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中国军事外交的价值有多大?

中国刚刚主办了一场海军论坛,将近30国代表参加。这是中国近期频繁的军事外交的一部分。军事专家指出,中国的军事外交活动更多是一种外交政策的工具,军事价值有限。他们还指出,中国在加强与东南亚国家、非洲国家以及俄罗斯的军事外交的同时,与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军事交流在减少,这令人堪忧。

4月21到23日,中国主办了第19届“西太平洋海军论坛”,来自29个国家、超过180名外国代表与会,包括美军新任太平洋舰队司令斯蒂芬·科勒尔上将(Adm. Stephen Koehler)和俄罗斯新任海军总司令亚历山大·莫伊谢耶夫(Aleksandr Moiseyev)出席。

近年来,在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要求下,中国军队不断加快走出去的步伐。习近平曾强调,“新形势下军事外交在国家外交和安全战略全局中的重要性进一步增强,地位更加突出”。

根据美国海军战争学院(U.S. Naval War College)中国海事研究所(CMSI)4月15日发布的报告,2023年,中国⼈⺠解放军积极开展军事外交,共进行66次防务交流、24次联合军演以及27次军港访问。除此之外,解放军的军事院校还举办了多项国际活动,以促进学术界的军事合作与交流。

东南亚、非洲、俄罗斯是解放军外交的重心

海军战争学院的报告指出,去年中国的军事外交涉及41个伙伴国家。东南亚国家成为军事高层会议接触最频繁的国家,其次是非洲国家和俄罗斯。

报告写道,“东南亚成为解放军海军最常出入的地区,凸显了该地区对中国外交政策的战略价值。在这些港口访问期间开展的各种活动包括联合军事演习、⼈道主义任务和医疗援助,凸显了中国参与国际事务的多方⾯方式。“

中国军事外交的价值有多大?
上述报告的作者之一、亚洲社会政策研究所(ASPI)中国分析中心研究员高洁告诉美国之音,中国在总体国家外交战略中将周边外交放在了优先位置,很多东南亚国家是中国的邻居。而且,中国在东南亚地区有着深厚的经济利益。

“尤其是泰国和新加坡,这些国家向来是中国在军事外交方面的亲密伙伴。在南中国海,越南、印度尼西亚都是与中国共享海洋边界的国家。实际上,中国去年只与菲律宾有一次军舰停靠的接触。”

2023年6月14日,中国海军水兵曾停靠在菲律宾马尼拉港口的海军训练舰“戚继光号”上列队。

该报告还指出,非洲成为中国在防务交流上的新兴合作伙伴。2023年有15个非洲国家的国防部长访问中国,其中大部分出席了8月在北京举行的中非和平安全论坛。“这个数据几乎是与新冠大流行之前的两倍,与东南亚高级军官访问次数差不多。”

中国与非洲军方的良好关系为其提供了与该国政府发展良好关系的途径。2020年以来,包括马里、几内亚、布基纳法索等国在内,非洲已发生多次军事政变。目前在许多非洲国家的政变中军方逐渐掌权。

美国哈德逊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政治军事分析中心主任理查德·怀兹(Dr.Richard Weitz)告诉美国之音,与非洲军方联系还有其他的原因:“非洲军队往往不如中国发达。中国在非洲有更多的军售机会,有更多的培养未来军事领导人的机会,有更多的资源开采机会。”他说。

怀兹说,中国的军事外交还可能有助于它实现扩大海外军事后勤设施的目标。“中国与数十个国家有军事关系,它会寻求在其中一些国家建立基地。 中国当然希望与建立海外基地的东道国建立牢固的防务关系。” 怀兹说。

目前,中国承认的唯一一个海外军事基地设在东非吉布提。2023年五角大楼发布的《中国军力报告》指出,中国还可能寻求在19个国家建立海外后勤设施:柬埔寨、缅甸 、泰国、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斯里兰卡、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肯尼亚、赤道几内亚、塞舌尔、坦桑尼亚、安哥拉、尼日利亚、纳米比亚、莫桑比克、孟加拉国、巴布亚新几内亚、所罗门群岛和塔吉克斯坦。

尽管俄罗斯对于乌克兰的侵略战争仍在继续,中国和俄罗斯的联合军演没有中断。怀兹指出,去年中俄军演的频率仍然很高,地域范围依然广阔,比如南非、伊朗和亚洲,但是受俄乌战争影响,演习主要以空军和海军为主,俄罗斯地面部队参与的规模有所减少。

