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中国正悄悄为川普重返白宫做准备

知情人士称,中国官员正悄悄地为川普重返白宫、中美关系再起波折和又一场贸易战做准备。

去年,蓬佩奥(Mike Pompeo)的回忆录《寸步不让》(Never Give an Inch)在中国高层内部流传,其中一段话特别激怒了习近平。这位前总统川普(Donald Trump)任内的国务卿在书中写道,美国应该“给予台湾正式外交承认”。

习近平对这一言论的愤怒预示了北京方面的一个更广泛的担忧:如果川普及其核心圈子重新掌权,等待中国的将是什么?

川普在白宫的四年给美中关系带来动荡。直到2020年他卸任时才让中国政府松了一口气。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当时发了一条意味深长的推文:“总算走了,唐纳德·川普!”

据了解中国领导层想法的人士称,现在中国官员正悄悄地为川普重返白宫以及中美关系再起波折做准备。

现任总统拜登(Biden)也让中国政府的日子不好过,他不仅保留甚至扩大了川普时期强硬的对华经济政策,而且和美国的盟友们联起手来对付中国。不过知情人士表示,拜登也试图缓和与中国政府的紧张局面,习近平对此表示赞赏。

例如,在今年1月份台湾总统大选期间,华盛顿方面就曾颇为审慎地避免与中国政府对立。中国宣称对台湾这个自治岛屿拥有主权,并多次警告美国不要干涉台湾事务。

一些中国官员认为,如果川普在11月份获胜,对中国可能是件好事。习近平相信,美国作为全球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正在衰落,而这些中国官员认为,川普上台会加速这一衰落,在美国造成更大的政治和社会混乱,并疏远拜登赢得的盟友,让北京方面有机会与欧洲重建关系。

但接近中国领导层的人士说,总体而言,他们认为川普连任的危害可能超过任何潜在的好处。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谁会进入川普的核心圈子。

以蓬佩奥为首的28名前川普政府官员已被中国列入制裁名单,并被禁止进入中国领土。蓬佩奥已表示,他对加入第二个川普政府持开放态度。在拜登上任的前一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给蓬佩奥贴上了 “末日小丑和世纪笑话 ”的标签,以反击蓬佩奥对中国在新疆地区针对维吾尔族群体实施种族灭绝的指责。

川普和他的贸易战副手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公开主张切断中国进入美国市场以及获得美国技术和资本的途径。

华盛顿智库史汀生中心(Stimson Center)中国项目主任孙韵说,中国方面认为,如果川普重返白宫,美中关系的上升空间将被封死,而下降空间将是无底深渊。

中国外交部在一份声明中说,“不管谁当选下一届美国总统,我们都希望美方能够同中方相向而行”,促进双边关系。“我们坚决反对任何人出于选举目的拿中国说事。”

2018年,时任美国国务卿的蓬佩奥在北京与习近平握手。图片来源:FRED DUFOUR/GETTY IMAGES

“反向尼克松”战略

通过采访美中两国政府的政策顾问以及与中国官员进行过商讨的人士,可以对北京方面做了哪些准备有所了解。

包括外交、贸易、投资和科技部门在内的一些中国部委已指定官员担任美国大选的观察员,重点关注的是川普阵营。

一个紧迫的问题是美中会不会爆发另一场贸易战。中国企业正加紧在中东等地区为获取AI等技术拓宽渠道,担心川普胜选会导致美国对华技术制裁加快。

尽管美国财政部长耶伦(Janet Yellen)等人呼吁中国停止向全球市场倾销廉价商品,但中国正投身于一场由政府领导的行动,试图利用制造业来摆脱几十年来最严重的经济困境。官员们推断,这是在竞争中胜过美国的最佳途径,特别是在川普重新入主白宫的情况下。

