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不封城只封区 上海居民如何看待疫情卷土重来?

新冠轻症患者凯斯特兰·张(Castellan
Zhang,音)已经在上海世博展览馆的集中隔离中心生活了4天,而他并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健康地离开这里。

周日(3月27日),在上海居住了4年的张先生自测感染新冠病毒。他在当天午夜被带到了位于上海浦东新区的集中隔离点,开始了他“遥遥无期”的康复之旅。

自从上海爆发新一轮新冠疫情以来的近一个月内,上海本轮疫情新增已超过2万例。当局迅速对世博展览馆进行了改建:约7000张床位和840名医护人员迅速到位。从上周六投入使用至今已满员。

在3月26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上海市卫健委主任邬惊雷表示,目前已启用4家后备定点医院、2个体育馆、1个人才公寓作为集中隔离点。

与此同时,类似的集中隔离点仍在中国这一最大的金融中心城市周边扩建。其中包括正在施工的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的隔离点,该中心预计可容纳超过1.5万张床位,这也将是上海届时最大的集中隔离点。

今年22岁的张先生正是上海数万名被要求采取强制集中隔离措施的轻症及无症状感染者之一。

张先生说,尽管集中隔离点出于卫生安全实行全封闭管理——只有防疫人员可以进出,也为患者提供了免费食宿,但他对其中的卫生条件感到一言难尽,像一个“难民营”。

“没有接受任何治疗”

张先生说,集中隔离至今他没有接受到任何治疗。虽然他被告知有需要的病患可以和医护人员要一些药品,包括中成药连花清瘟和止咳糖浆等,但医护人员不会主动发放。

对于集中隔离的做法,他表示“并不是集中治疗,更像是集中在一起防止进一步扩散”。

“这里所有人的应该都很绝望吧,明明是政府防控失败,遭罪的是老百姓,”他说,有轻症患者因为没有得到及时的救治,而在现场和防疫人员发生了冲突。

“大家随地擤鼻涕,口罩带一半,随意往垃圾桶吐痰,个人卫生没法保障,洗漱的热水全靠饮水机,”张先生告诉ABC中文。

为了最大程度地做好自身防护,除了吃饭,张先生坚持戴着口罩,包括睡觉。他说,身边一起隔离的其它患者都很“低落、失望”。

“什么时候能够回家”是张先生目前最大的担忧。

按照上海集中隔离点现行的规定,张先生被告知他需要从隔离的第四天起进行第一次核酸检测,此后从第六天开始一天一次,只要满足连续两次阴性结果的要求即可离开隔离点。

但对张先生来说,即使眼下能够结束隔离也并不意味着他能够回家——他位于上海虹口的小区目前仍在封锁之下。

“就算出院了,小区如果被封,也无家可归,”他说。

对此,墨尔本蒙纳士大学医学部公共卫生专家杨辉副教授告诉ABC中文,集中隔离措施在像上海这样的“在人口居住密集的城市”可以减少居家传播的风险,但同时他强调,管理人员须重视交叉感染的预防工作。

“不仅仅是上海人民自己的上海”

自3月初新冠疫情在中国多地出现反弹以来,上海作为中国最大的城市和全球金融中心,其防疫情况一直备受瞩目。

除了有着较高的人口密度,上海作为中国重要交通枢纽,是华东地区人员流动的区域中心。

广西疾控在3月27日的报告中指出,上海的新冠疫情已外溢至“包括广西在内的全国21个省71个市”。但在几天内,这一说法后被修改为“包括广西在内的多个省市”。

和中国西安、深圳等此前疫情爆发的城市所采取的封城做法不同,上海在一个月以来并没有推行全市范围的封锁。

张先生也表示,上海官方推行的防疫政策让他感到“非常混乱糟糕”。
而日渐攀升的确诊人数亦引发中国网民对上海不封城的抗疫模式产生了质疑。

“多少城市因为上海过来的而遭殃,一个城市没能力管不住,别的城市迎来无妄之灾,”一名网友写道。

对此,上海市疫情防控领导小组专家组成员、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副院长吴凡在周六(3月2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强调:不行。

