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吸毒12年 男友坐牢,韩国财阀千金为何安然无恙

我的舅舅爸爸和警察总长都是超级熟的。开什么玩笑呢?即使我到警察署去配合调查,那也是总长出面请我去的。

如此嚣张的话语,来自韩国财阀–南阳乳业的外孙女,黄荷娜。

2015年,韩国警方在调查一件聚众吸毒案件中,发现财阀千金黄荷娜不仅自己吸毒,还疑似向大学生兜售毒品。

一番装模作样的调查后,韩国警方以“证据不足”将黄荷娜释放。

刚走出警察署的大门,黄荷娜便无比嚣张地向自己的朋友说了上面的话。

黄荷娜

黄荷娜,这个30岁出头的富家千金,被韩国人称为“一代毒后”。

因为每次调查她的吸毒案件时,总有人给她做了替死鬼。

在她身边的人,不是因为毒品蹲了大狱,便是带着层层疑云跳楼自杀。

而黄荷娜本人,如今34岁,毒龄已有12年,但她却在家族的保护下至今安然无恙。

是什么样的力量,可以瞒天过海践踏法律,让黄荷娜依旧逍遥度日?又是什么原因,她的男友锒铛入狱,老公跳楼自杀?

叛逆的豪门千金

1988年,黄荷娜出生在韩国的一个财阀之家。

她的外公是韩国南阳乳业的创始人,这个公司包揽了韩国大部分的牛奶、奶粉、咖啡等乳品饮料,商业帝国涉及餐饮、房地产等多个行业。

作为唯一的外孙女,黄荷娜无疑是掌上明珠般的存在。

但这位豪门千金,却走了一条放荡不羁、与众不同的反叛之路。

她性格奔放、口无遮拦,完全不像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高门子弟。

黄荷娜在直播中曾经大秀身材,问屏幕前的粉丝:“大家看一看,我的胸部是不是超级美的,只要看过的人都说很漂亮哦!”

见粉丝们兴趣盎然,黄荷娜继续说道:

其实我也想让你们实际看一看啦,但是我担心平台会强制我下播;之所以可以给你们看,是因为我的胸是医生做出来的,它只是一个产品而已。

如此火辣奔放,令人咋舌。

除此之外,这位豪门千金的“毒品史”也是罪绩累累。

2011年,还在美国留学的黄荷娜被洛杉矶政府驱逐出境,原因便是聚众吸毒。

学业不成,被撵回老家,可算是丢人丢到了国门外。

2015年,韩国警方在夜店中抓捕一名吸毒的大学生。

据这名大学生检举,向他兜售毒品毒品的人,正是豪门千金–黄荷娜。

但当时警察仅仅是向黄荷娜简单问询了一下,便以“证据不足,不予起诉”将黄荷娜原原本本地送回家中。

这些本都是豪门里可以灭掉声息的丑闻,之所以被铺上台面,则是因为黄荷娜谈了一场无比高调的恋爱。

这个女人,不管什么事情,都要做得轰轰烈烈;即使谈恋爱,对象也是韩国顶流巨星–朴有天。

朴有天,韩国第一男子组合东方神起的成员;韩流的顶级代表人物,当年追随者无数,所到之处,都是爱慕少女的尖叫之声。

而黄荷娜与朴有天的恋爱,无疑是把自己放在了阳光之下,任人挑拣是非。

特别是那些对偶像爱而不得的无知少女们。

朴有天

此时,这群少女化身最严谨的侦探,扒出黄荷娜丑闻无数。

比如有偷窃癖,比如吸毒成瘾等等。

不过这三两丑闻在当时被人看作粉丝“吃醋”的酸言酸雨,很快便被淹没在一片郎才女貌的祝福声中。

只是谁都没想到,仅仅两年后,黄荷娜就带着这位曾经的韩流巨星,一起跌入罪恶的深渊。

从此感情不再,俩人身败名裂。

狗咬狗,一嘴毛

2017年,黄荷娜与朴有天感情甜蜜,宣布这一年的9月将举办婚礼。

只是9月已至,说好的婚礼却毫无动静。

2018年,有媒体发现朴有天手臂上曾经的告白纹身已经消失不见;于是,甚嚣尘上的分手传言便有了定论。

成年人的分手,从来不必明说,但却难有体面。

2019年4月,一封匿名举报信发到韩国检方,举报南阳乳业孙女黄荷娜聚众吸毒。

检方与豪门穿着同一条裤子,于是不断将举报驳回,不予立案调查。

但是外界舆论不断,国民质疑检方是否受到财阀压力;无奈之下,韩国检方将黄荷娜逮捕归案。

一测之下,果然是阳性–黄荷娜又吸毒了!

在检方的问询下,黄荷娜哭得梨花带雨我见犹怜,她态度“诚恳”的忏悔道:

2015年是我第一次吸毒,但是我戒掉了;2016年,我跌入了一段不幸的感情,在某艺人男友的劝诱下,我再次复吸了。

此女说得一本正经,全然忘了自己2011年在洛杉矶吸毒遭驱逐的“黑历史”。

而这位艺人男友无需点名,任谁都知道是巨星朴有天。

而黄荷娜将整个复吸过程说得极其无辜,看似天衣无缝却又幼稚可笑,她如此陈供:

前男友趁我睡着了以后,偷偷在我的手臂上注射了毒品,对此我一无所知。

这甩的是一手好锅啊!

