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苦肉计还是求生欲太强?TikTok突然对中俄出手

TikTok为改善形象在美欧大选年出手限制中俄官媒传播虚假信息

被美国政府立法要求在一年内必须与其中国母公司剥离的流行短视频社媒平台TikTok星期四(5月23日)出台新的举措,限制中俄两国官媒利用其TikTok账号进行虚假信息传播和影响力操纵行为。

纽约时报在其报道中指出,TikTok此举似乎是有意在美国和欧洲的大选年对外显示自己并没有充当中国官方大外宣的工具。

TikTok公司星期四发表的一份声明说,“今天,我们分享有关为限制TikTok上那些试图操纵影响力内容的传播而展开的行动的最新进展。我们正扩大我们对官方媒体的政策,推出一项针对我们清除隐性影响力操控(专项)行动的透明度报告。”

“这些最新进展强化了我们对建设一个安全而又免受外部操控和影响的平台所作出的承诺,” TikTok的声明又说。

TikTok是受到世界许多国家年轻人喜爱的中国短视频分享平台抖音的海外版,母公司是中国的字节跳动(ByteDance)公司。许多分析人士担心字节跳动公司以及TikTok与中国政府的关系,担心美国用户的个人资料会被公司提供给中国政府,从而对美国人的隐私和信息安全带来威胁。

美国总统拜登于4月底将美国参众两院分别投票通过的一项法案签署成法律,要求字节跳动公司在最多一年的时间以内出售TikTok或与其剥离,否则TikTok将在美国遭到全面封禁。

TikTok否认向中国政府提供用户资料,也否认会对美国用户的隐私和信息安全构成威胁。该公司更在5月初提起一项美国联邦诉讼,对拜登签署的迫使其与母公司剥离的法律提出挑战。

TikTok强调,拜登签署的法律违反了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对言论自由的保护。

苦肉计还是求生欲太强?TikTok突然对中俄出手

纽约时报指出,今年是大选年,美国和欧洲举行大选,全球也有半数的人口将投票选举各自国家的领导人,包括脸书和Instagram母公司Meta、Youtube和X等社媒平台也正在为抵御和打击虚假信息而伤透了脑筋。

迫使字节跳动公司与TikTok剥离的法律之所以能够成功完成立法,也可能是因为担心美国大选有可能受到其平台上虚假信息和操纵影响力内容的干扰。美国国会两党议员认为,TikTok有可能在美国大选年被用来影响美国选民的投票意向。

TikTok从2022年起开始对官媒账号贴标签,例如“今日俄罗斯电视台”(RT)和作为中国共产党喉舌的“人民日报”。TikTok在最新声明中表示,如果中俄官媒这些账号“就现行国际事件和时事试图影响他们本国以外的社区”,就不再允许它们所作视频对外传播。

TikTok还表示,为了限制中俄这些媒体的对外传播,也不再允许它们在本国以外地区的TikTok上做广告。

TikTok星期四公布的一份反隐性影响力的报告指出,公司今年加大了打击隐性影响力操作的力度。随着外国政府及其他行为者越来越多地装扮成当地媒体或媒体人士试图影响民意,各个社媒平台都面临这一问题的挑战。

TikTok指出,该公司在今年头四个月内就挫败了15起操纵影响力的案例,其中绝大部分都是试图影响政治话语,包括事关选举的政治话语。这些操纵影响力的行为针对的目标包括德国和印尼,TikTok删除了数千个相关的账户。

纽约时报引述美国智库布鲁金斯研究院本月稍早公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俄罗斯政府相关的账户今年以来增加了在TikTok上的活动,但是它们在X平台和电报(Telegraph)上的活动则更为活跃。

研究报告发现,这些账户在TikTok上贴出的内容大约只有5%与美国政治议题相关,但是这些内容引发的看法、喜爱、分享和评论却远高于在X平台或电报上贴出内容的反应。

“俄罗斯国家支持的账户将持续投入更多的资源和频宽用于向平台用户做传播,而(TikTok)这一平台仍然是美国用户增长最快的平台,”布鲁金斯研究院研究员和报告作者瓦莱丽·威尔斯夏夫特(Valarie Wirtschafter)说。

“TikTok出售给一家美国公司也不大可能改变这一算法,”她说。

即时新闻: 苦肉计还是求生欲太强?TikTok突然对中俄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