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我被隔离了,我想让我的宠物好好活着

我被隔离了,我想让我的宠物好好活着一份名为《上海宠物求助信息登记汇总》的文档流传在微信群和朋友圈里。

在这份文档里,宠物主人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住址、面临的情况,而文档的发起者“海上指南针”的公益组织的志愿者们,接力值班,整理表格中的信息。志愿者将困境分成了四类:物资缺乏、上门喂养、转移宠物、宠物生病;紧急级别分为三种:非常紧急、紧急和一般。这些问题有的已经被解决,有的还在等待帮助。

那些非常紧急和没有被解决的案例,被设置成了显眼的红色重点标记,在描述情况的一栏,时常看到连续多个感叹号,直接地反映着主人的担忧和焦虑。

截至今天下午,这份文档被近700人填写,而不断转发、查看这份文档的人,主动承担起向更大范围传递呼救声音的职责,有些困难就在一次次的转发中找到了解决的方法。热心网友互助、闪送、外卖跑腿小哥、请邻居上门、线上咨询问诊……都有可能创造转机。问题解决后,宠物主人们又在表格的最后一列写下“成功经验”,分享给更多需要的人。

这段时间里,不只有这份文档,各类公益组织、社区、网络社群里的人,都在积极地寻找救助宠物的方法。例如,在一个宠物群里,群友们理性讨论,怎么样才能让上海也像深圳一样申请宠物方舱。他们寻找到了提供援助的律师,发起倡议链接,收集网友签名,希望能在未来让上海的宠物免于“无害化”处理。

每日人物联系了一些获得帮助的宠主、发起文档的志愿者、宠物线上问诊机构的医生、外卖跑腿小哥、执业兽医等,他们分享了自己的经历,也试图提供一些隔离时期的宠物照料经验。

宠物转移怎么办?

在疫情并不乐观的4月初,上海全域静态管理,对确诊病例、无症状感染者和密切接触者等“应收尽收”,许多人离家前往隔离点或医院,部分人被转运至杭州等城市隔离。这种情况下,宠物该如何照顾成了一件非常困难的事。大部分人遇到的,都是人被带走隔离,宠物没有人照顾,没有食物和水的情况,需要找人上门喂养或寄养到别的地方;还有一些病宠则面临着封控下“看病难”的问题,比如一位年轻的女孩,她的猫刚做了绝育手术,肚子上缝合的线,延误了整整五天没有拆,伤口明显地发红、溃烂。

李欢家里有两只猫,因为总是打架,相处不和睦,所以一只养在静安区的家里,一只养在普陀区他开的棋牌室里。那是一只两岁的蓝猫,名字叫“麻内大佬”。4月1日那天,李欢家所在的社区被封了,他没来得及把大佬从棋牌室带回家,6天过去了,李欢越来越担心,最后一次加的猫粮,最多只够大佬吃几天。

眼下,封禁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结束,办公室里没有摄像头,他不知道猫猫的具体情况,会不会饿肚子?是否安全?“心里特别担心,有个悬着的石头一样”。

4月6日下午两点,李欢实在坐不住了,他叫了一单外卖,等外卖小哥上门后,问人家能不能帮忙跑腿,把猫从店里接回家。小哥说,自己不跑普陀区,但是可以帮他在骑手群里问一下。三个小时后,另一个骑手小哥加上了李欢。

这位骑手小哥常跑普陀区,他先去了一趟棋牌室,看看那附近有没有被封起来,确认没有被封、能进去,他才骑车来李欢家拿钥匙,然后返回棋牌室,在李欢的视频指导下把大佬装进猫包里,再带回李欢家。李欢家到棋牌室大约七八公里的距离,探情况、取钥匙、接猫、送猫,这位骑手小哥一共跑了四趟,骑行了近30公里。

接到猫的那一刻,李欢终于松了口气。跟小哥视频时,他看到水碗和猫粮盆果然已经空了,大佬似乎饿了太久,小哥去捉它时,几乎没有怎么挣扎。

点外卖寻求小哥的帮助之前,李欢填写了那份求助文档。猫接回家之后,仍然不断有人联系他,问他是否需要帮助,还有一位外国友人,操着蹩脚的中文,混杂着英文,想要帮他转移猫。李欢非常受触动,一个陌生人会对另一个陌生人怀着这么大的善意。

这些天,他也在自己的社区里体会到了许多温情。他家是老房子,邻居们互相熟悉,经常来往,隔离期间,大家还会互换物品,互相帮助,“比如他给了我一棵菜,我就给他一个猫罐头”。疫情来临前,他买了12包猫砂、2袋猫粮、48个罐头,现在都成了硬通货。

