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网红做慈善”:让癌症病人致谢十几次 曾有人卖惨带货

4月4日,云南昭通一视频博主到某中学慈善捐助引发网友质疑。视频中,博主将十几个学生集中在校门外发放羽绒服,之后学生集体喊“感谢某某老板”。

期间,该博主现场介绍这名老板开办了“7个公司13个厂,还有24个姨妈在香港”,并引导镜头“一起来看看这帮穷学生”,拍下多个学生接受捐赠的表情。

“网红做慈善”:让癌症病人致谢十几次 曾有人卖惨带货网红到中学捐助“穷学生”,引发网友质疑

有网友质疑这样的捐赠过程伤害学生的尊严,“不要一边做好事又一边伤人”。也有网友认为“这是实实在在帮助学生,不要钻牛角尖”。

该博主账号内有大量类似内容,他还会让贫困孩子和癌症病人面对镜头,听他逐个诵读捐赠者的名字及金额,并逐次鞠躬致谢后才能拿到对应的钱款。

封面新闻记者发现,多个视频平台上有众多类似的博主在进行这种有组织拍摄的捐助行为,甚至有人拍摄结束后将钱收回。

镜头前表演夸张 癌症病人忍痛致谢几十次才拿到善款

封面新闻记者梳理了昭通这名博主帐号发现,该帐号拥有粉丝4.1万,帐号备注信息为“编剧导演题材大师”。帐号共发布162个作品,早期作品多是搞怪风格的段子,从2021年10月开始发布向孤寡老人、贫困学生、病人捐赠物资的内容。捐助过程中,多次出现一辆印着“某某汽修”字样及电话的轿车,让受捐助者站在这辆车前边发表感言。

这些捐赠视频几乎都有统一固定的环节:介绍地理位置,介绍受捐助者的姓名及家庭情况,之后逐个念出捐赠者的信息及捐款金额,受捐助者面对镜头逐一点头或鞠躬致谢后接过善款。

整个过程会持续几分钟甚至十几分钟,一名癌症病人在配合拍摄的十几分钟里,多次揉按腰部露出疼痛难忍的表情,几十次点头说完“谢谢”之后,陆续拿到全部善款。

“网红做慈善”:让癌症病人致谢十几次 曾有人卖惨带货癌症病人几十次致谢后拿到善款,网友留言心疼(视频截图)

不少网友留言“看着心疼,没必要这样拍”“不用这样一个一个拿给他,一起给他然后再念名字,这样他太痛苦了”。

4月4日的校园捐助同样引发了网友的反感情绪。有网友认为“穷学生”的说法,以及对着学生脸部拍摄的做法“太侮辱人”,如果是自家的孩子绝对不会允许接受这样的“施舍”。

博主则解释称,善款是由热心网友募集后委托他来发放,他需要在镜头前念出捐赠者名字核对款项,“黑粉少说风凉话,你可以做得更好你又不去做,我是公开公正传播正能量”。

封面新闻记者在各个视频平台搜索发现,有多个帐号在发布类似内容。其中,两个名为“某商城王某某”的帐号累计拥有530万粉丝,视频主角均为该商城法定代表人王某某。

在300多个作品中,王某某经常在乡村爬山蹚水,高喊着“老人家,王某某来看望你了”进入画面,送上粮油或者几张百元钞票再向对方90度拱手鞠躬。为了救助贫困对象,王某某会在路边摆摊的老人手中买走一把青菜,却留下百元钞票后跑开。

在捐助过程中,王某某会动情演说一番,穿插着宣传他名下的商城以及在乡村建设的惠民点。视频下方动辄数千条评论中,除了一边倒的称赞之外,时不时有网友质疑“摆拍痕迹严重,表演太浮夸了”“这个老人是御用演员吗,经常能看到”。此类质疑总会被粉丝以“黑粉抹黑”为由回击。

“网红做慈善”:让癌症病人致谢十几次 曾有人卖惨带货网红在镜头前百元买走老人青菜(其本人帐号视频截图)

“慈善家”自费拍摄个人电视专访 被质疑造假后公司曾改名

封面新闻记者通过天眼查查询发现,王某某参与了13家公司经营,并在其中11家担任法定代表人。目前,这13家公司中只有4家处于存续状态,1家被吊销执照,其余是注销状态。

