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东航救援七日记:为了生命和残骸里的潜藏原因

3月27日,东航MU5735坠机第七天。

前一晚,不幸的消息还是传来:132名机上人员已确认全部遇难。

客机坠毁后,一场与时间赛跑的救援工作立即启动。由于坠机地点位于山区,交通、电力、通信等均存在不足,又遇上强降雨,搜救工作面临不少难题。据26日下午举行的新闻发布会披露,首批到场的消防救援力量已经连续工作了6天,全体消防救援人员搜救范围累计超过24万平方米。截至3月26日12时,应急处置指挥部累计出动搜救人员10723人次,搜寻到飞机残骸和碎片累计24047件。

“虽然仍未找到事故幸存者,但我们从未放弃寻找幸存者的努力。”25日下午,民航局航空安全办公室主任朱涛在新闻发布会上强调,当前,搜救依然是重中之重。在搜救现场,有民警穿着的防护服上写着“永不放弃”。

遗憾的是,奇迹最终没有出现。

搜救现场设置了一处献花台,供家属献花寄托哀思。有网友在遇难乘客的相关报道下评论道:“别忘了她,你还记着她,她就还活着。”

“3·21”东航飞行事故心理救援专家组组长尹平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已为想带泥土回去的乘客家属准备了小陶罐,“我们尊重每一个人,看到有不少家庭在坠机现场装泥土,用这种方式与亲人情感连接,没有忘记就是永远在一起。”

东航救援七日记:为了生命和残骸里的潜藏原因

现场标记的飞机残骸。 微博@人民日报 图

客机坠入山区

确认东航MU5735坠毁后,救援工作与时间赛跑,分秒必争。

客机坠毁点在广西梧州市藤县埌南镇莫埌村的一处山坳处,这里三面环山,只有一条小道进出,大型设备无法进去。而莫埌村是一个山区小村庄,距离县城20多公里,其地形属于低山丘陵,进村的道路是一条单车道宽的水泥村道。据当地村民介绍,坠机发生约半个小时后,消防救援人员、民警等赶到了村里,封锁了现场,并扑灭了山火。

救援首先要保障交通运输畅通。事发后,原本进出莫埌村的水泥村道被严格管控,无关车辆、人员均禁止进入。连日来,出入这条道路的人,除了当地村民,基本上只有为救援服务的工作人员。

莫埌村村民透露,为了保证村道的畅通,这段时间,村民们都尽量少外出。自22日开始,村民们自发组建一支超百人的义工队伍,许多村民骑着自家摩托车,参与搬运救援物资,默默为救援助力。

另一方面,经过莫埌村的苍硕高速,临时开了一个“口子”,大大缓解了交通运输问题。

此外,在早期的救援中,还存在电力不足、通讯不足等问题。由于事发地点是山区,人口密度低,信号覆盖较弱,中国移动从广州调配了最先进的设备到场支持。电力方面,经过协调,3辆应急电源车,6台应急发电机迅速到现场。

现场救援还大量使用了无人机,无人机除了在搜救幸存人员、勘查地形、测绘等方面发挥作用,还用来照明。参与救援的桂林系留航空飞行研发部门工作人员介绍,他们的无人机照明区域有一个足球场大,可保证夜间救援施工。广西爱新医疗紧急救援队三支队队长黎展良表示,21日晚,由于照明不够,现场就用无人机照明,以保证救援作业。

莫埌村村委会、小学临时被征用,成为应急指挥部。事故发生后,这里彻夜灯火通明,进出的人员、车辆非常多。由于条件有限,从山上被轮换下来的消防救援人员,直接在小学的操场上席地而坐,短暂休息后再次出发。被用来堆放物资的教室,一些救援人员因过于疲劳直接躺在教室的地上补觉。

