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老流氓戴上了面具,也永远不会留一个干净的裤裆

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

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

——戏赠张先 · 宋 · 佚名

  1

都是些本身就下流的人,一旦混进了所谓的上流社会,就露出了岳不群的裤裆来了。

陕西的作家圈里,有个另类奇葩,叫吴某敬。

这家伙小学文化,后来混进了西北大学作家班学习,然后又混进了西安日报,直至一路吹吹捧捧,混到了陕西作协副主席。

多说一句,2021年3月26日,青海美协主席、最年轻中国美协理事王筱丽涉嫌抄袭艺术家马寒松的丑闻持续在网上发酵。

王筱丽本人通过青海省文联向外界发表《致歉信》,称自己对抄袭行为深感羞愧和内疚,“由于我的虚荣、侥幸心理作祟,致使抄袭作品流向社会,给马寒松先生造成了极大伤害,也给中国美协和青海美术界带来不良影响,我万分痛悔,难辞其咎。”

但凡是年纪大一点,没事就爱网上冲浪的网民们其实都知道,国内的这些什么狗屁书协、美协、音协、作协,都是个什么烂屁股。

贺厅长的《平安经》,吉林地方电视台都差点拉出了“中国文学作品当代艺术巅峰”的横幅来卖力宣传了。

吴某敬的作品之所以出圈博名,其实是另一类咪蒙式创作手法:

刻意迎合讨好女性。

从《渭河五女》到《初婚》、《新娘》,吴作家一路都是塑造个性鲜明的女性形象,并且强调自己对女性的尊重。

“他们都说我是个女性崇拜者,我这辈子是享了女人的福了。”

2015年,成都商报刊文,斥责鲁迅文学奖得主、陕西作协副主席吴某敬,涉嫌抄袭洗稿搬运。

此事后来,不了了之。

直到几年后,吴作家再次出圈上热搜,却是从一个女性崇拜者,变成了一个“女性批判者”。

2022年1月,适逢yi情。

西安一名女子在酒店集中隔离期间,因没有卫生巾哭着向工作人员求助。

吴作家立马化身圣人,批评了“哭诉无卫生巾”的女子:

“女人家大姨妈来了,你自己有没有卫生巾,什么时候用卫生巾,自己一点都不清楚吗?”

并且还称“疫情当前,什么矫情,什幺小姐做派,是没有用的”。

此文一出,吴某敬遭众多网友指责不尊重女性。

为什么要写书讨好女性?因为他要成名得利,需要讨好“客户”,让她们“买单”。

为什么开始斥责要卫生巾的女性是矫情的小姐做派?因为他已经功成名就混到作协副主席的位置了。

有些老东西啊,一旦混到了所谓的上流社会,便开始喜欢佯装圣人指点江山的教育人民了:

你当如何如何,你不该如何如何。

这就和李佳琪卖78元一支的眉笔却嫌弃顾客穷要消费者自己反思,是一个道理。

你以为他书里写几句“女人如花,我要用心呵护”,就真是发自肺腑的尊者女性了?

你以为他直播间里喊几句“家人们,这是我为你们争取到的抄底福利”,就真是拿顾客当上帝对待了?

若非为名利,若非为私欲,你是看不见他的“高光正”和“君子相”的。

同理,一旦名利私欲得了手,你也就更容易看清他露出裤裆的丑陋屁股。

老流氓戴上了面具,也永远不会留一个干净的裤裆

2

这两日,四婚的范老,以86岁的高龄迎娶36岁的娇妻,再度在互联网掀起一股风月大瓜。

有意思的是,你在百度搜索框里,打出范老的名字后,你会发现排在第一的词条,不是范老老婆是谁,不是范老字画值多少钱,而是范老的旧日丑闻:

抢恩人老婆、批师父涉黄。

老流氓戴上了面具,也永远不会留一个干净的裤裆

范老的那么点丑事,就不一一赘述了。

单是背刺恩师沈从文这一点,就没得洗。

为了谋取一个好职位,写信给沈从文,“梦见沈先生生病,连夜从天津赶来。”

