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23名中国运动员卷入!纽时爆东京奥运重大丑闻

纽约时报:东京奥运会前23名中国游泳选手药检呈阳性,但仍获准参赛赢得奖牌

2021年举行的东京奥运会前,曾有23名中国游泳运动员药检呈阳性,但是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等管理部门接受了中国官方调查的结论,认定这些选手是在不知情情况下摄入违禁品,因此决定允许这些选手参赛,其中并有人在比赛中获得包括金牌在内的奖牌。

纽约时报星期六(4月20日)报道说,这些药检呈阳性的运动员几乎是中国派往东京奥运会的游泳队的一半成员。而且其中很多人很可能还将参加今年夏天巴黎奥运会上的比赛。

法新社引述纽约时报的报道说,这些运动员是在2020年年底和2021年年初中国国内一场运动会上进行药检时被发现体内有一种可以提升运动成绩的治疗心脏病的处方药曲美他嗪 (TMZ) 的痕迹。

但是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在调查之后得出的结论是,这些运动员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从被污染的食物中摄入了这种药物,因此没有理由对他们采取行动。

路透社的报道说,世界反兴奋剂机构 (WADA) 周六证实了有关23名中国游泳运动员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前违禁药物检测呈阳性的报道,但它接受了中国的调查结果,即这是由于物质污染造成的。

纽约时报查阅了一系列相关的秘密文件和电邮,包括由中国反兴奋剂中心撰写并提交给世界反兴奋剂组织(WADA)的一份报告。

纽约时报报道说,世界反兴奋剂组织和世界水上运动总会(World Aquatics)(简称世界泳联,原名国际游泳联合会FINA)决定不就此采取行动,因为该机构认定“缺乏可信的证据”去挑战中国方面的说法。

法新社曾联络世界反兴奋剂组织WADA,寻求对此事的评论,但是没有收到立即的回应。不过该机构在回应纽约时报查询时表示,WADA是在“咨询了科学家和外部法律顾问”后作出不予进一步追究的决定的。

23名中国运动员卷入!纽时爆东京奥运重大丑闻

2021年东京奥运会。

“总而言之,我们得出的结论是没有任何具体的根据去挑战据称的污染,”WADA主管科学和药物的高级主任奥利维尔·拉宾(Olivier Rabin)表示。

世界水上运动总会向纽约时报证实,这些药检阳性案已经经过一个兴奋剂控制委员会的审查,而且也经过独立专家的审核。

“世界水上运动总会有信心认为,这些兴奋剂阳性结果(AAF)经过了尽职和专业并且依据包括世界反兴奋剂准则在内的所有适用反兴奋剂规定的处理,”世界水上运动总会对纽约时报说。

但是美国非政府的反禁药组织(US Anti-Doping Agency)认为这些中国游泳运动员应该被暂停比赛并公开身份,它指责WADA未采取行动“就是对未用药运动员背后捅上致命一刀”。

美国反禁药组织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泰加特(Travis Tygart)表示,他自2020年以来已经多次向WADA反映有关对中国游泳运动中使用禁药的指控。

法新社指出,尚未联系到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对此事置评。

法新社曾联络中国泳联,寻求对此事的评论,但没有收到立即的回应。

法新社在报道中指出,中国游泳队有过一段并不光彩的使用兴奋剂的历史,特别是在1990年代。在1994年举行的广岛亚运会上,七名中国游泳选手药检呈阳性。1998年澳大利亚举办游泳世锦赛时,中国游泳运动员袁媛在入境时,行李中被发现违规携带大量的生长激素。

中国三次奥运金牌得主的著名游泳运动员孙杨也是因为药检呈阳性被禁赛,他在上诉被驳回后也被禁止参加东京奥运会。

延伸阅读:中共伙同国际机构掩盖23运动员兴奋剂丑闻

23名中国运动员卷入!纽时爆东京奥运重大丑闻

2023年9月29日,中国东部浙江省杭州市,中国选手张雨菲(中)参加2022年杭州亚运会女子50米蝶泳预赛。(MANAN VATSYAYANA/AFP via Getty Images)

调查发现,23名中国游泳运动员在2021年奥运会之前被发现兴奋剂检测呈阳,尽管中共官方给出的解释乏力,却得到国际机构不寻常的认同,并为中国运动员扫除参加东京奥运会的程序障碍。目前此事引发外界关注和批评。美国反兴奋剂机构USADA的首席执行官表示,这是在干净运动员背后捅上一把尖刀。

德国公共广播公司(ARD)的“兴奋剂编辑团队”在经过两年独立调查,并实地在中国考察后发现,中国运动员存在大规模使用兴奋剂的嫌疑,但负责监督的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未采取恰当的行动。

这23名顶级游泳运动员,包括2020年东京奥运会金牌得主张雨霏和汪顺,以及现任世界游泳年度最佳游泳运动员覃海洋。他们在2021年1月的检测中均发现曲美他嗪呈阳性。这与被禁俄罗斯花样滑冰运动员卡米拉·瓦利耶娃(Kamila Valieva)检测出的药物相同。

中共官方经过几个月的沉默后,给出的内部调查结果是,所有运动员们都被证明没有服用兴奋剂,但称,在运动员比赛期间下榻酒店的厨房里发现了兴奋剂的痕迹。

这一解释得到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的接受。WADA接受了北京不继续处理反兴奋剂违规行为的决定,并避免了临时禁赛/公开披露的常规步骤。没有证据表明,这23名游泳运动员在检测呈阳性的比赛中被取消资格。

