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真害怕,北京提前画好底线

美国反击中共动作频频之际,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将访华,中共提前划不要改变中共体制等底线。专家认为,中共最害怕自己垮台。而按目前态势,东西方将会进入比过去冷战时期更复杂的新对抗格局。

布林肯未到 中共提老问题 专家析它的最怕

在美国财政部长耶伦之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24日至26日访华,中共提前提五大目标。据中共官媒报道,中共外交部官员在首个目标中重提底线,声称:拜登总统多次重申美国不寻求进行“新冷战”,不寻求改变中国体制,不寻求遏制中国发展,不寻求通过强化同盟关系反对中国,不支援“台独”,无意同中国发生冲突,以及不寻求同中国“脱钩”等等。

中共曾对川普时期美国政府开始着意区别中共和中国人民作出强烈反应。拜登上台后,中共则一直重复上述要求。

两岸政策协会研究员、台湾智库咨询委员吴瑟致4月23日对记者表示,中共希望美国是什么样的立场,但是美方的立场恐怕重点都不是这个,“美方的立场基本上是站在国际政体的秩序上,(应对)中共带来一定程度的胁迫跟威胁。”

吴瑟致进一步表示,美国当然不会当面说要改变中国的政治制度。中共反复强调,表面看它是担心自己的政治制度受到外部的影响,但其实中共内部权力斗争对其政权的影响胜过于外部的影响,中共是转移视线,谎称有外部势力的介入,这是为了对内做宣传。

另外,针对中共说美国承诺不和中国脱钩,吴瑟致说,事实上国际社会因应中共的威胁,认为去风险化才是最主要的主轴,而去风险化的这个风险,指的就是中共。

真害怕,北京提前画好底线

2024年4月19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G7外长会议后表示,中共是俄罗斯军事工业的主要支持者,为俄罗斯提供武器装备的零部件及相关要素。(Tiziana Fabi/AFP)

“去风险化不等于说今天要跟中国脱钩,而它(中共)强调不脱钩,也是一种避重就轻的说法。这是中共要对内解释的重点,但恐怕不是国际社会的重点。”

台湾国立政治大学国际事务学院荣誉教授丁树范4月23日对记者表示,中共之前的发展是因为与国际接轨,国际给它提供了资金和知识。现在中共仍需要国际的资源。美国如果发动对中国的冷战,势必要设法切断中国的国际资源。所以,中共要美国遵守承诺:不要进行新冷战。

过去的冷战时期,是指1947年至1991年之间,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阵营与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之间既非战争又非和平的长期对峙与竞争状态。美国国会议员约翰‧福斯特‧杜勒斯在20世纪50年代初提出“和平演变”策略。

据中共媒体的说法,和平演变,是不同主义国家间所采取的一种“超越遏制战略”,以促使对方国家制度发生变化。“和平演变”就是一种非暴力的衍生变化过程。1991年12月25日苏联解体,就被中共认为是西方国家促成的。

类似地,21世纪初期一系列发生在中欧、东欧独立国协国家的以颜色命名的以和平的、非暴力方式进行的政权变更运动,也被称为“颜色革命”。中共近年也不断强调防范“颜色革命”。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战略与资源所所长苏紫云4月23日对记者表示,和平演变是中共数十年来最大的心病,1960年代中共就说美国想对共产主义国家进行和平演变;到了1997年,当时美国的克林顿政府,要帮中国发展经济,希望中共经济起来之后,会进行政治改革,也是和平演变。

他认为现在中共诉求台海的问题的反台独或统一说法都是掩饰。因为台海问题的本质是民主和威权的竞争。“中共怕这种民主的思想在中国境内茁壮,星星之火会冲击到共产党的统治。”

中共在1989年镇压“六四”之后不久,西方很快让中共融入国际,获得国际资本输血,增强了国力,但在政治上更加倒退。

在川普上台之前的几十年,西方帮中共发展经济试图改变中国政治的和平演变,则被认为是失败的,并被批评是对中共实行了绥靖主义。

从川普上台对中共发动贸易战,到拜登时期,尽管表述和做法不一样,更强调该对抗的对抗,该竞争的竞争,该合作的合作,但外界认为美国基本沿续了对中共的强硬政策。

吴瑟致表示,冷战的格局在过去是美苏之间意识形态的对决,但是背后所支撑的是大国之间的精神,现在美方也不希望再开启冷战,但实际上国际社会确实形成了民主跟专制体制国家的二元化的对决,比如说中国、伊朗、朝鲜、俄罗斯,被认为形成如同一个邪恶的轴心,美国所建构的从安全的议题或者经济上的结合,是以民主国家为主轴。

美国连环出招反击中共 专家:进入比冷战时期更复杂的对抗格局

在布林肯访华之前,美国频频打击中共,涉及中共黑客问题、芬太尼问题、中共攻击美国基础设施问题,美国已重启301法案调查中共,并正在反击中共的“低价倾销-贸易战”。

在科技方面,美国剥离“抖音海外版TikTok”和母公司“字节跳动”;更换港口中国制“起重机”;协调荷兰和日本,收紧对中共的半导体设备、材料的出口限制。

在军事的战略部署上,美国在冷战以来,第一次将“中程弹道导弹系统”部署在了印太地区,美国还在构建“小型多边”联防体系,已展开史上最大规模“美菲联合军演”,都在针对和防范中共的扩张。

在伊以冲突中,美国众议院通过法案,斩断伊朗石油出口,而伊朗石油近80%都卖给了中共。

此外,美国国会议员提出一项《无限制法案》,要求中共军工企业在180天内,退出俄罗斯市场,否则将面临全面封锁制裁。

丁树范表示,美国在包括军事在内所有领域和中共竞争。中共在某些领域能突破,例如华为手机,使美国意识到必须要尽全力竞赢中共。至于制裁效果,则要视个别项目。例如,美国不可能封锁伊朗的石油出口。

台湾南华大学欧洲研究所专任助理教授、南华大学亚太研究所所长孙国祥23日对记者分析,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于中共的威胁持续保持警惕的姿态,目前先从经济着手,但有可能上升到意识形态的较量,变成冷战。

他进一步说,一方面是民主开放的社会非常担心共产主义国家的渗透,像台湾;另一方面,威权国家也担心民主国家颠覆它的政权。目前各个国家都有类似国家安全法或反间谍法,这种情况就代表各个国家都在筑高墙。

“这种筑高墙如果持续推演,又会进入到类似冷战的情况,只不过这跟当初美苏之间直接对抗的情况更复杂。因为中共对国际组织的影响力渗透,和当初苏联壁垒分明的方式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吴瑟致也表示,短期之内,民主国家会先去防止专制国家的渗透,使全球秩序不受到专制体制国家的影响。更远一点就是民主联盟和专制联盟之间可能有全面性的对抗,透过在经济体制或安全意识上的对立凸显出来,但恐怕不像二战之后的冷战格局。

“可能彼此之间还是有一定程度的流动,在经济的关系上,但某个程度上对垒或者是分野的情势会越来越清楚,在政治上在意识形态上会凸显。”

吴瑟致说,民主的机制以及市场竞争所代表的是一个国家的包容和竞争力,专制体制是自我封锁,它到最后可能会被瓦解。所以中共特别担忧。它希望西方国家提供技术,希望跨国企业来投资,但同时又担心在互动过程中它的体制受到挑战。这就是习近平一再强调的所谓安全问题。

即时新闻: 真害怕,北京提前画好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