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县委书记的卖官清单,触目惊心…

最近有幸聆听了一位著名学者关于新时代干部成长的讲座,顿感收益匪浅。

这位学者经常到各地授课,经常和各级官员进行面对面交流。讲座中,他谈到了这样一个观点:县委书记是当今成为省部级高官的重要平台,通过这个岗位的历练的干部,大都会有“脱骨换胎”的感觉。

为什么想要在仕途上大有作为,一定要当县委书记?因为公共资源是沿着等级体系自上而下分配的,县是中国最完整的基层单位。

县虽然仅是正处级建制单位,级别不高,但很多县拥有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人口,有众多土地、矿藏、工业、农业和商贸资源,除了外交和国防,县的机构设置和中央基本一致,正所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宰相必起于州郡,猛将必发于卒伍。因此县委书记堪称是培养锻炼高级干部最好的岗位。

县委常委会无疑是全县最重要的权力机构,除了上级规定之外,可以决定全县几乎所有的重大事项,包括干部任免、重大方针政策的贯彻落实、重大项目的审批和突发事件的处置等。

而只有县委书记才有权决定召开并主持县委常委会,并且常委会的议题一般也都由其拍板确定。所以说,县委书记是一县之内权力最大的人。

正因为权力巨大,所以县委书记面临的诱惑、围猎甚至暗算也格外狠辣,每每令人猝不及防、防不胜防。

所以,这位学者说:凡是顺利经过县委书记岗位锻炼的干部,一般都能炼就“金身不坏”之身,为以后的成长进步奠定坚实的基础。

仕道君注意到,这两天,各大媒体纷纷报道了这样一个新闻:县委书记女儿买房,商人直接拿出1000万!

这名落马的县太爷,就是曾荣获“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个人”称号的四川古蔺县原县委书记李万忠。

县委书记的卖官清单,触目惊心…

原来,李万忠被商人冯某长期“围猎”。2017年,李万忠的女儿留学归国,在北京工作。冯某先是贴心地送上一台近50万元的汽车;2018年,他更是直接拿出1000万元帮其在北京买房。

一出手就是一千万,一个敢送,一个敢收,李万忠可谓胆大包天!

实际上,李万忠并非一个“见钱眼开”“雁过拔毛”的人,他为人十分谨慎,交往的不法商人并不多,都是久经“考验”,他自认为“知心”的朋友。

而一次送他1000万的冯老板,更是和他有着20年的朋友情谊。

2006年,李万忠的父亲在老家重庆忠县突然离世,而李万忠及其兄弟姊妹都在外地。冯老板听说过后,立马带了几个人去把李父的后事处理了。李万忠在感动之余,也把冯老板视为“莫逆之交”。

李万忠当上古蔺县委书记后,冯老板在古蔺县可谓“要雨得雨、要风得风”,短短几年时间就中标了20多个亿的工程。而李万忠总计1300多万的受贿款中,大部分都是冯老板“贡献”的。

而另一个将李万忠拉下水的章老板,则是从其爱好入手取得成功的。

李万忠业余爱好不多,但钓鱼绝对可以算作其一。

章老板在偶然得知后,便常常故意在李万忠钓鱼的地点制造“偶遇”并大献殷勤。李万忠最终成为章老板钓到的一条“大鱼”,赚得盆满钵满。

仕道君注意到,这几天,网上还流传一份县委书记的受贿清单,令人触目惊心。

受贿清单的主人是贵州毕节市大方县原县委书记张瀚时,在大方县工作长达10多年。

县委书记的卖官清单,触目惊心…

2018年5月,张瀚时被查。

据检方指控:2003至2018年间,张瀚时利用担任大方县组织部部长、县长、县委书记等的职务便利,收受84人贿赂共计195.5万元,为相关人员职务提拔、调整提供帮助,数额巨大,情节特别严重。

张瀚时受审后,当时的庭审录像和他的受贿清单曾在网上广为流传。

县委书记的卖官清单,触目惊心…

从清单来看,张瀚时来者不拒,大小通吃,5万元的“大钱”敢收,三五千元的“小钱”同样笑纳,卖官卖到这种程度,已毫无敬畏、廉耻之心了。

收了钱之后,张瀚时什么规定、规矩都敢破,用人之大胆、无序,令人瞠目结舌:

比如,那个文朝春,送了18000元 ,跨过镇党委委员、镇党委副书记等台阶,从百纳乡副乡长直接提拔为长石镇镇长;

比如,那个李朝义,表示了17000元“心意”,从县委办公室普通工作人员,一下子荣升正科级县委督察室主任,三年后又重用担任沙厂乡党委书记;

比如,那个杨章贤,进贡了23000元,超越一众镇委书记、局长,从羊场镇镇长直接升任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跻身县处级干部行列……

透过这份清单,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县委书记腐败了,对当地的政治生态会造成怎样巨大的破坏,会让多少能干之才、正义之士悲伤绝望。

一个县委书记,加上84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你可以想象当年当地的官场烂到了什么程度。

值得注意的是,据官方通报,张瀚时还大搞权色交易,违反生活纪律,与多名女性发生不正当性关系,在婚外非法生育……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庭审中,张瀚时还这样为自己辩护:

对我案件的处理,应考虑大环境、社会风气,我坦白交代了,如果因此从重处罚,对我不公平;十八大后收敛,仅有三十余万,数量较小,仅占总数的六分之一;未收受企业老板的任何钱财,是很不容易的,请求法官从轻处理。

有学者研究指出,近年来,县委书记腐败已经由“个体性腐败”向“集体性腐败”转变,导致“区域性腐败、系统性腐败、家族式腐败、塌方式腐败、体制性腐败、组织性腐败”等现象时有发生,利益关系错综复杂,盘根错节,形成了“共腐关系圈”。

郡县治,则天下安;郡县强,则天下兴。

“官之至难者,令也。”作为县级政权的“一线总指挥”,县委书记担子重责任大,不但事关一个地方的稳定与繁荣,更关系党的执政地位的稳固。

县委书记的权力太大,却又缺乏严格的监督制约,无论对县委书记个人,还是对一县事业发展、百姓福祉,都并非幸事。

对县委书记这个特殊群体的监督管理是个老话题,却每每成为街谈巷议的新热点。

看来,把县委书记的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还有大量艰苦的工作要做。

即时新闻: 县委书记的卖官清单,触目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