东航救援七日记:为了生命和残骸里的潜藏原因

3月24日,广西梧州藤县,消防战士在空难事故核心区山林间搜寻。 人民视觉 图

132人全部遇难

3月23日-24日,莫埌村下起雨,救援困难加大。

广西消防救援总队总队长郑西介绍,降雨造成了事故核心区域的积水,需要对核心区积水进行持续性的抽排;存在一定的山体滑坡和塌方的风险,出于安全考虑,部分搜救工作一度暂停;雨后的道路更加难行,事故区域远离公路,山路狭窄湿滑,大型消防救援车辆和设备无法靠近,消防救援队员主要是携带一些小型的装备徒步进入搜救,降雨之后,道路条件行进难度更大,搜索效率受到一定影响。

虽有困难,救援搜寻工作没有停止。23日,广西消防救援总队组织200名消防救援人员,对事故山体的西南侧坡面采取逐层环绕、梯次向上的方式进行地毯式搜寻,不放过任何一个草丛和角落。这天,第一个黑匣子被找到,并连夜由专人送达在北京的译码实验室,数据下载和分析工作正在进行中。

之后的搜救工作,进一步扩大搜救的区域,其重点是寻找幸存人员,全力寻找第二个黑匣子。

24日,消防救援人员扩大了搜索区域,广西消防救援总队、武警广西总队、梧州军分区、公安机关共组织调集1618人,划分区域开展搜寻救援工作,搜救人员携带安全绳索、生命探测仪、金属探测仪等器材在事故核心区域东面向外扩大搜寻范围,并沿飞机航线组织发动梧州市沿途内4个乡镇专职消防队、103名村屯消防网格员和速报员,对17个乡镇范围内的266个村屯、735人进一步现场排查和电话询问。

在客机坠毁现场,大小不一的飞机残骸散落各处,而且残骸抛散面积大,甚至出现在山的背面。24日,有消息称,搜救人员在梧州市藤县藤州镇四旺村鸦塘组一农田发现一个疑似飞机残骸碎片,长度约1.3米,最宽约10厘米,离事故核心现场约有十多公里。

25日开始,气温开始回升,最高气温达到二十多摄氏度,救援现场由湿冷变成湿热。当天,消防救援人员穿上了医用防护服进入事故核心区现场,佩戴手套以及N95口罩。

据央视新闻报道,在核心区的消防救援人员,其首要任务是浅表层的挖掘,再是在专家的指导下勘查核心区的具体状况,为下一步的深挖工作做准备。

此前,浅表层的挖掘都是人工徒手挖掘,25日开始,挖掘机进入现场作业。据指挥部介绍,25日搜索范围还会扩大,除了现场的直接发掘,还增加了对周边群众的走访和监控的调取,希望通过这些信息比对,为接近真相做准备。

到了26日,当地又下起小雨,救援搜寻仍在继续,一方面通过无人机扫描、雷达等技术手段为搜救提供支持,对核心区进行精细化重点挖掘和残骸识别,另一方面协调组织专业力量,对核心外围和飞机坠落路线沿途大范围开展拉网式搜寻。

当天的发布会上,民航局航空安全监察专员、航空安全办公室主任朱涛表示,未发现幸存者和第二个黑匣子,已搜寻到与第二个黑匣子安装位置较近的一部应急定位发射机(ELT)。

当晚,事故以来第七场发布会举行,不幸的消息传来:“3·21”东航MU5735航班机上123名乘客和9名机组人员已全部遇难。

据介绍,国家应急处置指挥部组织消防救援、解放军指战员、武警官兵、公安、卫生检疫、交通、自然资源等多部门连续6天在事故发生区域开展“拉网式”排查,并组织专家比对分析各类监控、记录设备中的视频影像内容,综合分析空管雷达、ADS-B等设施设备记录的关键数据,特别是对坠机现场残骸分布的勘查判断和分析,可以确定搜寻现场已无机上人员生命迹象,通过DNA鉴定已确定120名遇难者身份。

当晚的发布会现场,所有工作人员为遇难的同胞默哀。人民日报微博发表评论称,“132个鲜活生命戛然而止,我们最终没能盼来奇迹,痛何如哉!崇扬生命价值,查明事故原因,给逝者以尊严,给生者以慰藉。致哀遇难者,家属请保重!

