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亚特兰大枪击事件一年后反亚裔罪行依然持续

奥克兰华埠的中草药和按摩椅销售商、30岁的卡罗尔·廖(Carol
Liao)只对她认识的客户、以前来过或更好的是已经电话订购了她价值9000美元按摩椅的客人打开店门。

华埠的一些店主和开餐馆的人说,到目前为止,今年的生意正在逐步好转。廖女士对此并不是那么肯定。她的店铺去年遭到抢劫。她的两个近邻已经把他们的商店钉上了木板,另外有两个人因为安全原因迁出了华埠。

廖女士说,即使新冠疫情在逐步减退,犯罪的威胁依然遏制了商业。她仍然有回头客,所以她站在路边,确保没有可疑的人进入商店。目前一切都还好。

“今年生意不那么景气的原因首先是安全,有太多的恶性事件、枪击,”来自台湾的廖女士说。“今年比去年糟糕。”

华埠商会主席卡尔·陈(Carl
Chan)说,这个以广东人为主、有20个街区的华埠在奥克兰市警察局去年8月向这里派出警车和警员巡逻后已经变得更加安全。他说,自那之后,没有针对购物者的暴力的报告。而在那之前的几个月,有抢劫、袭击和杀人的报告。

他说,这个区里大约300个商店和食肆都延长了营业时间,以补偿2020年到2021年间估计15%的生意损失。在2020年前,这里并没有很高的犯罪率。2020年3月到2021年8月间的犯罪率出现增加,而这段时间正逢新冠疫情和针对亚洲人的反弹。

从2020年3月19日到2021年12月31日,以加州为基地的倡导组织“停止仇恨亚太裔”(Stop AAPI
Hate)记录了1万零95起反亚裔和太平洋岛民的仇恨事件。

该组织的数据显示,2021年第二季度的仇恨犯罪飙升到2478起,相比之下,第三季度有1289起,第四季度有535起。言语上的反亚裔事件占据报告案件的63%,16%是身体暴力。报案的人中42.8%是美国华裔。

“停止仇恨亚太裔”组织的创始人、旧金山州立大学亚美研究系教授张华耀说,“总体而言,我们知道,仇恨事情最多的城市是旧金山和纽约,那里有高度集中的低收入亚裔美国人生活在密集的地区,这与更多的仇恨事件有对应的关系。”

2020年针对亚洲人的犯罪比2019年增加了150%,当时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把大约两年前开始席卷美国的冠状病毒疫情归咎于中国。

廖女士的担忧仍然在美国很多地方引起共鸣。在有风向标意义的亚特兰大按摩院发生枪击案一年后,反亚洲人的情绪仍然是一个威胁。

2021年3月16日发生的枪击案打死了6名亚裔女子。枪手被判终身监禁。在一年前在中国开始的新冠大流行期间,这一罪行引起了人们对全国范围内日益增多的针对亚洲人的暴力和侮辱事件的广泛关注。

张华耀说,纽约市2022年1月和2月发生亚裔女子被杀的事件显示,攻击事件没有停止。这个月,旧金山华埠的一个照相机商店在白天被抢。另一起事件发生在奥克兰,当时是3月初的一个上午,两个还没开门的华裔商店在一次枪战中被子弹击中,让廖女士和她的客人感到震惊。

长期生活在华埠的人把持续的犯罪浪潮归因于中美关系的摩擦、大量现金交易以及自2020年年中以来,为了响应“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运动而停止对一些城市警察部门提供资金让人们觉得容易躲避追捕。

奥克兰和旧金山华埠的现金交易量高于一般的正常水平。

旧金山资深餐馆业主乔治·陈(George
Chen)说,针对华裔商家的抢劫等暴力犯罪“已经几乎正常化”,因为“中国被认为是一个敌人,而不仅是一个竞争者。”

陈先生的这番评论与美国总统拜登今年2月发表的一个外交政策讲话相呼应。拜登在讲话中称中国是美国“最严峻的竞争对手”。

这位高档餐厅“明店”(China
Live)的首席执行官使用监视摄像器,并雇用一名安全经理,来保证他100名雇员的安全。旧金山华埠是一个受游客欢迎的繁华地区。

陈先生说,“有更多的警察巡逻,但我们基本需要更多我们自己的监视,因为我们无法依赖更多的警察来解决问题。”

廖女士把华埠的犯罪活动归因于非亚裔人士把更“成功”的亚裔人士当作打击的目标。在她所在的区,商人通常更喜欢现金支付,而不是更能防止盗窃的支付方式。

哥伦比亚大学教授詹尼弗·李(Jennifer
Lee)在2021年1月的一份研究中写道,今天的反亚裔犯罪和评论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当时亚裔移民被视为是二等公民,在1952年之前一直被禁止入籍。

李教授写道,特朗普的“中国病毒”的说法“重新唤起了一个世纪以来的隐喻,即亚洲人是污垢和疾病的传播者,不光暴露了他们地位的岌岌可危,也暴露了这个国家的本土主义断层线。”

2019年底,中国武汉发现了新冠病毒,引发了疫情在全球的首次爆发。

张华耀说,如果反亚裔犯罪率最终减少,但只要任何持续的攻击的画面出现在电视新闻里,那么对它的恐惧就会持续。

他说,“这就是恐惧悖论。”

即时新闻:亚特兰大枪击事件一年后反亚裔罪行依然持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