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卖四套房、负债一亿的王荣辉:创业应把公司当猪养

“所以我也犯了那个错误,创业应该把公司当猪养,而不是当孩子养。但是创业者的初心,谁会想把公司当猪养?特别是我们这种跟教育相关的。我相信好未来的张邦鑫,他也不是把公司当猪养。”

3月17日,一篇名为《卖了4套房,创业12年,如今负债1亿,无家可归》的文章刷屏社交媒体。

这是一个关于失败的自述:一位40多岁的女性,创业12年,先后接受了多轮融资,估值达5个多亿。但疫情到来后,公司出现了严重的现金流问题,这位创业者四处借钱,银行贷款1000万,还卖掉了自己的房子,把所有积蓄都投了进去,仍然没有让公司回到正常的经营轨道。最终,她欠下了约一个亿的债务。

文章的作者叫王荣辉,新疆人,大学毕业后到深圳工作,创业前曾是一家外资保险公司的人力资源总监,跟丈夫一年半的工资就能在广州买一套房。2009年,她离职创业,直到2017年拿到第一笔融资,此后又融资了三次。随后,疫情来了,一切开始急转直下。

就如她在文章中写道:“如果疫情一开始,我就及时止损,收缩运营,停止投入,直接关店歇业,会不会得到更好的结果呢?闺蜜安慰我,说我没做错什么,这是天灾人祸。可是,谁又愿意承认这是天灾?我只能承认这是我的失败。”

这篇文章很快刷了屏,尤其是在创业者的圈层中。就在发出文章的20个小时后,王荣辉开始在微信视频号中直播,主题是“财商教育”。她自嘲,如果没有好的财商,就容易像自己一样欠一个亿。在回应了一部分欠债相关问题、简单地讲解了财商相关知识后,她开启了带货,推荐自己过往开发的育儿相关课程。

流量跟质疑,也一起涌进了直播间。有家长留言称王荣辉是赌徒,在疫情时期仍然扩张。有人怀疑王荣辉卖惨,没有计划退费,只是为了带货。也有人同情她、鼓励她,认为她有担当。

直播间外,一位名为李晓艳的投资人,也写了一篇文章,在微信群里广为流传。她指出,自己曾经在2016年被“我至今都无法忘记的卑劣手段让我从这个项目出去”,没有拿到自己应有的股份,同时还表示,不少合伙人跟王荣辉存在纠纷。

这篇文章,掀起了对王荣辉的质疑声浪。

每日人物联系到了王荣辉,围绕着这些流量、争议,以及失败的故事,王荣辉进行了回应。

谈刷屏文章

每日人物:是什么契机让你发了《卖了4套房,创业12年,如今负债1亿,无家可归》这篇文章?为什么做出这个决定?

王荣辉:疫情这两年,公司的运营一直都很困难,最近两个月发不出工资、交不了房租、给家长的退费延迟。有一些家长不满,采取了过激的措施,到园区拉横幅、敲锣、堵门,包括给我发短信、发微信、打电话,然后在我的公众号、视频号上去骂。

这些确实是我承受不了的,我很恐惧。如果公司一直负债经营,这种情况持续半年、一年,自己还能不能扛得住?

上周,我跟我以前在外企的老板吃了顿饭,他知道我的一些情况,问我,短期内你能不能做到不欠别人去运营?不欠员工的,不欠客户的。我思考了一下,做不到。因为疫情有不确定性,广州万一像深圳一样一下子停课两个月,谁也不知道会怎么样。

经历过2020年、2021年,我知道公司根本停不起两个月的课。就算没有疫情,公司失血很严重,就像老年人身体很弱,摔一跤可能就不行了。想清楚这个事情了,我才下定决心(写这篇文章)。这时候停下来,短期来看是阵痛,但长远来讲可能是一个更负责任的做法。

每日人物:发文章之前都想了些什么?

王荣辉:我本来没有想用这样的方式,但是那天下午我跟员工做了沟通,非常坦诚。在那之前,只有身边的一两个人能看到我的压力,其他员工并不知道。我朋友圈只开放三天,三天以前的朋友圈,真的超级正能量,培训、开会、巡园……所以那天文章发出来后,很多人都不相信,因为前两天还是那么热闹。

跟前老板吃完饭之后那三天,我就没怎么回公司,自己在咖啡厅坐着,整理了很多公司的数据,资料。我想从理性上去分析,希望自己做这个决定不后悔。

那天晚上,我自己编辑,图片也没有怎么处理,排版跟之前的文章都不一样。

每日人物:这篇文章是想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王荣辉:它就是写给家长看的,不是写给投资人看的,也不是写给创业的朋友们看的。更多是在跟家长剖析我自己的内心、愧疚,希望他们能够看到我的不容易,给我时间,给我机会,让我去还钱。

每日人物:文章发出去之后,你都做了什么?

