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美高校大规模反犹,白左病得不轻,挨打不长记性

  笔者多年前曾写过一篇文章,说“白左”是西方社会的“癌细胞”,最终会危及西方世界的正常肌体,必须彻底割去。

  现在看来,此言不虚也。

  上周三(4月17日),在预期国会众议院将于4月20日(上周六)对包括以色列援助法案在内的一揽子立法进行投票的前三天,哥伦比亚大学有数十名亲巴勒斯坦的学生未经批准在校园内搭起了数十个帐篷,占领校园,以示抗议拜登政府对以色列的支持,并敦促国会不要投票支持以色列援助法案。

美高校大规模反犹,白左病得不轻,挨打不长记性

  这些抗议学生的口号有:

  “卡桑旅,你让我们感到骄傲,再杀掉一名士兵。”

  “我们说正义,你们说怎么样?将特拉维夫夷为平地!”

  “哈马斯,我们爱你。我们也支持你们的火箭弹。”

  “10月7日将是你们的每一天。”

  伯克利的“巴勒斯坦正义学生组织”在社交媒体上贴出了已故的巴勒斯坦人民解放阵线创始人、劫机事件始作俑者乔治·哈巴什曾经说过的话:“杀死远离战场的一个犹太人比在战斗中杀死100个犹太人更有效。”

  4月21日,在激烈的校园抗议活动中,哥伦比亚大学的一位著名的拉比敦促犹太学生为了安全起见离开校园。拉比是犹太人社区中受尊敬的学者和传道者。

美高校大规模反犹,白左病得不轻,挨打不长记性

美高校大规模反犹,白左病得不轻,挨打不长记性

  上周五(4月19日),警方对抗议学生采取了驱逐行动,并且逮捕了113名学生,他们被指控“为抗议活动而擅自侵入”。被逮捕的学生中有明尼苏达州索马里裔的民主党联邦众议员伊尔汗·奥马尔的女儿伊斯拉·希尔西。21岁的希尔西也被其所在的哥伦比亚大学巴纳德学院停课。但是,哥伦比亚大学的抗议活动有增无减,甚至还有数十名教职员工在4月22日(本周一)也加入到抗议学生的人群中,并一起高喊口号。与此同时,受哥伦比亚大学学生的启发,类似的校园抗议活动在纽约大学、耶鲁大学、麻省理工学院、俄亥俄州的迈阿密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全美国许多其它学校也都出现了。其中的耶鲁、麻省理工和哥伦比亚大学都是美国著名的常春藤大学。

  尽管两党的政治领袖和国会议员都反对,但这些反犹抗议活动还是发生了,并且蔓延开来。

  有什么因就有什么果。“白左”之前播下的种子,现在开始生根开花了。

美高校大规模反犹,白左病得不轻,挨打不长记性

  曾几何时,在“政治正确”的旗帜下,文化多元,宽容,反种族主义,博爱、平等、自由极端化,抛弃家庭传统观念等价值观成了美西社会的主流。圣母小清新们博爱心泛滥,敞开大门,毫无限制地接收穆斯林和其他难民。如今,这些难民就要反客为主了。法国和西班牙的穆斯林化已经积重难返。当初穆斯林的大批涌入,聚居一地,早期的抗议基本出于民生。在获得身份、生活福利后,衣食无忧的这群人投身于政治,不断要求独立!再下一步,就是要求邻居街坊进清真寺了。翻开世界地图,就会发现穆斯林开疆拓土、鸠占鹊巢的速度令人瞠目结舌。到最后世居的本地民族人口生存空间要么越来越小,要么被完挤占,逐出历史舞台。而把一个人的性别可以分为十几种的做法,更是导致了传统家庭观念的毁灭。而这,就是美国人8年前把川普送进白宫的主因,也是今年川普参与大选的着力点。

  欧洲、美国要想不沦落为“斯坦”,必须从现在起下大气力根治“白左病”,下大气力整治外来移民,特别是中东穆斯林移民,把他们送回老家——他们念念不忘、日思夜想的家园。

美高校大规模反犹,白左病得不轻,挨打不长记性

  期待以色列的胜利,能够成功遏制全球的穆斯林化浪潮。否则,也许几十年后,大街上就看不到身材婀娜、眉眼精致的美女了。

  以下部分来自思想大视界:

  川普直言“大学里发生的反以色列示威一种耻辱,这一切都从乔·拜登开始,他发出的信号非常糟糕“。他说,大家都知道,他没有信息,他没有同情心,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坦白说,他连两个句子都说不清,他是我们国家历史上最糟糕的总统。

  ”我可以告诉你们,拜登即不是以色列的朋友,也不是阿拉伯世界的朋友”。

  针对掀起这轮反犹浪潮,对犹太学生教师暴力威胁始发地哥伦比亚大学,美国众议院议长约翰逊呼吁哥大校长米努什·沙菲克立即辞职,因为她未能打击校园内的反犹太示威活动和保护犹太学生。

美高校大规模反犹,白左病得不轻,挨打不长记性

  “这位校长已被证明是一位非常软弱、无能的学校领导人”。

  他说:“全国各地大学校园中的示威是令人厌恶和不可接受的,这个国家的每一位领导人、每一位政治官员、每一位有良心的公民,都必须大声疾呼,这不是我们美国的样子”。Image

  和此前被共和党议员炮轰的哈佛宾大MIT三座大学的校长皆为女性一样,哥伦比亚大学校长也是女性,而且身份同样政治正确,她是埃及裔,和那位前哈佛大学的GAY校长旗鼓相当,她是海地裔。

  女性的管理学术能力当然无可置疑,但美国常春藤名校大学个个都是女性,这当然不是因为这些女校长更有能力和远见,而是向政治正确和身份政治的致敬,当大学好这口的时候,关于学术和科研,自然靠边站,正是有这样政治正确的校长,自然也得有政治正确的反犹活动。

  事实上,这种基于身份的政治正确文化,又叫觉醒文化,DEI,马斯克视之如病毒。本身来自犹太精英的资助推行,意图以此维护同样是少数族裔的犹太人的权利,只不过现在犹太人自己遭到了反噬,因为以色列军事实力的强大,已经让犹太人变成了和川普这类白右相同的群体。从人性的角度,这是犹太人聪明反被聪明误,从更长的历史维度来看,这也是犹太人一再违背上帝诫命收到的惩戒。

即时新闻: 美高校大规模反犹,白左病得不轻,挨打不长记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