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银行公布的数字 让人震惊

最近,招商银行公布了2018年的年报,资产总额6.75万亿,同比增长7.12%,重新超过了兴业银行,夺回了中国股份银行排名第一的宝座,利润805亿,同比增长14.84%,对于这么一个庞然大物来说,这个增速已经十分不易。

1.9%的人占了81%的财富

现在只说其中的一个扎心数据,招行公布零售客户总数达到1.25亿,增长了18%;这其中,私行客户,也就是资产过千万的那些超级客户,总数一共有7.2万户、总资产就超过2万亿,也就是说万分之5的人占了30%财富;而金葵花客户,差不多就是中产,日均50万元资产以上的高端客户,达到236万户、总资产超过5.5万亿,也就是1.9%的人占了81%的财富。

不知道您看完这组数据,有何感想?这贫富分化是有点大,以前都说2-8法则,20%的人掌握80%的财富,而现在是2-80法则,2%的人就掌握了80%的财富,当然这个可能跟招行的性质有关,他的客户以城市居民居多,可能相对高端一些,而工农中建交五大行,覆盖的贫困地区范围更广,可能会相对好一些。

不过,我们如果仅看城市范围,也已经有点夸张了,要知道这里面可能还有很大的水分,所以真实情况可能会有过之而无不及。

如果是2%的人掌握80%的财富的话,那么也就意味着98%的人只能去抢那20%的财富,大概是1.2亿人,只能分价值1.2万亿资产,每个人差不多也就相当于1万块钱。所以我们看到这么多年,代表贫富分化的基尼系数,已经基本不怎么公布了,只有一些民间机构还在统计,但跟官方的说法对不上,比如之前统计局局长宁吉喆发表署名文章说2017年中国的基尼系数超过0.4,但有些机构的结论是2015年的时候,我们的基尼系数就超过了0.6。

而按照国际标准,0.4以上的基尼系数表示收入差距较大,当基尼系数达到0.6以上时,则表示收入差距很大。一般发达国家的基尼系数在0.24—0.36,相比之下,美国的基尼系数较高,近些年来维持在0.46之上,这也是让美国人很不爽的地方。其实这个数字也并不是特别重要了,贫富差距究竟大不大,我相信每个人心中都是有一杆秤的。

贫富分化必然造成严重的社会问题,最终形成阶层对立,现在社会越来越仇富,其实就已经反应出来了这个矛盾。而且也会降低消费,拉低整个社会的经济动力,比如富人尽管可以奢侈消费,但是他的吃穿用度都是有限的,230万的金葵花客户,再怎么消费他也就是那么多,而1.2亿的广大群体,资产就1万块钱,他们有可能很想消费,但是实在没什么钱。所以这就会影响消费,影响经济内循环。在古代我们一直讲劫富济贫,是侠义所为,而其实从政策上也会有这个考虑,比如我们的税收就应该有相应的安排。税收的目的,除了增加政府收入之外,就是调节收入,形成财富的再分配。

比如这个周末,一个美国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大陆,发表演讲,这就是之前的诺奖经济学家得主斯蒂格利茨,他就建议我们不能光减税,也要适当的加税,包括环保税、土地税、资本利得税,他说的供给侧结构措施不应该只是让个人致富,而是应该让整个国家致富。创造财富和寻租是有差别的。很多人通过剥削他人和寻租的方式来致富,这种方式不能作为一个国家创造财富的基础。

这话说得太对了,我们应该鼓励创造财富,而不是剥削他人取得财富,所以在税收政策上还有很大的调整,我们也建议应该继续降低制造业的税负,减轻产业资本的负担,同时对于奢侈性消费征税,比如奢侈品,高端白酒,高档豪车,高档娱乐场所和餐厅,可以继续加征奢侈消费税,烟草税,还有在环保上可以加强处罚力度,增加碳排放税,以及污染费的征收,包括通过资产取得的收入,首当其冲就应该是空置税,房产税。

这些其实都是掠夺财富的手段,而本身不创造价值。至于资本利得税,这个要谨慎,特别是对于二级市场小股民的资本利得这个还是算了,本来股市就是一个8赔1平1赚的游戏,在他赚钱的时候再收税,那就会进一步拉低资本市场的吸引力,最后反过来会让产业资本缺少退出路径,从而降低实业投资。所以要维持股市的流动性,提高大家的交易热情,这本身就是在对实业做贡献。

总之,现在贫富分化仍在加剧,先富是不太可能带动后富的,反而先富起来的人会通过资本,压制其他人,甚至成为其他人富裕的阻力,所以如果放任不管贫富分化只能加剧,而不会主动收缩。我们必须有保有压,努力鼓励实业创业,而压制掠夺性的资本增值。这才能让经济重新恢复平衡。进入正向循环。

今日时事新闻网|最新时事优选新闻–招商银行公布的数字 让人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