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专注扯犊子30年的我,成了别人口中的神医

近日,一则庭审视频登上热搜,法庭中,农户和兽医针对于给牛接生时,扯犊子究竟要扯几条腿展开激辩,火爆程度堪比刘能大战谢广坤。

网友一边吃瓜,一边纷纷@龙殿俊。这是因为龙兽医是全网最火的兽医,在B站就有200多万粉丝,视频累计播放量超过2.7亿。不仅如此,也因为他专注扯犊子30年,平均一年要掏3000多次牛屁股,所以,论“扯犊子”,龙兽医是专业的。

针对“扯犊子到底该扯几条腿”的问题,4月16日,正在出诊路上的龙兽医对中国新闻周刊下了清晰的判断:“扯犊子从来就没有扯一条腿的,扯一条腿指定是扯不出来,搞不好就得把牛犊子整死。”

“你寻思啊,这牛犊子在母牛肚子里,没有那么多俩腿正好一起出来的,顺产要你兽医干啥呢?难产嘛,就是需要兽医帮着把牛犊子的俩腿顺过来,再把脑瓜子捋正了,然后再往外面拽么?一条腿还在骨盆里,硬拽指定是不行的,上哪吵吵也不好使,这操作指定是有毛病。”

随后中国新闻周刊追问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母牛难产,龙兽医迟疑了一下说:

“啊这事是这么的,你等会,我出诊完后,好好跟你唠唠。”

(以下来自龙殿俊口述)

母牛的产后护理

刚才我俩说哪了?难产,啊对,为什么有这么多母牛难产,这是一个好问题。

是这么回事,母牛有大有小,它下这个犊子,也有大有小。这牛啊,它是一年一胎,孕期呢大概是285天,你寻思你作为养牛户,你希望你这母牛下小犊子,是越大好,还是越小好?指定是越大越好对吧。

但咱们国家从前养的这个牛啊,体积没有这么大,通过这个黄牛改良之后,引进了这个西门塔尔这个种,应该是瑞士那边的种,然后一顿改良,这牛就大了,之前六七百斤就是大牛了,现在1200斤的牛养牛户都嫌小,哪个配种员今年要是给配出来了小牛,往后可能人家再也不找你配牛了。

所以小牛的体型越来越大,但是母牛存在各方面的问题,比如自身体型不够大啊、营养不过关啊、缺乏运动场所导致活动量不够啊,就会造成难产,难产之后就是兽医的活了。

专注扯犊子30年的我,成了别人口中的神医

专注扯犊子30年的我,成了别人口中的神医

龙兽医和牛图/受访者提供

但是即便是现在难产的母牛越来越多了,但仍只占所有母牛中的10%,还是有90%的母牛,都是可以顺产生下小牛的。

你这么想,以我们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巴彦县龙庙镇为例,周围大概有800多户养牛户,这每天都有人家的牛下崽,这要是个个都难产,全镇人都是干兽医的都干不过来。24小时不睡觉,都扯不完这么多犊子。

其实在农村,兽医什么动物的病都能看,牛啊羊啊猪啊,要么猫狗病都能治,但唯独这个牛难产,比较紧迫,不能耽误。一旦耽误了小牛犊子死肚子里了,再耽误了把母牛也搭进去了,会造成巨大损失。

所以农户们遇到这种问题就比较着急,有的火急火燎打电话过来,我接起来就听那边就哭,一边哭一边嚎:“龙兽医啊,你快来吧,我们这牛不行了。”

所以我现在养成了两个习惯:首先,我手机24小时不关机,哪家有事甭管几点,打电话来,只要我能去我就去;其次无论什么时间,过年都算上,我不喝酒。因为啥呢,喝了酒没法开车,不能开车就没有办法第一时间到农户家,酒驾那更不可能,我给人家牛看病去,回头人家牛的病没给治好,我再让警察叔叔拷走了,这不行。

我干这行一干30年了,和这方圆多少公里内的养牛户多少年下来都成为了朋友,从来没出现过视频中纠纷打到法院的那种事。在我们这地方,出不了那种事。

治好治不好,提前得跟人家说清楚,能治怎么治,治完以后会出现啥问题,都说明白的,不能因为“扯犊子”最后扯了犊子。

小兽医变老龙

兽医这行,和给人瞧病的大夫一样,越老越吃香,老兽医,听着就那么让人信任。但每个老兽医,都是从小兽医走过来的。

我小时候,家里养个牛,邻居家也养个牛,我们两家关系不错,俩牛关系也不错,平时一起耪地,那时候还没有农用机械啥的,都是用牛耪地。

牛在农村算是大牲口,而且能干活,能挤奶,还能下崽,是个金贵玩意。那时候谁家牛病了,老心疼了。我家牛就病过,看着它生病吧,我不好受,就只能等着兽医来,当时我就寻思,我要是能治牛的病就好了。

