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当年大饥荒究竟饿死多少人?

  大饥荒究竟饿死多少人?数十年来,海内外专家依据各种资料与研究方法,做出了不同推算,从数百万到1000万到7000万不等,数据差异之大,有如天上地下。

  2011年1月由中央党史研究室编写的《历史第二卷(1949—1978)》统计数据显示:1960年全国总人口比上年减少1000万。突出的如河南信阳地区,1960年有9个县死亡率超过100‰,为正常年份的好几倍。

  早在1991年由中央党史研究室主任胡绳主编的《新中国七十年》也有“1960年全国总人口比上年减少1000万”的类似表述,仅指1960年,而非整个“大跃进”期间,“人口减少1000万”包括正常死亡,也包括非正常死亡。

  党史专家丛进撰写的《曲折发展的岁月》中认为“1959年至1961年的非正常死亡和减少出生人口数,在4000万人左右”;清华大学胡鞍钢在其《中国政治经济史论(1949—1976)》中,经过估算提出“1958年、1959年和1960年的3年共计比正常年份多死亡人口1500万人,其中1960年约为1000万人(995万人),1960年全国人口自然增长率为–4.6‰”。

  中国人民大学杨凤城主编的《中国大饥荒历史》认为“三年经济困难时期,中国非正常死亡人数在1700万~4000万人之间”,这是一种较为折中的说法,最高值与最低值之间,仍有2300万的波动。

  原国家统计局局长李成瑞1997年在《党史研究》上发表“‘大跃进’引起的人口变动”一文,介绍了美国著名人口学家A.J.科尔(CoaleA.J.)教授、西安交通大学人口研究所所长、后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蒋正华的研究成果。两人以我国公布的相关年份人口普查资料和生育率为基础,科尔采用线性公式估算认为我国1958至1963年非正常死亡人口为2680万,蒋正华则采用以历年生命表为中心,通过参数估计模型估算认为此期间非正常死亡人口为1697万。

  2005年,上海交通大学曹树基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人口科学》杂志,发表了“1959—1961年中国的人口死亡及其成因”。以1953年、1964年和1982年全国各县市人口普查数据为依据,并参考近千种各省地方志记载的历年人口数,以清代“府”为基本单位(曹认为如此可以避免因县级行政区变动而造成的误差)进行分析计算,得出的结果是“大跃进”时期非正常死亡人口数为3250万。

当年大饥荒究竟饿死多少人?

  新华社高级记者杨继绳在《墓碑》中记述:广西环江县1958年9月,放出水稻亩产13万多斤的“粮食卫星王”,10月,又放出日产万吨的“钢铁卫星王”。在环江反右倾反瞒产运动中,武装收粮队荷枪实弹,冲进一家抄一家。没粮,先把人捆起来。吊在屋梁上严刑拷打。

  龙岩公社粮管所干部抓到一个饿急偷粮的学生,决定把他就地枪毙,以杀一儆百。于是,干部下令把这个只有12岁的小孩按倒在他偷粮的地方,开枪射击。小学生在枪口下苦苦哀求饶命,哭喊声撕心裂胆,催人泪下。因枪老打不响,杀人凶手换了三次子弹,扣了八次枪机才把枪打响。小孩被一枪打中,倒在地上,鲜血四溅,三天后不治死去,成为高征购和反瞒产的牲祭。

  吉祥公社北宗大队大队长,捉到一个偷粮的小孩,毒打一顿后,竟惨无人道地把他关进密不透风的仓库里。待父母和其他群众闻讯赶来时,这个饿得皮包骨,打得血肉横飞的小孩,早已被活活闷死了。

  过往通称三年自然灾害的档案资料,经过整理编辑后,已改为《一九五九年至一九六二年全国各地非正常死亡情况》、《一九五九年至一九六二年全国粮食、钢年度实际产量情况》,正式解密并对外公开。该项国家档案解密三年自然灾害因饥饿死亡的原始数据是3755万。这个数据和新华社高级记者杨继绳在《墓碑》一书中估计的至少饿死3600万,非常接近。

  2005年,中央高层经两次讨论,对五九年至六二年的档案下令解封,但严禁公开,只准有限人士接触这些档案。比如规定要专业部门对口,经省级宣传部门核准,省政府新闻办、人事部门核准等等;并规定解封档案材料一律不作新闻、政论、宣传用途;还规定获准审阅解封档案部门、人员要登记备案,严格限制在厅局级或以上干部等等。但是,相关数据从2009年起就在网上可找到。

  我们可以看看59年至62年全国非正常死亡人数的统计数据:1959年全国17个省级地区,有522万人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有95.8万人。1960年,全国28个省级地区,有1155万人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272万人。1961年,全国各省市有1737万人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211.7万人。1962年,全国各省市有751.8万人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有107.8万人。

当年大饥荒究竟饿死多少人?

  而1959年至1962年的人口增长数据是:1959年人口增长率为负2.4%;1960年为负4.7%;1961年为负5.2%;1962年为负3.8%。全国有12个县在1959年至1962年间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人口超过100万人以上。河北省、河南省、山西省、甘肃省、贵州省、安徽省、青海省等7省,在1959年至1962年,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人口,使人口下降了10%至12.5%。

  解密档案披露的死亡人数为3755.8万人。其中1959年少统计12个省级地区,按当年的省级地区死人的平均数是30.7万人算,当年总计应为890.4万人;1960年为1196.3万人。这样算下来,大跃进直接导致死亡的数字应该是4165.5万人。

即时新闻: 当年大饥荒究竟饿死多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