王荣辉:准备好了接受暴风雨。发出去以后我马上给核心员工打电话,叫大家明天一早去园区,怕家长看到以后恐慌。第二天跟我们想象的不太一样,只有一个园区,有家长比较激动,报了警,大部分家长希望继续上课。有园区的家长已经组织起来,愿意每个月多交点钱,因为原本交的钱,跟园区的成本之间可能有几万块钱的差额。

每日人物:那天公众号文章后面的回复,是你自己看,然后放出来的?

王荣辉:当天是,那天晚上看到4点多。第二天白天不是我看,是运营编辑,因为白天我要处理园区的那些事情。

每日人物:发这篇文章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王荣辉:成功的时候,在我身上其实是有一些光环的,托育行业里领头羊公司的老板、王老师、全网几百万粉丝的大V,现在这些光环让我非常痛苦。

我今年春节没有发一条祝福问候,所有给我发的我都没有回,也没有看,把自己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去想象我承认了失败以后会怎么样。那时候就幻想,春节后说不定疫情就结束了,我们这个行业的旺季是3月份,说不定就回到正轨了。所以还是给自己打气,最后努力一把。过完年,回去上班,给员工发开年利是。但是,接下来发现实在支撑不下去了。

我觉得我之前一直不停地投钱,其实是在回避,只要我投钱,表面看起来我还是行业第一,我还是一个大V,我还是王老师。

告诉大家我失败了,这些东西没有了,我才能去面对和接受这些。能告诉大家这件事,是我最勇敢的时候。

每日人物:现在的心情是什么样的?

王荣辉:昨天回去跟大家聊,大家替我觉得委屈。我就说不委屈,欠别人钱就是该被骂,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团队的人说,老板,其实我跟了你很多年,哪怕你身家几个亿的时候,都没见你用过什么奢侈品。我经常背个帆布袋,到现在都是穿优衣库。

我相信任何一个,哪怕开一个小小的托育机构的老板,他也不是仅仅是为了赚钱。能赚钱的生意太多了,为啥要干这个?你随便去采访任何一个托育机构的老板,他敢关手机吗?如果哪一天园区的老师说,园长,有个孩子摔伤了,他的心脏立刻狂跳。

每日人物:父母知道你现在的事情吗?

王荣辉:知道。我这种做大V的还是会抛头露面,虽然我屏蔽了他们,他们还是看到了文章,别人知道这是他们的女儿。昨天晚上我跟他们视频,安慰他们。他们之前知道公司不好,疫情影响很大,但没有想到是一个亿这么大的数字。我爸爸妈妈其实很乐观,他们是到新疆的知青,什么都经历过。

每日人物:你爱人是什么反应?

王荣辉:我爱人对物质没有任何需求。100块钱和1000万对他来说没有什么区别,他只需要100块钱买两件T恤就好了。

每日人物:你们一家现在住在哪里?

王荣辉:在广州的郊区。租金便宜点,几千块钱。接下来也不需要太多的商务往来,所以不需要住在一个交通很方便的地方。

卖四套房、负债一亿的王荣辉:创业应把公司当猪养

▲ 王荣辉

谈争议

每日人物:投资人李晓艳说是在2016年找到你的,你当时运营着一个“半死不活的早教机构”。

王荣辉:当时我已经做了7年的早教,在她出现之前,早教中心已经有了自己的商业模式和课程体系。

卖四套房、负债一亿的王荣辉:创业应把公司当猪养

▲ 李晓艳的朋友圈“小作文”全文

每日人物:她说,你拿到天使投资后,拒绝曾经承诺的股份,并通过“让我至今都无法忘记的卑劣手段”把她踢出局。

王荣辉:她介绍了一家投资机构给我们,算是一个中介,按照行业惯例,获得投资后我们需要给李晓艳支付FA的费用,就是中介费,行业标准一般都是投资额的2%到3%,当时应该拿6万至9万块钱。但是她的要求是30%的股权。

现在回头看,自己对资本没有任何认知的情况下,就拿了那么多风投,也才会签了李晓艳给30%股权的FA融资服务合同。

每日人物:当时已经签了合同吗?

