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兰博基尼诱惑太大,赵长鹏不惜冒险

赚钱?还是合规?面对热爱兰博基尼的VIP大佬,币安选择了前者

去年,当美国指责币安(Binance)将利润最大化置于保护用户之上时,该公司承诺将持续不懈地努力提供一个安全、可信赖的平台。

但不久之后,内部调查发现,该公司的一个大客户——由一位酷爱兰博基尼的加密货币交易商经营的公司——正在操纵市场,这让币安的承诺受到了考验。

结果是,币安保留了这个客户,解雇了调查员。

这位调查员和他在该公司市场监督小组的同事是从传统金融界被聘请来清理整顿币安行为的。这家全球最大的数字货币交易所诞生于缺乏监管、随心所欲的加密货币文化,因据称未能防止那种会使华尔街交易员锒铛入狱的操纵性交易而受到严格审视。

据前公司内部人士和公司文件显示,监督小组发现的行为包括,作为该交易所最大客户的“VIP”客户参与了“哄抬价格,逢高卖出”(pump-and-dump)骗局和洗盘交易,而这在币安自己的服务条款中是明令禁止的。币安还有一批秘密的内部交易账户,用于大量交易某些加密代币。

像币安这样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处于数字货币经济的中心。用户利用这些交易所将一种加密货币换成另一种加密货币,币安列出了约400种加密货币,以及让用户可以押注价格走向的衍生产品。该公司称,拥有近1.9亿用户,行业数据显示,3月份币安处理的现货和衍生品交易价值超过4万亿美元。

兰博基尼诱惑太大,赵长鹏不惜冒险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表示,币安及其美国分公司将自身的经济利益置于用户之上。图片来源:ANDREW KELLY/REUTERS

前公司内部人士称,调查员于2023年底被解职,这表明当时已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简称SEC)盯上的币安无视市场操纵的证据,一心想着从大客户那里赚取交易费,而不是纠正自己的行为。今年加密货币交易出现新一轮繁荣,为币安及其VIP客户创造了赚钱的新交易机会。

币安一名发言人表示,反对任何关于其放任在该交易所内的市场操纵行为的说法,正在优先完善合规职能。

这位币安发言人表示:“我们拥有一个强大的监控架构,可以识别市场滥用行为并对此采取行动。”该发言人称,“我们不会偏袒任何单个用户,不会使之凌驾于平台安全问题,无论这个用户的规模有多大。”

该发言人说,剔除用户的决定不会轻易做出,需要有充足的证据证明他们确实违反了平台使用条款。币安的一位高管表示,随后进行的内部调查确定了针对该客户的指控证据不足,然后币安就解雇了这名调查员。

币安在去年11月承认违反了美国反洗钱规定,并同意支付43亿美元的罚款。币安的创始人赵长鹏下台,他在上周因相关指控被判处四个月监禁。

币安还面临SEC提起的民事诉讼指控。SEC在去年6月的诉讼中指控币安编织了一张“欺骗之网”,在防范操纵交易的风控措施方面误导美国投资者。SEC称,币安及其美国分公司将自身的经济利益置于用户之上。

兰博基尼诱惑太大,赵长鹏不惜冒险

币安创始人赵长鹏被判处四个月监禁。图片来源:JASON REDMOND/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美国SEC不予置评。

本报道是基于对币安前任和现任员工以及其他业内人士的采访。《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还查阅了关键文件和电子邮件。

扩大监控

币安在2022年意识到SEC在对该平台进行调查,于是开始扩大市场监控团队。币安从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和对冲基金Citadel等机构聘请了十几名调查员。

币安的监控团队开发了新的软件工具,用来追踪市场操纵行为和检测洗盘交易;所谓洗盘,指的是交易者在同一笔交易中同时充当买方和卖方,以制造市场活跃的假象。

这种新技术让调查人员看到了币安问题的潜在规模,尤其是在币安业务所依赖的VIP客户中。最高级别的交易者(即月交易额超过1亿美元的客户)在去年占到币安平台总交易量的三分之二。

调查人员对此给出建议,在2023年上半年截止之前,将几百名违反币安平台使用条款的用户剔除。

去年夏天,他们采取了最大的行动,将币安创始人赵长鹏的朋友、加密货币企业家

孙宇晨(Justin Sun)成立的区块链公司波场(Tron Foundation)下线

。SEC于2023年3月指控波场和孙宇晨通过洗盘交易欺诈性地操纵自己的代币市场。已申请撤销此案的孙宇晨和波场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这个团队的成员还观察到,币安自己的内部账户正在交易某些加密货币。前公司内部人员说,监控团队要求获得有关谁控制这些账户的币安内部信息,但没有得到任何答复。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ommodity Futures Trading Commission)在2023年3月的一份诉状中警告说,币安没有向客户披露自营交易,该委员会称,币安的自营交易由一个“量化部门”负责,并保持“绝密”。

币安发言人表示,该公司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以盈利为目的进行交易或操纵市场,并表示其运营“受到了严格审查”。该发言人说,在过去三年里,币安已下线总交易额超过2.5万亿美元的近35.5万名违规用户。

