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父母能独立在希腊生活,让我觉得人生没有上限

  父母是2023年1月份从北京正式来雅典定居。

  到今天为止已经一年多了。

  有很多时候会感慨时间过得太快了。一年的感觉就是和父母吃几顿饭的功夫,就过去了。

  很多朋友都以为我的父母和我住在一起,但事实是从他俩来雅典的第一天,我们就住分着住,现在从我雅典的家开车去我父母家大概需要40分钟的车程。

  知道我父母不和我们住一起后,很多人都会惊讶的问:

  你父母是如何在雅典生存的?

  他们会英语吗?

  他们怎么买菜?

  他们怎么坐地铁?

  他们怎么和希腊人交流?

  他们不会感到孤独吗?

  他们适应吗?

  其实对于一个青年或者中年人来说,摆脱自己熟悉的地盘,去到一个完全不一样的,陌生的国家生活也需要极大的勇气,别说两个生于60年代的人了。

  但在我父母身上,我看到了关于人生的更多可能性。

  离开

  2017年,我告诉他俩我准备去希腊生活了,我爸听到后的第一反应是我和他开玩笑呢,我妈没说话。

  我记得有天晚上我爸给我打了个电话,电话里他问我是否考虑好了,他说未来的路完全都是未知,你放弃现在已经拥有的一切,带着小孩和媳妇去做一些不确定的事,一定慎重考虑。

  我爸属于那种平时从来不干涉我个人生活和个人决定的父亲,他那天晚上给我打电话,已经是他觉得这件事必须要干预一下了,不然他不会劝我。

  我说我考虑好了,选择是我自己做的,未来会不会后悔不清楚,因为还没经历未来的事。但是我如果现在没有做这件事,未来一定会后悔。

  当一个念在你自己的心里发芽后,你就总会想着它,越压抑,痛苦的成本和代价往往会更大。

  我妈最后看我爸也没拦住,直接送了我几个大字:年轻人,闯去吧,向前看。

  向前看

  这几个字,我之前还听过两次。

  第一次就是我23岁准备要结婚那年,内心超级没底,大学还没毕业就领证,破了学校的一个先河。

  然后有一天我就问我妈,你说我是不是太冲动了,这婚结的有点早?

  我妈说,我和你爸结婚的时候就一双筷子,一个大衣柜,连个自行车都没有,你们年轻人,怕什么,向前看。

  第二次是从国企辞职去创业,当时的单位就在家旁边,走路上班15分钟,单位待遇,稳定性,未来发展都很好。

  但就是觉得自己不属于这里,感觉自己一身劲,没地方施展,国企得熬着,我觉得我不是一个可以在体制内熬的人格,那会正巧有一部电影叫《中国合伙人》,看完后就膨胀+热血,觉得自己得在北京占有一席之地,然后就和四个好兄弟暗度陈仓的计划辞职去创业的事。

  辞职前通报我爸妈,我爸没说话。

  我妈问了一句话,在单位快乐吗?

  我说,不快乐。

  我妈说,如果你觉得上班让你痛苦或者不快乐,你就去创业吧,做你喜欢的事情去,快乐这件事最重要,年轻人,向前看,妈支持你。

  所以在我人生几个重要节点,我妈基本上都说了同样的话:年轻人,向前看。

父母能独立在希腊生活,让我觉得人生没有上限

  别害怕

  父母是2023年1月11号来雅典定居的。

  记得从机场接完他俩后已经是晚上了,直接带爸妈去了一个非常local的希腊吃卷饼的店,我给他俩点上餐后就去卫生间了,然后就听到我妈在外面用中文和希腊人直接对话:我儿子上卫生间呢,一会出来他和你说。

  当时就觉得我妈挺可以,直接中文输出,希腊人也能明白。

  其实语言没有我们想象的这么可怕,就是一个交流的媒介。

  还有一次看我妈逗希腊的小孩子玩,小孩说希腊语,我妈说中文,俩人完全能无障碍的明白对方的意思,玩的还挺好。

  所以这就解开了大家关于我父母了不会英语,不会希腊语怎么在希腊生活的这个疑问,就三俩字:敢招呼。

  我父母经常出没的希腊街区,希腊人基本上都会两句散装中文:谢谢,你好之类的。

  我爸有俩能力,一个是记路。

  只要是他走过一遍的路,他就能刻在脑子里,在北京开车去任何地方,用导航这件事是不可能的。在希腊也是,只要是他走过的地方,再去一次,他绝对有印象,就和鸽子一样有个神奇的定位系统在脑子里。

  另一个技能是接受新事物能力很快,就像变色龙一样,他能非常自然地和希腊人走起来,融入的毫无违和感。

  印象里他的爱好太多了,我初中高中那会特流行玩一款竞技电子游戏CS,然后我爸就和我一起打,后来我上大学了不玩了,听我妈说我爸还经常在网上玩那个游戏。

  任何新鲜的东西他都不排斥,都会感兴趣。什么三国杀,狼人杀,曾经在国内流行过的桌游,他都会玩….

  对新鲜事物不抵触,或许是他俩能在雅典独立生活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我妈说年底她想去趟维也纳,圆一个上班那会没有实现过的梦想。

  她们单位那会每年都会公派员工去维也纳进修,派去的都是清华北大的研究生,因为她的学历不够,虽然工龄最长也没有任何机会。所以今年年底想陪我妈一起去趟维也纳,也希望她能在退休后之好好去看看这个世界,去做一些那些年轻时候想干又没干成的事情。

  在爸妈雅典定居的生活里,我看到了有关人生的不同可能性,这些可能性似乎与我们世俗定义里的年龄无关。

  其实絮絮叨叨的写了一堆有的没得东西也是想给能够看到这篇文章的人一些力量吧,

  就像很多年前我自己准备来雅典生活时,也害怕,也担心所有事情,

  但是当你真正踏出第一步时,所有之前设想的困难都会被向前进的第二步踩在脚下。

即时新闻: 父母能独立在希腊生活,让我觉得人生没有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