东航救援七日记:为了生命和残骸里的潜藏原因

微博@新华社 图

“没有忘记就是永远在一起”

空难中的乘客家属,其心理健康亟需关注。此前,有马航MH370空难家属对此次的东航家属说,“我们马航家属的心理走向是一条很特殊、很畸形的道路,我希望、我也有信心,东航家属不会走到这条路上来。”

自3月22日开始,陆续有乘客家属前往梧州,他们被安排住在梧州市、藤县的酒店里。在这些接待酒店内,时常可见神情哀伤的乘客家属,他们多较为沉默。酒店的房间内时而传出哭声。

3月23日开始,陆续有乘客家属前往坠机现场。有家属上香烧纸,现场也留下了一些黄、白菊花。在现场,许多乘客家属都哭了,现场气氛较为压抑。一位从事多年救援工作的人员说,当看到家属都在哭的场景,实在受不了,感觉“心在抖”。一位眼眶发红的中年男子跟救援人员交流,说他的侄子在飞机上,今年19岁,在广州读书,去云南是为了见女友。

一位家属表示,在事发当晚,他一夜没睡,和朋友聊天时,他们一起哭得稀里哗啦。最近几天,他变得异常敏感和脆弱,一些平时不会在意的小细节,都格外在意。他非常害怕自己说错话,生怕自己的话让家人不开心,也怕自己的话被网友挑出毛病。被网友质疑接受采访时“不够悲伤”,这让他压力很大。

“今天看着他的遗像发呆,最熟悉最亲密的爱人呐,怎么就触碰不到了……这一别,就阴阳两隔了。”在昆明的张微(化名)永远失去了她心中最完美的丈夫,她的两个孩子还年幼,一个6岁,一个不到2岁。张微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想让大众知道,我们这个群体真的很需要大家长期的、持续性的高度重视和帮助。这种重视和帮助不是说一两年,而是比如说十几年。因为对于我的家庭来说,抚养孩子还需要将近二十年。”

张微表示,如今,她唯一的期望就是能拿到丈夫遗体的留存物,哪怕一部分也可以。如果连一部分也找不到,只能去现场捧一把土带回家。

在搜救现场,已设置一处献花台,供家属献花寄托哀思。“3·21”东航飞行事故心理救援专家组组长尹平接受采访时表示,已为想带泥土回去的乘客家属准备了小陶罐,“我们尊重每一个人,看到有不少家庭在坠机现场装泥土,用这种方式与亲人情感连接,没有忘记就是永远在一起。”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教授、中国灾害防御协会社会心理服务专委会秘书长祝卓宏此前接受采访时表示,空难中家属的心理创伤期可大致分为急性应激阶段、愤怒情绪释放阶段、交涉阶段、抑郁阶段和接受复原阶段。目前,此次事件的乘客家属们属于急性应激阶段,心理急救尤为重要,往往需要亲友的陪伴、支持或心理援助专家、精神科医生的帮助。

东航方面表示,123名旅客的家属涉及多个省市。按照民航惯例,东航在始发地昆明、目的地广州、事发地梧州,都设立了家属援助点。东航方面选派了160多位援助专家,开展“一户一册一专班”的援助服务。此外,事件发生后,东航云南有限公司第一时间成立了专班,对9名失联机组的家属开展了安抚工作,派员进行陪护和心理疏导,公司管理人员多次上门进行慰问,帮助家属解决实际困难和生活问题,开展善后事宜。

据民航局航空安全办公室主任朱涛26日晚介绍,在家属救援善后工作方面,按照一人一专班的原则,继续做好家属的安抚、心理辅导和遗骸遗物认领工作,及时处理家属诉求。截至26日12点,累计接待80名失联人员来梧家属共计493人,555人次,涉及17个省,74户家庭,累计安排家属478人到现场凭吊。上门安抚家属3800人次,开展心理评估747人次,开展心理辅导1182人次。

即时新闻:东航救援七日记:为了生命和残骸里的潜藏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