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拎着LV买临期食品,装的什么穷?

当代年轻人一天中的算数巅峰时刻,非点外卖莫属。

各大外卖软件货比三家,凑齐满减领券再下单,比同事多付一块钱,都是对时间的不尊重。

在脑子里飞速心算到最低价下单还不够,成功付款之后,还会把红包链接发进闺蜜群—— ” 帮我点点 “。

什么?你说年轻人还在被消费主义捆绑?

醒醒吧,这届年轻人,已经越来越抠门了。

” 精致穷 ” 骗不了年轻人

曾几何时,热搜还在为 ” 年纪轻轻精致穷,我错了吗 ” 吵得不可开交。

刚毕业的年轻人们还相信,即使收入捉襟见肘,也能活出时尚杂志般的精致,” 身在城乡结合部,心在巴黎时装周 “。

拎着LV买临期食品,装的什么穷?

《老友记》中,Rachel 用信用卡支付名牌皮靴。

怀着刚拿到工资后的激动心情,年轻人争先恐后地踏入消费主义的浪潮。

为了构筑理想中的精致生活,他们一口气置办了不少 ” 高级行头 “。

入手高颜值的联名款早餐机,每天都可以吃到自己亲手做的谷物三明治;

xx 良品的收纳柜置办全套,房子要像样板间一般井井有条;

博主们力荐的投影仪必须安排,再用昂贵的小众音响放上蓝调;

世界冠军同款咖啡壶也得入手,毕竟手冲咖啡才是鄙视链最顶端的存在 ……

拎着LV买临期食品,装的什么穷?

哪个都市丽人不想拥有这样的早餐?/ 图虫创意

但当真正住进了精心装置好的 ” 梦中情房
“,才发现那些花大价钱为精致生活购置的物件,似乎并没有让自己成为优雅的都市丽人。

激情购入的全套收纳柜,可能比杂物更占地方;

早餐机华而不实,煎一个荷包蛋要花十分钟;

投影仪只能落灰,九点多下班谁还有空捣鼓这玩意儿?

咖啡壶早被挂上了二手交易市场,反正也用不上了不如卖掉回血 ……

原本,年轻人年轻人追求精致,也是在追求繁忙生活外,灵魂更好的归处。

但事实却是:一套操作忙活下来,精致的生活还没过上,钱包倒是被掏空了不少。

眼看着 ” 精致穷 ” 成为了骗 ” 精致坑 “,年轻人们痛定思痛,转而决定投向 ” 消费降级 ” 的怀抱。

拎着LV买临期食品,装的什么穷?

所谓消费降级,其实就是指能自己动手的,绝不购买成品;能找到平替的,绝不买原版;能继续使用的,绝不轻易替换。

吃够了 ” 消费主义 ” 苦楚的年轻人愿意相信:

不就是消费降级吗?勒紧裤腰带过日子,更美好的生活愿景就在前方。

毕竟,” 希望过得更好 ” 是空中楼阁,” 怎样过得更好 ” 才是现实诉求。

全世界 ” 抠门者 ” 联合起来

这届年轻人有多 ” 抠门 “,你根本想象不到。

点开豆瓣热门的 ” 今天消费降级了吗 ” 小组,已经有 36 万成员正在互帮互助分享生活经验。

” 工作后买的第一个 LV”、” 每个女孩都应该有一双 jimmy choo”
的话题再也吸引不了抠门的年轻人,千金风、名媛风、法式风情等消费话术也被他们一眼识破。

拎着LV买临期食品,装的什么穷?

名媛风总是和朋友圈里的精致照片有关。

抛弃消费主义的浪潮,”XXX 必须要用吗?”、” 买个 XXX 值不值得?”、” 自制 XXX”、” 平替推荐 “……
才是他们关注的重点。

拎着LV买临期食品,装的什么穷?

除了消费降级小组,另一些 ” 抠门女性联合会 “、” 抠门男性联合会 ” 也同样广受青睐。

拎着LV买临期食品,装的什么穷?

对于这届年轻人来说,” 抠门 ” 不再是贬义词,而是省出精彩,省出风格,坚持只为实用价值买单。

不点外卖、少喝奶茶、花露水原来只需要四块钱,防晒霜也不是一年四季都要搽。

有人给出每日食谱,早餐水果鸡蛋坚果咖啡一应俱全,不用早餐机,妈妈寄来的小锅就能满足需求。

拎着LV买临期食品,装的什么穷?

有人嗜奶茶如命,那就从原料做起,不压抑欲望不强制抠门,乌龙茶兑热牛奶,并不比外卖逊色。

拎着LV买临期食品,装的什么穷?

嘴馋想吃点小零食,也能兜兜转转找到代工厂的平替,甚至为了省钱直接去买成品的边角料。

拎着LV买临期食品,装的什么穷?

几百块一次的美甲也能靠心灵手巧 get 同款,毕竟全套美甲工具只需要几十块钱。

拎着LV买临期食品,装的什么穷?

全款购入美甲水钻,未来可期!