其次呢,在农村我发现,这个兽医非常受人尊敬,往道边一走,谁都点头哈腰给打招呼,到饭点还张罗进屋吃饭,临走还拿人家一捆大葱,拎人家一篮子鸡蛋,我就感觉这职业相当可以,这待遇比村长都高。

就这么的,我中专就去学了兽医专业,毕了业就回村当兽医了。起初是小兽医,谁也不敢找我给牛看病,人家说那话嘛,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家家都可宝贝自己家牛了,谁敢让我给看啊。

也不怪人家说,我那时候刚从学校毕业,觉得自己可厉害了,学了一肚子理论知识,实践一点没有。我记得可清楚,当时有个人家猪不得劲,我听见信自己就去了。

那猪是咋的呢,就四条腿都歪歪着,站不起来。我一看书上教过,这是骨软症,说白了就是缺钙啊,尤其是吃得不好,下完崽营养不良就容易那样式的。教科书上说得可清楚,打七天针补钙,就能站起来。

我就跟人家农户说了,我说这么地吧,我给你这猪扎针,7天站不起来,我不收钱,7天扎完,猪站起来了,你给我结账。这人家才让我给猪扎,结果到7天了,猪没站起来,人家当场翻脸,我差点趴下。

最后那猪打了15天针,站起来了,但就因为我之前说的大话,所以打针钱,药钱都没要回来。我这才明白,课本里说的不是绝对的,还是要看实际情况,还是要结合具体的状况做诊断去治疗。

也是刚干兽医那会,一家让我去给牛配种,我就去了,给人家配完了还挺高兴,结果没两天,母牛掉犊子(流产)了,我再一检查咋回事呢,人家母牛本来就怀着孕呢,我去又给人家配了一种,结果掉犊子了。

那事给我的打击老大了,一蹶不振了可以说,你说本来咱学这个兽医就是想给人家解决问题的,结果不但没解决问题,还制造了更严重的问题,我那个内疚啊。

专注扯犊子30年的我,成了别人口中的神医

喂牛图/受访者提供

所以在刚干兽医的那头十年吧,基本就不挣钱,但是结结实实积累了很多经验。比如我现在用听诊器就能知道牛肚子里堵了塑料袋,堵在哪里了,这些也都是得益于当年小兽医慢慢到今天积累的经验。

干兽医这行,没法速成。

抹不开面,挣不到钱

儿子老跟我说,现在大城市学兽医的开个宠物诊所老赚钱了,劁个猫(绝育手术)都能收好几百,我这在农村当兽医,不光不挣钱,还总往里面搭钱,我跟你盘盘账你就知道我为啥不挣钱了。

首先我这个兽医是出诊,不是坐诊。我能不能坐诊,可以,但是农户就惨了。牛生病了,他得套车,把牛送我家来,这一来一回少说就得一两百块钱。更重要的是,现在农村没有年轻人了,都是那老头老太太,伺候着家里十几头牛,牛多大劲,人多大劲?那牛本来就倔,一生病趴窝了,你寻思老头老太太弄得动弄不动那牛?

其次,我出诊是不收出诊费的,不像现在你们城里修电器那样式的,来一趟不管修好修不好,都收50块钱上门费,我们农村不兴收这个。上门瞧病,用了药,给治疗,甚至是治好了才收费,不用药不治疗,不能找人要钱啊,张不开这嘴。

这就会出现啥情况呢,我给你举个例子,半夜人家来电话了,“龙兽医不得了了,我们家这牛难产了,你不来这牛就完了。”我挂了电话从炕上下来,穿秋裤、穿毛裤、穿棉裤,打着火开车上路,黑灯瞎火一个多小时开到人家,进门一看,顺产了!小牛犊子正嘬奶呢,一家人围着高兴呢。

那你说我咋办?我找人家说要上门费?那不行,我就走呗。再比如说一个人说牛病了,不吃食,我折腾大半天过去一看,积食了,也不用啥药,饿两顿就自己好了,我找人要钱?我张不开嘴啊,我啥也没干啊。

