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美国“到处求人”,中国的朋友在哪里?

余杰评论文章:

如果美国“到处求人”,那么中国的朋友在哪里?

中国官媒“环球网”发表了一篇题为《为了赶上中国,美国不惜放下身段到处求人了》的文章,炫耀中国海军已是“世界规模最大”,讽刺美国海军“麻烦不断”,“这种对比让美国实在难以忍受。为了改变这种局面,美国也不惜软下身段到处求人了“。

中国官媒用中国特色的词语形容海军新战舰“像下饺子一样”出厂,美国海军的扩军则举步维艰。美国“商业内幕”网站称,美国第三艘“福特”级航母“企业”号的建造进度再次延期,其他新舰建造计划也出现严重拖延。美国政府问责办公室的报告显示,美国海军造船厂缺乏足够的制造能力,是新舰建造工程延误的重要原因。

美国海军学会网站也提出类似观点:由于美国造船业持续衰退,工人短缺问题严重,大量海军舰艇的维修工作无法按期完成。 美国海军部长托罗在四月八日开幕的“海洋航空航天博览会”发表主题演讲时批评说:“在过去四十年里,美国的造船能力已经大幅萎缩。”

晚近几十年来,“反民主的全球化”让美国消费者享用到包括中国在内的第三世界国家生产的大量廉价商品,自己却不知不觉间走向“去工业化”之路。尽管川普入主白宫后努力“让美国再度伟大”,包括让若干产业重新回到美国、让美国再次工业化,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此种产业链的重新调整,至少需要十年以上时间。造船业也是如此。所以,美国不得不寻求盟友的帮助。比如,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访美期间,美方主动提出与日本合作成立国防工业委员会,希望日本造船厂为美国海军舰艇进行更多维护工作。美国海军还与印度科钦造船厂等三家工厂签订了舰船维修协议。美国海军还在寻求与韩国造船厂的合作。

美国“到处求人”,中国的朋友在哪里?

其实,美国不是“到处求人”,而是与盟友分享民主自由价值和经济繁荣。美国舰队所到之处,不仅让当地政府和民众对区域安全有了信心,更带来当地的消费和经济增长点。仅以印太地区而言,美国海军向来是一支备受欢迎和尊敬的海上力量。美国海军史家爱德华·马洛达所著的《第七舰队》一书,副题为“民主与和平的守护者”——二战之后,美国海军第七舰队成为太平洋地区的“定海神针”。正是以强大的海军为倚靠,美国维持了长久以来对海上自由的承诺,以及确保各国作战舰与商船在国际水域不受阻碍航行的能力。 更为重要的是,美国与日本、澳洲、韩国、菲律宾、泰国、台湾、越南、新加坡、印度等该区域除中国和俄罗斯之外所有国家都是不同形式的盟友。尤其是以美国、日本、印度、澳洲为核心的四方安全对话机制,俨然已具备“亚洲北约”之雏形,英国、法国、加拿大等国也都派出海军战舰在周边区域实行自由航行。

相比之下,中国在印太地区及全球范围内,没有一个真正信赖的盟友——俄罗斯和朝鲜,以及那些加入一带一路的国家,只是将中国当做予取予求的“冤大头”,而不是并肩作战的盟友。 习近平时代的中国,跟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一样孤独和孤立。

澳大利亚外交官和资深战略分析师罗里·梅尔卡夫在《印太竞逐》一书中指出,中国不是一个正常国家,习近平政权将对内的极端控制与对外的地缘政治斗争结合起来,将自己政权的生存和侵犯其他国家的安全与利益绑在一起。中国并不掩饰自己是修正主义国家,它想要改变国际秩序,让这种新秩序能够符合中国向外扩张的利益,并宣称拥有对一些土地的主权。中国通过一带一路和军事扩张,让中国问题逐渐变成全世界的问题,全世界的问题也变成中国的问题。中国乐意依赖威吓手段来达成目标,不管是采取军事武力、地缘经济或政治干预的形式。这么一来,对其他国家来说,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对付这样的威吓,不让它最后演变成冲突或投降。美国朝野出现了新共识,一致认定,中国就是美国的战略竞争对象,印太地区的国家都愿意与美国合作,在经济、科技、宣传与军事事务等方面,与中国展开一场全面性的战略竞争。

中国海军真的有了挑战美国海军的能力?

