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律政小伙被封菜场48小时,摆摊“法律咨询”

到菜场买个菜的功夫却遇到就地隔离?这事还真被一个上海小伙遇到了。

3 月 14 日,上海一名 90 后法律工作者在浦东高桥镇一家菜场买菜时,和其他 47 人被就地隔离,进行 48
小时封闭管理。隔离期间,他利用自己的专业法律知识现场摆起咨询摊,为隔离中的阿姨爷叔们提供免费法律帮助。

律政小伙被封菜场48小时,摆摊“法律咨询”

27 岁的宣磊是上海万众律师事务所的一名律师助理,他已通过国家法律职业资格考试,即将成为一名实习律师。

在菜市场隔离的 48 小时他是怎么度过的呢?据说结局很意外!

第一天(3 月 14 日)

11:40 到达菜场

3 月 14
日上午,宣磊和事务所的同事按计划前往上海市司法局信访接待窗口,准备进行接访工作。但到达后,被告知大楼因为疫情防控即将封闭管理,根据管控要求宣磊和同事只能离开。

然而,当他们回到办公室,发现办公室所在的大楼也要封。所以临时决定居家办公。

这时,宣磊顺利避开了两次隔离!

可就在回家路上,宣磊接到母亲的电话,得知母亲家——浦东新区高桥镇的小区封了,让他快去买点菜。宣磊就来到位于母亲家附近的一家综合性菜市场。没想到,宣磊刚到菜场五分钟就接到通知,菜场也将实行
48 小时封闭管理。

律政小伙被封菜场48小时,摆摊“法律咨询”

菜市场局部

12:00 稳定情绪、安排计划

确定被隔离后,宣磊打了两通电话。一是告知母亲,然后就是打电话给董炤熠律师,宣磊是其助理。

当时,宣磊的情绪比较稳定,但最初阿姨爷叔们是很慌乱的,” 我还要回去烧饭的呀!”、” 我药不能停的呀!”
这样的喊声此起彼伏。在一位居委会阿姨的安抚下,大家的情绪平复下来。

到了中午,不少人还没吃上饭,可能是超市负责人让员工搬出两箱方便面,又拿了些水和水果分给大家。

律政小伙被封菜场48小时,摆摊“法律咨询”

先吃碗泡面充饥

宣磊估算了一下,这个综合性菜场大约有 400 平方,空间算是比较大的。现场一共隔离了 48 人,其中 24
人为这个菜市场里的各类人员,另外 24 人为顾客。

工作人员在菜场划分出四片休息区:一片在入口处,一片在服装店,一片在美发店,另外一片在一个空置店铺内。女性隔离人员在服装店和美发店里休息、打地铺。

二楼有卫生间,设有洗手池,可以解决大家的方便和洗漱问题。

此时,大家逐渐接受不能回去的现实,纷纷打电话让家人送被褥和洗漱用品过来。

那宣磊怎么办呢?

因为宣磊母亲也被封控在了小区。她找到小区志愿者告知情况,志愿者主动提出说帮她给宣磊送物品。

13:00-17:00

提供义务法律咨询服务

宣磊完成工作后,就在入口处的手机维修店边上支了一个小摊。然后在电脑上面做了 PPT 封面,写上 ” 法律咨询 ” 四个大字。

律政小伙被封菜场48小时,摆摊“法律咨询”

刚摆好就引来一群阿姨。她们表示好奇,宣磊告诉大家,自己是律师事务所的,大家有什么想咨询的法律方面的问题都可以提问,不收费。

●阿姨:对门装摄像头对着自己家,感觉隐私受侵犯

一位阿姨立刻向宣磊诉说起了自己的烦恼:原来,阿姨对门新搬来一家人,在门口装了个摄像头,角度正好对准阿姨家。她觉得自己一家的隐私受到了侵犯。

宣磊建议阿姨,最好的方式还是双方协商解决。如果邻居不愿意调解,下一步可以找居委会,最后一步才是走诉讼程序,但没必要为这点小事费时费钱。阿姨非常认可,她表示也能理解邻居的行为,因为他们家也曾遭窃过。阿姨表示她出去后会尝试找邻居进行沟通。

●爷叔:和家人产生遗产纠纷

第二位找宣磊的是一位爷叔,他和家人间发生了遗产纠纷,令人唏嘘。大爷的儿子前不久因病去世,名下留了一套房产。房产归儿媳妇,但对于儿媳妇说好给爷叔的一笔赡养费,产生了矛盾。

在宣磊的提示下,爷叔当场打电话和儿媳进行了沟通,问题顺利解决。

之后陆续有人来询问房顶漏水和楼上搭遮阳棚之类的邻里纠纷问题。宣磊耐心听完每个人的诉求,尽可能为他们提供详细的建议。

●隔离人群的 1/7 进行了咨询

宣磊介绍,当天共有 7 人提出了不同程度的法律困扰,大约占隔离人群的 1/7,这个发现让他真切地感受到自己工作的重要性。

18:45 进行第一次核酸检测

2000
年,父亲因医疗事故去世,家人为此和医院打起了漫长的官司。那时候宣磊就立下志向,将来要做一名律师,后来他如愿考入华东政法大学。但在国家法律职业资格考试中,却落败了好几次。最终在爷爷的鼓励下,宣磊成功通过考试,将成为一名实习律师。