其中名为“云南金某”的公司2019年之前名为“云南王某某”公司,而“云南王某某”公司及王某某本人在2019年被网络大V“大漠叔叔”质疑慈善造假、慈善摆拍。

“大漠叔叔”选取了王某某账号中的几条慈善视频实地探访。

其中王某某曾乘坐索道去山对面慰问孤寡老人,被索道工作人员“辟谣”称这是一条景观索道,山对面并未居住孤寡老人;王某某曾给双目失明、子女死亡的寡居老太送物资,但老太及家属出镜回应称老人未失明,她喜欢独居,并非子女死亡无人照料;王某某曾在一村道附近对着两座坟墓动情演讲,称墓主的子女远离家乡几十年不照料老人,老人孤苦去世后被村民安葬在一处,后来墓主后代网上喊话“伪君子跑到我家祖坟胡说八道,就为了推销自己公司的产品,有本事你再来试试看”。

在随后的媒体采访中,王某某解释称去看望的那位失明老人确实当时失明了,不知道后来怎么调理好了,老人当时讲一子一女去世,自己误以为对方是孤寡老人;在孤坟前演讲时被路人提供了错误信息,自己有感而发讲了善意的谎言,摆拍只是道德上有点问题,但自己没骗任何人一分钱。

在王某某帐号中,曾多次宣传他的商城在全国多个村镇建有惠民合作点。其中两家合作点经营者告诉封面新闻记者,他们只经营了半年左右,主要是销售王某某公司的洗发水、特产,从中赚取差价,“原本要缴纳38000的加盟费,但他给我免了”。

王某某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封面新闻记者,今年已停止线下小规模加盟,目前只做线上商城加盟,加盟费为38000,线下只做1000平米以上的大加盟点,费用暂时不清楚。

王某某在微博中晒出众多不同来源的表彰证书,以及某电视台一个栏目对他十多分钟的专访。

封面新闻记者与栏目组联系得知,该栏目是外包性质,只要相关企业资质合格,就可以安排团队拍摄专题报道,5分钟的节目收费15.8万元,10分钟的节目收费29.8万元。

女硕士“网红打卡式支教”被警告 造假慈善团伙策划人被拘留

封面新闻记者关注到,近几年已发生过多起“网红慈善”造假事件。

其中,3月30日有几名女子在西安街头给路边摆摊的阿姨发放现金,现场拍摄完视频后却将钱抽走,这一过程被旁边路人拍摄下来后通过媒体报道曝光。

2021年6月,四川省凉山州警方曾通报一起类似案例。一伙名为“韩文团队”的人员,长期发布向贫困孩童捐赠物资的视频,吸引大量粉丝后带货直播。经警方调查,该团伙打着扶贫、慈善捐助的旗号虚构事实,利用废弃房屋做背景,用眼药水充当眼泪摆拍视频卖惨吸粉,曾摆拍之后再拿回所谓善款。该团伙直播带货共牟利29万元,团队策划人最终被行政拘留7日。

2021年9月,海归女硕士龙某晴自称连续10年去湘西支教,晒出各种摆拍照片成为网红,被网友质疑是“网红打卡式的作秀支教”,并质疑其非法募资。2022年1月,龙某晴被长沙市民政局行政警告,长沙市民政局勒令其名下助学服务中心将违法募集财产11845.4元退还捐赠人。

武汉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尚重生认为,慈善应该是不计回报去帮助人,这类摆拍式慈善是虚伪慈善,它主要目的是为自己谋名获利,并且把受助对象当做摆拍的“道具”,会让公众对慈善认知产生偏差,对慈善本身伤害比较大。

尚重生表示,慈善行为可以宣传,并且有很多合理的宣传方式,短视频平台上这些全程摆拍、夸张表演的“慈善行为”是在夸张宣传个人而不是慈善理念,镜头对着贫困学生、癌症病人、孤寡老人脸部拍摄,甚至要求对方配合表演,实际上是用贫困者的需求为要挟,让对方成为自己树立人设的工具,用“穷学生”这种赤裸的称呼也会伤害孩子们的基本尊严。“有人辩解说他们确实送出了粮油、现金,是实实在在的善举。我认为他们是用这些小成本去换自己高大的形象以及高涨的粉丝,最后从别的途径获得高额变现回报,这是不纯粹甚至可耻的。”尚重生说,至于那些摆拍完之后又把钱拿回去的行为,可能涉嫌诈捐,性质更恶劣。

即时新闻:“网红做慈善”:让癌症病人致谢十几次 曾有人卖惨带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