新VIP交易商

一个新VIP交易商开始在币安引起关注。

交易和投资公司DWF Labs跃升为币安最高级别的“VIP 9”,这意味着该公司每月的交易额至少达到40亿美元。在该交易所,交易量越大,客户的VIP等级就越高,可以享受交易费折扣和专属客户经理服务。

去年10月,DWF的俄罗斯执行合伙人Andrei Grachev在社交媒体上炫耀自己的财富。他在X上发布了一张带有DWF标志的兰博基尼(Lamborghini)的照片并写道“进入DWF兰博”。现年36岁的Grachev曾是加密货币交易所火币(HTX)俄罗斯分部的负责人。公司记录显示,他于2022年在新加坡成立了DWF,并称自己目前常驻瑞士。

DWF的角色是所谓的做市商,这类公司充当同时买进和卖出资产的中间人角色,对于资产价格的涨跌通常并不在意。

做市商提高流动性,使其他人更容易买卖资产。做市商通过赚取买卖价格之间的差价获利。在传统金融中,做市商必须根据所在交易所的规则保持价格中性。

了解相关运作情况的人士称,币安未要求做市商签署任何会约束其交易的具体协议,使得做市商基本能够按照它们自己的意愿进行交易。前述币安发言人说,该平台的所有用户都必须遵守禁止操纵市场的一般使用条款。

据DWF于2022年发给潜在客户的提案,该公司非但没有在价格方面保持中性,还提出,可以利用自身的活跃交易仓位抬高代币价格,在币安等交易所打造DWF口中会把其他交易者引诱过来的“人为交易量”。

在那年为一个客户准备的一份报告中,DWF写道,该公司成功创造了人为交易量,相当于该客户的代币三分之二的交易量,并且正致力于打造一种“可信的交易模式”。去年的其他一些面向客户的提案称,与DWF合作会使客户的代币出现“看涨情绪”。

DWF和Grachev未回应置评请求。本文发表后,DWF在X上表示,媒体所报道的说法毫无根据,歪曲了事实。DWF称,该公司依照诚信、透明度和道德方面的最高标准运营。

Grachev去年在一个加密货币播客节目中表示DWF没有操纵市场,并质疑是否有任何交易员可以操纵市场。“也许可能会发生一次,对吧?但一而再、再而三地不断发生,这是不可能的,”他说。

前述币安发言人说,他们并不知晓DWF的这些文件。该发言人说:“如果属实,对我们和其他参与者来说这会非常令人担忧。”

Yield Guild Games是DWF所称投资过的一家公司。这家在瑞士注册的加密初创企业同意把价值1,000万美元的旗下代币出售给DWF,相当于其当时市值的四分之一左右。

这些代币价值去年8月飙升四倍,此前币安上线了一种与YGG代币挂钩的高杠杆衍生品合约。Grachev在那之前不久刚刚在X上吹捧过YGG,称该合约的上线将为这种代币带来“持续性和力量”。但没过多长时间其价格便大幅下挫。

兰博基尼诱惑太大,赵长鹏不惜冒险

图为Yield Guild Games的主页。Yield Guild Games是DWF所称投资过的一家公司。

加密货币行业注意到了这一波动,另外两家做市商私下向币安提出了对DWF的担忧。

其中一家做市商向币安负责VIP客户的部门投诉了DWF的交易,该部门又将DWF的交易通知了市场监控团队。根据这一转介,市场监控团队于当年9月开始对DWF进行调查。

调查与解雇

据其中一些前公司内部人士称,币安的调查人员发现,DWF操纵了YGG和至少其他六种代币的价格,并在2023年进行了超过3亿美元的洗盘交易,得出的结论是这些行为违反了平台使用条款。

这些人士称,在Grachev发布推广YGG的推文后,DWF在接近峰值时分两批出售了近500万枚YGG代币,引发了价格崩盘。YGG的联合创始人Gabby Dizon称,他并不知晓这次调查的结果。

兰博基尼诱惑太大,赵长鹏不惜冒险

市场监控小组去年9月晚些时候提交了建议关闭DWF账户的报告。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币安VIP客户部负责人及其员工对调查结果提出质疑,并向该公司领导层投诉。

币安负责评估员工合规情况的另一个部门也展开了自己的调查,这次调查的对象是市场监控团队和他们收集的有关DWF的证据。

上述币安高管表示,新的调查认定DWF参与市场操控的证据不足。调查发现,市场监控团队发现的洗盘交易或许是偶发性自我交易,可能并不单独构成操纵行为。

这位高管称,币安还认为,市场监控小组的负责人与最初提出投诉的DWF竞争对手在此案中的合作过于密切。

公司领导层随后拒绝了市场监控小组关闭DWF账户的建议。

在有关DWF的报告提交一周后,公司领导层解雇了市场监控团队的负责人。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币安又解雇了几名调查人员,前述币安高管将此归因于节约成本的措施。其他调查人员则自愿辞职。这位币安高管表示,目前市场监控团队的规模与扩编前差不多。

即时新闻: 兰博基尼诱惑太大,赵长鹏不惜冒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