亚洲社会政策研究所高洁认为,中国与深陷战火中的俄罗斯保持关系,应该也与中国想从俄罗斯的热战中学习经验有关。

“我认为这也可以向中国提供有关战争的最新信息。俄罗斯、俄罗斯军队可以向中国军队转让一些实战知识。因为众所周知,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中国一直没有经历热战。与俄罗斯在军事演习中的合作,可以成为中国学习如何运用一些现代战争实战经验来增强自身能力的重要渠道。”

与美国和西方的军事接触正在减少

与加强与东南亚、非洲国家和俄罗斯的军事关系相比,2023年中国几乎没有与任何西欧或美洲国家进行军事接触,除了年底与美国进行的一次打破两国关系坚冰的对话外。
亚洲社会政策研究所的高洁认为,看到西方在中国的军事伙伴中的缺失令人担忧。“中国(与西方)总体上缺乏接触,西方也可以包括日本和韩国。 我们看到中国和西方国家之间的接触正在减少,我认为这无助于促进相互信任或管理误解,这在冲突场景中可能至关重要。 ”她说。

高洁认为,双方在台湾问题上的低信任度阻碍了中国与西方的军事外交。

自2022年8月美国时任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访问台湾后,中国决定暂停与美国的军事交流。2023年2月的中国的间谍气球进入美国领空并横穿美国本土,进一步阻碍了中美两军高层重建交流。

不过,在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11月在旧金山会晤后,双方恢复了政治、经济与军事的高层沟通。2023年12月21日,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查尔斯·布朗(CQ Brown)与中国解放军联合参谋部参谋长刘振立进行了视频通话。4月16日,美国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Lloyd Austin)与中国国防部长董军进行视讯通话,这是中美两国防长近十八个月来首次进行实质性会谈。

“幸运的是,今年我们开始看到更多的沟通,我认为举行此类高层会议、建立沟通渠道更健康。 在紧急情况下,美中就可以建立沟通渠道和危机管理联络点。 这将更有利于管理中美之间任何潜在的冲突升级。” 高洁说。

哈德逊研究所怀兹则认为,美中军事接触过去并没有多大实效,中共往往以党代替军方发声:“习近平似乎愿意允许一些接触。 但到目前为止,它没有那么有用,就像中国的间谍气球危机和早期的危机一样,美中军队不会互相交谈。 中国共产党不希望中国军方直接与美军对话,想让党来对话。”

怀兹认为,中国目前同意恢复与美国等国的一些有限的军事交流,可能“另有所图”,比如“美国的对台军售”。

资料照:中国解放军海军驱逐舰西安号停靠在美国珍珠港希卡姆联合基地,准备参加在夏威夷举行的环太平洋军演。(2016年7月8日)

资料照:中国解放军海军驱逐舰西安号停靠在美国珍珠港希卡姆联合基地,准备参加在夏威夷举行的环太平洋军演。(2016年7月8日)

中国的军事外交是外交政策的工具,军事价值有限

哈德逊研究所的怀兹指出,中国的军事外交有助于展示中国拥有一支拥有全球合作伙伴的世界一流军队,也有助于中国更好地了解外国作战环境,甚至可以帮助中国向其他国家出售武器。

但怀兹认为,中国的军事外交活动更多是一种外交政策的工具。与中国进行军事交往的这些国家在美中冲突中能够给予解放军的实际作战和操作优势非常有限。

他说:“与中国进行演习的这些国家会加入中国的阵营,可能俄罗斯是个例外。其他国家,他们不会。如果你是非洲国家, 你不会参与其中。东南亚国家将在这种战斗中躲得越远越好。”

不过怀兹说,美国不同,美国有条约盟友,日本、台湾和菲律宾。

怀兹提到,一些国家对与中国军队打交道不感兴趣, 中国向亚洲以外投射力量的能力仍较弱。 他说:“与美国和欧洲相比,中国在亚洲以外地区进行大规模演习的难度更大。 但短期派遣几艘舰艇或一些解放军部队也是可以的。”

高洁也认为,中国军事外交更注重的是一种软实力投射,甚至建立海外军事基地也不是目标,而是帮助中国获得国际认可并在有争议问题上支持中国的议程,比如一个中国政策和新疆问题。

“特别是如果你看到中国与一些太平洋岛国和一些非洲国家的接触,总体而言,这也是一种软实力的投射,但不一定服务于军事目标,虽然有时你确实喜欢听到人们谈论中国可能拥有海军基地,但到目前为止,我不认为这是接触中很特别的一部分。”她说。

即时新闻: 中国军事外交的价值有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