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中共三中全会终于要开了 为何拖延如此之久

中共政治局30日决定,7月召开20届三中全会。按照惯例,三中全会应在去年秋季召开,为什么拖延如此之久,疑问重重。

北京之春荣誉总编胡平有一个总结:“中共一直是开大会解决小问题,开小会解决大问题,解决问题不开会,开会不解决问题”。那么,拖延半年之久的三中全会终于要召开了,是否意味着“大事”都已敲定,只等开会“讨论”,然后宣布“决议”了?

三中全会终于要召开了,这是否意味着中共在如何解决重大经济问题上做出了选择?或者在表面平静内里暗涌不断的逐斗中达致新的平衡?

发生了什么

习近平在中共二十大登上权力顶峰,面临的环境绝非“太平盛世”,先是其主导的清零在扩及全国几十座城市的白纸运动抗议声中被迫终止,但是清零结束后原本指望的经济快速复苏的期望很快落空。消费不振,房地产危机,投资停滞,外国企业或观望或撤出。同时,自我封锁差不多三年的中国与美国的关系更加败坏,拜登政府继续其前任对华政策,而且进一步加剧了对中国的高技术围堵,以至于两大国的关系现在发展到一个需要“管控”的阶段。

在习近平政权内部,自去年2月召开二中全会以来,可谓意想不到的混乱。二十大以后,习政权亲信把持党政军所有重要岗位,然而亲信内部出了问题。首先是担任外长才几个月的秦刚突然失踪,至今生死不明,接着是另一位亲信国防部长李尚福落马。两人落马的原因至今不详。几乎同时,军内大整肃,习近平十年前亲自授旗创建的火箭军高级将领被一锅端。军队的整肃至今尚未结束,战略支援部队撤销番号,改名信息支援部队就被认为是变相清洗的信号。

中共三中全会终于要开了   为何拖延如此之久

政治层面

至少可以预计的是,确定三中全会召开的日期,中共党内在重大人事问题上形成共识。秦刚和李尚福的处理将提上桌面,他们将以某种方式被清除出中央委员会,至于被赋予什么罪名,分析人士认为,这个罪名应尽量排除两人与习近平曾经存在的亲信关系,以免使最高领导人用人不察的形象损上加损。

但有些分析人士认为这件事生米煮熟饭,并不特别重要,重要的可能是背后隐藏的一些重大人事。前一段,因为习近平夫人彭丽媛在湖南高调调研,关于其可能担任重要职务的说法甚嚣尘上。香港时事评论员刘锐绍年初推测,三中全会难产,或与外界传闻的彭丽媛因素有关,即习近平想让彭丽媛加入中共政治局。不过,自由亚洲载文分析指出,即使习近平要让彭丽媛进入政治局,也要等到2027年召开21大的时候。

也有分析认为,习近平对安全问题的忧虑非同一般,这从他多次讲话高谈政治安全,政权安全,“大党独有难题”,以及防范黑天鹅、灰犀牛可窥一斑。虽然他的权力堪比毛泽东,而且周围全是亲信,但越是这样,越是孤家寡人,能够真正信任的人就越少。从这个角度看,习近平在适当的时候给彭丽媛委以重任不是不可能的。

经济层面

经济形势相当严峻,新华社通稿说,三中全会“主要议程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向中央委员会报告工作,重点研究进一步全面深化改革、推进中国式现代化问题。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

在海内外普遍认为习近平开倒车,放弃改革,导致经济萎靡,国际孤立的背景下,重拾改革开放口号,树立新形象,似乎是摆脱困局的重要招数。国务院总理李强紧急会见特斯拉老板马斯克可以视作是一个信号。但口号是口号,关键是如何能够提出新的举措,能否减弱所谓“发展新质生产力”在西方引起的担忧,如何能让民众恢复信心,放心消费,如何重新吸引外国投资者,如何解决房地产危机,这些都是摆在习近平面前十分严峻的经济问题。

在习近平统治下,中国的经济发展“国计民生”同地缘政治有着高度的同质性,今天的中国面临的国际环境,按照政治局的说法也是“重点领域风险隐患较多,国内大循环不够顺畅,外部环境复杂性、严峻性、不确定性明显上升。”

发展经济离不开国际市场,离不开自身良好的营商环境以及民众的信心,今天的局面并不容易,在国际上,中国“新三样”备遭警惕,在国内,民众宁肯存钱也不愿意消费。

要改善国际环境,第一步需要跟西方尤其跟美国减少紧张,可能最容易见效的首先必须解决西方严重关切的亲俄问题。无论美国还是欧洲,都把中国不要以各种形式支持俄罗斯作为第一条件。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就说,中国嘴上说支持欧洲,背地里支持俄罗斯,岂非自我矛盾?显然,中国如不远离俄罗斯,则与西方的关系难以改善。但是,对于一个骨子里尊崇前苏联,感叹苏联无一是男儿导致崩溃的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很难想象会与他的“最好的朋友”普京拉开距离。

中国下一步如何走?中国与西方的关系如何演变?中共三中全会能给出某种答案吗?

即时新闻: 中共三中全会终于要开了 为何拖延如此之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