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十年前不为人知,中国暗黑组织今成美心腹大患

美官员:中国洗钱组织十年前不为人知,今天是全球洗钱活动的主导力量

多位美国官员本星期在一个国会听证会上描述了中国的洗钱组织如何通过各种手段,从十年前还不为人所知到如今成为全球洗钱活动的主导力量,成为墨西哥贩毒集团的首选洗钱机构,从而在美国的芬太尼危机中扮演了关键的角色。官员表示,美国国会与行政部门正在采取行动,以应对这些组织构成的威胁。

“中国洗钱组织(Chinese money laundering organizations,CMLOs)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从不为人知到今天,已然主导了全球的大部分洗钱活动,”美国国土安全部国土安全调查局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的代理助理主任里卡多·马约拉尔(Ricardo Mayoral)这个星期在参议院国际麻醉品管制核心小组举行的听证会上告诉在场的参议员。

国土安全调查局的优先任务之一是调查与非法毒品贸易和其他跨境犯罪活动相关的大规模国际洗钱阴谋。

自2018年以来,美国财政部就发现,在洗白毒品贩卖收益方面,中国的洗钱组织日益盛行。

中国的洗钱组织优势多,威胁越来越大

财政部负责恐怖主义和金融情报的副部长布莱恩·纳尔逊(Brian Nelson)在证词中说,中国的洗钱组织为不法分子提供了多项优势。

“这些洗钱者与外界隔绝,组织架构分散,而且依靠散居海外的华人之间的人际关系开展业务,使得他们很难被执法部门渗透。他们利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对美元的需求与跨国犯罪集团在美国供应大量美元的能力之间的国际共生关系。中国的洗钱组织能够跨境转移价值,而不需要跨境转移实物现金或进行支付,甚至不需要使用正式的金融系统,这给检测和破坏(他们的行为)带来了挑战,”他说。

这位财政部官员在听证会上表示,根据他们的评估,通过收取较低的费用,提供损失担保以及简化洗钱流程,中国的洗钱组织已成为美国金融体系面临的最大洗钱威胁之一。

十年前不为人知,中国暗黑组织今成美心腹大患

美国参议院国际麻醉品管制核心小组的主席、预算委员会主席谢尔登·怀特豪斯参议员(Sheldon Whitehouse )在有关中国的洗钱组织的听证会上。(2024年4月30日)

中国的洗钱组织成为墨西哥贩毒集团的首选

白宫国家药物管制政策办公室高级顾问肯普·切斯特(Kemp Chester)也表示,总部设在中国的洗钱组织已成为墨西哥贩毒组织将资金转移到世界各地的首选专业洗钱机构。而中国实施的严格的资本控制政策促使中国的地下银行系统和中国的洗钱组织提供的服务得到更多的利用,这些服务使墨西哥的贩毒组织能够利用中国拥有的企业和金融账户为洗钱提供便利。

国土安全调查局的代理助理主任马约拉尔说,中国的洗钱组织是打击包括墨西哥贩毒集团在内的跨国有组织犯罪最令人担忧的新威胁之一。

“墨西哥贩毒集团和其他跨国犯罪组织依赖中国的洗钱组织,以洗白他们的非法所得。在美国运作的中国洗钱组织充当外币兑换中心,使跨国犯罪组织得以把来自其犯罪活动的美元换成外币。通常,他们利用执法当局无法涉足的加密应用程序进行交易,使得贩毒集团和中国的洗钱组织能够迅速、悄无声息地转移大量脏钱,”马约拉尔说。

中国的洗钱组织的洗钱手法花样繁多并利用高科技

美国司法部缉毒局运营主管威廉姆·金贝尔(William Kimbell) 在听证会上也谈到了中国的洗钱组织为墨西哥贩毒集团洗钱的各种方法,包括利用中国的地下银行系统、可转换的虚拟货币、大宗运输和储存大量货币以及购买房地产和其他财产,以分散和掩盖其鬼鬼祟祟的活动。

“在我们的调查中,缉毒局目睹了中国的洗钱组织成为与锡那罗亚和哈利斯科贩毒集团合作洗黑钱的主要犯罪集团的演变趋势。中国的洗钱组织与墨西哥贩毒集团之间的关系为在美国大多数大都市地区运作的完善的洗钱网络提供了渠道。这些复杂的网络与全球业已建立的贸易实体结合在一起,包括中国的进出口,”他说。

美国执法部门的官员表示,中国人的地下钱庄活动在美国的崛起主要归因于中国政府对其公民实施的严格货币管制。中国法律限制中国公民向境外转移的资金不超过5万美元,这促使试图规避货币限制的中国公民越来越依赖中国的洗钱组织的服务来获得美元。

国土安全调查局的官员马约拉尔描述了中国的洗钱组织的各种具体的洗钱手段。

“中国的洗钱组织使用多种复杂的洗钱技巧来帮助中国公民规避中国的货币管制,包括使用中国的地下钱庄。这个地下银行系统涉及把需要汇往海外的金额汇到由中国的洗钱组织控制的一个当地银行账户里。然后,该组织安排向汇款人选择的银行账户进行对等支付或镜像转账。中国的洗钱组织使用这种镜像转账为跨国走私集团洗钱,比其他专业的洗钱组织的速度更快,成本更低,”他说。