在最近十年的时间里,中国造船厂建造了一支包含性能持续提升中的航空母舰、水面作战舰及潜艇在内的舰队,使其成为地球上最庞大的海军。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竭尽全力地行动,目标是要主张在所有中国相邻海域的主权、占领台湾以及扩大中国海军在区域内及全球的覆盖力。“环球网”等中国官媒自信地宣称,中国的海军战舰的数量已超过美国,似乎中国要来尝尝海上霸主的滋味了。

然而,战舰数量是一回事,真正的战力又是另外一回事。 回顾有史以来的诸多海上大战,战舰数量与实际战力往往并不成正比。也就是说,战舰数量虽然少、但将士素质和战术更高的一方通常是胜利一方,雅典等希腊同盟打败了波斯帝国、威尼斯等欧洲同盟打败了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英国皇家海军击败西班牙无敌舰队、日本打败了清帝国和俄罗斯帝国,都是如此。

二战以来,美国海军参与了每一次美国卷入的战争,且保持了不败记录,从未丢失过制海权。 从1945年就部署在西太平洋地区的美国海军第七舰队,有效地将中国海军封锁在第一岛链之内。 爱德华·马洛达指出,任何时候,第七舰队都有五十到七十艘水面舰及潜艇在执勤,包括尼米兹级核动力航空母舰“里根号”、神盾巡洋舰与驱逐舰,以及弹道飞弹潜艇与攻击潜艇。这些海军作战舰以及舰队所属的共150种战斗机、攻击机、远程巡逻机及各式特殊用途的军用机,都由总数27000名海军水兵和陆战队员负责操作。

反之,中国海军没有经历过一次大规模海战,中国有一句俗话说,“是驴是马,拉出来看看”,中国海军从未拉到海洋上让国人和对手看个清楚。中国海军无法脱离于其他军种及中国官场和社会的全面腐败。近年来,先后传出多名海军高层因腐败被调查而自杀的消息,如海军少将、南海舰队装备部部长和姜中华,海军中将、海军副政委和马发祥,海军大校、海军后勤部企业管理中心主任李辅文等多人。被公开通报落马的海军将领比比皆是:海军少将、北海舰队副参谋长程杰,海军少将、海军南海舰队装备部部长汪玉,海军中将、政工部主任杨世光、海军中将、副司令苏支,海军少将、东海舰队副政委厉江潭、海军少将、东海舰队参谋长刘洪深,海军少将、东海舰队后勤部长刘继祯,海军中将、前海军政委胡彦林,海军中将、南部战区海军司令、 中央军委装备发展部副部长鞠新春……这些人可以在狱中组建一支纸上舰队了。

法国学者董德尼在《中美争锋》一书中认为,中国登顶或取代美国,面临着若干无法克服的障碍:环境、人口和一个腐败的集权主义政权 中国企图成为主导世界的力量,但在这攀顶的路途上,面临层层重大挑战:美国已具有显著的领先特质,这可确保它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保持其领导地位。

如果战争真的爆发,美国的战争机器和军工生产将以惊人的速度开动起来。当年,日本海军成功偷袭珍珠港,日本举国欢腾,唯独打了这场胜仗的日本海军统帅山本五十六阴郁地表示:“我们唤醒了一个沉睡的巨人。”美国历史学家布鲁斯·卡明思在《海洋上的美国霸权:全球化背景下太平洋支配地位的形成》一书中指出,欧洲战争爆发时,美国的军事实力在世界上排名第十六。 但美国参战后一年多,美军数量就增长到八百万,军力居世界第一。战争末期,美国有了世界上最好的工业和军工业,西部一夜之间实现了工业化,横跨大陆的国内市场形成,也成为唯一的超级大国。

中国挑战美国,无非是重蹈纳粹德国、军国主义日本和共产主义苏联的覆辙。

即时新闻: 美国“到处求人”,中国的朋友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