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十年动乱”难以想象吗?已乱到第三个年头了!

如果你心里还保留了一些善良和同情心,脑子里还保留了一点点独立思考能力,上海这场训练的目的,就是给你清零:人性清零,智商清零。两年不够,那再来十年,总之让你剩下的只是服从,让所有人从正常理性脱轨,反而把不正常社会视为正常

上海执行“最短时间内社会面清零”的最高指示,大决战正白热化。乱到了什么程度,不需要我再多说。

相信到了如今,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看明白了上海抗疫引起轩然大波的真相。这就是权力蛮横地驱赶了科学。北京出手接管了上海防疫大权,上海多年培养出来的施政管控制度化为乌有,官民彼此理解和扶持、相对和谐的关系化为乌有。如果说上海过去体现了中国城市文明治理的最高水平,那么现在活生生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就是野蛮征服了文明。难怪许多人都从心底发出这样的呼号:怎能想象这样荒唐(粗暴、悲惨、毫无人性……)的事情发生在21世纪的上海!

如今的防疫真的已经不再是医学问题,而是政治问题。

做好思想准备吧,这只是开始。疫情可能会缓和,但是众多想都想不到的麻烦事还会接踵而至。已经有人在警告了:“我可以很负责任地提醒你们:如果你能侥幸逃过了这次的疫情灾难,后面还有一个更大的灾难在等着我们——那就是贫穷!”

今天读到微信上的一篇帖子,没有作者署名,也没有标题,但是说的非常到位,不知是何方神圣对上海抗疫的点评,一针见血!

没错,这就是“一场大型的服从性训练”“一场用疫情为借口发动的针对十几亿人的服从性训练”。正常岁月里不可能进行的训练,在疫情非常岁月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进行——这就是权力者坚决拒绝跟世界接轨,绝不肯像大多数国家那样转为“与病毒共存”的正常化,执意“动态清零”搞运动的根本原因。只有这样,才能让他剥夺亿万民众的合法权利,包括所有患有非新冠的病人寻求治疗的权利;才能证明大权独揽,“是完全必要的,是非常及时的”,什么民主宪政,统统闭嘴!

我的一位朋友在读了这篇帖子之后,给我写了读后感,只有四个字:“以疫代牢”。

精辟!

附:无题网文(作者佚名)

这是一场大型的服从性训练。

这是一场用疫情为借口发动的针对十几亿人的服从性训练。

出生才几十天的婴儿就强制和父母分开再被集中起来,丢在一堆孩子里没人照顾——我们不敢说“no”;

身患重病的妻子需要丈夫照顾,但丈夫被强行拖走,妻子被痰活活噎死——没什么大不了的;

77岁的老人需要定期做血透,医院拒不接受,两天后去世——我们只能不痛不痒地说“时代的一粒灰,落在每个人头上是一座山”,来安慰自己和身边的人;

……

以上这些遭遇在其它正常时候发生了,我们会觉得是丧尽天良的残忍。但现在我们都OK了,接受了:为了抗疫,为了国运,为了某个宏大目标,我们可以反复突破一切底线,绝对服从,绝对纯洁,绝对可靠,丝毫不会动弹。这场训练的结果,是让我们无条件接受“不惜一切代价”,所有与我们最亲的人,都可以被随时成为被牺牲的代价。总之,大是大非面前不要讲代价。

无论是一声令下全城几千万人居家隔离,或是几万人关进集中营一样的地方隔离,或是将宠物任意扑杀,或是凌晨四点把所有人叫起来排队核酸,或是让所有人手机上装一个可以24小时跟踪定位的app,或是先宣布封城四天然后再无限期延期,这些都是反复训练、验证大家的服从程度。我们最基本的权利——母亲照顾婴儿、丈夫照顾妻子、子女照顾老人——还有我们对人身自由最起码的期望,全部被消灭得一干二净。

如果你心里还保留了一些善良、体面和同情心,脑子里还保留了一点点独立思考能力,这场训练的目的,就是给你清零:人性清零,智商清零。两年不够,那我们再来十年,总之让你剩下的只是服从和听话。到最后,当居委会干部牵一只鹿到你跟前问这是什么动物的时候,你会脱口而出那个标准答案。

服从性训练有两个核心手段,一是恐吓,二是剥夺。恐吓就是制造、夸大威胁,如果不听从安排,那就会危如累卵大厦将倾!上海最近一个月里有6万多名新冠感染者,其中0重症,0死亡(而中国因为流感一年可以死8.8万人)。没关系,官方会反复强调新冠的危险,听起来比鼠疫、癌症、艾滋病还可怕。谎言被一万个人重复就成了真理,于是所有人陷入恐慌,都希望政府重拳出击、力挽狂澜。希特勒当年宣扬犹太人的威胁,北朝鲜宣扬美帝不安好心的威胁,都是这个路子。

恐吓达到的服从效果经常是短期的,所以还需要加强,那就是剥夺性训练了。怎么让一条狗习惯于吃屎呢?那就是好好饿它三天,三天不够再加十天,剥夺它正常的食物来源,然后再给它一盆屎,它会感动得热泪盈眶,会赞美主人的仁慈和伟大,会引经据典写万字长文论证屎是地球上最美味最有营养的狗粮……当隔壁家的狗说“狗粮更好吃”的时候它会很生气并怀疑隔壁狗居心叵测是不是要害朕。中国古人有句话,叫“雷霆雨露,俱是天恩”,这就是经历了良好的剥夺性训练之后才会获得的效果和感悟。通过强制核酸、群体隔离、长期封城等一系列铁腕手段之后,你会发现居委会领导同意你出一趟小区就是莫大的幸福——恭喜,这个时候你的剥夺性训练已初见成效了。

他们最厉害的地方不是压着上上下下的人不说话,而是通过恐吓与剥夺训练之后彻底改变了大家的思维方式,让所有人从正常理性脱轨,理解不了正常社会的正常现象,反而把不正常社会的不正常现象视为正常。以前有当红卫兵的儿子义正词严地举报自己亲身父母为反革命,导致父母被批斗杀害;几十年前有个地方饿死了千万同胞而其他人在同一时段高呼万岁……这些大型服从性训练从来没有间断过。以前我会想,十年文革,全国人民是怎么熬下来的?现在看看,不知不觉,大家这样过都已经第三个年头了。

网上有好事者问:现在查出来的基本都是无症状,怎么治?要治成啥样算是治好?我现在可以回答了,治得大家服服帖帖都说清零大法好、交口称赞我国制度优越性的时候。

即时新闻:“十年动乱”难以想象吗?已乱到第三个年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