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天价”露营,割今年最后一茬韭菜

国庆七天玩什么?

许多人想到了露营。像喝秋天的第一杯奶茶一样,去奔赴秋天的第一场露营。

今年国庆假期,长途旅行 ” 冷 “,近郊出游 ” 热
“,露营经济继续升温。高端庄园、高尔夫球场,摇身一变成了营地,景区、酒店、民宿开辟出了一片营地,就连采摘园、农家乐、郊区烧烤,也想蹭一蹭露营的热度。

北京、上海、杭州、成都和西安等城市的营地主告诉深燃,十一期间营地生意火爆,基本提早两周就已全部订满,部分营地为了保证客户体验,还做了限流。

不过,露营小白和资深玩家的反馈却浇了一盆凉水:用一个字形容是 ” 贵 “,用两个字形容,是 ” 抢手
“,用三个字形容,恐怕就是 ” 割韭菜 ” 了。

一线城市周边营地的价格,已经堪比高端民宿和星级酒店。不过夜、只能体验 4-6 个小时的营地,普遍 299 元 / 人起;3
人家庭、2 天 1 晚的价格动辄三千元起,有的甚至涨到了近五千元。

还有的营地,在国庆期间只卖 ” 高价票
“,也就是适合小白的拎包入住套餐,而针对爱好者的半自助服务和资深玩家的全自助营位,都不卖了。原因显而易见,前者提供更多服务,可以赚更多的钱。

可是,国庆假期露营的价格涨得有多猛,翻车就有多狠,” 价格乱定、服务混乱,没有运营,只有‘照骗’ ……”
不止一位在十一期间体验露营地的受访者表示,感觉自己成了 ” 高端 ” 韭菜,环境和服务都配不上高价,有时候越贵的反而越坑。

2022 年以来,一线、新一线城市的露营地可谓雨后春笋般涌现。仅北京一城,到十一前,大大小小的营地至少增加到了 500
家。露营领域从业者潘小瓜告诉深燃,露营地因为市场需求大,看似爆发式增长、一片红火,但多数营地都集中在一线城市,竞争激烈,运营能力也参差不齐,平时赚的都是辛苦钱。还有营地主表示,大部分营地的经营状况一般。

进入十月,大部分地区天气转冷,露营季将进入末期,营地主是在抓住今年最后的机会赚一波块钱吗?我们看看营地主、露营从业者和资深玩家怎么说。

国庆露营,太太太贵了

2022 年国庆长假的露营地,如果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 ” 贵 “,用两个字形容,就是 ” 抢手 “。

上海的庭兰从 9 月中旬开始寻觅近郊的露营地,问了十多家,不是 ” 没位置 “,就是 ” 价格贵得离谱
“。她对深燃总结了露营基地的涨价 ” 套路 “。

按人头收费的,不过夜,普遍 299 元 / 人起,限时 4-6 个小时,会提供一顿简餐;过夜的,起码 499 元 /
人起,相当于两个人一顶帐篷就将近千元。

按营位收费的,便宜的一般只含门票,或还带一顶帐篷,例如,600-800 元一个的营位,人数有限制,一般在 4
人以内;轻奢营位,3 人家庭一晚得 2000 元起步;服务越多价格越高,有的涨到了近五千元。

国庆前夕,北京的老吴在挑选营地时发现,” 近郊的露营地,但凡场地稍好一点的,一个家庭的价格普遍涨到了一千五以上 “。

为了避开人潮,摄影师、小红书旅行博主春哥刻意提前到 9 月 30
日,进入了北京周边一处高端营地,不过,他还是低估了露营的热度和玩家的热情。”30
日当晚,不断有人进来,国庆第一天,来的人越来越多,而且玩家的帐篷非常卷。”

营地里的餐厅会客厅(上)和各式帐篷(下)

图源 / 春哥去哪儿

有句老话叫,” 没有花钱的不是 “,如果你带着这句话挑选露营地,心想 ” 过节咱也奢侈一回 “,可能就能体会到什么叫 ”
花得越多被坑得越惨 “。这也是为什么,多位在国庆期间露营的消费者,提到了共同的三个字,” 割韭菜 “。

这个十一,西安的孙阅第一次露营,和朋友两个人 ” 咬咬牙 ” 选了一千多元一晚的营位,结果帐篷房和天幕都发霉了,”
而且连个电动充气床都没有 “。

她实在无法接受这次露营初体验的住宿条件。”
原本是两天一晚的露营,但我们当晚没住,连夜‘逃’到了周边五百一晚的民宿,比营地的住宿条件好太多了。”
孙阅说,以后可能还会找机会露营,但不会轻易选过夜的了。

