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依靠3亿农民工救市?中共招数用尽

近日,在观察者网举办的2024“中国经济季度观察—圆桌纵横谈”中,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提议释放农民工的消费潜力,“如果3亿农民工真正享受市民待遇的话,至少有12万亿人民币的消费总量。”按照迟福林的算法,也就是说,每个农民工可以释放4万元的消费潜力。

无独有偶,中共国家统计局副局长盛来运在近日的一季度经济数据新闻发布会上,也提到了农民工问题,说,“中国房地产市场是有支撑的,因为我们的城镇化还没有完成,2023年常住人口城镇化率是66.2%,但是按户籍人口城镇化率还不到50%,还有2.97亿的农民工在城里没有完全市民化,这些进城的农民工中间购房比例不高……中国房地产市场仍然具有持续健康发展的支撑条件,我们要理性看待房地产这一轮的调整。”

在专家和政府官员看来,农民工似乎成为了中国此轮经济低迷中的救命希望,提振消费和挽救房地产,都要靠农民工了。也正因为存在着3亿人口的农民工,所以专家们说话才有如此底气,似乎巨量农民工群体的存在就是消费市场和房地产市场重新崛起的巨大希望。在专家们眼里,只要具备了一定的条件,那么提振经济的希望就可寄托在农民工身上。就像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刘俏曾说过的,这是一个“唾手可得的举措”。

2022年底,刘俏就说,疫情前统计数据显示,农民工有2.9亿,在1.7亿的异地打工人里面,5000万人已经在当地工作十年以上,月均收入8000元以上,两口子工作就是1.6万元,已经是中等收入了。但他们的消费意愿非常低,因为他们知道自己迟早要回去,孩子教育、自己养老、医疗、公共服务都无法与城市居民对等。他说,“我想这种情况下,怎么解决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让他们在城市待下来,能够把他们的消费意愿能够提振起来,我觉得这是一个唾手可得的举措。”

按照刘俏的分析,常住人口跟户籍人口之间有一个差值,什么时候这个差值逼近到零,中国的收入问题、消费问题,都会有非常大的改善。“所以我觉得长期还是靠改革,户籍制度改革、住房的改革、公积金的改革、公共服务体系的改革等等。”

盛来运所说的2023年常住人口和户籍人口就有16.2%的差异,这就是城市常住外来人口,其中大部分是农民工,但让农民工在城市买房,可能性有多大呢?

张菁:靠农民工消费和买房?中共招数用尽

首先,农民在城市买房并非刚需,如果不是孩子结婚需要,恐怕不会考虑。农民工要考虑的因素太多了,自己和父母的养老问题、生病后的医疗问题、孩子教育以及结婚彩礼等问题都是现实中压在农民工身上的一座座大山。

今年两会期间,中共宣布城乡居民养老金增长20元,从目前最低为103元/月,达到123元/月,强调增幅达到19.4%。引发各界群嘲,被指“打发叫花子”。中国农村60岁以上人口就这样的养老金水平,能够让人后顾无忧吗?一旦失去工作能力,仅靠这点微薄的养老金,能保证基本的生活吗?更别提看病还需要自己掏一部分钱。

然而农村的医疗保险费用却丝毫不比城市少,从最开始每年仅交10元钱,一步一步上涨,在疫情期间医保基金被消耗殆尽后,农村的医保费也猛涨到380元/年。而且,在很多省份还有着更为苛刻的要求,规定农民看病时医保卡每次最多只能使用50元,超出部分仍需自己支付,否则在医保报销上就会受到刁难。难怪越来越多的农村人不再缴纳医疗保险。

在养老、医疗困境没有解决之前,让农民花钱在城市买房基本没有可能。而且,就今年仅增加20元基础养老金的速度来看,中共也不会心甘情愿地拿出资金大幅度改善农村老人的养老待遇。

其次,在目前的收入水平下,不可能达到专家预期的消费,更奢谈买房。

据中共国家统计局数字,2023年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1,691元,人均消费支出18,175元,消费支出已经占到收入的83.8%,也就是说,在农民不买房的情况下,手里已经剩不下多少钱了。

可以看到,当前经济环境下,并非农民工有钱不敢消费,而是没有钱可供消费。农村人口在保证最低生活支出的情况下,每年人均仅剩余3516元。按每户4口人计算,户均年结余14,064元。

那么在提出“3亿农民工可释放12万亿的消费总量”的专家看来,每个农民工释放4万元,一家两个农民工就要释放8万元,在目前农村人口的平均收入下,只能是空谈。

最后,农民工的就业环境恶化,收入锐减。

农民工所从事的行业大多数是劳动密集型行业,如制造业、建筑业、服务业,而这些行业在疫情后都处于萎靡不振的状态。外资撤离,工厂倒闭,写字楼出租乏力,住宅卖不出去,房地产爆雷,建筑业开工率低,服务业中酒店、饭店不景气。而且随着中国经济的下滑,这些行业的前景越来越差。

但当前中共却要求在经济领域要唱好不要唱衰,然而现实摆在面前,如何唱好呢?所以,农民工又被专家和政府抬出来做幌子了。

在号称“全面脱贫”的“盛世”之下,中共每每对外撒币一掷千金,却视给农村老年人每月增加20元养老金为巨大的恩惠。可以看出中共并无意改变农民的待遇,也从来没有真正想让农民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

中共把农民工视作提振消费和振兴房地产的最后支撑,将农民工推出来做幌子,这反而从另一方面说明,专家和政府挽救经济和房地产的招数已经用尽了。

即时新闻: 依靠3亿农民工救市?中共招数用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