那这一来一回的油钱,就都是我自己掏了,我这一年一个车,连加油带修车换零件乱七八糟我算了算,得10万块钱。

专注扯犊子30年的我,成了别人口中的神医

出诊路上图/受访者提供

再比如,这都十里八乡的,这么多年了,我涨价?也不现实,因为现在家家状况都不算太好,我这时候涨价,就有点趁火打劫,我也抹不开这面。

除了这些事,老乡亲们欠的账,经年累月了,我也不好意思去要。前几天我和我儿子整理了一下我行医这些年来的欠款单子,我之前也没数,点了一下才知道,挺吓人。铺了一大桌子,归置起来有好几大摞。

我儿子跟我说,他看到这些账单血压都上来了,我知道他心疼我,但是这在我们这边是实际情况,有些账能要,有些账也确实没法要了。

因为我们农村的情况比较特殊,农民的钱不是你们城里人那种每个月有的工资,种地的得等收了庄稼才有钱,养牛的也得卖了牛才有钱,有了钱才能还你的账。

家家户户平日里都是这么拆兑着过日子,等有了钱再陆续还,但这事就存在一个时间差,好比说有一家人,他们欠了我1万块钱治病的钱,等年底了手头有钱了,突然赶上个红白喜事啊,或者家人生病啊、再比如就是别的债主逼得紧啊,这钱就没了。

有的时候我接到电话让我取钱去,我正在出诊没时间去,等我有时间去的时候,人家的钱可能就已经还给别的债主了,手头确实没有钱,我也没法硬要。

而且我30年在村里,家家户户的情况多少都清楚一点,知根知底,尤其是家里老人身体不好的那种,我去要账去,一推门老太太正坐炕上打点滴呢,你说我咋张嘴要账?

所以这一来一去,就欠下来了好多钱没要回来,当然,真要不回来的账还是少数,绝大部分乡亲是给钱的。

被需要的感觉真好

我是被我儿子拍火的,他对短视频比较在行,之前也从事相关的工作,后来创业失败了就回到家。

他小时候我因为太忙了,陪伴他的时间也少。他还因为我这个工作被别的小朋友歧视。当年我都不知道,儿子回来跟我说才知道,当年有小朋友说他爸是掏牛屁股的,给他造成了很大的阴影,让他很自卑。我回想自己作为一个父亲,确实是有些愧疚的。

现在儿子回来了,我们俩一起下屯子,我给牛看病,他拍我的视频。我其实最开始也没想到,网上会有那么多人看我在农村给动物瞧病,我其实特别开心,路上也有个伴了。

我被拍上网以后,生活其实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来我顶多在这龙庙镇有点知名度,现在可好了,天南海北的人都知道黑龙江有个龙兽医,这种感觉挺好。能让更多的人了解我们兽医到底是怎么工作的,更重要的是可以通过看我,了解农村的生活到底是啥样的,这真挺好的。

专注扯犊子30年的我,成了别人口中的神医

龙兽医图/受访者提供

尤其是像我们家乡这种邻里之间、乡亲之间的关系还保持着那种比较亲近,相互帮助相互扶持的那种状态,我感觉很多观众也是被这样的内容打动,这也是我最初没感受到的,现在发现大家喜欢我,顺便也喜欢上了东北农村,这多好你说。

其实我本来是想让儿子接班干我这行,最后起码有个保底的手艺,但是他回来这么久了,也没有上手的意思,我其实明白,他不想干我这行,这也确实勉强不了。

确实太辛苦,太累了,之前有个小孩说要给我当徒弟,我说你来吧,跟我干了两天半就跑了,临走跟我说,“师父,您这行实在太辛苦,真的干不了。”但从目前来看,农村还是需要兽医的,你别管外面科技怎么进步,你们说这个技术那个技术,但是在我们这农村,牲口有病了,还得指着兽医,这行还非常重要。

你要问我,现在火了之后和从前有多大的不一样,其实没啥不一样,我还是开着我那个面包车,去每一家农户给人家看病。唯一的不一样就是不知道哪给我电话曝光了,现在每天都能接到20多个来自天南海北的问诊电话,我又没法去人家那给人家看,我只能耐心给人家讲,人家信任我,我不能辜负他们了,但是接多了也是真耽误事。

这人呐,活一辈子,没有啥比被别人需要,更让人享受了。每天能和乡亲们聊聊天,说说话,大家还都需要我,那种感觉很好,我其实不图钱,也不图名,就图个被需要。

在村里,牛需要我,人也需要我,而其实,我也很需要他们。

即时新闻: 专注扯犊子30年的我,成了别人口中的神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