这些极为成功的消费降级,让年轻人们认识到了另外一种生活——

也许没那么精致,但也不需要委屈自己。

昂贵的价格不一定能带来极致的快乐,消费时瞬间的爽感带来的代价,却是月底几乎为负的存款数额。

在这些省钱高手、” 平替猎人 ” 和 ” 原材料分析师 ” 的世界中,消费降级,就是把快乐与高价脱钩的有力工具。

抛开个体选择,从大的经济氛围来看,消费降级显然也是宏观趋势。

拼多多从下沉市场包围城市,轻松打入都市丽人社交圈;

蜜雪冰城均价不超过 10 块,更是让喝惯了 30+ 奶茶的人欢呼 ” 你不嫌我穷,我也不嫌你土 “。

拎着LV买临期食品,装的什么穷?

消费降级不代表降低自己的生活品质,而是在消费主义浪潮中探索另一种舒适的出路。

适当的抠门,是对现代消费主义浪潮的理性反驳;

但一旦超过了舒适的范围,便容易弄巧成拙,走上不健康生活的极端。

拎着LV买临期食品,装的什么穷?

简单地认为消费降级就是反消费,把一切需要花钱的事物都视为洪水猛兽,就失去了生活的意义。

” 一天超过一餐饭就算浪费钱;盲盒手办艺术品都是成本不过十块的智商税;洗碗机、扫地机也都是影响人类进化的消费主义陷阱。”

过度节省开支,吃饭都选苍蝇馆子,为了避免恋爱开销干脆不谈,视频会员也问朋友借。

某种意义上,是用省钱的表象遮掩了非健康消费观的暗雷。

拎着LV买临期食品,装的什么穷?

为了省钱,旅游恋爱看视频都紧巴巴。

消费降级这件事本身,并不是讨论消费的多少,而是讨论消费的态度。

真正的消费降级,是将 30 块钱的料理包外卖换成用 10
块钱买西兰花、鸡胸肉、土豆做营养均衡的一餐,而不是为了省钱不吃晚饭。

拎着LV买临期食品,装的什么穷?

消费降级从来就不是消费的对立面,是在最高程度上实现物美价廉,寻找生活中的小确幸。

不被消费绑架的人生

如此压缩消费欲望、跳出消费陷阱,年轻人们的消费降级,真的只是为了省钱攒钱而已吗?

其实不然。

年轻人们越来越发现,过度消费不仅掏空了钱包,还让自己陷入 ” 买的越多,越不快乐 ” 的循环。

心理学研究显示,” 买买买 ” 带来的短暂性快感,会随着成长和财富的积累,而越来越趋于平淡。

换句话说,想要得到相同程度的消费快乐,付出的代价会变得越来越多。

小时候一颗牛奶糖就能开心很久,长大了 30 块一杯的咖啡也只是工作标配;

小时候期盼着过年的新衣服,长大之后,网购衣服成山,对着衣柜还是提不起劲。

快乐的阈值越来越高,感受到快乐也变得越来越难。

归根结底,是庞大的物质淹没了人们的视线,负载的欲望压沉了人们的心。

拎着LV买临期食品,装的什么穷?

当人们在为一件商品或是一种体验付款时,本质上需求的,往往不仅是产品本身的价值,更是其所带来的心理满足。

穿上时尚潮人同款的搭配,用上网红博主的同款咖啡机,也绝不只是跟风那么简单。

我们为之付费的,是一种人格标签和社交货币。

这些商品所带来的附加价值会体现在审美潮流、服务体验和社交上,从而让我们体会到被社会审美认同的愉悦感和成就感。

似乎穿着 BM 的短上衣被街拍才有资格说自己是 ” 三里屯辣妹 “,Hollister 更是 ” 南加州美式复古 ”
的标配。

品牌质量暂且不提,单是 ” 寻求认同 ” 这一件事,就足够让年轻人筋疲力尽。

拎着LV买临期食品,装的什么穷?

消费主义的风潮,不仅让钱包越来越空,还带来了外貌上的焦虑。

消费降级并不是降低审美,而是认清自己真正需要什么之后,把自己的收入用在更有性价比的消费里,” 好钢用在刀刃上 “。

因此也不难看到,一些年轻人拎着奢侈品牌的包去超市打折区购买临期食品的 ” 魔幻场景 “。

全球市场调研公司欧睿国际在最新报告《2021 十大全球消费趋势》中揭示了将在今年定义消费者行为并影响商业策略的新兴趋势。

其中,谨慎制定支出预算,并购买高附加值且负担得起的产品和服务,就成为了重要的趋势之一。

通过消费降级,年轻人们越来越明白自己真正需要的快乐是什么,消费这一行为本身也变得更加自由。

拎着LV买临期食品,装的什么穷?

从刚接触消费降级时发帖询问 ” 用平替丢人吗?”” 穿国产品牌丢人吗?” 到抛弃定价不合理的品牌,走向实用主义。

他们不再为旁人眼中的精致咬牙付款,而是更愿意为自己的实用快乐买单。

跟风购买的并不是本身需要的

消费降级,就是真诚面对自己的生活,从而更加明确自己的人生需求,去芜存真。

这是一个所有商品都被争相呈现的时代,这是一个信息永远过量的时代。

每一次拒绝被绑架的消费降级,都是对人生的简化和升级。

即时新闻:拎着LV买临期食品,装的什么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