尽管美国《银行隐私法》规定,对于超过一万美元的交易,金融机构必须提交所谓的“可疑活动报告”,但是不法分子可以使用拆分洗钱法,即把大额金融交易分成较小的交易,使每项交易都低于催生可疑活动报告的金额,以逃避监管机构或执法部门的审查。

中国的洗钱组织使用“钱骡”和银行内部的人为之洗钱

马约拉尔说,中国的洗钱组织还想出了拆分洗钱法之外的其他对策。

“两个主要的对策是使用‘钱骡’,即犯罪集团雇佣的人。这些是那些认为自己没有做错任何事的人。他们中的很多人是干体力活的人、厨师等等,被贩毒集团和中国洗钱组织雇佣,使用虚假的高质量的中国护照和虚假身份开立银行账户。这样,如果银行发现可疑活动,就会提交报告。而问题是,这份报告所涉及的人并不存在。他们正在使用的另一种方法是内部威胁法,”他说。

这位官员说,他们碰到了一些案例,即中国的洗钱组织贿赂不同银行分行的人,在他们使用假的中国护照开设银行账户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帮他们核实他们开设的账户是否受到执法部门的监测。

这位官员说,洗钱组织把自己的人安插到银行的分行,不仅可以监测这些帐号,还可以在账户开设后更改这些账户上的地址和电话号码。如果银行打电话来联系客户,在另一端接电话的人是洗钱组织自己的人。

这位官员表示,由于中国的洗钱组织拥有独特的能力,可以将网络分门别类,并从移居世界各地的华人社区内部招募人员,而且有能力利用监管漏洞并迅速改变运作方法,缉毒局认为,中国的洗钱活动将继续扩大。

美国人正在经历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毒品危机。缉毒局的数据显示,2022年,美国死于毒品的人数为107,941人,2023年估计有110,000人。每天近300名美国人的死与毒品有关,近70%的毒品相关死亡案例涉及非法芬太尼。

众议院中共问题特设委员会的前主席麦克·加拉格尔(Mike Gallagher)以及该委员会首席民主党众议员拉贾·克里希纳莫提(Raja Krishnamoorthi)5月1日在《华盛顿邮报》上撰文说,芬太尼每天导致200多名美国人丧生,相当于一架满载乘客的飞机每天坠毁并导致机上所有人丧生。“我们知道,中国在这一悲剧中扮演着令人吃惊的核心角色,”文章说。

白宫国家药物管制政策办公室高级顾问切斯特2022年7月在参议院作证时表示,自从中国在2019年通过了正式将所有芬太尼类物质纳入药物管制范畴的立法之后,“从中国直接运往美国的芬太尼和芬太尼相关物质几乎减少为零。”

但是墨西哥的跨国犯罪组织,主要是锡那罗亚贩毒集团和哈利斯科新生代贩毒集团其附属组织开始成为生产和分销美国境内非法芬太尼的最主要操作方。而这些贩毒集团用来生产非法芬太尼的前体化学品几乎全部源自中国。

美国行政部门与国会都在采取针对中国的洗钱组织的措施

美国司法部、国土安全部和财政部的官员都表示,他们正在采取措施打击中国的洗钱活动以及非法毒品供应链。

国土安全调查局的官员说,在打击非法毒品贸易方面,该机构在2023财政年度逮捕了2,474人,其中1,579人被刑事起诉,842人被定罪,还没收了4.57亿美元的非法货币和其他资产。在过去的十年里,该执法部门的调查导致超过26亿美元的非法所得被没收。

司法部缉毒局的有关项目从2000年以来已扣押了约56亿美元的现金和资产,并在美国和国外逮捕了14,000多人。

财政部副部长纳尔逊说,他的团队正在积极实施一项打击芬太尼的战略,破坏芬太尼贩运网络,包括中国的洗钱组织。他举例说,2023年10月,财政部指定了28个实体和个人,以扩大司法部对及涉及非法贩运毒品的中国公司提出的八项起诉的金融影响。

财政部的战略还包括与中国当局进行直接的接触,通过美中禁毒工作组以及新成立的财政部与中国人民银行反洗钱合作与交流机制,以更好的分享信息,来解决各自金融体系中的非法金融活动的问题。

白宫国家药物管制政策办公室高级顾问切斯特说,21 世纪的非法毒品供应链是一个多国、动态和复杂的问题,其中包括公共和私营实体、合法商业架构,以及利用全球经济所依赖的金融和银行系统来助长非法收益和协助者。因此,拜登政府破坏这一供应链和遏制跨国有组织犯罪的战略方针的一个关键重点是打击协助跨国有组织犯罪的金融机制和个人。

拥有常设委员会地位的参议院国际麻醉品管制核心小组的主席、预算委员会主席谢尔登·怀特豪斯参议员(Sheldon Whitehouse)在听证会上表示,面对这一威胁,美国及其国际伙伴的反应相对迟缓。

这位参议员提出了一项跨党派议案,旨在建立一个跨境金融犯罪中心,隶属于国土安全部,以协调联邦金融犯罪调查和与美国边境相关的信息。他说,这个中心将加强美国打击中国的洗钱组织网络的能力。

即时新闻: 十年前不为人知,中国暗黑组织今成美心腹大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