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县城体制内,见证所有985,211天坑专业

自从我回到县城之后就发现了一个十分有趣的现象,近些年回到县城体制内的年轻人学历分布非常极端:有一部分是985,211,也有一部分大专,大家拿着一样的工资做着一样的工作。

起初我以为是公务员考试的公平性(不看学历)形成了这样一种现象,但经过我的调研发现,这并不是主要原因,真正的原因是专业的不同。县城体制内学历高的基本都是天坑专业:风景园林,建筑,土木工程,生物工程,图书馆学,这些专业我身边都有,他们中甚至还有985硕,本硕211。

而学历没有那么高的,来到县城体制内工作的年轻人,大部分都是一些就业相对正常的专业,例如电子信息,计算机这些。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因为它让我想到了一句话:钱都流向了有钱的人,苦都流向了能吃苦的人。一个专业如果社会上不需要,那么体制内的需求量也不会多。

为什么这些985,211学校毕业的大学生最后会选择回到县城,是因为他们不想留在一二线城市吗?

是因为他们不喜欢一二线城市的体制内吗?

是因为没有选择,他们所在的行业并不能支撑他们在一二线城市获取一个令人满意的生存状态,考公的话大概率也只能考报录比1:500的三不限,而且有很多人并没有足够的家底和抗压能力来去脱产备考一到两年,只能边工作边备考,所以选择了相对容易上岸的县城体制内。

但这群人上岸之后又很尴尬,像我所在的北方的小县城,公务员,事业编转正之后工资可能也就4000左右,到手还不到4000。你想一下,你好不容易考上了个好学校,可能还读了研,费劲吧啦毕业了,一个月就赚三四千,你的心里肯定是很难接受的。但是你所选择的天坑专业,即使是在二线城市,985能找到的工资可能也就6000,扣掉房租,吃饭,剩下的钱还没有在县城工作多,对比下县城体制内确实是目前比较好的选择,它成为了一种985天坑专业的避风港,没那么满意,但又离不开。

县城体制内,见证所有985,211天坑专业

图 / 日常拍点视频

县城体制内,见证所有985,211天坑专业

图 / 下乡

摆烂是种选择

虽然县城体制内工资只有三四千,但是这些钱在县城花销是够用的,500块钱就能租一个两室一厅,早午饭有食堂,食堂一个月50块钱,县里也没有一线城市那种花里胡哨的消费场所,没什么经济压力,房价两千一平,家里给出几万块钱说不定还能无痛买套房。除了工资低,没发展以外,就当下而言还是非常舒服的,这样的环境就是太安逸了,安逸起来就很容易堕落,很容易让你忽略掉月薪三四千带来长远的问题,尤其是对于高学历的同学。

高学历在县城并不是一个明显的优势,甚至有时候是一种劣势,因为县城更多讲究的还是一种关系,有很多工作是个人就能做,并不需要太强的学习能力,你的学历也好,能力也好,并不能在工作中发挥什么作用。如果你父母不是当地的官员或乡贤的话,从长远来看,并不会有什么发展。

这就是天坑专业的进退维谷,很多时候只是因为当年高考信息差带来的选择,就给自己未来的发展设置了一个迷宫。有时候我也会去想,我从读书到工作,付出了那么多的努力,吃了那么多的苦,到头来却好像并没有发挥太大的作用,也会有落差感。悲观可能是正确的,但没什么意义,就像是同样是天坑专业,来到县城体制内,有些可能就直接开始摆了。当然摆烂也是一种选择,只要能够保证自己一直不后悔就行。

有些人虽然在毕业之后被社会殴打的遍体鳞伤,但仍然没有放弃挣扎的希望,延续了自己一直以来的学习习惯,无论是继续考公也好,还是副业也好,主打就是一个天坑中的自我救赎。在体制内,特别是在县城体制内,保持学习能力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它本质上是在保持一种随时离开的能力。

县城体制内,见证所有985,211天坑专业

图 / 县城体制的办公室

没谈恋爱,被领导怀疑我的取向

因为我对于找对象这事不太积极,领导的态度已经从:“给你介绍个女朋友”转变为“年轻人,一定要树立正确的择偶观”(就是担心我gay了)。当时我直接就蒙了,被怀疑喜欢男哥们事件,还是引发了我对于东北县城的思考,到底是为什么,在这里人们会把婚恋看做是生活的必需品?

1.现场匮乏的娱乐方式

有一句话说:“中国2000多个县城生活,除了性生活,就是打麻将。”。当然这句话是来形容县城老一辈的,如果用来形容如今的县城应该是:除了谈恋爱,就是刷短视频。

人是感觉动物,这些感觉刺激会填满一个人的生活,把流逝的时间兑换为感受。大城市会有很多娱乐方式,但是在县城,生活的刺激是非常少的,因此谈恋爱就成为了每个人,争先恐后都要去抢夺的刺激源,以此填满自己无聊的日子。

县城是盛产恋爱脑的,在这些恋爱脑眼中,没有什么比爱情——这个自己生活中最大的刺激源,更重要的东西,因此在县城人眼中,一个适龄青年,不是在处对象,就是在寻找对象的过程中。在县城的生活中,谈恋爱是一种重要的消遣娱乐方式。

县城体制内,见证所有985,211天坑专业

图 / 广场雕像下,坐满晒太阳的老人

2. 保守的价值观-对于繁衍后代的态度

虽然县城的大部分人一辈子都会在县城,但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思却比任何人都要强烈。生活在县城人对于外界抱有一定幻想,渴望有一个可以操控的游戏角色,来重启自身没有那么成功的人生,继承自身与世界脱节的人生哲理。因此结婚生子在县城便不是一种选择,而是一种必须通关的人生任务。

所以在我表达出对于谈恋爱的消极态度后,身边的人才会如此惊讶,这种惊讶背后的潜台词是,不谈恋爱怎么结婚,不结婚怎么繁衍后代。县城对于同性恋情强烈排斥的根本原因,是对于繁衍含有自身基因后代的执着。当然这种观念并不是县城的独特现象,我相信有很多人的长辈也是如此,只不过这些长辈在一二线城市非常容易受到年轻一代观念的冲击。一线城市中年轻一代的观念可以与老一辈的观念互相争夺主流高地,而县城是一种屏蔽观念冲击的天然堡垒,在这里只允许存在一种人生观。

只是不知道现在县城的老前辈们,看到许多他们认为天之骄子的985,211高材生们,竟然又回到了县城,心中作何感想。

县城体制内,见证所有985,211天坑专业

图 / 乡下的火车站

3.跑慢一点,但不能走

我最近喜欢沿着河边跑步,每次我都会想到村上春树的《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不管奔跑速度降低了多少,我都不能走,这是原则。违背了自己定下的原则,哪怕只有一次,以后就将违背更多的原则,想跑完这场比赛就难上加难了。

有时候人的命运也是这样的,可以跑的慢一点,但不能走。当我们手捧铁饭碗的时候,也不要忘记多寻找其他几种觅食的能力。

县城体制内,见证所有985,211天坑专业

图 / 县城的落日

即时新闻: 县城体制内,见证所有985,211天坑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