小侯是资深露营玩家,但也难逃被当成 ” 高端 ” 韭菜的命运。国庆前夕,他去了北京一处营地,两大一小一晚 1988
元,但实际提供的只有一块野地、一顶帐篷,不但天幕需要另租,找把凳子坐、喝瓶水,通通都需要另付费,”
给人的感觉是收费很乱,不但没有人情味,而且体验不到露营的环境,营地里竟然还有水泥篮球场 “。

在露营爱好者看来,营地商业化没关系,但不是说一顶帐篷、一把椅子,几个人围坐在一起,就叫露营了。把城市里的现代文明照搬到营地里,并不是露营提倡的接近自然的生活方式。

老吴是近郊休闲派玩家,因为露营时要带娃,妻子是摄影师、偶尔有拍摄任务,他一直坚持找最好的、更成熟的营地,每次出发前都要做很久的攻略,研究很久的点评。可就算是按照最高标准筛选,老吴还是拥有了丰富的营地
” 踩坑 ” 经历,他的经验是,贵的不一定就好,有时候越贵的反而越坑。

他告诉深燃,有一处营地在国庆期间,光是门票价格就涨了一百多元,进入营地后,里面吃的喝的全都跟着涨,营地还不允许自带食物,摆明了就是,要么乖乖花钱,要么只能饿着,”
这种消费体验很差劲 “。

今年 ” 十一
“,老吴放弃了郊区的露营地,计划找个公园,约上三两好友席地小聚就好。而小侯跑到了将近两千公里以外的川西,去海拔四千多米的高山上扎营。

资深玩家、露营小白,为什么都不满?

城市周边开营赚钱的生意,为什么会被质疑是 ” 割韭菜 “?

不论是资深玩家还是露营小白,他们都对深燃表示,许多营地在国庆期间涨价,但环境和服务都配不上高价。

营地的涨价情况,可以分成两类,一类是出租的营位涨价了,另一类是靠叠加各类项目涨价,主流的是加入美食类(烧烤、火锅等)、运动类(飞盘、桨板等)、娱乐类(露天电影、K
歌等)这三大类项目。

露营经验丰富的玩家,普遍更在意环境。自己准备一切装备、物品的他们,一般选择只租营位。

从他们的视角看,自己以前可以免费露营的野地,现在不但收费,而且节假日 ” 坐地起价 “,其他服务不见增加。

小侯以前总是优先选择 ” 野营地 “,开着车、带齐装备,和三五好友钻进一处风景,徒手建家。那是他们不为外人所知的 ” 妙处
“。但近两年,一个个 ” 妙处 “,陆续被圈地划为商业营地。” 只要你有景色美的野地,拍张照片发到社交平台上,很快,商业就进来了。”
小侯说,从今年开春起,就很难在北京周边找到野营地了。

小侯选择的商业营地

图源 / Taylor 小侯同学

把目光放回公园绿地,他发现,不少优质草坪也从之前的对外开放,变成承包式的商业营地,进去扎帐要收门票。

而小侯眼里这些 ” 无中生有 “、只提供一个营位、” 其他什么都不用管 ”
的营地,也难逃涨价。同样一处营地,他上半年过夜时,营位费是 80 元,现在涨到了 200 元,” 三个月涨了 1.5
倍,但没有新增任何服务,就是跟着行情水涨船高 “。

相比资深玩家,小白用户更看重露营体验。缺乏户外经验的他们,优先选择拎包入住的便携式露营。

他们希望在假期感受露营的氛围,对舒适度有一定预期,也舍得花大价钱,但实际体验过后会觉得,论住宿条件,不如酒店和民宿,论休闲娱乐,性价比很低。

一番比较和沟通后,庭兰和朋友最后选了上海周边一处营地,拎包入住,1299 元一晚,”
自己攒一套露营装备也得花不少钱,还要花精力挑选装备,不妨去体验一把拎包入驻的营地 “。

” 商家的照片很美,但实际上,营地里到处是灰和尘土,拎包入住的和自带帐篷的挤在一起,洗手间脏臭远,夜里 12 点营地里还有人唱
K、吵到无法入睡 ……” 庭兰直呼 ” 冤大头 “,” 这笔钱我还不如住酒店 “。

杭州的方沛因为下手太晚,没订到满意的营地,不过,在 10 月 2
日这天,受朋友之邀来到了周边一处森林营地。他们选择的是不过夜套餐,一人 499 元,6 个人将近 3000 元。

到了营地,他们一行人兴奋地奔向一片大草坪,结果被工作人员拦住。原来,大草坪上的是轻奢自助露营区(玩家自己搭帐篷),499
元价位的,被限定在指定的活动露营区(营地方搭好帐篷的大活动区),” 就是一片荒草坪 “。

接下来的各种活动,更让方沛觉得 ” 不值 “。” 比如,介绍中说是飞盘游戏,实际并没有人教学,很多人不会玩,体验就很差
“,她对深燃说,” 吃喝不好,环境还差,我们权当花 3000 块买次‘教训’了 “。

