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中国为海外民众特开账号,传播对俄乌战的”独特看法”

分析人士说,中国国家控制的媒体正在流行的社交媒体平台上投放大量内容,向西方观众播放中国政府关于俄罗斯在乌克兰发起的战争的独特信息。他们补充说,新闻读者并不总是知道内容的来源。

中国官方的新华社、英文报纸《中国日报》和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又称中国环球电视网)的英文网站每天都在脸书和推特上发布多条简要新闻,分享北京对些新闻的看法。中国国际电视台分别为欧洲和美洲的观众开设了特殊的脸书账号。

中国对近一个月前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观点可谓五花八门。作为俄罗斯的盟友,中国通过其各种官方媒体为北京的中立背书,驳斥了有关中国在冲突中支持俄罗斯的任何说法,并赞扬通过对话寻求和平。

许多帖子都链接到#乌克兰或#乌克兰冲突等热门话题标签。

《中国日报》周一在脸书上用一句话写道:“中国驻美国大使周日表示,有关中国在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冲突向俄罗斯提供军事援助的指称是‘虚假信息’。”

驻在中国的技术和网络安全专家丹尼·莱文森(Danny Levinson)表示,北京这种对外宣传的努力将获得回报。

“你把某件事说了足够多次,它就变成了现实,” 莱文森说。“中国玩的是持久战,而且一直有非常敏锐的能力和动力向国内外传递信息。”

中国政府拥有或密切监控这个共产主义国家的所有新闻媒体,这与西方社交媒体形成了鲜明对比。

“随着西方社交媒体平台的崛起,中国的对外沟通方式变得容易得多,西方社交媒体平台没有中国公司在中国国内拥有的内容限制和审核政策,”
莱文森说。“这为中国的信息传递提供了抓住当下时代精神的沃土。”

内容抽样

中国国际电视台美国分部(CGTN
America)周日通过脸书表示,中国驻美国大使秦刚称,“认为谴责俄罗斯就能解决乌克兰战争的想法是幼稚的”。相反,这位大使主张外交。

新华社星期四在脸书上抱怨说,“对俄罗斯和乌克兰冲突的双重标准报道”是“虚伪和可悲的”。这篇帖子提到了新华社一篇较长的评论,该评论指责西方媒体在战争报道中存在“种族主义”。

然而,一些中国社交媒体上的帖子对新闻的报道与西方媒体非常相似。例如,本月的一个条新闻提到了联合国秘书长宣布为乌克兰的人道主义援助设立紧急基金。

中国为海外民众特开账号,传播对俄乌战的”独特看法”

这张来自脸书的截图显示中国国际电视台2月25日发布的一篇帖子,称有10万人逃离了乌克兰。

中国国际电视台2月25日在脸书上表示,有10万人逃离乌克兰,而且在3月3日,俄罗斯总统普京为在乌克兰牺牲的俄罗斯士兵举行了默哀。

信息战

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没有回应美国之音的置评请求。

新加坡国立大学(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公共政策学院副教授阿拉拉尔(Eduardo
Araral)表示,精通媒体的中国官员将社交媒体的扩张视为“信息战”,给中国提供“这个故事自己的版本”。

“如果你看中国国际电视台,你当然会说它有某种观点,”他说。“这就是信息战的本质。”

总部位于曼谷的智库亚洲中心(Asia Centre)的区域主管詹姆斯•戈麦斯(James
Gomez)表示,中国会把它使用社交媒体称为是一种“合法行为”——尤其是如果中国媒体向发布内容的平台付费的话。

戈麦斯说,但对一些读者来说,中国政府是西方社交媒体上出现的广告和内容的幕后推手,这一点并不总是很清楚。

他说,脸书禁止来自政府机构的广告,但不一定禁止那些可能与政府有关的“部门”所发布的广告。脸书和推特将来自知道的新闻机构的内容标记为来自“中国官方媒体”。

戈麦斯说:“我认为这个故事实际上是确认广告的投放者,并显示与政府控制、宣传单位或中国共产党公关单位之间的联系,以引起人们对脸书的这种做法的关注。”

脸书因允许中国国际电视台投放宣传俄罗斯战争的广告而受到批评。据Axios3月9日报道,这些广告的目标受众是香港和中亚国家。

脸书没有回应美国之音的置评请求。

乌兹别克斯坦塔什干新媒体教育中心主任、新闻学教授阿利莫夫(Beruniy
Alimov)说,在整个社交媒体上,“信息战争在中亚肆虐,公众受到来自各方的攻击。”

“社交媒体本应是交换个人观点的平台。但是他们现在已经成为政治、文化宣传和煽动的前线。”

他说,该地区的年轻一代需要有更多的媒体知识,以便在看到任何来源的虚假信息和不实信息时识别它们。

即时新闻:中国为海外民众特开账号,传播对俄乌战的”独特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