把沈从文感动的都快哭了。

在沈从文的仗义牵线下,范某进了中国历史博物馆,作《中国古代服饰研究》插图师,(沈从文当时是主编)。

后来十年动荡,范某连续写了十几篇大字报,怒斥沈从文的书籍“涉黄”。

虚与委蛇、极力攀附,范某终于熬成了范老,还赢得“大师”尊号。

就是这么一个“德行有失”的老艺术家,却被各路行业意见领袖争先恐后地忙着洗地辩护:

四婚怎么了,老夫少妻怎么了,老牛吃嫩草怎么了,色心不改怎么了,人家有自由婚恋的权利。

当岳不群在给左冷禅打掩护的时候,你一定要睁大眼睛,这并不是突显岳不群的刚正不阿,恰恰相反,岳不群是在给自己留后路,因为他知道,自己就是下一个左冷禅。

范老娶娇妻,同行同类鼓掌叫好;李云迪花钱嫖娼,“这是个人渣,要让他社死。”

不怕文化人耍流氓,就怕流氓有文化有身份有头衔有话语权。

老流氓戴上了面具,也永远不会留一个干净的裤裆

3

拍摄《我不是潘金莲》,彼时是范冰冰身价最高人气最旺的时候,那个时候,范冰冰是红毯女王,是广告女王,是金牌代言人。

为了拍好这部戏,范冰冰推掉了一年所有片约,并且按照冯导的要求,这一年不准接广告不准走穴捞金不准离开剧组。

为了电影艺术,范冰冰接受了这些苛刻条款。

冯导真性情,是个纯粹的电影艺术家。

实际上呢?

不准范冰冰接广告代言安心待在剧组拍戏的冯导,却隔三差五地带着范冰冰去接见各个大佬,制片人、出品方、投资方、影视集团老总,拿范冰冰当陪酒的花瓶。

同样,在第二年《芳华》的庆功会上,几个大佬酒后兴致正骚情,冯导再度上演人情世故的招数,要女主角苗苗即兴跳一段舞,一群大男人围观着,女主角很尴尬。

陈道明站出来解了围,“人家女孩子,穿着短裙高跟鞋,不方便”。

这时,另一位大佬一脸贱笑地说道,“那就把鞋子脱了,光脚跳。”

陈道明忍不住发飙了,“你们他妈的没见过女人跳舞是么?”

老流氓戴上了面具,也永远不会留一个干净的裤裆

同样,在范冰冰最当红的时候,公开了和爱心石头李的恋情,还一起上了台湾综艺《康熙来了》。

小S开黄腔,“你们一个月做几次,上次做是什么时候”。

范冰冰还没答话,石头李一脸骄傲地抢答,“从澳洲回来的第一天吧”,范冰冰在旁边尴尬笑道,“你可以不用说的”。

石头李满不在乎,那眼神表情似乎在说“你们看,女神被我轻松拿捏,你们羡慕嫉妒恨不”。

第二年,石头李执导了人生第一部电影,尽管是部烂片,但是范冰冰为了男朋友的事业,还是友情出演了。

第三年,范冰冰偷税漏税事件爆发,遭遇全网封杀,当初扬言要娶女神回家的石头李,立马微博最后煽情一波,“我们永远是我们”,正式宣告和范冰冰分手划清界限。

所以说,范冰冰这辈子干过最蠢的事,不是偷税漏税,而是看上了石头李。

老流氓戴上了面具,也永远不会留一个干净的裤裆

翻遍各个圈子里的男女往事,你会发现,德艺双馨是假的,尊者女性是假的,真心爱你是假的。

唯有这些老流氓看重的名利和私欲,以及下一次脱裤子换女人的快感是真的。

所以啊,姑娘们要擦亮眼睛长点脑子保持清醒。

老流氓只是戴上了面具,但是永远不会为你留一个干净的裤裆。

退一万步讲,王思聪的劳斯莱斯,都远远比这些老流氓的花言巧语,要真实靠谱的多。

老流氓戴上了面具,也永远不会留一个干净的裤裆

即时新闻: 老流氓戴上了面具,也永远不会留一个干净的裤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