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救不了该救的人:关于时军医生自杀的一些消息

救不了该救的人:关于时军医生自杀的一些消息

4月4日,自媒体【喀秋莎来信】曝出,黑龙江省鸡西市鸡东县人民医院外科医生时军”不堪受辱“自杀。

网传截图显示,因为接诊并给一位来自绥芬河的患者做手术,导致鸡东疫情扩散,全县封城,造成巨大经济损失,一批人被撤职。

作为此事的直接负责人,时军被调查,后“戴着手铐脚镣”在医院做体检时,因为“不堪受辱”,时军用牙刷挑断自己大动脉后身亡。

4日下午,接近鸡东县医院人士向【这里信号不好】确认,时军医生“人不在了,前两天出的事儿。”具体因为什么原因去世,该人士未告知。他补充说,医院仍然是停诊状态。

6日,【这里信号不好】获得了此事件的更多消息。

首先,时军医生确实自杀了。

有接近医院的信源称,事发时间是3月27日,地点是在鸡东县医院的“特殊病房”,自杀方式是用牙刷戳破了自己的股动脉

也有说法跟网传类似。

其次,关于“鸡东疫情扩散”。

公开资料显示,2022年2月18日,海南省澄迈县报告新增1例无症状感染者,为黑龙江省鸡东县赴琼人员。

2月19日,鸡东县在对重点人群排查中,发现3例初筛阳性感染者,鸡西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复核阳性。2月20日凌晨,经市专家组会诊,1人诊断为确诊病例、2人为无症状感染者。

2月20日,鸡东县全域封控。2022年2月22日12时起,蓝天名苑小区22号楼、乾宏家园小区2号楼、鸡东县人民医院调整为中风险地区

综合公开资料和多个信源说法,可以推断,鸡东县人民医院出现了“院感”

为什么会出现院感?网传说法和信源都称是,时军所在的脑外科接诊了一位绥芬河回来的病人。

网传说法是病人使用其母亲的核酸报告住的院。信源的说法是,病人是用的自己的核酸报告入院的,系在外地做的48小时内核酸报告,报告显示是阴性。

第三,关于网传“**一批人被处理,时军作为直接责任人被逮捕……”**

信源的说法是,鸡东县医院确实撤换了一批人(有七八个)。包括时军所在的脑外科,有两个人也被“协助调查,后面出来了。”

需要说明的是“逮捕”是个很专业的词汇,公安机关抓捕嫌疑人后经检察院批捕才能叫“逮捕”。

信源也不能确认,时军是被“带走协助调查”,还是“涉嫌妨碍传染病防治罪被抓捕”。

第四,关于网传说法“一次审理四五个小时,威胁要判重刑……”

这个无从考证,信源的说法是在医院“软禁”。因为时军进行过“胆囊切除”,没法实施一些平常的强制措施。

第五,关于网传截图“他(时军)这一走,我们县医院那个科也垮了。”

根据鸡东县人民医院微信公号、鸡西新闻网等当地媒体报道梳理,时军现年50岁,生前任县医院脑外科主任。

2004年,时军以“人才引进”的方式,从密山市(鸡西市代管)医院调入鸡东县人民医院创建了神经外科。

2016年,时军被评选为鸡东县第六批专业技术拔尖人才候选人。其还曾获得鸡东县十佳青年医务工作者,在国家级、省级杂志发表过多篇论文、论著。

2020年2月,时军和同事刘海英以及鸡西市20多名医护人员第一时间自愿报名,支援湖北孝感。同年3月,其还获得了孝感市政府的通报表扬。

出征孝感时当地媒体曾对时军进行宣传报道。

救不了该救的人:关于时军医生自杀的一些消息

鸡西日报、鸡西融媒中心2020年3月3日的《不破疫情誓不还——时军》介绍称,时军今年48岁,从事26年的神经外科及重症诊治工作经验丰富,业务过硬。

鸡西新闻网2020年3月24日《鸡西支援湖北孝感医疗分队队员、鸡东县人民医院脑外科主任时军——
“我想抱抱你们俩”
》报道显示:时军有一对双胞胎女儿,妻子是中学教师。

母亲闫枫对记者称,时家三代从医时军奔赴孝感的时候(2020年2月11日)正值其父亲逝世一周年纪念日。而3月26日的是闫枫自己的生日。

最后,关于时军自杀的定性。多数网友认为,其是“不堪受辱”。但也有人认为,时军系“畏罪自杀”。

分享一个网友在自媒体下面的留言:

负责任的说明一下:此医生为我市下辖县医院脑外科主任,感染者确诊六例,无症状一例,升为中风险地区。封城一月有余,数十万百姓受扰,原有病患无法正常就医。仅仅因为该医生知法犯法,罔顾医生职责,不该接受惩罚吗?!

他的一双孩子当然最无辜,不过确诊病例中有一位16岁的男孩嗅觉丧失,此后的未知并发症,商险被拒等等一系列影响,难道这个孩子不无辜吗?!花一样的年纪,懵懵懂懂让人心疼,作为他的看护医生每每查房提到他吃饭没有味道,我都觉得心疼。

从医二十余年,犯这么低级错误不该受谴责吗?自己无颜见家乡人,反连累看护的三名民警受到羁押,此人有什么功勋和颜面与武汉吹哨人相提并论?功过并不能相抵,如若老老实实认罪伏法还有救,家乡人民都会原谅,自杀搞事情就不值得原谅了,今生的罪孽带到下一世去宣判吧!

关于此网友的说法,【这里信号不好】不做评判,各位读者自行甄别评判。

不过,在时军自杀的消息传出后,当地官方未就此通报证实或者辟谣,倒是一堆自媒体文章404。

4月6日,【这里信号不好】在鸡东县人民医院的微信公号中,搜索时军名字,相关文章均显示“已被发布者删除”。从该院挂号系统搜索“时军”,也显示“暂无相关结果。”

救不了该救的人:关于时军医生自杀的一些消息

即时新闻:救不了该救的人:关于时军医生自杀的一些消息