王荣辉:时间太久,具体签字没有不记得了,昨天投资方找出了当年的微信沟通记录,后面是重新签了一份协议。经过协商,我们按照投资额的5%支付了李晓艳中介费,给了她15万,而不是30%的股权。

卖四套房、负债一亿的王荣辉:创业应把公司当猪养

▲ 王荣辉与李晓艳2017年沟通的聊天记录 图 / 受访者提供

每日人物:她还提到有一位园区合伙人徐XX,你拒绝给她看财务报表,没有分红。

王荣辉:一个公司没有盈利怎么分红?园区是2017年有的,她那年7月份才投资的,你觉得什么时候能有分红?我们又不是抢银行的。

每日人物:天眼查上面的判决显示,法院要求纽诺把财务报表邮寄给她看?

王荣辉:我们已经给她看了。审计报告是会给的,这个是最基本的。但之后她也没有看到,拒不执行。她不来看,还被罚款了。不仅是分红问题,她退出时要求我们三倍回购,我觉得这个要求是不合理的。

每日人物:李晓艳提到的傅XX,说他融资时发挥重要作用,后来“被扫地出门”。

王荣辉:傅XX在公司大约工作了4个月,主要负责园区选址工作,工作期间完成了一个园区的选址,他的名字确实出现在公司用于股权激励的合伙企业里。申请合伙企业注册的时候傅XX是公司职工,合伙企业注册过程中,他就离职了。傅XX没有出资,但是为了迅速解决问题、开始新一轮融资,我的朋友花了70万买了傅XX持有的合伙份额,有协议和付款凭证。他这不能叫被坑了。傅XX如果认为自己被坑了,会去法院告我的。已经5年了,他并没有去。

每日人物:李晓艳说杜XX“借钱投入多年,低薪之后被用同样的方法扫地出门,双方后来走上司法诉讼”。

王荣辉:杜XX确实是公司的职工,当时是市场部经理,离职后作为原告起诉完公司,起诉我,劳动仲裁和股权纠纷打了N个官司,但是都没胜诉。从劳动仲裁到一审、二审,没一个胜诉的。

每日人物:李晓艳提到的付X是什么情况?

王荣辉:付X是早期早教中心的股东,后面因为经营管理理念差异,在2014年拆分股权后,各自独立经营。

每日人物:有的家长现在很愤怒。

王荣辉:我觉得能理解。如果是我的话,可能一万块、两万块钱不算多。但我们有一些家长属于家庭经济收入不那么好的,正是因为不好,要去上班挣钱,才把孩子送来托育。加上这两年的疫情,我相信百分之七八十的家庭,经济上都是受影响的。

我真的是能理解他们。我写这篇文章,目的不是说大家不要骂我了,而是说你骂我可以,但是不要揪着我让我啥也干不了。我必须腾出来时间去赚钱。有些家长,我好不容易招个生,他们告诉别的家长不要报名,堵在园区门口。只有我们做得更好,我才能更快地去退他们的钱,对不对?

每日人物:有的家长觉得,你只是在说,但是没有在退费。

王荣辉:我们不是不退,我们是在2022年1月底之前都如约退了。在这之后,才有退费困难的事情。

每日人物:在2020年的时候,纽诺教育推出了“交5.5个月送一个月”的优惠政策,所以当时不少家长是交了半年的学费。

王荣辉:我们一直有1个月、3个月和6个月的缴费选项。这个优惠政策2018年的时候就在执行了,一直都是这样子的,我们不是说到去年才有。

你知道广州的价格战有多严重吗?我们现在还是坚持收一个月4000多块,但我们旁边另外一个机构就是收2000多块钱一个月,一次收一年。可能就是因为我们做得太好太规范了,反而活不下去。

每日人物:也有家长提到,今年2月和3月,纽诺还在招新的学生,推出了一个幼儿素质PSP班,6个月是2.7万元,加上一个校服费是1580元。既然已经资金出现问题了,为什么还在招生?

王荣辉:如果说我都不打算开了,我为什么要在去年12月份的时候卖掉自己的房子投进来,对不对?我们从元旦就开始招生了,这个产品也是元旦推出来的,不是家长说的二三月份才开始招生。也可能他接到消息比较晚。

我们3月份整体的招生数量是13个,十几个园区招生13个,是我还在故意继续招生?是我刻意没有再招生了。

每日人物:现在托育园园区都关闭了吗?