李欢也格外感谢帮助他的外卖小哥。第一位帮助他的外卖小哥是阿金,因为有骑手的工作证,他住在专门的隔离酒店里面,每天都要做核酸检测,核酸正常,才能出来工作。他一般晚上11、12点下班,直接去做核酸,早上7、8点核酸报告刚好出来,自己可以继续出去工作。

他加了一个骑手群,大家常常互相分享在哪里可以买到哪类物资的信息;也会有人向他求助,帮忙购买一些东西,或是转送宠物、蔬菜、食品。阿金说,自己是一个心软的人,帮了一个人,就会被介绍给第二个、第三个,最近几天,他加了几十个人。

4月7日这天,他跑了数不清多少单,电动车显示他全天跑了近200公里。工作的这十几个小时,每一刻他都在不停地拿货、送货、排队、奔跑,连停下来接电话的时间都没有。他在去送菜的路上戴着蓝牙耳机接了电话,有些难过地说:“有些时候很怕,怕感染,就把酒精带在车上,隔一会儿给自己消一次毒。路上只能看到防疫车辆,第一次看到上海这么空。”

像阿金一样的外卖骑手、生鲜配送员、闪送员成了包括李欢在内许多上海人唯一的指望。在那份文档里,有人提到,自己的宠物是靠闪送转移出去的。一位网友分享经验:“靠闪送赶紧叫!运输种类选‘其他-宠物’,买保险,小费加顶格!”他在15分钟后等到了系统派单,然后立刻给闪送员打电话,加上了对方的微信。接下来,他跟居委会和“大白”(穿着防护服的小区志愿者)沟通,“很多’大白’不能离开岗位,有心无力,只能多求”。虽然很难,但他也找到了严格规定下人性柔软的一面:找微信里放狗照片的“大白”,多半也喜欢狗,能帮你想办法。

Tips:

1、以防万一,提前联系多家寄养店铺,或是跟亲友、朋友沟通好,确保可以寄养。

2、接到隔离通知立刻一家家打电话,再次核对是否可以寄养,在10分钟内找到寄养地点,尽量在接到隔离通知半小时之内把宠物转移。

3、马上联系闪送,可以加钱,很快就会有人接单。

4、快速把宠物和粮放入航空箱,在小区楼道还没封之前就迅速送去门口。

5、不建议尝试携带宠物一起隔离,成功率极低。

爱宠独自在家怎么办?

陈思思在一个个微信群里漂流着,漂流的终点,是位于闵行某社区151号楼303的小房间,里面关着一只小猫,言言。
我被隔离了,我想让我的宠物好好活着
图 /
受访者提供
3月10号,她从闵行的家里到了青浦的男友家,给言言留下了大约一个星期的食物。言言是一只英短渐层,脸圆圆的,身体肥硕,身上的毛蓬松柔软,而他的名字来自陈思思最喜欢的游戏里的人物李泽言。在男友家住了几天,她突然赶上了封楼,整整十五天没能回家,到了解封的时候,闵行的家又被封了,她还是回不去。

对陈思思来说,言言无比重要。“工作之后养了它,它几乎是我每天一下班就赶回家的一个小动力,觉得家里面有人陪着我了,像我的家人一样,我每天赶回去给它做好吃的。”有段时间,她住在离机场很近的地方,怕飞机的轰鸣吓到言言,特意装了一个监控,看言言有没有应激反应。

陈思思给物业、社区、志愿者打过许多电话,但没有人能帮她。时间一天一天过去,她越来越绝望,“因为我家猫之前生过病,我以为它已经饿死掉或者生病死掉了。”绝望时刻,朋友发给她一个链接,是一份求助文档。她赶快填上了自己的信息,很快,同小区的人联系到了陈思思,问她的猫是什么情况。

联系陈思思的人是个同样养猫的女孩。前一天晚上,女孩的猫从6楼一不小心跳了下去,她是在向别人求助的过程中看到了陈思思的居住地,虽然自己的问题还没解决,但她愿意主动帮陈思思的忙。她把陈思思拉到了社区的买菜群,一个群友告诉她,可以加151号楼的群,又把她拉了进去。在这个群里,她看到了住在304的邻居婷婷,赶忙加上了微信。
我被隔离了,我想让我的宠物好好活着
图 / 受访者提供

就像是一次接力,陌生人的帮助把她送到了终点。陈思思跟婷婷视频通话,她告诉婷婷,猫就在靠近走廊的洗手间里,洗手间的窗户没关,但有纱窗。“猫的名字叫言言,你可以叫一下它。”婷婷站在窗外,喊了一声“言言”,这只肥圆的小猫窜上了窗台,狠狠地“喵”了几声。言言是一只胆小的猫,原本是非常怕人的。这次见到陌生人也没有害怕,说明是真的饿坏了。陈思思的眼泪差一点掉下来,“它还活着”。

