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个孟晚舟?华裔病毒学家邱香果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大楼(网络照片)

华裔病毒学家邱香果以及她的丈夫、生物学家成克定,今年年初同时遭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NML)解雇。最近两周,两人解雇事件再次成为加拿大政坛和媒体关注焦点,但围绕着事件,依旧是谜团重重。

加拿大联邦三个反对党一直追问自由党政府,邱香果夫妇是否因涉及间谍行为被解雇?加拿大皇家骑警(RCMP)有关两人的调查包括了些什么?

今年一月,负责国家微生物实验室管理的加拿大公共卫生署正式宣布,解雇了邱香果和成克定夫妇。

但政府部门始终拒绝提供未经遮盖的相关文件信息。他们给出的标准答案是,信息涉及隐私和敏感信息,披露当中细节会“影响加拿大的国家安全”,甚至“损害国际关系”。

与此同时,加拿大的记者们通过“信息公开法”得到了部分经遮盖的相关文件,并陆续进行了报道。

阅读过这些文件的调查记者山姆·库珀(Sam Cooper)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希望邱香果夫妇事件给加拿大的科学研究机构敲响警钟。

他称,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CSIS)面临的问题是,他们针对中共军队研究的危险性、针对“千人计划”、以及有商业用途研究转为军事用途等提出过警告,但反复被政府或大学机构忽视。

本月初,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被问及“邱香果夫妇是否是中国间谍”时称,自己不了解事件,并称“中国和加拿大有一些科技合作,这很正常,不应该被政治化”。

有人担忧,邱香果事件会令加中关系进一步复杂化,甚至成为“第二个孟晚舟案”。

那么,关于病毒学家邱香果夫妇遭解雇事件,通过媒体的调查报道,我们了解些什么呢?

曾与中共军方医学研究人员合作受质疑

加拿大全国发行的《环球邮报》最近发表多篇调查文章揭示,加拿大最高安全级别的国家微生物实验室的研究人员与中共军方研究人员一直有合作。

报道中提及,来自中国军事医学研究所的严飞虎(Feihu Yan,音译)曾在位于曼尼托巴省温尼伯的加拿大微生物实验室参与研究。

2016年至2020年间,严飞虎与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的“特别病原体研究小组”七位研究人员共同署名发表了六篇学术论文,而邱香果合作了其中的五篇,成克定合作了一篇。

这些论文包括了针对埃博拉病毒、拉沙热、以及裂谷热等传染病的实验研究,有两篇称他们“隶属于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和中国军事医学研究院”。

上周,加拿大公共卫生署负责人在出席议会加中关系特别委员会(CACN)听证时称,国家微生物实验室有“安全检查程序,对进入实验室的人员都会进行相应的背景调查”。

但他拒绝就“为什么中共军方背景的研究人员进入了加拿大顶级安全级别的实验室”做出解释。

加拿大前国家安全分析员、卡尔顿大学国际关系学副教授斯坦芬妮·卡尔文(Stephanie Carvin)对美国之音表示,如果媒体报道最终得到证实,那说明国家微生物实验室内部安全检查出现了问题。

“蒙特娄撑香港行动组”发言人、麦吉尔大学信息研究学教授本杰明·冯(Benjamin Fung)在接受美国之音中文采访时则表示,目前,加拿大政府对于与外国拥有的公司或机构合作,没有太多控制。

他建议说,政府可以在保障学术自由的前提下,出台一分外国政府控制机构及公司的名单,让学者们更意识到当中的危险,或直接向他们提出警告。

而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多次就知识产权被外国盗取以及加拿大科研安全提出警告,政府目前已经出台了“学术安全保护”项目,并承诺在六月底出台与外国科研合作的“风险指导纲领”。

曾向武汉病毒研究所寄送埃博拉等危险病毒

加拿大媒体就邱香果夫妇被解职整理出的时间线是:2019年3月31日,邱香果把活体埃博拉病毒和亨尼巴病毒从温尼伯寄往中国的武汉病毒研究所。当年的5月24日,皇家骑警对邱香果展开调查,而到了7月5日,两人同时被带离了国家微生物实验室,曼尼托巴大学也终止了与她的合作。

今年一月,负责国家微生物实验室管理的加拿大公共卫生署正式宣布,解雇了邱香果和成克定夫妇。

加拿大公共卫生署的官员此前曾表示,两人遭到解职与他们寄送病毒样本没有关联,也和新冠病毒没有关联。

《环球邮报》的调查文章称,是由于加拿大安全情报部门发出警告,敦促政府取消邱香果与成克定在国家微生物实验室的安全许可。随后,两人遭到解雇。

这些混合的信息引发了人们对事件背后细节的更多揣测。

斯坦芬妮·卡尔文教授(Stephanie Carving)称,安全情报机构可以提出警告和建议,但是否采取行动,则取决于政府部门。

她表示,我只能说,你不会因为一些小事情就被取消安全许可;通常来说,可能是相当严重的问题。

调查记者山姆·库珀(Sam Cooper)刚刚出版了关于“加拿大无处不在的中国影响力”的专著《视而不见, Wilful Blindness》。

在访问中,他直接批评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把全世界最致命的病毒之一、以及它的多种变异体寄给了中国的实验室——这可以令中国研究人员最大限度地在基因多样性方面进行实验。

他说:“中共在(病毒)攻击能力研究方面是没有限制的,比如,武汉实验室从事危险的基因功能获得(gain of function)实验,引发人们的担忧。”