此刻宣磊看着自己眼前这群人,感到正是无数和他们一样的人构成了自己梦想的基础。

后来,超市老板送来草莓、蓝莓、西瓜和菠萝,水果货架一下子空了一半。晚餐照旧是超市提供方便面、小点心和水,管饱。

18:45 分,大家排队做了第一次核酸检测。

21:00 打地铺准备入睡

晚上准备睡觉的时候,超市老板把一箱箱啤酒搬过来,在上面铺一层泡沫板。再往上面铺被褥,让老年朋友睡上去,不会湿气太重。

没有家属送被褥的,服装店老板就挑上几件厚一点的新衣服让他们盖着睡觉。

第一晚其实不太能睡着,这种环境下面想睡着也是蛮难的。宣磊最后一次看手机,是凌晨 2 点半。

律政小伙被封菜场48小时,摆摊“法律咨询”

第二天(3 月 15 日)

7:00 吃早饭

第二天早上,宣磊醒来的时候,超市老板娘在让员工起来给大家煮粥。宣磊看了一眼手机,6 点整。

不到一小时,每个人已经吃上了热气腾腾的白粥,小菜则有鸡蛋、咸菜和萝卜干。一碗粥热火朝天下肚,便抵御了清晨的冷意。

此时,大家已经很熟络了,阿姨妈妈们聊得不亦乐乎。耳边掠过的话题那么熟悉,有个阿姨着急女儿还不结婚,另一个阿姨叫起来 ”
一样一样,阿拉女儿也是的 “,说是相了几次亲都不成功,也不肯讲原因,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只好干着急。

宣磊作为在场屈指可数的年轻人,很快被阿姨们盯上了。” 小伙子你多大啦?”” 做啥工作?赚得多哇?”” 住哪里啊?”
跟查户口一样的。宣磊一听就懂了,就直接跟阿姨们说,” 我有女朋友啦。”

期间尝试继续摆摊进行法律咨询,但有问题的人昨天都找过宣磊了,宣磊的摊头无人光临。很快,就被爷叔们拉去打牌了。

11:30 午饭

午饭依旧由超市提供,宣磊想总不能顿顿吃方便面,就在外卖平台上叫了份炒饭,没想到很快就送到了。

13:00-17:00 办公(16:00 第二次核酸检测)

下午是办公时间,期间在 16:00 做了第二次核酸检测。晚餐继续换口味,叫了份盖浇饭。

18:00 看《长津湖》,想爷爷了

爷爷叫宣宝琪,是一名抗美援朝老兵,今年 93
岁了。宣磊很小就失去父亲,爷爷在宣磊成长过程中其实是扮演了父亲的角色,一路指引着宣磊。

看这部电影让宣磊想起了战场上的爷爷,他曾经荣立过二等功。明天就解封了,回去和爷爷一起吃顿好的!

22:00 睡觉

这时候,宣磊对这里的环境已经很习惯了,在猫狗此起彼伏的叫声中一觉睡到天亮。

第三天(3 月 16 日)解封

8:00 起床洗漱

8:30 早餐

超市提供粥,包子,鸡蛋,榨菜。吃得稀里哗啦,爽!

9:00-11:00 电脑办公

11:30 午餐

超市依旧无偿提供。宣磊继续选择外卖,决定吃个色拉减肥,虽然有明确消息说即将解封,但还得再等等。

14:40 正式解封!

后记

告别时,很多人俨然已是多年老友。阿姨们亲热地握住彼此双手,” 再会哦,慢点再会,打电话哦。”” 过一腔一道出来白相,等情况好转一点。”
走出菜市场,宣磊感恩抬头看到的太阳。

律政小伙被封菜场48小时,摆摊“法律咨询”

” 看到太阳没?那么大一颗!”

第一天向他咨询的阿姨和爷叔离开前再次向他道谢,他觉得这一刻自己也想感谢很多人:贡献了大概有 10 箱方便面、水果被消灭掉一半的超市 ”
老板和老板娘 “,虽然还不知道他们真正的身份;无偿提供充电用具的手机维修店老板;给老人送衣服和拖鞋的服装店老板,还有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
……

宣磊说:


以前跟着董律师做信访接待工作的时候,感受到最多的是底层百姓的无奈。而这两天,我更明显感觉到了他们的精神力量,那是很打动人的。所以也就更想为了普通的一群人去做些什么,让他们拥有更平等、幸福的生活。”

为这位年轻的律政小伙点赞!

也谢谢每一个

在封控期间帮助别人的人!

希望疫情早日结束

即时新闻:律政小伙被封菜场48小时,摆摊“法律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