王荣辉:现在深圳园区还在停业中。广州园区的话,上周五有6个园区仍然是正常营业的。我们也希望正常营业,但是每一天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房东锁门了、停电了都有可能。实际上房东不能及时收到租金,其实损失的只是利息。我们也不是说不付租金了,只是需要延期、分期这样子,或者说按政府的政策减免。但这方面的沟通很困难。

每日人物:所以未来深圳和广州还会有多少家园区正常运转?

王荣辉:我们希望现在正常营业的园区都继续正常营业。

谈卖房创业

每日人物:你最初创业的过程是什么样的?

王荣辉:我原本在外企工作,是一个职业经理人,有了孩子之后回到了家庭,离开职场。我不想做全职妈妈,整天闲在家买菜做饭,跟小区大妈聊天,希望自己能做个小生意,赚点零花钱就行了。创业的动机就没有那么伟大。

我当时学习了很多育儿的理念、知识、方法,分享给身边的人、还有客户,得到很多人的肯定,这些会给我带来成就感。我一直是很追求成就感的人。

后来大家都称呼我Grace老师、王老师,就开始做自媒体。

我是在2009年的时候,筹备做一个婴儿发展中心,就是想把早教、托育,还有家庭教育的咨询、诊断评估都放在一起。那个发展中心在广州的珠江新城,最市中心的地方。

每日人物:你文章中写到当时卖了房子创业?

王荣辉:对,我创业之前就已经有4套房了。我2000年毕业,2003年非典疫情以后广州房价非常低,我跟我先生两人的收入很高,我们一年半的工资就可以买套房。买了4套房,只有1套房有贷款,剩下都是全款。三套在天河区,其中两套是学区房。

每日人物:2009年卖的那套房,是为了珠江新城的早教机构?

王荣辉:创业嘛,储蓄是不够的。1000多平方米的中心,弄下来要200多万。

每日人物:剩下的房子是什么时候卖的?

王荣辉:2011年卖了一套,2016年卖了一套。

每日人物:2011年卖那套房子是用来做什么?

王荣辉:2011年相当于开了第二家分店,大概1500平方米。本来我们钱是够的,但装修超预算了,所以我就又卖掉了一套小公寓,卖了60多万。

每日人物:当时早教中心运营得很好?

王荣辉:早期还没有那种单店模型,就觉得开大点、豪华点,装修很豪华。但第一家店运营得很好是真的,因为公司账上的钱是够再去开一家的。

每日人物:是怎么从早教中心转型到托育园的?

王荣辉:其实最开始中心里也是有托育班的。2013年,两个中心全关掉,都转型成了托育园,就是纽诺教育。托育本身是市场上非常稀缺的一个东西,非常多的母亲在孩子0~3岁的这个阶段,没有办法很好地工作。政府也是鼓励的,人口下滑得这么厉害,所以它的行业前景非常好。

每日人物:托育园做起来之后,接受了几次融资?

王荣辉:2017年是第一轮,Pre-A轮,那一次融了几百万。第二次是2018的A轮,融了几千万。然后是2019年的B轮,几千万。

卖四套房、负债一亿的王荣辉:创业应把公司当猪养

▲ 王荣辉挺着9个月孕肚在轮融资发布会上发表感言。图 / 公众号王荣辉快乐育儿

每日人物:有媒体报道A轮是6500万。

王荣辉:稍微有一点点水分,没有那么多,但也有几千万。

每日人物:这些钱都用来开园了?

王荣辉:对,就像我文章里写的,本来2016年我又卖了一套房,用来拓展托育园,拿到融资之后也是继续开。2019年,纽诺教育成了全国最大的托育直营连锁品牌,珠三角扩展到近40家,估值达5个多亿,前来合作的风投非常多。我们满园率达到了95%。

每日人物:融资之后,资方对纽诺的业绩要求大概是什么样的?

王荣辉:他们的业绩要求并不高,还没有盈利的这个要求,主要是财务数据的平衡。

每日人物:新闻报道提到,2019年B轮融资的时候,你定下了一个计划,在三年内将营收规模做到5亿~6亿。这是你自己的目标,还是资本给的压力?

王荣辉:这个不是投资方的要求。其实做企业的话,还是需要区分PR和内部的经营,这是两回事。在媒体上说的这些话,主要是传递信心,但是内部定目标不是这么简单拍脑袋的。

每日人物:2019年内部定的目标大概是什么样的?

