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父亲肝癌晚期手术在即,员工申请爱心基金被逼离职?

父亲肝癌晚期手术在即,员工申请爱心基金被逼离职?“自己入职以来一直在缴纳58爱心基金,2月份父亲查出肝癌症晚期,向基金管理部门提出使用申请,并沟通好了等手术后花销单出来后核算补贴额,但在手术前夕,我却收到了公司的裁员通知。”近日,认证为“安居客市场策划经理”的侯先生在脉脉上爆料称。

4月27日,时间财经联系上当事人侯先生。他证实自己确有其事,但公司的口吻变了。“昨天公司HR跟我联系,不承认裁员,我现在还在上班,但是他们现在给我的感觉有点冷暴力,把我踢出工作群。”侯先生称,对方就是想逼自己离职。

父亲患癌,员工申请爱心基金被裁?58同城:未开始治疗,无法资助

据侯先生介绍,他2021年3月份入职58集团旗下的房产事业部安居客,他按规定入职满3个月后就开始参加“58爱心基金”项目,每个月支付10元捐款,公司会进行1:1资金追加,若参与的员工面临重大疾病、重大事故、灾害导致大额经济支出的情况下,基金会根据受助人实际情况进行资助。

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联席合伙人杨勇告诉时间财经,“58爱心基金”应该是属于一种内部福利制度,在合规性上问题不大。但在适用时,如果公司恶意通过裁员来避免申请基金报销,员工可以通过诉讼等手段维护自己的权利。

58同城一位工作人员回应时间财经称,侯的岗位确实存在着一定的调整,但是公司会按照劳动法给他一定的补偿。他说被剔除了工作群主,其实这是一个项目的工作群,那个项目其实已经结束了,是自然解散这个群。

对于大家关心的爱心基金的事,该员工表示,因为58爱心基金是面向整个内部员工的,基金里面的钱都是员工自己每个月从工资里扣的一部分,它的使用肯定是有严格的一个流程。如果侯是离职状态,那他的条件确实就不太符合,但是公司会另外给他想办法,申请人道主义援助,但是他现在有点激动,不能接受这个事,然后有意针对性地把这两件事儿连到一起了。

对于人力对其工作考核情况,以及人道主义援助的金额,该员工表示暂不知情。

“员工在人生最灰暗的时候,冰冷地处理这件事,逼我签裁员通知书,你们宣扬的企业文化、企业精神何在?”侯先生质疑,公司就是不想对其进行爱心资助,才在父亲手术前要求自己离职。
父亲肝癌晚期手术在即,员工申请爱心基金被逼离职?
爱心的速度赶不上裁员速度?

侯先生称,自己2021年3月刚入职的时候,公司就向他宣传“58爱心基金”项目,他当时就有意愿缴纳,但要三个月之后才能交成功,缴纳至今远超6个月了,而“58爱心基金”注明,加入58爱心基金会满6个月后可以申请资助。

2022年2月4日,侯先生父亲查出肝癌症晚期,向公司申请使用58爱心基金,彼时侯先生和该基金管理人员沟通良好,“他们告诉我,等所有那个化验单子,手术单子出来之后,一起整理好了去提交,他们根据单子核算补贴多少。”

虽然58爱心基金并未披露具体的补贴金额或比例,但据侯透露,对方告诉他,如果他父亲手术花费七八万的话,最后能报三四万左右。

侯先生表示自己是正常家庭出身,并且是独生子,父亲身患重病靠他一力支撑,5月份他父亲就要进行第一次手术了。

本来怀抱着希望,58爱心基金能予以一定的支持减少其医疗资金压力,结果4月25日,侯突然被通知离职,让其当日在《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上签字,并告知第二天不用来上班了。

据资料介绍,58爱心基金已成立9年,这期间帮助了520多个员工及其他们的家人,解决他们生活中遇到的重大难题,资助款项达到900多万元。

早在2019年就有媒体报道,近80%的员工也参与了这项公益捐助行动。58同城CEO姚劲波还曾在2016年向58爱心基金捐款500万元,58同城还追加捐款500万元。
父亲肝癌晚期手术在即,员工申请爱心基金被逼离职?
员工质疑爱心基金何为爱心

58同城方面称,侯被解除劳动合同是因为公司受疫情和经营环境的影响,做出的人员结构上的调整,公司已经按照劳动法相关规定,给予其经济补偿。并表示考虑到侯的家庭情况,公司也会给予人道主义扶助。这两件事儿是不相关的。

但是侯先生并不这么认为,他觉得这两件事太巧了。对于离职情况,侯称确实也并非仅自己一人被辞退,他所知道的大概有几个也在被陆续通知离职,公司也承诺给到N+1的赔偿。但侯还是更关注自己能否拿到58爱心基金的补贴。

同时,侯也坦言,58爱心基金那边的员工并未对补助一事有过阻拦,相反他们一开始是非常乐意补助的,因为公司也要承担社会责任,这个基金也是公司宣传的一个点,在裁员之前,他们想把侯先生做成案例,然后让大家都来缴这个费,体现公司有这个福利。

北京京安律师事务所张越律师对时间财经表示,劳动法规里面确实是有对于三期员工不能辞退的规定:哺乳期、孕期和病期,不过员工父亲生病这种一般不受这个限制,不构成不能辞退的法定理由。

此外,《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八条规定,用人单位违反本法规定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劳动者要求继续履行劳动合同的,用人单位应当继续履行。

对此,张越表示,虽然有这样的规定,但它并不是说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员工想要恢复工作,继续工作,就一定能达成,这要看实际的客观情况,如果公司说岗位已经不需要了,那就是没办法恢复的。员工方面只能在公司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情况下,要求两倍赔偿金,即正常来说的每工作一年给两个月的经济赔偿金。

侯先生称,自己目前仍然到公司来上班,但是也很担心万一HR停用其OA,他父亲的手术单等材料无法提交给58爱心基金那边,拿不到这笔补助。

父亲肝癌晚期手术在即,员工申请爱心基金被逼离职?
情急之下,侯在公司内网也披露了此事,有员工评论称,“看到需要手术结束后报销,忽然就不想缴纳每个月的爱心基金了,虽需要规章制度来保驾护航,但法外有情,现在很多的保险条款都变成可以根据一些特定情况提前预支部分款项了,我们的爱心基金,何为爱心,还不如保险有情有爱心?”还有部分员工看完帖后咨询爱心基金怎么退,“十块钱不多,但要是这么处理,我一点都不想捐了。”

即时新闻:父亲肝癌晚期手术在即,员工申请爱心基金被逼离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