婷婷剪开纱窗,把言言接回了家。虽然猫被成功解救了,但婷婷没有养过猫,家里也没有猫粮、猫砂。151号楼微信群里的宠主们帮了大忙,有猫粮的,给装了一袋猫粮,有猫砂的,给了一包猫砂。还有一户人说,自己家猫砂不太够,但是可以把言言接到自己家来养,能省点猫砂。言言成了整个151号楼的明星小猫,婷婷把它洗完澡的靓照发到群里,大家都夸赞它好可爱。
我被隔离了,我想让我的宠物好好活着
图 / 受访者提供

为了感谢婷婷的照顾,陈思思给她发了红包,婷婷收下了,但转手就发给了送猫砂、猫粮的人们。陈思思很惊讶,不只养过猫的人可以彼此共情、互相支持,“我们都是陌生人,我可能连你做什么工作,你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但是你在帮我照顾我的猫”。

在这个残酷的四月,互联网的一端全是争吵、撕裂、网暴,但在另一端,人与人之间仍然保留着最温情、也最坚实的部分。还有这么多的人,用真心对待真心,用善意兑换善意。

在“大白”的视频电话里见到三只小猫时,王芬只记得自己在哭。

屋子里很乱,猫粮盒空了,水盆空了,地上到处是零星的猫砂,垃圾桶也被翻倒,小猫正伸着头钻到桶底找吃食。看见“大白”进来,又迅速缩回角落。

王芬从去年开始,在小区遇上一只流浪猫,后来一捡就是三只。“鸭蛋”“狗蛋”“虎妞”,她给三只小猫依次这样取名,“取个不好听的名字好养活”。宠物就像她的家人一样,王芬在媒体行业工作,经常出差,过去毫无牵挂,现在出门超过一周,她会担心。

上海爆发疫情前,王芬去了成都出差,接近一个月过去,如今她没有办法返回上海,更没办法回小区。走之前,她叫了上门喂养,直到3月28号,小区被封闭,三只小猫到今天已经9天没有人管。“喂养的工作人员说当时只放了4、5天的口粮。”

她急疯了,天天给居委会打电话,家里没有监控,担心的时候,躺在成都的酒店里整夜整夜地睡不着。

她还记得,第一次遇见鸭蛋的时候,毛发脏兮兮的,在小区绿化带里,饿得啃泥土。王芬当时就决定,带他回家,至少不能再饿肚子了。“现在我又让他们挨饿了,出什么事我会自责死。”

在宠物互助表格上,她写了自己的情况,最后一句是“能让他们活下去就行”。今天上午,一位小区志愿者联系了她,王芬叫他“大白小哥”,她拜托“大白”去同小区的朋友家取回自己的备用钥匙,再给自己的三只小猫添水添粮。

“大白”和王芬全程视频,王芬在屏幕前大声呼唤它们的名字,“鸭蛋”“狗蛋”“虎妞”,在视频另一端的成都,她哭了。不仅是添水添粮,“大白”还帮她处理了猫砂盆,打扫了三只小猫的生活区域。三只流浪猫回到她家后,爱喝水,王芬担心他们之后又会口渴,她拜托“大白”,厨房里有几个大碗,“全部接上可以吗?”

她已经很久没有睡一个好觉,小猫吃上了东西,“这是我之前都没办法奢求的事情”。她的家里还有10包泡面和一盒鸡蛋,她希望“大白”能带走,送给有需要的人。在临出门前,“大白”看见门前的快递,又给她发消息,“门口的快递没有消毒,我就不给您拿进来了”。

她希望能尽快回上海,第一时间一定要感谢这位“大白”,王芬怕到时候认不出他,“你能发一张照片给我吗?”对方回了她一张自拍,穿着防护服,厚厚的防护面罩下只看见一双眼睛。

Tips:

1、集中隔离预计最少14天,强烈建议备足至少30天的水、粮、猫砂等。

2、求助社区群里的邻居或是志愿者,多跟社区内的邻居交流情况。

3、在家附近安全的地方藏好钥匙或交给可信赖的人,如有意外方便请人入户添水补粮。

4、如果没有钥匙,不要放弃跟居委会沟通,必要的时候可以哭。

宠物治病怎么办?