王荣辉:我们2019年的目标达成率是89%。累计开了31家园区,营收大概一个亿多一点,亏损了百分之十几左右,亏了一千多万。我们2019年的财务情况挺好的,已经有600多位员工了,账面上还有3000万的现金流。

2020年疫情来的时候,公司账上有差不多3000万,然后我们收的家长的预收款也大概是3000万。我们公司一直的原则都是我只会拿股东投的钱去开扩张,不会拿家长的钱去扩张。

每日人物:疫情对托育园的影响是什么样的?

王荣辉:疫情是一个百年不遇的事。我们平时的预测是,账上有几个月的现金流就可以了。我当时储备了6个月以上的流动资金,就在正常情况下,它是一个安全的财务情况。

每日人物:6个月的现金流大概是多少钱?

王荣辉:3000万左右。一个园区一个月的租金和人力成本在15万~20万,一个月什么都不干大概就五六百万,3000万的现金流大概可以撑6个月。

每日人物:什么时候发工资开始遇到问题了?

王荣辉:我们是从2021年的7月份到今年的1月份,都延迟发工资,就延个10天、5天这样子,没有超过半个月。

每日人物:为什么延了这十天就会有钱了?

王荣辉:因为付款周期的问题。园区每天都有家长付费的进款,但像租金可能集中在某几天付完。这边先把租金付了,然后那边有收款上来,再给员工发工资。我们园区的学生人数并不少,我们缺的是现金,缺的不是营收,我们2021年也基本盈亏平衡了。

每日人物:2021年比较难,去年12月你又卖了一套房?

王荣辉:对,去年年底卖的。一方面是对未来逾期比较乐观,一方面是有一个投资机构一直表示会投资我们,签了TS、做了几轮尽调,甚至是投资协议都改了好几版了。在这之前我已经借了非常多的钱,亲戚、朋友,银行贷款。天河的这套是我自住的房子,卖了不到几百万,先把借的个人的钱还上,然后就顶了三多月。

今年春节后,深圳园区因为疫情停课、广州也因为疫情现金收入大幅下降,没有储备粮了,缺一点可能就得饿肚子,这时候就非常危险。所以家长退款就不能如期支付了、员工工资也不能按时发放了。

卖四套房、负债一亿的王荣辉:创业应把公司当猪养

▲ 园区交租延期被业主强行锁门 图 /公众号王荣辉快乐育儿

谈失败与反省

每日人物:你提到,失败是天灾,也是人祸。人祸的部分是什么?

王荣辉:疫情来的时候,我们有投资方提出来过,要不要把店都关了,把家长的钱都退了,至少你口碑品牌还在,回头再开园还可以再融资,顶多股份稀释一下。

但我自己过于乐观,我觉得疫情是会消耗掉一部分资金,但我们还是有能力在疫情结束、恢复营业的时候,快速地将现金回流回来,恢复正常。

每日人物:那个时候你为什么还决定继续运营下去?

王荣辉:我自己本身是一个很积极乐观的人。我家里姐妹很多,4个女孩挨着上大学。小时候我爸爸身体不好,常年生病治病,所以家里经济情况一直很不好。我初中就开始打暑期工,赚钱贴补家用。我上大学的学费是我自己赚的,高考完了立刻就去打工,在新疆摘了50多天西红柿、枸杞,赚了3000块。去成都读大学,我的生活费也是靠勤工俭学和奖学金。

你知道我最苦的时候是什么情况吗?就是我大一的时候,第一个月我只有60块钱生活费,每天只有两块钱,早上吃一个包子3毛3,喝一碗稀饭1毛5,中午吃3毛钱的米饭,然后加一个6毛钱的凉菜,下午就是买两个包子,6毛6。第一个月就这样子过的。那时候其实会饿的,十八九岁青春期的女孩子,好饿好饿。

我当年从新疆去上大学的时候是一无所有,来广州也是一无所有,一路上都是靠自己走过来。我和我先生结婚,没有要双方父母一分钱买房。所以我觉得我一直是一个很独立的人,亲手获得了我想要的幸福,拿到了我不曾有的这一切,所以想要放下是非常非常困难的。还有一种更好的诱惑,就是再往前一步,我可能会通往更好的地方。

每日人物:对疫情过于乐观,这是你觉得自己判断失误的唯一的点?

王荣辉:还有对于疫情对资金的影响的判断不够。

每日人物:国内其他做托育的公司如果能保证长期良好运营,账面资金留多少个月比较合适?

王荣辉:一般来说都是留3~6个月。

每日人物:除了这两个问题,还有哪些决策你觉得是失误的?

