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美国经济还能软着陆吗?

美国商务部4月25日公布的2024年1~3月美国实际经济增长率为1.6%,低于认为达到2.5%左右的市场预期。美国的个人消费等内需保持坚挺,但对通货膨胀重燃的担忧加强,市场的反应是利率上升和股价下跌。美国经济软着陆的前景呈现出喜忧参半的态势。 

“虽然美国经济缓慢减速,但步伐依然稳健”,美国银行的迈克尔·加彭(Michael Gapen)这样评价1~3月的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 

包括个人消费、设备投资和住宅投资等在内的美国国内最终需求按年率计算同比增长2.8%。虽然与2023年7~9月和10~12月的3.5%相比有所放缓,但考虑到显示美国经济实力的潜在增长率不到2%,这一水平可谓坚挺。不包括在国内最终需求中的净出口和库存投资等波动较大的项目拉低了整体的增长率。 

不过,内需的强劲与通胀重燃的风险密切相关。1~3月美国个人消费支出(PCE)物价指数按环比年率计算上升3.4%,较2023年10~12月(1.8%)有所加速。不包括食品和能源的核心PCE物价指数也上涨3.7%。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RB)或许不会在意经济增长率的放缓,但可能会因通货膨胀的加剧而有所动摇”,调查公司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的Ryan Sweet如此指出。 

根据美国利率期货的波动来显示市场预期的政策利率的“美联储观察(Fed Watch)”显示,截至美国东部时间25日下午,从年内下调利率的概率来看,“1次”约为4成。超过“2次”的约3成,成为最有可能的前景。年初曾预测降息6次左右,但鉴于经济和物价持续坚挺,降息正在逐渐远离。 

美国经济还能软着陆吗?

在25日的美国债券市场,多种年限的国债收益率出现上升(价格下跌)。作为长期利率指标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一度升至4.74%左右,较前一天上涨0.10%,创出约5个半月以来的最高水平。2年期国债收益率也一度升至5%左右,接近5个月的最高水平。 

利率上升对股票投资者的心理造成打击,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较前一日的跌幅一度超过700点。收盘下跌375点(1%)。美国证券公司米勒·塔巴克(Miller Tabak)公司的马修·马利(Matthew Maley)表示“无法期待市场年初设想的大幅降息,成为企业盈利的重负”,此类观点进一步加强。 

迟迟不下降的物价和利率成为个人消费的绊脚石,加剧导致尚且坚挺的美国经济在中长期冷却的风险。消费一线已经随处可以看见异常变化。

“食品和消费品的价格上涨趋缓,其他商品反而在降价”。美国零售业巨头沃尔玛的首席执行官(CEO)道格·麦克米伦(Doug McMillon)指出,目前消费者的购买力下降,需求正在减少。 

另一方面,由于受到比业内其他企业更低的价格吸引,收入较高的阶层的购买正在增加。美国好事多仓储公司也出现了类似的趋势,该公司首席财务官(CFO)理查德·加兰蒂(Richard Galanti)认为,“清楚标明包括税金和手续费在内的价格”正在吸引顾客。消费者对价格和负担变得敏感的情况浮出水面。 

中低收入阶层的不富裕体现在“1美元商店”的经营低迷上。大型企业美元树(Dollar Tree)关闭了1000家店铺,99 Cents Only Stores陷入破产。这些行业的卖点是价格低廉,但日用杂货和季节性商品的经营比例较高,容易受到消费者削减支出时的影响。 

美国经济还能软着陆吗?

美元树在纽约的店铺(1月) 

支撑消费的劳动力市场也并非坚如磐石。截至3月,美国的失业率维持在3.8%的低水平,但按种族来看,黑人为6.4%,较2023年底上升1.2个百分点,达到约一年半以来的最高水平。与白人等的差距加大,消费能力的差距有可能扩大。 

在金融方面,显示经济异变的指标也很突出。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数据显示,信用卡和汽车贷款的偿还拖欠30天以上的比例(逾期率)在2023年10月~12月均达到约13年来的最高水平。德意志银行的布雷特·瑞恩(Brett Ryan)指出,“这是大部分阶层的储蓄逐渐枯竭的证据”。 

过去在经济衰退之前和衰退期间出现的银行贷款减速情况目前也在发生。押注美国企业业绩增长的股价上涨等以经济软着陆为前提的市场也不得不重新调整预期。

即时新闻: 美国经济还能软着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