23名中国运动员卷入!纽时爆东京奥运重大丑闻

图为东京奥林匹克体育场外观。(Leon Neal/Getty Images)

北京称心脏病药来自厨房

与WADA不同的是,ARD团队在中国进行了实地调查。

中共官方给出的污染解释是,在比赛结束2个半月后,他们在运动员下榻的酒店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酒店的排风扇、香料容器和厨房下水道中发现了曲美他嗪的痕迹。

他们称,曲美他嗪是从通过食物到达运动员体内的。但他们没有确切解释这是如何发生的,也没有解释,是谁将未发现的处方药放入酒店厨房的食物中的。

这种用于治疗心脏病的药物是如何进入烹饪程序的?即使在科学期刊上也没有发布有关此类案例的信息,表明曲美他嗪可能以这种方式污染人体。

而在中国实地进行这项调查的唯一实体是中共公安部。公安部是拥有秘密警察权力的中共国家机构。

ARD收到一名吹哨人的信息。吹哨人说:“关于污染的整个故事对我来说就像童话故事。(中方)官员的解释没一处可信。”

但是,中共公安部的这一发现,却没有收到包括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在内的任何国际组织的独立验证或质疑。

ARD说,需要明确的是,外界并不确切知道中国游泳运动员们发生了什么。但是中共官方给出的厨房污染理论存在重大悬而未决的问题,并且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却没有对此进行充分调查,而是允许回避正常的反兴奋剂程序,让此事消失在大众眼前。

23名中国运动员卷入!纽时爆东京奥运重大丑闻

2020年2月28日下午,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宣布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诉中国游泳运动员孙杨和国际泳联(FINA)一案的听证会裁决结果。孙杨遭到禁赛8年的处罚,即日起生效。图为孙杨。(Clive Rose/Getty Images)

以兴奋剂低浓度为由 要求放行中国运动员

WADA告诉ARD,他们当时得出的结论是“没有具体依据来质疑所谓的污染”,理由包括低浓度以及有一些运动员的检测结果是在阴性和阳性之间波动。

根据中共官员提交的61页调查报告,他们称,所有运动员样本中发现的低浓度曲美他嗪证明他们服用该物质并不是为了提高比赛成绩。北京准备为这23名游泳运动员放行。

两位科学家对这一观点提出了质疑。ARD采访的专家表示,WADA所争论的低浓度和阴性/阳性波动并不能排除事先故意掺杂兴奋剂的可能性。

ARD还提供了运动员在比赛前3周内药检频率下降的信息。这可能意味着在比赛前关键期缺乏检测,这可能会引起对比赛完整性或运动员在不被发现情况下使用兴奋剂可能性的担忧。

ARD邀请科学家弗里茨·索尔格尔(Fritz Soergel)对此现象进行调查,实验得出的结论是:“极不可能”发生中共官方所描述的情况。

他的观点是:“中国实验室发现的浓度只能是几周前使用的兴奋剂造成的。”

意思是,检测发现的兴奋剂含量如此之高,只能说明该物质很可能在收集样本之前几周就已开始使用,而不是最近才开始使用。

外界震惊 “给干净运动员背后捅刀”

美国反兴奋剂机构USADA的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泰加特(Travis Tygart)认为,这一爆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揭露”。

他形容说,这是给“干净运动员背后插的一把尖刀”。

按照规定,在没有减轻处罚情节的情况下,未通过兴奋剂检测的运动员通常会被首次违规处以两到四年禁赛,第二次处以终身禁赛。

在东京奥运会上,北京派出的30人游泳队共获得了六枚奖牌,其中三枚金牌。

他告诉ARD,他觉得,此事“散发着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最高层掩盖真相的味道”。

泰加特也向ARD证实,自2020年以来,他们向WADA转交了多起“具体且可信”的吹哨人举报,涉及涉嫌掩盖中国顶级游泳运动员使用兴奋剂的行为,但被WADA告知“没有动力进行调查”。

自从媒体2014年首次揭露俄罗斯国家兴奋剂丑闻以来,WADA声称,他们已经进行了实质性改革,并提高了调查能力。

现在外界想知道,在2021年23名中国运动员被测出兴奋剂呈阳性的情况下,为什么他们没有更加努力地调查。

律师托马斯·萨默尔(Thomas Summerer)表示:“很明显存在反兴奋剂违规行为,这就是中方反兴奋剂机构应有的处理方式。应该立即实施临时禁赛,并撤销所有比赛成绩。”

他说,他对WADA不闻不问一点都不感到惊讶。

WADA周六证实了23名中国游泳运动员在东京奥运会前违禁药物检测呈阳性的报道。

WADA在一份声明中说:“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最终得出的结论是,它无法反驳污染是曲美他嗪来源的可能性,并且它与文件中的分析数据相符。”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还得出结论……运动员将被认为没有过错或疏忽。因此,根据外部顾问的建议,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认为没有必要上诉。”声明写道。

前WADA总干事戴维·豪曼(David Howman)表示:“希望公众对监管机构有信心。如果失去了这种信心,那么监管机构的声誉就会开始下降。”

“如果这种情况发生,那对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来说将是一场悲剧。”他说。

即时新闻: 23名中国运动员卷入!纽时爆东京奥运重大丑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