王荣辉:我们在退费的处理上不太合理。到今年1月份以前,家长不论什么原因要求退费,我们都退,不超过15天,退83.8%。很多机构是退7成,而且分期退,分6期这样子,我们是去年10月才开始分期退。所以现在我们分4期、5期退,家长都很难接受。今天的这种局面也是我们自己造成的。

你知道我之前的标杆是谁?是好未来。我们要转介绍率,好未来90%以上新客户都是老客户转介绍的,还有就是客户无条件无理由退费,我们给客户期望值太高了。

每日人物:有没有想过把所有的园区都关闭掉,或者申请公司破产?

王荣辉:有想过,但就是不想主动关掉,才拖到了最后一分钱都花完了。不是因为还想从家长那里赚钱——疫情这么长时间一直在亏损的,而是不甘心,不舍得,觉得关掉不负责任。

所以我也犯了那个错误,创业应该把公司当猪养,而不是当孩子养。但是创业者的初心,谁会想把公司当猪养?特别是我们这种跟教育相关的。我相信好未来的张邦鑫,他也不是把公司当猪养。

我为什么不在账上有好几百万的时候,谁的钱都不欠的时候说我开不下去了,我为什么不在账上还有1000万、500万的时候说开不下去,我们不但不欠工资,大家还能发点奖金。

最后就陷入两难,停下来,欠家长的钱,继续去做,欠员工的钱。它是个闭环,你在里头出不来。

每日人物:你在文章里写的欠了一个亿的债务,现在都包含哪些?

王荣辉:家长已经提出退费的大概是300多万,没有申请退费、还在托育的家长缴费大概是600多万。员工的工资欠了不到200万。银行贷款1000多万,我个人无限连带担保的。剩下大约7000多万是欠投资人的,已经有投资方起诉了。

我以前没有接触过资本,签了比较不利于自己的回购协议,早期在融资的时候连律师都没有请的。如果让我去总结一下创业的经验,我会觉得刚开始业务能力很重要,但实际上到了后面,法律的能力和财务的能力是更重要的。

每日人物:你刚才说是不太利于自己的回购协议,是哪方面不太利于?

王荣辉:现在我也不想披露太多,因为我们其他投资方也没起诉,中间可能还有协商的可能性。我前三轮融资都没有请专业的律师,我现在的律师惊呆了,她这次就说,王老师,挺好的,你回去好好做你的老师。

每日人物:对你来说,纽诺这家公司意味着什么?

王荣辉:十几年的心血,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特别是做我们这行,每一个园区的设计方案我都看过,选址有评估小组,我肯定是其中的一个。你看着它装修,看着它招生开业,每个园区开业我都会去剪彩,跟家长交流。相当于这个孩子是你照顾着长大的,这种情况你怎么能舍得放弃?

每日人物:未来还有什么计划?

王荣辉:我这个年龄了,让自己在短期内有一个非常大的跨越和成长也很难。既然是这样子,那就干脆去好好反思,然后就更好地认识自己,去做更擅长的事情。

每日人物:比如直播带货?

王荣辉:我卖我的课程,讲我的课。在做老板和做老师之间,我觉得我更擅长做老师。

每日人物:这个决定是什么时候作出来的?

王荣辉:其实我们一直都有这个业务,你砍掉一块业务,那肯定就大力发展其他业务了。

每日人物:3月18日晚上的直播,是提前准备好的,还是说赶上了?

王荣辉:不是,我每周五都直播。那个主题也是早就定好了,微信直播要提前很多天去预约、审批,不是说我想开直播就直接就开了。我前一周生病了没有播,所以把那一周的主题延到这个星期。我说,我一个亏了一个亿的人去讲财商教育,也是一个很好的角度,告诉别人财商不好就会亏一个亿。

卖四套房、负债一亿的王荣辉:创业应把公司当猪养

▲ 3月18日晚上,王荣辉在微信视频号上直播 图 /手机截图

每日人物:你未来是想像罗永浩那样靠直播卖课还钱?

王荣辉:对。我跟我先生说,给我点时间就好了。我连厕所都扫过,开托育园的时候什么岗位都做过,马桶会修,门锁会换,墙我都自己刷过。再不行,我会带孩子,我去做月嫂赚钱。

每日人物:后悔创业吗?

王荣辉:不后悔。这种经历有多少人会拥有?哪怕是失败了,这个过程都很重要。我也想过,如果一直在外企待12年,我会是什么样子?我会觉得今天的我,比职场上当12年职业经理人的我更优秀,虽然我还是一个失败者,一个loser。

即时新闻:卖四套房、负债一亿的王荣辉:创业应把公司当猪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