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中共政治局一举动引发关注

  中共中央政治局开会,要求各级政府及早发行超长期特别国债,并加快专项债发行使用进度。经济学专家指出,这种发新债还旧债的方式是“债留子孙”的政策,极易陷入恶性循环。

  据中国媒体的报道,4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举行会议,分析研究中国当前的经济形势和下一步经济工作。会议宣称,中国今年首季的经济“回升向好”,但要保持这种势头仍面临诸多挑战,为此各级政府要“靠前发力”,落实已经确定的宏观政策、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

  中共财政部预算司司长王建凡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财政部已经将2024年超长期特别国债的收支纳入2024年预算;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则透露,今年二季度超长期特别国债将会陆续发行,“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量也会显著加大”,可以“有效对冲房地产投资下滑带来的影响”云云。

  实际上,早在今年3月,中共当局在举行的人大和政协“两会”上,已经宣布计划从今年开始连续几年发行超长期的特别国债。所谓“超长期特别国债”有两大特殊之处:其一,发行期限在10年以上;其二,用途特殊,官方声称这些资金将专项用于所谓“国家重大战略实施和重点领域安全能力建设”。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之前,自中共建政以来曾三次在经济动荡时期发行特别国债,分别是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2007年全球金融危机和2020年疫情爆发期间。

  对于中共当局将持续多年发行超长期国债的做法,《华尔街日报》曾刊文指出,发行超长期国债原本是一种危机管理工具,北京当局要在未来几年把这种特殊工具当作常规的资金来源,这标志著中(共)当局的经济管理方式“发生了微妙但意义重大的转变”。

  当时,台湾经济研究院研究员兼东海大学经济系教授邱达生分析指出,在中国经济的表现低迷,失业率不断高涨的情况下,中共当局发现运用宽松货币政策、降息降准等方式已无法有效提振经济,而且还持续发生通缩,地方政府的债务问题也相当严峻,现在是不得已只能从财政政策上来著手,它只好发债来筹募资金。

  “因为(政府)本身债务的问题非常严峻,所以就不得不发债,要发这种比较中长期的债券来降低风险,用这种方式来支撑它的财政扩张的政策”,邱达生说,“当然我们不知道有没有办法有效地解决它现在的困难。”

中共政治局一举动引发关注

  台湾南华大学国际事务与企业学系专任副教授孙国祥则表示,有观点认为,2008年金融危机时,中共当局发放的4万亿特别国债造成的恶果至今都无法解决,现在又走上了类似发新债还旧债的道路,很有可能走入“所谓债务循环”。

  孙国祥进一步指出,在中国老百姓对未来经济展望普遍悲观的情况下,他们是不敢消费的,“钱赶快留在自己身上为未来做应对,那他更不可能会把自己的钱放在政府的这种债务上”。如果未来中国经济无法重新回到大幅增长的状态,那么持续发行超长期特别国债就“很确定是债留子孙的政策”。

即时新闻: 中共政治局一举动引发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