中国高层官员还加紧拉拢美国商界领袖,询问他们谁会成为川普内阁的成员,并试图让他们锁定对华投资。

拜登在任期间,随着乌克兰战争和加沙战争的爆发,地缘政治分野愈发深化,大致来说,是美国和欧洲站在一边,中国和俄罗斯站在另一边。川普如若胜选,可能会搅乱这一格局。

据接近中国领导层的人士称,习近平的一大担忧是川普是否会破坏他与普京(Vladimir Putin)的“兄弟情”。川普主政时期曾多次试图拉近美国与俄罗斯的关系。

习近平已经和普京建立了私交,他担心,如果川普向普京示好,可能会削弱北京与莫斯科的关系。俄罗斯是习近平与西方对峙的重要伙伴。

一些研究中国问题的策略人士表示,更糟糕的是,川普可能上演 “反向尼克松”战略。正如美国前总统尼克松曾在冷战期间拉拢中国对付苏联,川普也可能试图让俄罗斯转而与中国对抗。

目前美国的重点是减少中国对俄罗斯的援助。拜登政府正向中国施加压力,要求中国减少对俄罗斯国防工业的支持,这也是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上周访问中国时向习近平和其他高层官员传递的信息。

去年,习近平和普京在莫斯科举行的招待会上举杯祝酒。图片来源:PAVEL BYRKIN/AFP/GETTY IMAGES

林中漫步

自从去年11月份拜登和习近平在加州会晤以来,中美关系进入了一个相对平静的时期,那次峰会旨在打破去年疑似中国间谍气球飞越美国上空后出现的外交僵局。

在制定峰会日程时,习近平团队有一个愿望:让两位领导人一起散步。

中国政府希望向国内公众展现习近平与拜登友好相处的画面,以证明习近平掌控着中国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就像2013年的一次峰会上习近平与美国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悠闲散步的画面那样。

白宫满足了这一愿望。在旧金山郊外的一处林木茂密的庄园里,两国元首举行了长达四个小时的会晤,而两位领导人一同散步的画面被电视广泛转播。

虽然拜登在大程度上延续了川普政府的贸易立场,但拜登政府经常表示,希望以负责任的方式管理美中竞争。

“中国人知道他们不喜欢拜登什么,”政治风险咨询公司Eurasia Group中国区董事总经理Rick Waters说。“但他们确实看重拜登为稳定两国关系所付出的努力。”Waters曾担任美国国务院的中国事务高级官员。

不过自上次峰会以来,尽管成立了十几个工作组以重启贸易和其他政策谈判,而且拜登和习近平最近也通了一次电话,但真正的谈判少之又少。

拜登政府官员说,要进行更有实质性的对话,还需要时间。对中国来说,川普可能获胜也是一个因素。

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中国问题专家甘思德(Scott Kennedy)说,中国人 “很可能认为,如果拜登政府即将不复存在,妥协就没有什么意义”。甘思德最近与北京的官员和政府顾问进行了交流。

去年11月,习近平和美国总统拜登在加州伍德赛德一起散步。图片来源:BRENDAN SMIALOWSKI/AFP/GETTY IMAGES

‘糟糕的经历’

川普在2016年出人意料地赢得总统大选,颠覆了美国深化对华经济关系的长期战略。

习近平及其下属最初认为,川普的强硬言论掩盖了对中国经济实力的恐惧。当2018年初川普开始对中国征收关税,试图迫使中国改变由国家主导的经济行为时,中国政府每一次都以牙还牙,认为这位商人出身的总统最终会让步。

随后是针锋相对的事态升级。在川普第一个任期内,美国对华商品进口关税最终翻了两番,从平均3%增加到12%。

长期以来,中共统治者习惯于在双边关系中扮演更夸张的一方,但现在他们发现,自己不得不面对一个反复无常的交易对手,不惜使用极端手段也要逼迫中国让步。

据与会人士透露,被认为可能成为下一任外交部长的中共高级外交官刘建超今年早些时候在与美国智库举行的闭门会议上说:“在川普执政期间,我们经历了一段糟糕的时光。

川普加征的关税后来被拜登保留了,这些关税给中国带来的经济损失是真实存在的。根据北京大学(Peking University)、复旦大学(Fudan University)和其他中国顶尖大学的经济学家的研究,被加征关税的中国企业对美国的出口减少,招聘和研发支出也有所下降,开创新业务的可能性也降低了。一些中国经济学家认为,总体而言,贸易战对中国GDP造成的损害是美国所受伤害的三倍。

