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又一个“敲锣女”?“正能量”少女:禁止境外抹黑中国!

又一个“敲锣女”?“正能量”少女:禁止境外抹黑中国!

微博主@能量少女YMC,即淮安籍电视编导袁梦纯遇上事了。16日晚上,因为京畿防疫政策突变,刚工作完的她被夹在北京与燕郊交界的分界桥上进退步不得。往两地社区、防疫部门打电话,都不允许她进入或返回,让她自己想办法。

她确实想了办法,将这场深夜遭遇写下来,发在了个人微博上。在这篇长微博中,能量少女抨击了基层防疫种种不如人意的地方,展现了大国寡民的困境。因为博文来自于亲身体验,引发广泛共情;能量少女在批判公权时文采飞扬,更博得大量支持。

又一个“敲锣女”?“正能量”少女:禁止境外抹黑中国!

能量少女的舆情触发了反应机制,迅速调整燕郊上班族的防疫规定,能量少女的具体问题当然在此之前就被解决。她又发了另一篇新博文,说了一点后续,提到书记z在内的许多部门人员打她电话,内容是自我批评,没做好工作,同时安慰她不要担心受报复。

这本该是一个正常的后续说明,但能量少女在博文前头着重标注,“禁止任何境外不法分子用我的微博来抹黑中国!!!”(三句重复以示强调),“这是自家事,不需要你们这些搞分裂的外人来指手画脚!!!”(又是三个并排的感叹号)。

又一个“敲锣女”?“正能量”少女:禁止境外抹黑中国!

如此突兀的重申与强调,让前晚声援她的人们错愕,有一种共错了情、所托非人的受骗上当感。不管是“境内人士”,还是“境外人士”,都从能量少女变身正能量少女的反转中,感到被利用了。有事的时候求人,事了了就用标签贬低人,这不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吗?

很有一些人是同情这番措辞的,以为是能量少女的自保。毕竟当一个人被体制内等级众多的人士接触,又因为防疫政策的主题,如果会因此生出惧怕情绪,也是人之常情。普通人对体制的敬畏与无知,伴随着这类接触后的顺从症状,能量少女都不算特例。

然而,对能量少女变身为正能量少女的“同情之理解”,被认为是一种滥用,并没有赢得共识。袁梦纯在不到48小时内的表态,尤其是她在写作两篇博文时,对受众前恭后倨的态度,被认为无关个人修养,而是一种公共品德的残缺,玷污了个人对公权的正常姿态。

又一个“敲锣女”?“正能量”少女:禁止境外抹黑中国!

在以前的公共议题上,常有一种“善待个人,恶猜公权”的不成文规定,旨在自觉确认公共批评的指向,不针对个人,只是针砭权力。但上桥是能量少女,斥责公权的不作为、乱作为;下桥之后却改头换面,对呐喊帮她的人使用诛心之论,有人不忿。

于是,舆论中有人清楚地表示,以后的公共讨论中,不再遵守上述不成文的原则,宣布此一原则不再适用,敬谢不敏,尖锐的批评之矛也将指向恶猜他人的“个人”。宣告这一立场的人,怀着不堪的记忆,受够了能量少女这样用“蛇”来敲锣喊冤的典型人物。

在武汉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曾有无助女士在阳台上敲打盆底,声讨被防疫政策忽视的实际。在传播过程中,她被形容为“敲锣呼救”的受害者,因为引发舆情事件,成为优先对待的市民。但在疫情平稳后,反倒痛骂方方,给外国人递刀子云云。

又一个“敲锣女”?“正能量”少女:禁止境外抹黑中国!

在武汉这个案例发生时,中美有关疫情溯源的执拗正在激烈对决中,人们即使诧异于“敲锣女”斯德哥尔摩一样的胡乱表态,但在群己权界的区分上并不好多说什么。但能量少女在燕郊大桥上的夜谈与日思,因为少了这层顾忌,令问题意识格外明朗。

人们希望教给能量少女一个简单道理,她后来之所以受到“礼遇”,不是因为防疫系统有多么好,而是舆情沸腾之下,民意迫使他们意识到有多么差。对她的态度,先是底层防疫人员敷衍,再有高级别官员介入专项安置,都是拜她同情者的鼓与呼。

很快地,意识到成为众矢之的,被差评为正能量少女后,袁梦纯作出了一个解释说明,试图为自己打圆场。她说她被朋友告知,“外网上有人添油加醋地描绘了这次‘大桥事件’,进而攻击我们国家的整个防疫政策。”“中国防疫……怎么能因为我,而被【全盘】推翻呢?”

又一个“敲锣女”?“正能量”少女:禁止境外抹黑中国!

此番解释相信是她的心里话,是她前后表态的逻辑。她所说的因果中藏着一种惧怕,那就是生怕自己会成为所谓“抹黑防疫政策”的实例——尽管她在大桥上的遭遇都是真实的,对话防疫人员的每一句话都经她深思熟虑,是小心与卑微的表现,但她仍旧惧怕。

也许话题进行到这个地步,少许谅解才有商榷余地吧。能量少女作了正能量表达,化身搏斗无中生有的境外阳谋,正是她激活自我审查思维的样貌。这个样貌绝不好看,也禁不起推敲,如此熟练地划清敌我界限,同时展现拥护之意。如此真实,叫人如此伤感。

又一个“敲锣女”?“正能量”少女:禁止境外抹黑中国!

又一个“敲锣女”?“正能量”少女:禁止境外抹黑中国!

这也许正是打破原则,恶猜公权也恶评“个人”的人们振奋精神,想要给其他人普及的:公权无远弗届,持续校正人的公共精神,而正因为自我审查对个人的普遍牵制,令个人与公权的界限消亡,个人融入广义公权的社会范围,恶猜个人就等于恶猜公权。

在诸如防疫政策这类宏观议题上,尽管民间或有窃窃私语,甚至社交媒体的角落里密布着不同看法,但在公开场面上——即使有奥密克戎变异株导致疫情变局的可能性——公众仍然在小心翼翼地谈及这个问题,谨小慎微地调节与官方立场的距离。

又一个“敲锣女”?“正能量”少女:禁止境外抹黑中国!

而在更常见的日常禁忌清单上,正如能量少女刻意强调的所谓“自家事”“中国”“外人”等,所谓“递刀子”等低级红说法,已经深深地影响一般人,尤其是90后年轻人群,深刻地将某种特定的慌张刻进言行举止。认定中外有别,所谓“境外”必定不怀好意,成了刻板印象。

在遭到舆论反转的批评后,@能量少女YMC
已经自行关闭了微博,但围绕她上桥/下桥前后的言论,批评与讨论仍在继续。所有的讨论也许都在下意识地围绕这么个问题展开:面对这些被公权新思维塑造出来的人,拥有纯粹自由意志的“个人”如何成为可能?

题图当代水墨,作者@秃头倔人(李晓强)

照相的宋师傅

即时新闻:又一个“敲锣女”?“正能量”少女:禁止境外抹黑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