而另一厢的朴有天此刻正是事业如日中天,怎能受毒品丑闻的影响?

于是,紧急召开记者招待会,一身西装革履,满脸郑重严肃地说道:

我从来没有碰过毒品。为证清白,从今天起,我愿意配合警方所有的调查。

一席话说得言辞凿凿,令人深信不疑;不过仅仅19天以后,警方便从朴有天的腿毛中检测出了毒品残留。

如此不见南墙不落泪,真不知是自作聪明,还是戏演多了,早就分不清虚幻和现实。

既然坐实了朴有天吸毒,那另一边的黄荷娜就“自然而然”地成为了受害人。

所以,这起狗咬狗的吸毒案件中,黄荷娜仅仅被判有期徒刑1年,缓刑2年,罚款12300元。

法律的制裁,终究没有落在她的身上;交完钱后,这位大小姐乐呵呵地回家继续过起了富家千金的生活。

老公莫名自杀

此次吸毒风波后,朴有天的演艺事业一落千丈;再次出现在镜头前,也不复当年的帅气俊朗。

而黄荷娜,依然在富家千金的生活中逍遥自在,不受一丝影响。

她经常在社交平台上炫耀豪门生活。

比如同个款式的奢侈品包包,买下所有所有颜色;

再比如炫耀自己给新男友买了20多万的劳力士和百来万的跑车。

富家千金任性妄为,任凭外面对她早已骂声喧天,但自己仍在一片纸醉金迷中潇洒度日。

也是,富人从不介意穷人的叫嚣,就像老虎从不关心兔子的感受一样。

然而,好景不长,黄荷娜便故态复发;不过这次为了掩盖丑闻,她却搭上了两条人命。

其中有一个,便是她的新婚丈夫–吴世勇。

2020年12月,黄荷娜与丈夫在朋友家中聚会。

一群人喝得酩酊大醉后,黄荷娜顺手牵羊地偷走了朋友的奢侈品包包、香水和化妆品。

第二天,朋友清醒,见家中少了不少值钱的东西。

一看监控,果然是有“偷窃癖”的黄荷娜将自己的包包偷走了。

于是,上门对质讨要;黄荷娜觉得脸上无光,便矢口否认,并把朋友大骂了一通。

朋友气从中来,便把监控视频传到了社交平台上,并且声称黄荷娜在聚会上吸毒。

网络是丑闻最好的发酵地;一时间,关于“黄荷娜偷窃、吸毒”的消息已到了韩国警方无法掩盖的地步。

无奈,警方只好将当天参与聚会的所有人员带回去调查。

此时,吴世勇直接向检方自首:

我在聚会上吸毒了,但我的妻子黄荷娜是无辜的;我趁她睡着了以后,在她手臂上悄悄注射了毒品。

这个言论为何如此熟悉?早前朴有天便是被这套言论当了替死鬼!

可笑的是黄荷娜,两次接受调查,却连理由都不愿意改一下,是把韩国民众当傻子,还是在法律之上可以一手遮天?

第一次调查结束后,黄荷娜的母亲便通知警方:我的女儿离家出走了,现在下落不明,下一次调查我们很难再配合了。

语气冰凉,态度强硬,大有检方逼走了自己女儿的埋怨之意。

而韩国警方似乎也接受了黄荷娜“离家出走”的事实,将所有的调查重点全部放在了吴世勇身上。

黄荷娜的无情甩锅,让吴世勇看清了这个女人的真面目;重压之下,他决定自保,不再当妻子的替死鬼。

两天后,吴世勇给朋友打电话,说道:

我现在正在去龙山警察局的路上,我要去改口供。我并没有给黄荷娜注射,我是刚开始玩,自己都弄不好,怎么会给别人注射呢?

然而,韩国警方并没有等来吴世勇;因为,死神把他带走了。

电话的同一天,吴世勇从家中跳楼自杀;没过多久,和他们一起聚会、被列为调查对象的朋友也在家中自杀。

在韩国,吸毒被捕最多也就是3~6个月的刑期,那为何要走到自杀这一步呢?

对此,韩国警方并没能给出答案。

而吴世勇的好朋友,在社交平台上的一段发言,却可以说明一切:

因为黄荷娜一个人,到底有几个人的人生会被毁掉;不止黄荷娜是杀人狂,纵容她的父母也是杀人狂。

即使证据确凿,即使身负人命案,但作为豪门之女的黄荷娜,如今依旧是逍遥法外,自得其乐。

或许,这就是韩国财阀的力量。

韩国有一句很有名的话:

有钱无罪,没钱有罪。

短短八个字,完美地形容了韩国这个财阀社会–穷人如草芥,富人才是真正的法律。

即时新闻 | 今日时事:吸毒12年 男友坐牢,韩国财阀千金为何安然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