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一种“侵犯”的突破 多地高校禁止大学生拉床帘

我的意思是,这也要吵?这难道不是和“屎能不能吃”一样,是个拥有唯一答案的事情吗?

3月27日,新疆医科大学宣布了“学生公寓属于人员密集场所,床帘的悬挂存在消防安全隐患,故统一要求此后不允许学生在宿舍安装床帘。”

西北民族大学、甘肃民族师范学院外语系也发布了类似的规定,一律严禁学生在宿舍使用床帘、门帘。河北张家口的学院、北京等地的高校甚至开始了“学生宿舍床帘专项整治”、“高校标准化公寓验收应无床帏”的行动。

我自然是无法理解的,即便以“为了消防安全隐患”的理由。如果这个隐患的概率非常大,比如在宿舍内“烧炭取暖”,那么不允许是可以理解一下的。但床帘引发火灾的概率小的可怜,用预防的理由,剥夺学生的隐私权利,比起用为你好的名义强行入户消杀都不遑多让。

床帘好端端的如何起火?大学生闲得没事干用打火机烧床帘玩耍吗?如果是这样,那就算没有床帘一样存在消防安全隐患。建议让所有学生一律睡床板,能点燃床帘的火源,一样能点燃被褥,所以被褥也存在严重的消防安全隐患,应当一律禁止。

我大学上得早,那时候远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规矩,床帘嘛,有人挂也有人不挂,那是一种自由的选择。甚至门禁也是没有的,大妈大爷们随意进出学校,学生们也能随意出入。

一种“侵犯”的突破 多地高校禁止大学生拉床帘

大学5年,我没有听说过任何一次事故,更没有任何家长跑到学校里去表达过“不满”,甚至维权。而现在规矩越来越多,只是貌似出现的问题,也并不少。

消防隐患问题,的确需要“预防”,毕竟涉及到生命。但不是以牺牲其他权益来预防,更不能用极大的权益代价,来降低极小的隐患概率。

你不能为了避免火灾,直接禁止任何火的使用吧?这代价谁承担得起?

同样,你也不能为了避免火灾,让所有人住无水无电的毛坯里吧?

前者是代价大的离谱,后者是权益尽数被剥夺,全特么都是扯淡,可笑一些人还自以为发现了新大陆,在那里沾沾自喜。

另一个角度来说,床帘不仅意味着隐私,也代表了一种“可选择的自由”,大学不是幼稚园,他们没有监护人了,他们正常的权益谁都不能侵犯,包括父母,何况学校?

这两天正在发生的另一件事,很有趣。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校内出现巴勒斯坦支持者们的抗议,动静非常大,那些美国的学生们甚至占领了图书馆和大草坪,到处充满了抗议的学生们留下的帐篷,哥大的校长无奈,甚至只能请求警察清场并抓捕了100多人。

一种“侵犯”的突破 多地高校禁止大学生拉床帘

这样的行为,导致哥大学生的抗议再次加重,学生谴责学校堕落,侵犯了学生的自由(阻止他们抗议与演讲)。遭抓捕的学生也立刻被放了出来,只是占领的潮流却更猛烈了。

美国国会要求哥大校长辞职,一些议员认为她不该让警察进入学校,虽然那些议员并不支持巴勒斯坦。事实上,哥大的女校长还是个埃及裔,而埃及是阿拉伯人。

哥大的学生抗议,占领草坪和图书馆,声势浩大支持巴勒斯坦,弄得学校里到处是标语、帐篷和栏杆,学校为了维护其他学生的权益,应该阻止他们吗?

或许应该,至少哥大的校长认为应该。但是,他们不能以牺牲这些并未犯罪的抗议学生表达自由的权利为代价去阻止他们。事情当然很难解决,因为并没有什么好办法。于是只能拖着,让他们搞,直到今天也没有结束。

有些事,的确是无法两全,不能做的时候,更不能硬做。否则这次是禁止床帘,下次就可能会是要求公开手机。

哥大不能驱逐或者拘捕“为支持巴勒斯坦而抗议的学生”,同样,我们也不能为了消防安全隐患,而牺牲属于学生的一点小小自主选择权。

有人说,挂床帘是不和群的表现,这会导致同学与同学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

我对这种评论感到难以置信,这人不一定是没上过大学,甚至不一定是人。正常人类谁会因为一个床帘而疏远他人?难不成家家户户都得把门拆了才能做朋友和邻居?人与人之间再如何相交,哪怕是夫妻,也需要自己的私人空间,也不能时时刻刻全身360度无死角的展示给别人看,你是人,又不是变态。

你之所以会选择远离某些群体,说白了不会是因为他家门上有两把锁,而是你觉得那个人有问题,要么是坏到印堂发黑,要么是蠢到无可救药。

即时新闻: 一种“侵犯”的突破 多地高校禁止大学生拉床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