这里提及的“基因功能获得实验”指的是,将天然病原体带入实验室,使其发生变异,然后对它是否变得更加致命或是更具传染性进行评估。因为其危险性,加拿大的实验室并没有进行这类实验。

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是加拿大唯一的四级生物安全水平实验室,即全球最高级别防护的病原体实验室之一,全球仅有15间。它的研究包括了全球最致命的病毒以及动物疾病。

邱香果曾是该实验室的明星科学家。2018年,因参与研发治疗埃博拉病毒药物ZMapp,她得到了“加拿大总督创新奖”。

根据她的领英网站以及媒体的介绍,邱香果毕业于天津医科大学,1996年来到加拿大学习,加入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至少15年,曾担任“疫苗发展和抗病毒疗法”项目负责人。

曾成为新冠病毒起源阴谋论主角

2020年初,新冠疫情逐渐蔓延至全球,有关“被加拿大微生物实验室停职的华裔病毒学家向武汉病毒所寄送了新冠病毒”的说法也在网络上广泛流传。

加拿大相关机构多次特别说明,邱香果向武汉病毒研究所寄送的不是新冠病毒。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还专门把相关报道翻译成中文,发布在自己的网站,以消除华裔读者对这个话题的猜测。

上周一,加中关系特别委员会听证会上,加拿大卫生部长帕蒂·哈吉(Patty Hajdu)再次澄清,邱香果寄送的病毒与新冠病毒“没有关联”。

不过,邱香果的确与武汉病毒研究所有很深的关联。向武汉病毒研究所寄送埃博拉病毒样本,邱香果是促成这件事的关键人物。

邱香果在温尼伯实验室(照片由Canadian Governor General’s Innovation Awards提供)

媒体获得的信息显示,当时,温尼伯实验室的负责人马修.吉莫尔(Matthew Gilmour)似乎对寄送如此危险的病毒感到怀疑,在邮件中询问特别病原体研究小组负责人,“我们是怎么和武汉病毒所有合作的?”

得到的回答是:因为与邱教授的合作,他们向我们索取这些材料。

而中方在收到埃博拉等病毒样本后,发邮件对加方“表示感谢”,并“期待进一步合作”。

CBC的最新报道称,在2018年至2019年间,邱香果曾五次前往中国,包括一次在武汉实验室进行培训。

文件显示,她这些旅行都是第三方支付费用,但是究竟是谁支付了费用的信息被遮盖。

政府为什么竭力阻止记录公开?

从事件发生到现在,无论是主管实验室的联邦公共卫生署,还是加拿大卫生部,都对事件讳莫如深。

加拿大几个反对党不断要求自由党政府向议会提交未经遮盖的、共250页的相关记录以及文件。但政府始终拒绝。

两星期前,加拿大议会就此通过了指责政府“藐视议会”的动议。但这也未能令政府方面松口。他们给出的官方统一答复是,涉及个人隐私和国家安全。

上周三,自由党政府甚至史无前例地把下议院议长安东尼·罗塔(Anthony Rota)告上法庭,要求阻止他按议会程序要求查看这些文件和记录。

政府诉下议院议长的诉状中透露的一个新信息是,公开这些记录和文件,“不仅危及加拿大的国土安全,甚至会危及国际关系”。

山姆·库珀的分析是,很可能,特鲁多政府担心披露这些文件会证实,政府没有听取情报安全机构的建议,犯了巨大的错误,尤其是针对来自中国的间谍活动。而我们的盟友,比如五眼联盟,在这方面比加拿大做得好得多。

而卡尔文教授认为,一个可能性是,加拿大政府有关邱香果夫妇的“关键证据”是来自某个盟友,公开这些信息,可能会暴露敏感情报来源。

还有一个猜测是与加拿大内政有关。特鲁多很可能在今年秋季宣布进行大选,以改变目前以少数党执政的局面,因此不希望公开邱香果事件节外生枝。

会成为第二个孟晚舟案吗?

现在,很多人关注邱香果事件对加中关系会带来怎样的影响?她会成为第二个孟晚舟案吗?

从2019年7月,邱香果与成克定被带离温尼伯的实验室,到今年初被正式解雇,媒体一直无法联络到二人,也无法得知他们是否仍在加拿大。

CBC的记者曾前往他们在温尼伯的两栋物业,但已经人去楼空。媒体邀请的分析人士称,两人名下物业总值约170万加元,并认为相对于他们每年总共约25万加元的联邦雇员工资,显示他们“有其他收入”——这是个“警示”。

文章还称,两人的前同事向记者透露,邱香果曾炫耀自己在中国也有豪宅。

目前,两人没有受到任何起诉。但是,曼尼托巴省皇家骑警的重案和有组织犯罪部门对他们的调查依然在进行中。

斯坦芬妮·卡尔文(Stephanie Carving)教授认为,从历史记录来看,加拿大司法机构对于间谍罪的起诉和审理其实并没有多少经验,可能因此拖延了调查和起诉的过程。另外一个可能是,他们担心一旦进入司法程序,根据加拿大证据法第38条,邱香果夫妇有权利要求公布针对他们的所有证据——而这些证据涉及敏感信息源。

目前的加中关系处于两国建交五十年以来的最低点,而且状况复杂,涉及孟晚舟案、战狼外交、营救两名麦克、关于香港、维吾尔人人权争议,再加上针对亚裔仇视事件等等。

卡尔文教授表示,邱香果事件会给加中关系带来怎样的影响,会否成为第二个孟晚舟案,我们现在不得而知——但它很可能会成为双方复杂关系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