最关键的是,方沛觉得花钱也没感受到该有的露营氛围。她从资深玩家口中听到的露营是,在营地里逍遥自得,把时间过慢,”
可我们这次露营的感受是走马观花、节奏飞快,一会儿一个活动,把几个小时切分得很细碎 “。

定价乱、体验差,露营旺季问题集中爆发

一面爆满、一面被诟病 ” 价不配位 ” 的营地生意,其实一定程度说明了,这是门 ” 吃力不讨好 ”
的生意。多位露营从业者称,相比户外装备集合店、露营俱乐部,营地生意的难度最被低估,也是最内卷的。

越是国庆长假这样的露营旺季,往往越是问题集中暴发的时候。” 价格乱定、服务混乱,没有运营,只有‘照骗’
……”,潘小瓜表示,如果用户第一次体验露营觉得被骗,就很难持续对露营感兴趣。

市场野蛮生长背后,是需求的激增和产业的不成熟。

国庆假期,近郊游火热带动露营地升温,大量蹭露营概念的投机者,想趁着今年最后一轮露营季,赚一波 ” 快钱
“,不考虑复购率。到十月中下旬,天气转冷,例如北京的露营季就将进入末期。


一种是圈出一片空地来收钱,不过客单价不会很高,平时一两百块,节假日能翻两三倍,另一种是在营地中‘塞’入五花八门的项目,有吃喝有玩乐,针对亲子还可以加入教育,毛利才能更高
“,营地策划人陈采对深燃说。

营地产业的不成熟,从一团乱的价格中就可见一斑。

多位露营小白表示,去过几个商业营地后,依然 ” 很懵
“。同样是自搭建,有的按人头收费,有的按营位收费。同样是过夜,有的只收一次营位费或是景区门票费,有的除了有白天营位费,还收过夜费。

潘小瓜体验过全国各地的营地,见识过 30 元 / 位的过夜营地,也住过 3000
元拎包入住的。他对深燃分析,因为营地没有行业准入标准,也没有统一的定价标准,而营地的资源、成本和运营方式不一样,营地主都是遵循各自的打法定价,所以收费标准和名目混乱。

当然,商业营地野蛮生长的同时,也在加速迭代。2020 年国内只有零星的营地,2021 年渐渐增多,2022
年被称作是露营地建设、运营的爆发之年。继北上广深后,杭州、成都、西安这些第二梯队的城市,也迎来大众露营的爆发期。

今年十一前的周末,小侯接连体验了两处商业营地。作为一个 2019
年入坑露营的户外狂热爱好者,在他看来,这两处算是商业营地大潮的两个缩影。


一处营地体验极差,很明显是借露营‘割韭菜’,另一处营地体验很好,营地设计、全套装备都审美在线,配套的游玩内容丰富有创意,而且包含在一个相对合理的套餐价格里,能感受到是出自专业的营地主之手。”
小侯相信,后者会渐渐被更多人看到。

持续关注营地业态的潘小瓜认为,中国露营的进化速度,是国外的 3-5 倍,一线城市的营地正在从 1.0 进化到 2.0
的阶段,先解决了 ” 有没有 “,再完善 ” 好不好 “。

越来越多高端庄园、高尔夫球场,摇身一变成了营地,景区、酒店、民宿也开辟出了营地区。北京人济庄园户外项目主理人老岳告诉深燃,高尔夫球场、庄园在寻找转型,民宿、酒店、景区有土地储备的,在寻找盈利点,这些业态全面开花做露营,会是一种常态。

老吴近期体验的庄园营地

与此同时,各地的营地已经在根据地域和场地特点,发挥所长,做适合自己的主题活动,增强社群粘性。


例如,在北京,有块优质的大草坪就是不错的营地;但在贵州,已经有好山好水,那装备就得卷起来,有风格也得出片;而上海、杭州,桨板、皮划艇、飞蝇路亚必须走起来,装备越来越轻量化,越来越注重和自然共处。”
潘小瓜认为,只不过,这些活动和露营装备一样,还没有进入细分化阶段。

潘小瓜扎帐在露营基地

图源 / 潘小瓜

在他看来,现阶段,露营地还是一片欣欣向荣之势,至少都能有肉吃。当然,地域不同,市场冷暖也不一样,活得好不好,只有营地主自己最清楚。

以北京为例,” 到十一之前,北京大大小小的营地至少增加到了 500 家 “,老岳告诉深燃,人济庄园周围五公里范围内,增加了至少
8 家营地,而相较五一假期,十一期间露营产品的每日预定量下降了约 1/3。可见,2022 年最后的露营季,营地竞争有多激烈。

据老岳了解,大部分营地的整体经营状况一般,但今年的营地市场,还没开始洗牌,暂时不会出现大规模的淘汰或兼并。”
所有营地主都想等待来年,只是,有多少能坚持到明年,就是未知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