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他婉拒采访,但这个故事应该被更多人知道

“我们居委干部真的已经做到极致了,真的做到极致了…”

不久前的一个下午,一通带着哭音的回电打给了上海某居民,电话另一头是黄浦区五里桥街道生活保障服务热线的工作人员。

她在向一位投诉居民进行解释与安抚,而回电的背后有个感人的故事。

前些天夜里,五里桥街道瞿西居民区党总支书记江文强接到一个来电求助。

来电人告诉江文强说,家住瞿溪路1200弄的92岁独居老人在房间内摔倒了,亟须送医,请居委干部赶快去看看。

这户老人,江文强知道,是一位阳性确诊病例。他放下电话,立即穿上“大白服”,赶往老人家,敲开老人家门,查看了老人的情况,帮老人叫来了救护车。

救护车到小区门口了,52岁的江文强马上背上老人,从楼梯上走下来,将他送上了救护车。老人的一位亲戚也住在该小区,当晚他一起上了救护车,陪同老人前往医院。

他婉拒采访,但这个故事应该被更多人知道
居委干部深夜等待120救护车

看到江文强回到了居委会,居委干部都松了口气,觉得解决了一件心头事。谁知,老人的亲戚来电述说了一件事,让大家的心情跌入谷底。

老人是阳性确诊患者,就医必须前往定点医院;但居委干部当时并不知道该院没有骨伤科。而跟着救护车来到定点医院的老人亲戚,发现该医院无法解决老人的诊疗需求后,在现场情绪十分激动。这位亲戚给居委会打来电话:在电话中责怪江文强,延误了老人看病。

电话的另一头,江文强神情失落。新进社工凌婉秋看在眼里:“真的不是好心就能办好事;但现在这情况我们不做,谁来做?”她为江文强感到委屈,也深感居委干部责任重大。

好在,定点医院医生了解情况后,主动向老人的亲戚进行了解释,告知他们目前定点医院的接诊情况,逐渐平复了对方的不满情绪。

当晚,老人被闭环送回了家。

可回到家的老人面临新的窘境。老人的亲戚由于一些原因成了密接,不能照顾老人;由于摔伤,老人起居不便,一日三餐与上厕所都成了大问题;而转运到定点医院,还在等待中……

“这事只有我们居委干部能扛了。”江文强当即对其他居委干部说。

“江书记说,老人的生活起居,都由他来解决,你们不要搭手。”居委社工朱立阳说,自己当时听到江书记要一个人扛下照顾阳性确诊老人,都要哭出来了。“他太不容易了。”

后面几天,江文强每天都会穿上“大白服”,到老人家里送餐送药、和老人聊聊家常,做好每日家庭消毒防范。老人居住的楼栋是不成套房屋,9户人家共同两个厕所,老人无法使用,需要在屋内用痰盂解决大小便。江文强每天会将老人的大小便一并消杀处理。

他婉拒采访,但这个故事应该被更多人知道
江文强照护92岁阳性确诊老人

此时,老人的亲戚们并不知道老人生活起居已由居委干部照护起来。他们心急如焚地致电街道生活保障服务热线,斥责“居委干部不作为”。

他婉拒采访,但这个故事应该被更多人知道
居委给老人送去的水果

接到电话后,街道很重视,生活保障服务热线的工作人员赶忙连线居委会。她在了解情况后,也才有了开篇那个带着哭音的回电。工作人员告诉老人亲戚居委干部已承担起全部照顾老人的责任,请他们放心,并带着哭音说出了“我们居委干部真的已经做到极致了,真的做到极致了”。

此轮疫情发生以来,瞿西居委会平均每天接到居民的投诉电话、求助电话近300通,直接打到江文强手机上的接听来电超过百通。“每通来电都很急,每通来电都很难,不能不接。”江文强已带队奋战抗疫一线近两个月

他婉拒采访,但这个故事应该被更多人知道
江文强接听居民电话

这段故事是由江文强的同事讲给记者听的。记者通过街道干部联系,想采访他本人,这位低调的上海爷叔婉拒了记者。他请街道干部给记者发来微信说:“疫情防控是头等大事,我的本职工作,没啥好说的。我是党员,干就行了。”

4月25日凌晨,经过多方努力,92岁的独居老人已成功转运至定点医院,接受专业看护。

即时新闻:他婉拒采访,但这个故事应该被更多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