩大阵容的唯一对象。

他说:“这样看来,澳英美三方安全伙伴的确是有扩大研发合作国际能量的意图,而日本和韩国也确实有参与合作的潜力,但最终是以何种方式合作,恐怕未必是直接在AUKUS前面加上一个J字那么简单。”

他并说,值得一提的是,就算日本或韩国决定参加澳英美三方安全伙伴第二支柱的活动,时间上也未必是在近期。因为众所周知,北京向来认为澳英美三方安全伙伴的成立是针对中国,但日韩两国现在正和中国商议举行日中韩峰会的事情。根据日本朝日电视台报道,日中韩峰会协调在5月26日及27日在韩国举行领袖会谈。所以就算日、韩两国政府的心中对于加入澳英美三方安全伙伴有一百个“我愿意”,现在也很难明白表达。

日本贡献之处

王尊彦表示,澳英美三方安全伙伴第二支柱涵盖的领域有很多都是日本政府近年来非常着力发展的项目。以海底能力来说,岸田政府就非常注重开发水下载具、潜艇和反潜技术,以及海洋环境侦测等能力。在量子技术方面,2020年时,日本政府就公布了《量子科技创新战略》,作为日本量子科技的研发战略。2021年2月,日本设立了8个“量子科技创新基地”。如今,量子科技及其应用已经成为了日本未来国家科技发展的重点之一。

此外,日本在2022年底通过的《国家防卫战略》里就提到要强化高超音速武器研发,以提升视距外攻击能力,也表明未来十年日本将开展高超音速导弹、微型无人载具拦截系统的研发计划。

台湾国防院的报告曾指出,为了应对中共无人载具的长足进展,日本除了在航空自卫队三泽基地成立一支无人机中队,负责操控2014年对美采购的3套RQ-4B全球鹰(Global Hawk)无人侦察机,维持长滞空、全天候、全时域的海空侦查监视任务外,也投资研发无人地面车辆、无人水面航行器及无人水下航行器,有关研发将结合民间人工智能(AI)、量子技术研发成果。分析人士说,这些都是日本可以为澳英美三方安全伙伴第二支柱做出贡献的地方。

英国国防部强调,澳英美三方安全伙伴第一支柱将永远维持澳、英、美三方合作格局,但一如联合声明所言,随着第二支柱推进,将寻求让其他国家参与第二支柱相关计划。澳大利亚总理则说,目前澳英美三方安全伙伴没有计划增加第4名成员国。

考量因素

路透社表示,澳大利亚当局担心,建造核潜艇已经是一项艰巨任务,如果澳英美三方安全伙伴加入第4个成员国将会让事情变得更复杂,可能会分散对建造核潜艇的注意力。还说日本政府官员8日透露,在英澳从这项协定取得具体成果前,日本正式加入该联盟的讨论可能不会受到欢迎。

另一个因素可能跟语言文化有关。台湾中时新闻网报道引述澳洲国立大学战略及防务研究中心(SDSC)教授布拉克斯兰德(John Blaxland)的话说,澳英美三方安全伙伴要组织美、英、澳3个同样说英语且文化上非常接近的国家已非常困难,要让文化不同、在军事化上保守的日本加入困难更大,因此澳英美三方安全伙伴短期内不太可能正式邀请日本成为第一支柱的合作伙伴。

台湾中兴大学日韩总和研究中心执行长卢信吉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英澳两国的态度相对比较保守,多多少少希望能在削弱中国反应方面,打上一剂“预防针”。

他说,日本会纳入第二支柱是因为日本有派得上用场的地方,这表示在美国的规划当中,日本除了在芯片供应链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以外,在限制中国向外扩张的实质军事战略与战术应用上,日本也必须担负起很重要的角色。

卢信吉表示,这也说明了日本正在希望能努力获得美英澳这样的西方重要的军事联盟的信任,未来也不排除可能有更进一步的合作面向,包括朝正式加入第一支柱演进。

日本角色加重

他说,这意味着日本在获得西方盟国认同的情况之下,可能再重新建构它在区域里面所具备的影响力。他说:“特别是在稳定或者是协助美国发挥他所谓的东亚战略这个面向上面,日本可能会变成一个未来在整个美国的东亚战略里面不可或缺的伙伴。”

卢信吉表示,至于台湾,在美国的设定与相关作为里,暂时还是处于非常初阶的状态,最主要还是在于配合西方供应链的部分,但目前没有具体或是实质可以进一步进入到所谓澳英美三方安全伙伴第二支柱的协商合作,遑论加入成为第一支柱成员国的讨论当中。

分析人士强调,即使日本只是参与澳英美三方安全伙伴第二支柱的活动,而不是加入具有直接军事意涵的第一支柱,但国际社会应该要理解,面对中国的扩张,感受威胁的相关国家迟早会采取动作反制。也就是说,就算世界上不存在澳英美三方安全伙伴,民主国家同样也会以其他不同形式展现团结合作。

即时新闻: 北京越来越担心,谁是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