在华盛顿,川普强硬的对华立场大受欢迎。此后两党达成共识,认为美国过去与北京方面的接触并没有让中国采取更加市场化的经济方针。

但川普的贸易战也并未实现其主要目标。

2020年初,美国与中国签署了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其核心是中国承诺在两年内增加购买2,0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和服务。根据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估算,中国实际购买量比这个数字低40%。

中国也没有按照美国所希望的那样对经济政策展开根本性的改革,例如减少政府补贴。政府补贴让中国公司在同海外对手竞争时处于有利地位。

图为上海洋山深水港,摄于2022年。图片来源:QILAI SHEN/BLOOMBERG NEWS

科技制裁

在中国为应对川普可能再度上台而制定的计划中,很大一部分与关税和先进技术有关。

一些经济官员把目光投向《没有自由贸易那回事》(No Trade Is Free)等书籍,这部书的作者莱特希泽是川普任内的贸易战略家,曾与中国政府谈判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并被认为是川普第二任期内财政部长的潜在人选。

另一些中国官员则邀请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的专家参加情景规划会议,以评估川普再次胜选的情况下美国出口管制的推出速度和覆盖范围。

根据中国问题和半导体行业专家、兰德公司(Rand Corp.)高级顾问Jimmy Goodrich在2月份的一份研究报告,中国政府研究人员已着手深化与阿布扎比技术创新研究院(Abu Dhabi Technology Innovation Institute)在生物科技、量子计算和AI等领域的合作。

这家有政府背景的研究院位于阿联酋,是中国在中东的一个盟友。该研究院的发言人说,他们是一家跨国研究机构,与34个国家的组织建立了70多个合作关系。

中国分析人士说,未来几个月,中国很可能加快步伐绕过美国的科技制裁。华盛顿方面担心,中国公司可能通过从美国购买芯片的其他外国实体手中获得强大的AI芯片。

川普曾表示,如果再次当选,他可能会对从中国进口商品征收最高60%的关税。目前还不清楚这个想法如何落实。

与川普竞选团队关系密切的人士说,随着选战日趋激烈,川普可能会将他的强硬对华态度与拜登往往更具针对性的处理方式作对比。

川普团队的一位发言人提到了川普过去的一些言论,暗示如果他重返白宫,将采取激进立场。“按照我的议程,中国将被征税,用来建设美国,”川普去年年初表示。“我将实施一系列大胆的改革,在所有关键领域彻底消除对中国的依赖,这事关经济安全和国家安全。”

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客座研究员、曾在川普当政期间任职于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的Matt Turpin说,如果川普再度当选总统,“第一天他就会询问中国对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执行的怎么样。然后他会指示莱特希泽,把原来没做完的工作捡起来,接着干。”

莱特希泽在他去年出版的书中将中国描述为“美国革命以来美国及其西方自由民主政府体系面临的最大威胁”。

谈判筹码

中国已开始将其贸易从美国等发达经济体转移出去。麦肯锡全球研究院(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的一份报告显示,俄罗斯等发展中经济体去年占到中国商品贸易的一半以上,高于2017年的42%。

中国外交部在声明中表示,事实早已证明,贸易战和关税战不利于任何一方。

相比贸易立场,川普在台湾问题上的态度更为模糊。去年7月,当福克斯新闻(Fox News)问到美国是否应该在中国入侵时保卫台湾时,川普说:“如果我回答这个问题,就会让我在谈判中处于非常不利的地位”。

这句话引发了外界的猜测:川普可能会把台湾问题当作一桩商业交易来处理,可能会把台湾当做贸易谈判的筹码,比如让中国购买更多美国商品。

这种策略对中国领导人来说可能效果有限,因为中国一直将统一台湾视为神圣使命。

北京方面的观点是, “台湾本来就是我们的,”一位中国外交顾问说。“我们为什么要为此开一张大支票呢?”

即时新闻: 中国正悄悄为川普重返白宫做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