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NASA华裔科学家 讲述美国亚裔的航天故事

专访NASA华裔科学家 讲述美国亚裔的航天故事

NASA宇航员林其儿(Kjell Lindgren)接受美国之音专访

五月是美国亚太裔传统月,多年来亚太裔人士为美国做出许多贡献,在美国引以为豪的航天领域更是如此。上个月,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机智号火星直升机成功完成首飞,对直升机进行地面模拟测试的华裔女科学家艾米·关功不可没。美国之音最近专访了艾米·关和另一位华裔宇航员林其儿,听他们讲述美国亚裔的航天故事。

NASA华裔女科学家艾米·关(中间)在给来访者讲解。(Courtesy NASA/JPL-Caltech)

华裔女科学家艾米·关(Amiee
Quon)是NASA喷气推进实验室(JPL)的机械集成工程师。她出生于华人科学世家,父亲是化学工程师,母亲学习数学和计算机,曾为NASA做过科研工作。她自己则是学机械工程出身,完成学业后就一直在NASA工作。

她说:“我从小就想在航天业工作。小时候在休斯顿长大,不远处就是约翰逊航天中心,所有宇航员都在那里。当然,那时觉得太空真的很酷,一想到离自己这么远的东西,我就觉得很有趣。除此之外,1997年,当喷气推进实验室把旅居者号火星车降落在火星上,还上了时代杂志的封面,我看到它,就想哇,这真的很酷。”

与她一样从小就怀揣航天梦的还有首位台湾出生的宇航员林其儿(Kjell
Lindgren)。他的母亲是台湾人,父亲是瑞典裔。他有生物、医学和公共卫生的学习背景,参加过美国空军,并做过外科医生。

他说:“从我记事起,我就想成为一名宇航员。我想我是受科幻小说和电影的启发。我喜欢阅读,读那些故事,然后我记得很清楚,我在二年级的时候,老师把电视带进了教室,我们观看了1981年第一架航天飞机哥伦比亚号的发射,就在那时我意识到,科幻可以变为现实,有可能在星空之间生活和工作。当时这个梦想在我的脑海中巩固了。从那时起,我认识到成为一名宇航员是多么具有挑战性,竞争如何激烈。但这个目标我一直留在心里,同时追求其他的目标,我一直非常热衷在空军服役,在医学界工作。但是有机会成为一名宇航员为国家服务真是荣幸。”

林其儿2015年7月22日参与远征“44/45”任务,曾在国际空间站待了141天才回到地球。他还被指派为NASA SpaceX
载人4号任务的指挥官,将于2022年再次进入国际空间站。

但成功的道路并非一帆风顺。林其儿在空军服役期间学习驾驶飞机,想通过成为战机飞行员走上成为宇航员的道路,但因为有哮喘,不仅被禁止飞行,还被迫退役。

“我努力了十几年成为飞行员并最终成为宇航员的梦想,在我脑海里破灭了。因为健康因素从空军退役就无法成为宇航员。成为一名飞行员,成为一名宇航员的梦想被完全抹杀。对我来说,那是一个极具挑战的时刻。我觉得自己在绝望的谷底。”
林其儿说。

在家人和朋友的支持下,林其儿进入医学院学习,希望能找到新的道路。同时,他的哮喘诊断被清除,他又可以继续宇航员之梦。

“那曾像是诅咒的一天,其实是一种祝福,因为当我回首过往,如果我没有选择成为一名医生并开始工作,我今天就不会在这里。因此,认识到这样具有挑战性的时刻,这样的障碍,实际上可以成为好事,实在令人惊喜。这种看问题的角度是我试图保持并与他人分享的。”

NASA员工群体日益多元化

NASA越来越包容和开明的环境也对两位华裔科学家实现梦想形成了助力。

亚裔学生普遍被认为学习成绩好,特别是自然科学方面。但是在美国航天界,亚裔是绝对的少数族裔。近年来,通过各种努力,情况有了相当的变化。根据2020年的数据,NASA拥有近1万7000名员工。其中约71%的员工是白种人,大约8%是亚太裔。而在1970年,白人员工超过95%,亚太裔仅占0.7%。

“亚裔美国人和太平洋岛民为我们社会的方方面面做出了宝贵的贡献,包括NASA的任务和成功,”NASA局长比尔·纳尔逊本月在一份声明中说。”拜登-哈里斯政府和NASA致力于多元和包容的文化,欢迎、尊重、连结所有员工,并与他们互动。”

艾米·关也表示,在她于NASA工作的10年里,看到了不少改变。

“如今,航天工业实际上正变得越来越多元化。我在喷气推进实验室工作的10年里,虽然这里男性依然占多数,但每天都有越来越多的女性加入。此外,我们还在推动更多的多元化,包括与以有色人种为主体的工程师协会进行外联活动。人们拥有不同的背景对于从事某些项目确实很有帮助,因为他们会带来不同的观点,有不同的想法,他们可以把他们的经验添加进来。”

宇航员林其儿说:“我非常高兴看到NASA认识到背景、种族和技能多元化的重要性。我认为这是一个巨大的力量。我看到这反映在我们的宇航员队伍中,也反映在我们的工作人员队伍中。当我们能够不断获得技能、背景、不同的思维方式和解决问题时,我们就能更好地在一起。当我们这样做的时候,我们真的为成功做好了准备。”

包容和多样性造就了美国的太空优势

很多人把NASA一直以来的成就归功于美国先进的教育、开明民主的政治以及雄厚的财力。两位亚裔科学家说,NASA在太空的优势与科研团队的包容和多样性是密不可分的。

艾米说:“我相信美国在这方面的优势是,我们对每个人带来的那些不同的想法更开放一点,我们通过尝试来决定哪个想法更优越。”

林其儿则认为,这种包容和多样性也包括了对其它国家的包容与合作,这使美国在太空领域逐渐变得强大。

他说,“如果我们回顾六十年代的竞争,那真的是美国成功的动力。它促使我们做到最好,并做所有必要的工作让我们登上月球。我认为,即使在今天,NASA也把空间和科学作为一股团结的力量。当我想到国际空间站和我们在过去20年中取得的成就时,包括日本、德国和俄罗斯在内的国际伙伴都参与了这个现代工程奇迹。就在几十年前,这几个核心国家曾经是我们致命的敌人,但现在,我们在过去20年中取得的成就,为共同利益一起努力,真是令人惊奇。”

5月19日,中国航天局的祝融号火星车向地球发回了登陆火星后的第一批照片,NASA局长纳尔逊当天向中国宇航局表示了祝贺。

纳尔逊说:”随着国际科学机器人探测器群体在火星上壮大,美国和世界期待着看到祝融号的发现,增进人类对这颗红色星球的了解。我期待着未来的国际发现,这将为人类登陆火星提供信息和发展所需的能力。”

林其儿表示,各国应该共同为人类探索宇宙做出贡献,包括中国。

他说,“如果政治是一艘船,无论政治风向如何吹,空间站都是龙骨。空间站计划是一种稳定的力量,使各国伙伴有机会合作,共同交流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事情。我认为,这是作为全球努力的重要探索,每一个里程碑都有助于人类对宇宙的理解。
因此,我们当然期待着中国为更好地了解宇宙做出的贡献。”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专访NASA华裔科学家 讲述美国亚裔的航天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