“上海不仅仅是上海人民自己的上海,这个城市还在全国经济社会发展当中承载发挥了重要的功能,甚至于对全球经济都有影响,”她说。

目前,上海实施分区分批封控管理。上海浦东、浦南及毗邻区域为第一批封控区,浦西地区作为第二批封控区,紧随其后。在封控区域内,住宅小区内所有人员被要求足不出户。

对于这种“划江而管”的分区域防疫措施,杨辉副教授认为“实际上是一个很有意义的和值得评估的新做法,就是采用自然屏障来管理疫情。”

上海市民如何看待当前政策?

27岁的浦东居民苏季·李(Suzy
Li)是上海2500万常住人口中的一员,封区令下,她的生活再一次被按下了暂停键——在此之前,她所居住的小区已经被封过七天。

平时一个人生活的李女士并没有囤货的习惯。收到封控消息时,由于所在小区已经被列为“封控区”,无法出门购物,她开始在各种软件上疯狂尝试买菜。

这也是很多人的第一反应,直接加剧了上海疫情反弹以来一直存在的“买菜难”问题。

李女士告诉ABC中文,她在每一款外卖软件上都做出了尝试,买菜的难度让她有时候望而却步。

 “抱怨、无语、逐渐失去耐心。大家已经累了、烦了。这没完没了得折磨人,但是没什么效果,每天增加[确诊]人数都在变多,”李女士说。

微博话题“上海疫情下的抢菜焦虑”自29日发布以来,截止3月31日,累计阅读次数1.6亿次。不少网民使用这个话题标签分享抢菜心得,互相借鉴“抢菜秘籍”。

李女士说自己家中的物资也很紧张,她有8袋泡面、4袋荞麦面和半袋意大利面,没有蔬菜水果和肉制品。

她还试着将闹钟定在凌晨5点起来抢菜,但“根本刷不到,永远是前方拥堵”。

“我们现在的生活跟封城没什么差距,”李女士说。

同在上海,浦西松江区居民仇晓龙的准备时间就比较充足。他在30日收到了社区发的封控通知,此时,距离封城还有两天。

他跑去超市买了一个星期的蔬菜、肉、水果,家里还有父母准备的肉圆、香肠、小黄鱼和咸肉。

李女士对仇晓龙的经历表示很羡慕:“[浦西人民]首先有足够的时间准备物资,然后还有时间准备工作,做心理建设。”

“我们是没什么时间准备的,一点没时间。”

上海在坚持清零政策吗?

30日深夜,新华社发表题为《坚持“动态清零”不放松》的述评,文中指出“当前国内外疫情防控具有复杂性、艰巨性、反复性的特点”,而中国由于老年和幼儿人口基数大的特殊国情,决定了其实现“动态清零”的目标十分必要。

关于中国的“清零”政策,杨辉副教授指出,“清零并不是指没有病例的状态,清零是一种防疫政策,包括对规定社区内所有人进行筛查,追出所有线索,找出所有无症状和轻症病人,从而管理病例和切断传播途径。”

杨辉副教授认为,中国会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保持清零政策的连续性,“政策转换不是想象的那么容易,特别是中国这样的人口大国和多个行政管理层次的复杂系统。”

但他也表示“不否定有一些微调”,比如新冠抗原自测盒(Rapid Antigen Test, RAT)的使用。

疫情的冲击之下,有人呼吁上海封城达到“清零”的结果,也有人对清零政策感到疲倦和反对。

3月28日,独立人口研究者刘忠良在微博发文,呼吁中国放弃清零政策,认为“动态清零的防疫就是人民的极大痛苦”。

“中国的很多企业和商户已经不能再经历折腾,他们不是已经破产,就是已经走在破产的路上,”他写道。“防疫是为了人民幸福,清零措施却是人民的极大痛苦。”

即时新闻:不封城只封区 上海居民如何看待疫情卷土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