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15岁考进中科大少年班的金融“顶流” 被宣判了

5月8日,据第一财经报道,备受市场关注的蔡嵩松等公募基金经理涉刑案已开庭宣判。蔡嵩松、曲泉儒、董博雄的“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案件于当日下午2点再次开庭。就案情相关进度情况,记者从法院方面确认,该案件审理结束,并已当庭宣判。 

4月15日,据公开资料,一份开庭公告显示,案件案由为“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案号为(2024)浙07刑初1号,已于3月27日开庭,开庭法院为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被告为蔡嵩松、曲泉儒、董博雄。

据多家媒体报道,这位蔡嵩松即是昔日“顶流”明星基金经理蔡嵩松。

本人曾回应:没什么好说的

据上海证券报,对于网传“已获刑”的消息,蔡嵩松表示:“我没什么好说的,这个是网上的说法。”对于开庭公告内容,蔡嵩松表示:“不好意思,现在还有点事情。”随后匆匆挂掉电话。

据红星新闻此前报道,记者就上述情况采访金华市中院,相关人员回复说,目前没有什么能告诉公众的信息。

浙江日报银柿财经曾报道称,据相关知情人士消息,该案涉及的当事人不止蔡嵩松、曲泉儒、董博雄三人,其他当事人的案件另有法院审理;蔡嵩松等人涉及的案情也不止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可能还涉及操纵市场相关的罪名等。目前,蔡嵩松处于取保候审状态。

CFF20LXzkOx6IRKUKpichoUZ8ZZnbcgNZVl5aRJAHDicQJd65gjrt7MBd5z2QOaq9eOoCZhlodibWSgZic1icjfVk6g.jpg

据悉,上述案件同案被告曲泉儒曾在诺安基金担任基金经理。资料显示,曲泉儒曾任远策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研究员、长盛基金投资经理,于2016年加入诺安基金,2022年10月离任在管产品。

而另一位被告董博雄则被指与前国信证券分析师同名。国信证券相关人士曾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国信证券经济研究所曾有一位名为董博雄的前员工,职务为研究助理,2019年6月离职。” 

管理规模曾超400亿元 曾一年亏超120亿元

2001年,15岁的蔡嵩松考进中科大少年班计算机专业,25岁中科院芯片设计方向博士毕业,于2015年进入华泰证券计算机组。

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11月,蔡嵩松加盟诺安基金,2019年2月担任基金经理,最早掌舵的基金是诺安成长混合(简称“诺安成长”),这也是其离职时管理规模最大的一只基金,不过,在接手时这只基金并非蔡嵩松单独管理。直到2020年5月,才由蔡嵩松单独管理该只产品。

此后,蔡嵩松陆续掌舵诺安和鑫混合、诺安创新驱动混合等多只基金,管理规模从2019年初的十余亿元一路飙升至2020年底的超400亿元(也有说法称达400亿),跻身百亿基金经理行列。

这时的蔡嵩松已经成为基金经理中的顶流,还一度被传年终奖高达7000万元。彼时,诺安基金相关人士否认了“7000万年终奖”的说法,并表示“不属实,太夸张,怎么可能有那么高?”那么到底会发多少年终奖?该人士表示,公司实行“密薪制”,薪酬都是保密的,不会公开,相互间也不打探。诺安基金品牌部则表示,关注到有自媒体对于“蔡嵩松年终奖近7000万”的报道严重失实,对于不实报道,将保留诉诸法律的权利。

高人气让蔡嵩松成为当时热搜榜上的常客。而他在基民中的称呼,也在“蔡狗”和“蔡皇”“蔡总”中横跳。2021年8月3日,话题“半导体下跌”登上热搜。在半导体股票价格出现剧烈波动后,一贯专注激进的蔡嵩松受到了“反噬”,在基民中的称呼从“蔡总”变成了“蔡狗”。

坊间传言,蔡嵩松曾经对着粉丝隔空喊话:“大家要有平常心,不要赚了钱就叫我蔡经理,输了就叫我蔡狗”。

随着芯片半导体股票的价格变化,蔡嵩松的产品净值曲线经常剧烈波动。2022全年,诺安成长混合大跌40.04%,全年亏损高达129.3亿元,同时该产品依然收取了3.76亿元的管理费。

2023年5月、7月,蔡嵩松先后卸任多只产品。截至卸任前,其在管规模为281.42亿元,较2020年底缩水127.6亿元。

2023年9月29日,诺安基金官网发布公告称,蔡嵩松已卸任全部在管的基金产品。彼时大家猜测,蔡嵩松下一站将转战私募。没想到,他后来会出现在“法制新闻”中。

即时新闻: 15岁考进中科大少年班的金融“顶流” 被宣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