旺仔病了。3月31日,邱婷带上旺仔去家附近的宠物诊所看病,遇上临时封控,“下午5点全部要关掉了”。病因还没查出来,简单开了一些药,一人一猫又匆忙回家。

直到5号,旺仔再也没有出过门。它开始不断呕吐,每次吐之前,都会发出“咂叭”的声音,4月1号,邱婷给它打了一剂止吐针,精神好了些。4月3号,它又吐了,5号吐得最严重,黄黄的胆汁流出来。

旺仔也有四天没排便,邱婷给它喂了蜂蜜水、化毛膏、益生菌,它又把头转过去,不知道在看什么。平时一天能吃一碗猫粮和小零食,现在只能用针筒,把主食罐头一点一点打到嘴里。

邱婷急哭了好多次。这是她的第一只小猫,在此之前,她已经有一条狗狗,“小狗的表达是很热烈的,但猫不一样,它对你的爱会无形中体现出来”。

她经常感觉到孤独,一个人哭的时候,旺仔会跑来身边蹭蹭她,大眼睛看着她,喵喵叫。旺仔是一只懂事的猫,这是它第一次生病,吐得到处都是,地板上、床上、窗台上,邱婷把它抱到猫砂盆前,小声说:“旺仔,你要是能吐到猫砂里,妈妈就可以方便地把这些东西清理掉,对吗?”

第二天凌晨4点多,邱婷又听见了“咂叭”,打开灯,旺仔“哗”地一下就吐了,吐在猫砂盆里,头垂在盆边,看着她。“它真的听懂了。”

旺仔的病已经没办法再拖下去,这几天邱婷想了太多办法,她联系闪送,没有人接单,联系医院,自己出不去,医院也接不了,药也用完了,旺仔的身体还是不见好。她只能每天在网上诊所询问,医生告诉她可能是内脏器方面的问题,“如果吃了还吐,只能去医院输液,要不然会脱水。”

她登记了在线互助表格,同时在所有的跑腿平台上寻找骑手,把所有的跑腿费加到顶格。“闪送最多能加100,美团可以加200。”5号上午,她等了两个多小时,跑腿小哥张黄山最后接了她的单子。

在此之前,张黄山已经不记得接了多少单宠物急送,“基本上都是去医院、诊所的”。有时候深夜,他还会接到单子。去一趟医院不容易,现在好多路被封,他得绕路,在空旷的大街上,一趟得跑一两个小时。宠物主人们都是着急的,在中途,他经常会接到电话,“吓死我了,没出什么事吧?”

张黄山一接单,邱婷立刻在文档上更新了自己的动态:“已解决,联系上了跑腿小哥。”几个陌生的上海姑娘迅速给她打了电话,一个女孩在电话接通后,还没来得及说话,“哇”地一下哭出来,她问邱婷:“我的猫也病了,能不能向你要一下小哥的电话?”

现在旺仔到了宠物医院,医生告诉邱婷,它得了胃肠炎。工作人员专门为邱婷建了一个“旺仔护理之家”微信群,每天更新旺仔的身体情况。现在它已经不再呕吐。

邱婷刚见到旺仔的时候,“就那么小”,蜷缩在她的怀里。爸爸妈妈不同意邱婷养猫,她先斩后奏把旺仔带回了家,“结果被骂了一星期”。后来给旺仔取名字,她想着不如来个抓阄,在地板上摆了12种东西,有雪花、有团子,它最后抓向了一瓶旺仔牛奶。爸爸刚开始不喜欢旺仔,一星期后,却主动给旺仔铲屎,“从那以后都是他铲屎,没换过人”。

这次爸爸主动要和邱婷一起,送旺仔到小区门口,他提着猫包出去,送到张黄山手上。返回来的时候,邱婷看到爸爸擦了一下眼睛,“就像把孩子一个人丢在医院一样”。14斤的旺仔有些重,张黄山单手提着猫包,右手被沉沉地往下拽,邱婷带着哭腔笑了一下,“旺仔要去医院了,好重哦”。

Tips:

1、有基础疾病或者老年慢性病的动物,需要提前跟医院联系,进行一些处方药物和处方食物的准备,隔离期间按照正常流程照顾。如果是有食物过敏病史或过敏症动物,需要遵医嘱选择粮食,避免因为食物引起的胃肠道症状;对于有肾病、泌尿系统疾病等病史的动物,需要按医生建议准备相应的处方食品,而对于需要在家补液的动物也需要准备好输液的液体。

2、如果是慢性病且有住院需要的,要提前联系好医院,大部分医院会留专人看守。

3、治疗中动物需要留意治疗进度,多跟医生确认是否达到出院标准以及出院回家护理事宜。

上海宠物医疗行业从业者、资深养宠人士马思纯建议,如果养宠家庭确诊阳性,一定要保持冷静,也要保持坚定,目前上海尚未出台宠物无害化的政策文件,街道防疫指挥部、社区居委会具有一定自由裁量权,因此,保持坚定态度与之沟通、坚持不懈,一定可以获得积极效果。

如果不能及时转移寄养,在疾控上门转移和消杀过程中,一定要保持沟通,如需入户消杀,要保护好宠物,并安排好后续喂养,尽量不要尝试携带宠物隔离。

感谢执业兽医黄炜峰为本文提供了医学建议。

即时新闻:我被隔离了,我想让我的宠物好好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