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抖音加强对“走线”内容审查!让中共太尴尬…

中国社交媒体平台对“走线”相关内容和讨论不断加大的审查力度,令尝试通过非法跨越南部边境以进入美国的中国人面临新的障碍。分析人士指出,抖音加强审查力度部分原因应该是“走线”中国人的增多令政府感到尴尬。

“走线”指的是新冠疫情后,中国公民经由南美、中美洲往北前往美国或寻求庇护的偷渡做法。

2022年“走线”成为中国公众热议的话题,抖音等社交媒体平台上功不可没。许多“走线客”从那里学习到了关于“走线”的知识和方法,不少人靠着社媒上获得的信息成功抵达了美国。

抖音帮他成功“走线”

一开始,杨银华并不知道“走线”是什么意思。2023年的夏天,他第一次从新闻里看到这个词。他试着在百度上搜索,但没能找到有用的信息。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 他在网上结实的一位网友邀请他进入了一个抖音上的群组。

这个群组讨论的主题就是如何“走线”到国外。抖音上的群组最多可以容纳500人。杨银华加入后不久,这个群就满员了。他透露,群主是一位叫做“云飞”的用户。除了这个群,“云飞”还开设了另外五个“走线”群组,也都满员。

31岁的杨银华来自河南,在江苏省昆山市的一家工厂制造苹果手机。对他来说,过去几年里中国经济的低迷给他和身边的人带来了很大的压力。他表示,他在郑州认识的几乎每一个有房有车的人都欠着贷款。为了还信用卡上欠的钱,很多人都不得不再去别处借款。

“简而言之就是最近五六年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 他说。“我们的执政党不像以前一样让百姓有点幸福感。”

不过,真正促使他决定离开中国的是一场人生变故。

疫情开始后的第二年,他的母亲突然走了。杨银华说,由于疫情管控,他和同样在外打工的妹妹都没有在春节期间回家。就是在这个时候,他们独自一人在家的母亲去世了。

“正月里,我妈妈一个人孤零零地去世了,发现她的时候,人都已经硬了,” 杨银华说。他认为中国政府强制实行的严格的出行控制要为他母亲的去世负责。

抖音上的“走线”群很快成为了他学习相关知识的宝库。群里的讨论相当热闹,每天能产生超过一千条信息。自称当时只是个“小白”的杨银华就每天一条一条地读,了解什么是签证,怎么办理签证,去哪里需要签证或是不需要签证,如何购买机票,在哪些城市转机等等。

抖音加强对“走线”内容审查!让中共太尴尬…

2023年5月7日在巴拿马的中国移民队伍

杨银华说群里没有人知道群主“云飞”到底是谁或者在哪里。但“云飞”在群里分享的知识让杨银华感到受益匪浅。

“我们几个群友都觉得他就像伟人一样,” 他说。“虽然有点夸张,但我们是这样形容的。”

除了群组里分享的信息外,抖音平台的标志性技术–算法–也给“走线客”们提供了巨大的帮助。算法能够根据用户喜欢的内容从而给他们推送更多类似的内容。

“抖音它就是推送比较厉害,大家用起来效率比价高,” 杨银华指出。“很多人都会通过抖音学习到相关知识。”

他还表示,和对“走线”内容审查更为严格的微信相比,抖音上讨论的自由空间稍大一些。

杨银华2023年8月开始使用抖音了解“走线”。一度对“走线”几乎完全不懂的他在短短两个月里制定好了由中国途径土耳其和厄瓜多尔最后跨越边境进入美国的计划。

去年12月初,他和妹妹成功抵达美国。目前他在一家仓库当工人。

杨银华这样的人不在少数。路透社曾报道,不少出现在美墨边境的中国“走线客”都从是从抖音上学习到了相关知识。

审查因“走线”迅速跟进

在杨银华离开中国之前,他就开始注意到抖音上针对“走线”的审查似乎开始加强了。一些关键字开始变为敏感词。为了躲避审查,杨银华和其他人开始用谐音字代替被封杀的词语。但审查员还是很快会发现并进一步封杀这些词。于是杨银华等人就不得不再想出新的谐音词来继续讨论。

美国之音在抖音上测试了多个和“走线”相关的搜索,包括搜索“厄瓜多尔”、“危地马拉”、“巴拿马”等“走线客”常经过的地点,都未能找到“走线客”展示“走线”现场或是传授“走线”知识的短视频。

除了关键字上的审查,抖音也打压了传播“走线”知识的博主。十月底的时候,“云飞”删除了自己分享的“走线”视频。尽管如此,他的账号还是很快被抖音封杀。

杨银华说,自己所在的那个抖音群组同样被封杀,不过他已经将重要的资料保存到了自己的手机里作为备份。

根据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的公开数据,2023年,在美国南部边境被执法机构拘捕的中国公民总数超过了37,000人。2024年第一季度被逮捕的中国公民数字已经超过了9,000人。

这些“走线客”的旅途远非一帆风顺。今年3月,八名来自中国的“走线客”的尸体在墨西哥南部的海岸被发现。

华盛顿关注人权的组织“自由之家”的中国、香港、台湾议题研究主任王亚秋认为,“走线”现象的兴起体现出了中国普通人对于当局治理的不满。她认为这是导致抖音审查“走线”内容的原因之一。

“我认为一部分是因为这么多中国人愿意通过如此危险的方式逃离他们的国家让中共感到尴尬,” 她对美国之音表示。“这暴露了中共关于中国经济和中国人民生活水平有多么好的宣传其实是假的。”

美国之音就抖音被指控审查“走线”内容一事向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发出了置评请求,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TikTok和Telegraph也有干扰

美国之音发现,在抖音的海外版TikTok上,中文词“走线”也遭到了审查。当在搜索栏搜索“走线”二字时,TikTok会显示“未找到相关结果”,并提示用户“该叙述可能涉及违反社区自律公约的行为或内容。” 这一审查措施最早于今年1月被一位网民发现。

TikTok的社区公约禁止了一系列平台认为可能造成生理或心理伤害的内容,包括仇恨言论、骚扰和霸凌、虐待青少年、性剥削和对人类的剥削等。

“我们不允许针对人类的剥削,包括人口贩卖和走私,” 公约写道。

TikTok不愿就美国之音的置评请求发表评论。

离开中国后,杨银华就不再用抖音搜集信息了,而是用起了聊天软件电报(Telegraph)。尽管如此,他还是没有逃脱针对“走线”的信息干扰。

在电报上,他加入了一个据说同样是“云飞”组建的聊天群。只不过,当杨银华加入的时候,“云飞”已经不在群组里。他说,就在两个星期以前,这个群已经被可能是中国当局维稳人员的“小粉红爱国者”给占领了。

中国多次被指控在脸书(Facebook)等全球多个社媒平台上进行影响力行动。美国国务院全球接触中心(GEC)去年9月公布的报告说,北京每年花费几十亿美元用于“境外信息操纵”,方式包括利用宣传、虚假信息和内容审查,同时推广有关中国和中国共产党的正面新闻。

即时新闻: 抖音加强对“走线”内容审查!让中共太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